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86章 和镭金矿有关!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苏锐可绝对不是趁机在占李秦千月的便宜。

    用于封装这本南海手记的玉盒,已经被他留在了上面的石室中了,塞到李秦千月怀中的只有一本册子。

    嗯,由于某些女性方面的天然生理状态,苏锐把东西藏在这里,并不会被别人特别明显地注意到。

    苏锐已经从刚刚的对话之中得知,洛佩兹最在意的就是这个手记,那么自己必然不可能把这个东西让出去。

    那样的话,自己的手里面失去了最终的筹码,也和缴械投降没什么两样了。

    其实,苏锐刚刚同样可以和夜莺拥抱,但是后者的衣服上有着拉链,远不如李秦千月这样直接把手探进去方便。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苏锐不可避免的会碰到一些位置可是,生死关头,他可没有心情去感受这一份旖旎。

    这一刻,俏脸微红的李秦千月也知道,自己已是身负重任了。

    “锐哥,你多保重。”她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眼眸之中似乎是有很多想说的话。

    李龙炎从鼻孔里面重重地哼了一声,多余的话并没有说,但显然对这一对儿年轻男女的举动非常不满。

    夜莺显然也看到了这边的情况,不过她不仅没有当场发飙,更不会因此而吃醋,苏锐对李秦千月的这个拥抱在别人看起来没什么,可是,夜莺对苏锐是非常了解的,在如此危急的关头,这个拥抱的举动着实突兀了些,其中必然有着某种深意。

    “我们先走。”夜莺一只手扶住云慈,另外一只手搀着慧烈,就准备往外面走去。

    “让他们走,你留下来,这确实挺好的。”洛佩兹看着苏锐:“正好,你来帮我找东西,好好地找一找。”

    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找不到,你便要死在这里。

    李秦千月的脚步微微一顿。

    随后,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朝着外面走去了。

    但是,天知道这位李家二小姐此刻的心里面有多担心苏锐的安危!

    走到石室的门口,李秦千月回头看了看李龙炎,随后又说道:“爸爸,你也走吧,出了这个洞,我们就重归于好,让一切重新开始,行不行?”

    重新开始?

    不,恐怕李龙炎的心里面可绝对不会这样想。

    上贼船容易,下贼船可就难了。

    当然,李龙炎并没有意识到,李秦千月之所以这么讲,其出发点完全是要把他给引开,然后给苏锐减轻压力!

    此时,这位叶普岛的岛主非常不好过,洛佩兹的那一掌虽然没有让他受到致命伤,但是五脏六腑也犹如翻江倒海一样,力量在体内不受控制地乱窜,让他想要吐出来。

    此刻的李龙炎毫不怀疑,对方有着瞬间将自己秒杀的实力!所以,他想要再做出一些有私心的行为,那可就太危险了!那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滚。”李龙炎看了看女儿,吐出了这个绝情的字。

    李秦千月并没有再说什么,目光转而在苏锐的身上停留了一下,随后离开。

    她的脚步很坚定,但心中却很是无助。

    李秦千月很害怕苏锐会死在这里。他用他自己的生命,拖住了敌人,给所有人赢得了时间。

    放弃了自己的生之希望,将之留给了其他人,这才是最可敬的人,这才是顶天立地的汉子。

    从这一个转身之后,李秦千月的眼睛霎时间就红了起来,她知道,现在自己回去,并不能帮到苏锐,反而会拖对方的后腿,最好帮助苏锐的办法,就是保护好怀里的这一本南海手记。

    此时的李秦千月并没有意识到,当她答应苏锐的提议、从石室里离开之时,从她的心中就已经生出了数根丝线,缠绕到了对方的身上了。

    或许,这些丝线会经历很久才能解开,或许,永远也解不开。

    现在,石室里的局面,已然变成了三打一。

    而慧烈和李秦千月等人,离开的似乎有些过于顺利了。

    洛佩兹和耐萨里奥就那么不在意这些苏锐的同伴吗?

    “很好,现在安静了许多,找东西吧。”洛佩兹把目光从门口收回来,看着石棺,说道。

    对于苏锐来说,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看到的局面,然而,已经是眼下最好的选择了。

    苏锐当然不可能出手帮助洛佩兹寻找他想要的手记,他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目光始终在耐萨里奥和李龙炎的脸上逡巡着。

    这种神态似乎说明他好像才是胜利者,他好像才是这里的主人呢。

    耐萨里奥和苏锐对视了一下,摇了摇头:“看到你这么的光鲜,真的让我很羡慕,也很痛苦。”

    “你没有必要羡慕这些,因为,人之所以痛苦,是因为他在追求那些错误的东西。”苏锐说道。

    “我不喜欢这样的鸡汤。”耐萨里奥面无表情地说着:“这会让我想到一些非常不堪回首的往事。”

    “你的不堪回首,和我并没有任何的关系。”苏锐的语气之中充满了嘲讽:“如果你到现在还没有明白这一点的话,那么你这辈子真的白活了。”

    你白活了!

    听了这句话,耐萨里奥的眉头狠狠地皱了皱。

    苏锐的这句话似乎把他给刺痛了,这让耐萨里奥的眸光都变得阴鸷了许多。

    就在这两人正聊着天的时候,一旁的洛佩兹忽然猛然拍出了一掌!

    这一掌并不是在攻击苏锐,而是场间的那个石棺!

    洛佩兹的这一掌落下去之后,整个石室似乎都被引发了震动,不断地有灰尘扑簌扑簌地从千佛壁上落下!

    然而,那石棺并没有因此而四分五裂,只是表面出现了一道手掌的凹痕而已!

    以洛佩兹的掌力,开金裂石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动动手指就可以做到,可是,刚刚他这一掌,绝对用了三成以上的力量!按照常理来说,这个石棺是要被他洛佩兹的掌力给炸成碎片的!

    可是,洛佩兹的这一掌,偏偏没有达到任何的效果!这本身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苏锐也稍稍的有些意外。

    不过,他在刚刚在头顶上的石室之中时,还经历了超出想象力的机关,虽然那些机关并没有攻击性,可是,苏锐到现在也没明白,自己为什么一刀劈在那块大石头上,就能够让这千佛壁的顶上裂开了一个大口子?为什么那石床是可以升高和降低的?

    如果这一切都是出自于渡世大师之手的话,那么,这位大师恐怕并不只是擅长雕刻,而且还极其擅长布置机关!

    估计,这个石棺,应该也是个机关吧!

    这些还只是苏锐的猜测与推断,他现在还搞不清楚原理到底是怎样的。

    然而,这个时候,洛佩兹也已经有了新的发现了。

    “这好像并不是纯粹的石头所做,而是另有玄机。”他盯着这石棺,表情之中露出了玩味的神色:“很好,越是这样,越是能够激起我的好奇心了。”

    说完,他便绕着这石棺仔细的查看了起来。

    苏锐并没有多说什么,他想着之前在上方石室里所经历的那些机关术,觉得海水涌进涌出、石床落下升起之类的,好像是和某些佛家禅理相关,但是他一时间却想不出答案是什么。

    可是,既然最珍贵的东西都在玉盒里面了,可这石棺之中又有什么呢?

    耐萨里奥这个时候出声了:“你爷爷的日记会不会是骗你的?他又没来过这里,怎么能知道这儿究竟到底有没有那本人生回忆录呢?”

    “你或许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是,他说有,就一定有。”洛佩兹说道。

    也不知道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洛佩兹对自己的爷爷有一种迷之自信,这是连他自己都无法解释清楚的一种情绪。

    也许,爷爷过往的那些辉煌,让人对他会本能的生出一股强烈的信服之心吧!

    停顿了一下,洛佩兹看了看耐萨里奥:“你在质疑我吗?”

    “不,我并没有这种兴趣。”耐萨里奥说道:“我想,你还是琢磨琢磨该怎么打开这个石棺吧,或许,靠蛮力可做不到。”

    “耐萨里奥,你可能并不清楚,这个世界上,力量是可以决定一切的。”

    说完,洛佩兹猛然出了一掌!再度拍在了石棺的表面!

    砰!

    洛佩兹明显是用出了不小的力量,苏锐的耳膜都被震疼了!

    无尽的回声开始回荡在这石室里面!

    要是实力比较弱的人,估计都已经被震得当场晕倒了!

    这一下,石棺的表面出现了些许裂缝,这些裂缝像是蛛网一样,开始朝着四周缓缓的扩散,但是纹理非常细微,必须仔细观察才能够发现!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些裂纹并没有扩散的太多!只是延伸了二三十公分,就已经停止了!

    这种坚硬程度,简直让人发指!

    太硬了!

    看着这个情景,苏锐的眼睛微微一亮,一道灵光划过他的脑海。

    因为,他似乎隐隐的猜到了,这个石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类似的石头苏锐曾经在非洲见到过!

    镭金矿石!

    因为,在洛佩兹拍击的那一下所引发的声波震动之中,苏锐甚至听到了一丝独属于金属的嗡鸣之声!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这个石棺的镭金比例极高!

    在这千佛之壁的附近,极有可能有着一个储量丰富的镭金矿脉!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