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84章 我在找一本书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现在,大石室里的局面,对于华夏江湖一方来说,是万分艰难的。

    耐萨里奥压制住了伤势渐重的慧烈,而夜莺和李龙炎打的是难解难分,虽然夜莺目前并未显露出败象来,可是,还有一个深不可测的洛佩兹在旁边呢,等到他出手的时候,局面必然变得一边倒。

    唰!

    夜莺的长刀骤然横拉,在李龙炎的胸口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口子,后者的衣服顿时被染红了!

    可这时候,李龙炎没有任何的防守动作,反而一掌轰在了夜莺的肩膀上!

    挨了这一掌,夜莺的身体失衡,往后面趔趄了好几步!

    李龙炎立刻扑了上来!

    他现在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用最快的速度来制住夜莺,劫持这个人质来让苏锐忌惮!

    虽然苏锐不知道现在身在何方,但是李龙炎隐隐的有种预感,这个喜欢坏事的家伙,一定会出现!

    此时,李龙炎的爆发实在是太过于迅猛,夜莺在趔趄的时候,面对如此雷霆一击,根本无法做出任何的防守动作!

    如果夜莺受到了李龙炎这样的攻击,那么她本身的战斗力至少将要损失一半!

    就在她已经准备调集力量硬挨这一掌的时候,一个身影突然间出现,挡在了夜莺的身前!

    正是云慈!

    李龙炎的猛烈一击,直接轰在了云慈的后背上!

    这个已经重伤了的明月庵掌门,此刻,用她的身体,挡下了李龙炎的攻击,救下了夜莺!

    砰!

    云慈的身体和夜莺撞在了一起,两个人翻滚着跌了出去。

    云慈本身的防御力还是可以的,若是全盛状态下,硬接李龙炎这一掌也根本没有任何的问题,可是,她此时偏偏是重伤之下,这一下自然被打得伤上加伤了!

    所以,在地上翻滚了这么多圈,云慈一直在吐血,这场景简直触目惊心。

    夜莺的眼睛霎时间就红了。

    “云慈掌门!”夜莺喊了一声,声音之中满是悲伤。

    “我没事快应付他”云慈喊道。

    只不过,当她一张嘴的时候,又是一大口血喷了出来。

    天知道李龙炎刚刚的全力一击,给云慈造成了多大的杀伤!就算是带不走云慈的性命,可能也会让她从此从顶峰跌落!

    “呵呵,这就是反抗的下场。”李龙炎说着,又要扑上来抓夜莺。

    他的胸口鲜血淋漓,这让李龙炎的表情变得更加阴鸷了。

    这时候,慧烈也被耐萨里奥一脚踹在了胸口,嘴角溢出鲜血来。

    如果再没有援兵的话,华夏江湖世界今天将损失惨重!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巨响传来!

    轰!

    千佛壁上方的顶部大石头,整个儿裂开了一个长长的豁口,贯穿了整个石室顶部!

    海水立刻狂涌而出!

    对于这种异变,下方石室里的人根本无法阻挡,瞬间被浇湿透了!

    就连洛佩兹本人,也被淋了一头的水!

    不过,在这一刻,他还是本能的挥动胳膊,挡下了一大波水花,避免书柜中的典籍被打湿!

    然而,因为这一条巨大裂缝的出现,整个千佛壁也裂成了两半!

    好像一件精美无比的艺术品,瞬间就被毁掉了!

    从裂缝中所冲出来的,不止是那大量的海水,还有两个身影!

    正是苏锐和李秦千月!

    事实上,这一男一女现在也处于了懵逼状态之下!

    之前,在那小石室之中,苏锐挥动无尘刀,斩在那块石头上的时候,竟然没有斩动。

    天知道这一块石头究竟是什么材料做成的。

    可是,下一秒,苏锐脚下便裂开了,那裂缝几乎是骤然间生成的,直接把苏锐和李秦千月给冲出去了!

    那小石室里面齐腰深的水,全部落到了下方的大石室里面,不过,这里水的深度连脚底都淹没不了了,而且,这个空间里面明显有着排水的通道,上方那么多海水浇下来,很快便都从四周的岩壁接缝处排出去了。

    “怎么是你们?”李龙炎非常意外,随后眼神之中满是阴厉!

    苏锐拉着浑身湿透的李秦千月从地上站了起来:“没错,正是我们,没想到在这里和你们相见。”

    “苏锐,你来的正好,云慈掌门和慧烈方丈都受了重伤!”夜莺立刻喊道!

    “我还好。”云慈说道,她艰难的站起身来:“李龙炎要劫持夜莺”

    “爸爸,你要做什么?你为什么要劫持夜莺?”李秦千月看着李龙炎,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目光来。

    李龙炎看了李秦千月一眼,那目光就像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一般:“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倒要问问你,这三更半夜的,你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成何体统?”

    李秦千月的眸光微微一颤,她并没有回答自己父亲的话,而是说道:“你劫持夜莺,是为了要挟苏锐,对吗?”

    很显然,对于这一点,李家二小姐看得非常透彻。

    李龙炎看着李秦千月:“这里本是我叶普岛的密藏之地,所有妄图染指的人,必须要死。”

    听了这话,洛佩兹淡淡的看了李龙炎一眼:“哦?我也要死吗?”

    不过是一个极为简单的眼神而已,就给李龙炎带来了极为巨大的压力,让他的后背一下子就透出了冷汗,就像是被一头远古凶兽给盯上了一样!

    苏锐早就已经看到了洛佩兹和耐萨里奥,同样的,他也听到了洛佩兹的话。

    对方与其说是对李龙炎讲出来的,不如说是说给苏锐听的。

    苏锐自然也听到了,他的目光从在场的人身上扫过,眯了眯眼睛:“不是冤家不聚头,各位,真是好久不见了。”

    耐萨里奥轻轻地笑了笑:“没错,好久不见了。”

    这一声“好久不见”,好像包含了很多故事,又似乎任何情绪都不在其中。

    “所以,我们今天必须决出个生死来,对吗?”苏锐看了看耐萨里奥,又看了看洛佩兹:“说好的,再见我就要杀了我,我可还记得呢。”

    “其实,在那一次会面之后,我们不止见了一面,我已经放过你一次了。”洛佩兹意味深长地说道,“只是你可能并不清楚。”

    停顿了一下,他的目光在苏锐的身上来回扫了一遍:“相隔数月不见,你的提升速度超出了我的想象,这很不错,不愧是她的弟子。”

    这句话明着是在夸苏锐,实际上则是在夸露天心。

    苏锐眯着眼睛,没接对方的话,而是说道:“这里是华夏国境,我不希望你们再在这里兴风作浪,所以,趁早离开,对你们都好。”

    他的声音之中带着浓浓的警告意味。

    其实,苏锐并不认为自己能够打得过洛佩兹,哪怕用尽全力相拼也不行,此时,后者身上所透发出来的气场,似乎包含着一股无懈可击的味道。

    此时,慧烈和云慈都受了不轻的伤,苏锐若是也伤了,那么这山洞里的华夏一方还有谁能活着走出去?

    当然,如果需要硬刚的话,苏锐自然不会有任何的客气。

    “能说出这番话来,就说明你已经示弱了。”耐萨里奥笑了笑:“这可不像你。”

    “不,我确实是在好心提醒你们。”苏锐站在了夜莺的身前,说道:“如果你们还想活着离开这里的话,那么现在走还来得及,否则的话,你们真的要永远把性命留在这里了。”

    “我会认为你在危言耸听。”洛佩兹呵呵一笑:“我现在还没找到那个我想要的东西,等找到了,我自然会离开,在这之前,我可以不杀你的。”

    他并没有立刻出手杀苏锐,反而看了看那个石棺,貌似很有兴趣:“我想找的东西,应该就在这里面了吧。”

    “你想找什么?”苏锐的心思一动,问道。

    他不禁想到了那本放在自己怀中的南海手记。

    “我想找一本书。”洛佩兹并没有隐藏自己的本意。

    在苏锐出现之后,现场的状态便陷入了平静之中,并不像之前那样激烈交战,也不是剑拔弩张,而是暗流汹涌。

    而且,苏锐相信,只要洛佩兹不出手,那么耐萨里奥今天必死无疑。

    不光苏锐可以加入战斗,李秦千月同样不差,这个叶普岛的天才少女还没有彻底发挥出她的真正实力呢。

    “一本书?”苏锐这一下几乎已经完全确定,自己怀里的那一本,才是洛佩兹此行的真正目的!

    眼前的千佛之壁纵然无比壮观,那些佛门典籍也都无比珍贵,可是,这都不是洛佩兹想要的!

    “没错,我想,我已经找到了。”洛佩兹说着,伸手要掀开石棺!

    “万万不可!”这时候,慧烈出声制止道:“此乃东林寺开山祖师渡世大师晚年居所,请不要打搅先祖安息!”

    “我当然知道是谁的地方,不然我怎么会不远万里来到这里?”洛佩兹笑了笑,说道:“但是,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了,还有谁能拦住我?”

    说着,他掀了一下石棺。

    可是纹丝不动!

    洛佩兹是怎样的实力?以他的力量,动动手指都可以置神忍于死地,可是却没能掀开这石棺的盖子!

    “越来越有趣了呢。”洛佩兹可不担心惊扰渡世大师的安眠,他知道,这里越是难打开,里面的东西就越是珍贵!

    在慧烈等华夏人看来,此时洛佩兹掀开石棺的做法,简直和掘人坟墓没什么两样!

    本来,慧烈还以为这里的是渡世大师的晚年居所,没想到棺材都在这里!

    所以,这种情况下,慧烈完全无视了自身的伤势,身形暴起,直接出手了!

    强大的气爆声响起,蕴含着狂猛劲气的双掌,朝着洛佩兹拍去!

    耐萨里奥完全有机会来阻拦,但是,他并没有这样做,他眼睁睁的看着慧烈从自己的身边掠了过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