正文 第4516章 因为我支持他!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总统先生,我总觉得你最近休息的不太好,好像有些黑眼圈。”格莉丝微笑着说道。

    “其实,你喊我叔叔就可以了。”阿诺德笑了起来:“这里并没有外人,用不着避嫌。”

    “叔叔,法耶特不好对付呢,很擅长带节奏。”格莉丝走进包间,指了指桌上的红酒:“今天难得出来用餐,要不喝一杯?”

    阿诺德露出了微微的意动之色,随后点了点头,说道:“好。”

    他虽然没有正面回答格莉丝的话,但是却并未否认,这说明,阿诺德最近确实挺为总统大选感觉到头疼的。

    “法耶特不能上台,所谓的民族主义,已经被他当成了竞选的工具,不断地煽动着公民们的情绪,如果这个苗头继续发展下去的话,真的很危险。”阿诺德说道。

    对于世界的局势,他看得很透彻,对于竞选人的招式套路,他也再了解不过了,但是,若是有人要民族主义当成拉拢人心的工具,那么,米国这一个超级大国就会走向很危险的方向。

    “是的,法耶特就喜欢搞这一套,他之前当州长的时候,特别擅长此道。”格莉丝说道:“而且,叔叔你对这个国家的治理已经趋于稳定了,经济也在朝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法耶特想要上台的话,就必须剑走偏锋,如果不把民族主义当成利剑的话,是根本不可能在总统大选之时撬开一条缝隙的。”

    “法耶特是在放出关在笼子里的野兽,如果他控制不住的话,那么这头野兽就会对他形成最凶狠的反噬。”阿诺德摇了摇头。

    冒出这么一个有心机而且无比强悍的对手,确实是挺让阿诺德感觉到头疼的。

    格莉丝笑了一下,然后给阿诺德倒了杯红酒:“我上个月在欧洲买了个酒庄,这是我自己的酒。”

    “你的状态看起来比我还要放松很多。”阿诺德抿了一口红酒,似乎那郁闷的心情也因为酒香而被排遣了不少:“我倒不是眷恋着总统之位,而是不想看到法耶特把这个发展良好的国家带偏了轨道。”

    “叔叔,你放心好了,法耶特这次必输无疑。”格莉丝也微笑地抿了一口红酒,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眸里面掠过了一抹亮光。

    而站在阿诺德的角度,则是清晰地看到了这道光。

    这道光很动人,也很明亮,似乎代表着希望。

    阿诺德是知道格莉丝是个怎样的性格,如果她不是有着必胜的信心,那么她的眼睛里面断然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光亮。

    毕竟,坐在阿诺德眼前的,可是费茨克洛最出色的小女儿啊!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格莉丝就是未来费茨克洛家族的掌舵人!

    那一艘曾经震撼了整个世界的能源巨舰,将会在格莉丝的手下,再度扬帆起航!

    “为什么呢?”阿诺德笑了笑:“现在看来,我的优势并没有大到了绝对支撑我胜出的程度,毕竟是总统大选,任何变数都可能发生。”

    “因为,马歇尔家族曾经惹到了不该惹的人。”格莉丝说道:“而这个人,现在来到了米国。

    ”

    听了这句话,阿诺德的眉头微微一皱:“你是说……苏锐?”

    “我的叔叔,真不愧是总统,你竟然连这个名字都知道。”格莉丝微笑着说道。

    当然,她根本不怀疑阿诺德猜不到真相,毕竟能当上米国总统,可不是普通人。

    阿诺德露出了一丝苦笑:“唉,如果当初不是因为苏锐的话,我也根本不可能当众道歉,这个年轻人太强势了,如果米国能够多几个这样的人,那么这个国家的未来五十年就稳稳的了。”

    “所以,叔叔,你肯定也知道,当初马歇尔是怎么狼狈地从德弗兰西岛上回来的吧?”格莉丝又问道。

    “当然。”阿诺德点了点头:“那一次,华夏多了一个逆行的英雄,而米国的某个著名家族,则是颜面扫地。”

    这自然是阿诺德很愿意看到的事情。

    “以苏锐的性格,不可能善罢甘休的,马歇尔同样也是一样,这个睚眦必报的家伙,在知道苏锐来到这里之后,肯定会对他露出獠牙来的。”格莉丝端起高脚杯,和阿诺德碰了碰:“在刚刚当上家主的马歇尔看来,这里是米国本土,马歇尔根本不可能翻出多大的浪花,可是,他并不知道,苏锐在这里所能够调动的资源,很大概率上也会超出他的想象。”

    格莉丝只用了三言两语,便把现有的局面和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给解释清楚了。

    “抛开华夏的某些部门在米国的卧底之外,苏锐还能调动什么资源?至少,华夏军方给不了任何援助,鞭长莫及。”阿诺德说道。

    格莉丝露出了极为灿烂的笑容:“并不是啊,因为,我支持他。”

    我支持他!

    格莉丝的这句话只是说了一半,还有半句话就是——费茨克洛家族也支持他!

    阿诺德笑了起来:“我虽然不知道你对他的信心究竟从何而来,但是,我早该猜到家族的立场了。”

    他这一笑,颇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好像这些天来的压力,都已经随之而消失不见了。

    “是的,毕竟,苏锐是曾经打败我的男人。”格莉丝的笑容无比灿烂。

    “他打败过你?”阿诺德有些意外地问道。

    “对呀,我曾经在高旗投行工作的时候,被欧洲的阿尔卑斯投行和极光投行给打得落花流水。”格莉丝似乎并不避讳自己曾经的失败经历:“极光投行,就是属于太阳神殿的,苏锐麾下的金融团队,实在是强的可怕。”

    阿诺德自然知道高旗数次惨败的事情,却没想到,事情的背后还有这么一个故事。

    “不过,格莉丝,你那两次虽然败了,但是给高旗做决策的并不是你。”阿诺德说道:“况且,你也没有动用家族力量去和极光投行硬碰硬,否则的话,胜负尚未可知。”

    “我很欣赏他。”格莉丝笑了笑,啪地一声,打了个清脆的响指:“所以,叔叔,请你尽管放心好了,这一次的连任,绝对不成问题。”

    “格莉丝。”看着这个眼中发光的姑娘,阿诺德说道:“你和

    苏锐,真的太般配了,如果他能和你一起执掌费茨克洛家族的巨舰,那么……”

    “叔叔,千万别这么说,他可是我好闺蜜的男朋友。”格莉丝眉眼带笑,不过,说完了之后,她又想到了什么,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但是……他们可能还没有正式确立关系呢。”

    在和苏锐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格莉丝就通过一些极其微小的细节,确定苏锐并非丹妮尔夏普的正式男友,这个姑娘的观察力简直细致入微。

    “如果你有这个心思,那么我想,凭借苏锐的性格,不可能逃出你的手掌心。”阿诺德也说道。

    “哦?”格莉丝露出了意外的神色:“叔叔对苏锐的性格这么了解?连他喜欢被动都知道了?”

    此言一出,这包厢里的两人同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

    格莉丝并没有打算立刻帮助苏锐,毕竟,后者才刚刚来到米国,她还是要好好地观望一下,寻找最合适的出手时机,从而对法耶特一击而败。

    而且,这个即将执掌整个家族的姑娘,还想着苏锐究竟能够给自己带来怎样的惊喜呢。

    当然,有个人抱着和格莉丝同样的观点,那就是马歇尔家族里最年轻也最优秀的智囊——萨拉。

    “哦?萨拉竟然离开了马歇尔的家族庄园,这可真是太难得了。”格莉丝的手机响起,显然有人已经把这个重要的消息告诉她了。

    “苏锐一来到米国,就要遇到马歇尔家族的最强一击了吗?”挂掉了电话之后,格莉丝的眼中满是期待的亮光,她甚至还搓了搓手:“我甚至都有些迫不及待地要看到接下来的情形了。”

    “不。”阿诺德总统显然是知道马歇尔家族的萨拉,他说道:“这也许只是试探,还远未到火星撞地球的时候。”

    格莉丝简单的分析了一下,便明白阿诺德说的没错,她有点自嘲地笑了笑:“是我想看热闹的心情太强烈了,判断出现了失误。”

    阿诺德大有深意的看了格莉丝一眼,随后说道:“格莉丝,既然萨拉已经这么一反常态的去接触苏锐了,那么……你呢?”

    他已经看穿了格莉丝对苏锐的巨大兴趣,甚至觉得,如果能够趁机把苏锐和费茨克洛这一艘巨舰绑在一起,是最好的选择了。

    看到了阿诺德的眼光,聪慧到极点的格莉丝立刻想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也跟着笑起来:“我亲爱的叔叔,你不会是担心我去晚了,苏锐率先看上萨拉那个小妞了吧?”

    阿诺德立刻否认:“不,我可没这么想。”

    “你不这样想,但可能家族里的很多人都会这样想……”格莉丝说到这里,轻轻叹了一声:“其实,我的爸爸,很欣赏苏锐,但是,欣赏,并不代表着喜欢。”

    “因为巴托梅乌港?”阿诺德一下子就猜到了答案。

    ——————

    ps:第二更送上,今天白天有计划外的事,所以更新晚了点,我去洗把脸,第三更估计在十二点之后,大家先睡,明天早晨起来再看。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