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定位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对艾尔特来说,救下基文斯的确只是他的一招闲棋。

    在这个封闭又平静的城市,不管做点什么都被看在眼里。

    这里太封闭了,若不是这里地广人稀,再精明的间谍也做不出半点成绩。

    举手之劳救下基文斯,许下一个希望,就能利用这个人来为自己做一些不方便出面的事。

    可是现在,他觉得自己操纵不了这颗棋子。

    “你怎么知道我的事情?弗吉尼亚大学在欧洲名不见经传,就连美国人也有大部分不知道学校在哪里,你怎么知道的?你为什么组织服务?”

    周臻从他的表情就能看出,如果自己的回答不能让他安心,他第一时间就会变成敌人。

    周臻当然不会只表现自己的强势,因为这个时刻,他跟艾尔特的地位不对等,他也还表现出能够对等的资格来。

    想要让艾尔特乖乖地当工具人,周臻还需要表现出有用的一面。

    周臻耸了耸肩说道“你不用担心,我只是昨天晚上在农场里查看到你的资料。我们不是敌人。”

    “农场……”艾尔特皱眉想了想说道“我需要回去看看,希望你不会弄的一团糟。”

    谈话又半途而废,艾尔特在周臻面前失去了主动性,他也需要一点时间来重新评估周臻的存在。

    周臻当然知道这一点,将他送到了门口说道“我们不仅不是敌人,还能合作起来。这个城市,能对我封闭的门几乎没有。所以,希望你不要做出错误的选择。”

    他故意装作听不懂。“错误的选择?”

    周臻笑了笑。“如果来的是苏联士兵,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反击。”

    他挤出了一丝笑容。“当然不会,即便我什么好处都获取不到,能打击苏联人的气焰,也是我愿意做的。”

    周臻叫了一声露易丝,她立即走了出来,跟在她的身后,还探出了两个小脑袋。

    “我不方便出门,这个时候,你应该送他离开,不是吗?”

    两个人的谈话半途而废,而且艾尔特的早餐都没有吃完就要走。

    露易丝和尤伦卡或许不敏感,但是索菲亚已经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等母亲送了艾尔特出门,她就有些担心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周臻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没什么,我只是想让艾尔特先生认清自己的位置。”

    索菲亚被周臻的大手摸乱了头发,可是她不仅不生气,还露出了一丝娇羞和迷恋,脸上的担忧也消散了不少。

    她看了周臻一眼,咬着嘴唇,坐在了椅子上。

    尤伦卡缺少父爱,索菲亚同样如此,不过她是姐姐,妈妈又是个扛不住事儿的,她也只能让自己坚强起来。

    周臻对她并非没有怜悯之心,不过他自己心里都在犹豫,不知道该以什么关系对待她们。

    像上个世界施展手段全收了,那也太无耻了。

    露易丝开门走了进来,美滋滋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卷钞票。“艾尔特给的这个月的报酬,能让我们多维持一段时间了。”

    索菲亚接过了钞票,站起身来。“我去收起来……”

    尤伦卡过来拉住了周臻的手说道“你不是想要学俄语吗?我来教你。”

    周臻笑了笑说道“好啊,你给我当老师。”

    他昨天原本想要给她们家挖个地窖,但是今天早上有了把她们弄出去的想法,这个地窖就没有必要再挖了。

    今天已经22号,还有几天就是圣诞节,陪着这漂亮的母女三人过圣诞节,也是不错的享受。

    当然,主要还是看艾尔特今天怎么决定。

    艾尔特开车来到了农场,在进门的时候,他凑近了门卫室“艾耶克,今天的报纸。”

    警卫递过来了一叠报纸,他又问道“昨天下午我没有来农场,有发生什么事吗?”

    “一切正常。”

    艾尔特来到了自己的处理小组,这个小组有七个人,分别来自七个国家,主要任务就是监督苏联方面对战俘的处理,要求符合国际准则。

    国联已经名存实亡,再过八天的一月一号,第一次联合国大会就会在伦敦举行。

    他们这个所谓的国际组织小组,其实不过是厕所门口的金边。

    这里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任务,就连艾尔特也不能真正指挥他们。

    艾尔特很清楚这一点,他也从来没有以为被任命组长就能作威作福,只是利用这个身份,在苏联这里捞一点政治资历而已。

    小组没有什么事,也没有人议论昨天这里遭贼。

    这让他有些疑惑,想了想,他来到了四楼的政委办公室。

    政委阿列克赛也刚来上班,刚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看到艾尔特进来,温和地打招呼。“艾尔特,昨天晚上睡的好吗?”

    艾尔特摇头苦笑道“你应该问,艾尔特,你昨天晚上吐了几次。”

    对方得意地笑了起来。“半年多了,你的酒量依旧不见上涨。”

    艾尔特知道对方是个老政客,要是绕起圈子来,能绕一个上午。他直接了当地问道“莫斯科那边有什么决定吗?我们这个小组,是不是该撤销了?”

    “恐怕要等联合国大会开幕,选出第一届的领导班子之后,才会对你们这些人做出安排,你这段时间,还是安分地待在这里吧?难道露易丝这个大美女也留不住你?”

    “当然不是。”艾尔特坐在了他的办公桌对面,压低了声音问道“鲍里斯书记那边想要调走有什么发展吗?”

    政委和书籍分别是一二把手,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比较紧张。

    阿列克赛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艾尔特,这不是你该关注的问题。”

    艾尔特立即转变话题。“昨天晚上他跟莫斯科的来人似乎有不同的立场,今天是个什么反应?”

    这两个问题不是一个等量级的,拒绝了刚才的问题,这一次阿列克赛没有拒绝回答。

    “他现在心思没有在农场,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艾尔特,你这样询问我们的内部事务,我也很难做的。”

    “好吧,我不问了。我去检查一下农场为新战俘准备的牢舍。”

    走到了门口,他又转过身,似乎很随意地问道“刚才我听说昨天遭贼了,是怎么一回事?”

    “谁说的,我没有听说啊?”

    “也许是我听差了,他们闲聊的可能是居民区遭贼。快圣诞节了,那些没钱过圣诞节的,恐怕都在忙着行动,要让纪律部队加强防范。”

    这里一切正常,让艾尔特很疑惑,同时,对基文斯的能力越发重视。

    他有好几个地点都不敢亲自去查,安排他去似乎正合适。

    上午的时候,索菲亚和露易丝两个人去了农场。

    劳改农场就像一个一个小型城市,里面基本的生活用品都有,还有一个没有取缔的以货易货的跳蚤市场。

    她们带了两斤糖果,还有一斤巧克力,准备换一点肉回来。

    在西伯利亚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肉类和矿产,这里几乎每个人都是好的猎手,但是绝对不包括露易丝一家。

    对其他家庭很寻常的肉类,她们只能去换取。周臻拿过来了成箱的糖果,她们不敢一次性拿出来,只能这样零散地换。

    这种高档货在农场不常见,一斤糖果就能换取五斤牛肉,要是其他野生动物的肉,能换更多。

    露易丝是艾尔特的情人,这在农场已经是众人皆知。所以她拿出少量的高档糖果,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在市场转了一圈,她们用两斤糖果换了一整只驼鹿腿,觉得不够,又在肉店商量了一番,用巧克力换了十斤牛肉。

    肉店的工作人员们也很乐意用肉换一点难得一见的巧克力,这可以让孩子们开心一下了。

    将驼鹿腿和牛肉都放在了雪橇上,索菲亚也坐了上去,露易丝在前面拉着,脸上露出着灿烂的笑容。

    家里有了一个可靠的男人,她的心情很好,就连索菲亚也不再绷的那么紧,有了孩子的快乐。

    周臻也没有一直待在房子里面,他在上午的时候,特意出门转了一圈,观察了一下周边的环境。

    露易丝家距离农场的中心区域大约两公里,属于农场的外围。

    这里的森林没有砍伐,许多家庭就在森林里面建起了木屋。

    因为地广人稀,每一家的距离都很远,基本上就是按照道路的分布建设在道路两边。

    像露易丝家,根据地图来看,就是位于农场和城市之间四条道路的最东侧一条路。

    房子建设的距离主路大约一百米,房子跟道路中间开垦出了田地,因为有路边的树木遮挡,不是故意窥伺,基本上有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

    这里的天气虽然太差,但真的算得上地大物博。

    露易丝她们回来了,那些肉都冻成了冰坨,根本不用处理,直接挂在了屋檐下。

    想要吃的时候,刀斧都不管用,只能用专门的细池锯来锯。

    周臻检查了一下买回来的土豆和调料,笑着说道“今天晚上我来做饭,做你们最具民族特色的土豆烧牛肉。”

    虽然不知道周臻的手艺如何,但是几个人都很给面子地欢呼起来。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