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七十七 卫璎暴毙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等寡妇离去后,卫璎不由自主的放松了紧绷多日的神经,趴在桌上沉沉的睡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被院门外一阵喧嚣的动静给惊醒,等她刚要起身之际,紧闭的房门被重重推开了。

    卫璎以为来的是官军,刚要起身相迎之际,不由瞳孔一缩,吓得连忙退了数步

    只见来的人是老包头那帮子的地痞,正满脸怨气的看着自己。

    这时,寡妇从老包头身后窜了出来,冷眼瞥了下卫璎,立马低声下气的对老包头说道:“包爷,您看看,走丢的是这个女人么?”

    老包头点点头说道:“算你识相,回头少不了你好处的”

    话毕,老包头抬了抬手,他身边的地痞立马挽起袖子要去抓卫璎。

    卫璎吓得连忙后退,在退到身后灶台之际随手摸到一把菜刀,猛一挥逼开来人,大声说道:“别过来,都不准过来!”

    “把刀给我放下!”老包头怒喝一声,“我告诉你,最好不要把我惹毛了!”

    卫璎看向寡妇颤声说道:“为什么要骗我?我到底得罪你什么了?”

    “哼”寡妇冷哼一声,素面朝天,对卫璎所说的话,只是回以一个不屑的白眼。

    老包头索性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挥手让地痞退到一旁,玩味地对卫璎说道:

    “把刀放下吧,像你这样的富家小姐,老子我可见多了,成天想要寻死觅活的,但在老子这里没用,我有的是手段让你老实安分下来,但老子不想这么做,你还是乖乖跟老子走,也好少吃一些苦头”

    卫璎怒道:“本宫是当朝公主,是镇国公李宿温的夫人,你们如何能这般待我?”

    老包头闻言一怔,起身问道:“你说什么?你是谁?”

    “本宫是当朝玉香公主,当今圣上的皇妹!”卫璎大声回道。

    老包头诧异的和周围地痞用眼神交流一阵,然后齐齐大笑起来。

    “哈哈哈,你是当朝玉香公主?哈哈哈哈”老包头笑的合不拢嘴,眼泪都滴了下来,“那老子还是当朝皇帝呢,哈哈哈哈”

    眼看屋子里没人相信自己的话,卫璎急的面色阴冷:“本宫所言句句属实!尔等岂能这般无礼!真是放肆”

    老包头憋着笑意,止住众人的笑声,然后摇着头对卫璎说道:“你说你冒充谁不好,偏偏冒充玉香公主?要不是我得知些京城的消息还差点相信了你的鬼话!”

    卫璎继续握刀指着老包头几人,满脸的戒备之色。

    却见老包头说道:“上个月,京城发出丧报,李宿温的夫人,也就是当朝圣上皇妹玉香主卫璎,与二月十四得病暴毙,如果你是玉香公主,那死的是谁?嗯?哈哈哈”

    “不,不可能的,你骗本宫!”闻知消息的卫璎目露震惊,不停摇头说道,“本宫真的是玉香公主,怎么可能会死了呢?”

    老包头轻哼一声:“这件事整个京城都知道了,如何有假?所以你冒充谁不好,却非要冒充玉香公主?

    行了,这说也说了,乖乖跟我回去吧,看在你颇有几分姿色的份上,老子会把你拍卖的底价定的高些,这样你以后日子也能少受一些苦”

    卫璎不住摇头,苦苦哀求道:“求你带我回京城好不好,本宫真的是当朝公主殿下,等本宫见了皇兄,一切真相就知道了,而且会给你们很多好处的”

    “老子看你是疯了!”老包头不屑地说道,“还去见皇上?那皇帝是想见就能见的?不要废话了,赶紧走吧!”

    说完,老包头对两侧地痞一使眼色,那些地痞立刻从身上取出斧子皮鞭等凶器,一脸阴狠的靠近卫璎。

    “啊”

    卫璎自知脱逃无望,绝望的丢下菜刀,瘫坐在灶台边放声痛哭起来。

    “带走”

    老包头没有理会卫璎的伤心欲绝,手一挥让两个地痞一左一右架起卫璎就向门外走去。

    等卫璎被带回蝗神庙时,已近傍晚时分,老包头看了眼外面的天色,极其不满的对卫璎说道:

    “都是你坏的好事,本来今天就能做成买卖的,害老子还得在这里白养你们一天,明天要是卖不出一个好价钱,就由你受的!”

    说完,老包头气冲冲的转身离去。

    而卫璎却是极其委屈的喊道:“本宫真的是玉香公主!我没有骗你们,我所言句句属实,为什么没人相信本宫的话啊”

    见没人相信自己,卫璎只能瘫坐一旁痛哭流涕。

    这番话,却刚好被之前那油头滑脑的地痞听到,他看了眼卫璎,略一思忱,随即快步离开了庙宇

    三月初五,辰时,贫民窟入口处,一队骑马的人头戴斗笠,风尘仆仆赶来

    未进贫民窟,他们就被门口几名地痞止住:“站住,你们是什么人?”

    其中一骑拍马上前:“听说你们的老包头今日要出售些鲜货,我家掌柜的特意前来凑个热闹”

    地痞闻言不耐烦的挥挥手:“凑什么热闹,这事是能随便凑热闹的么?去去去,赶紧走”

    下一刻,那马背上的人从怀中摸出几块碎银子丢到那说话的地痞手中:“兄弟,行个方便吧,我们掌柜正想着再娶一房小妾,可好几天物色不到合适的女子了,就让他来这里碰碰运气吧”

    那地痞一见有钱,态度立马来了个大转变,忙客气的对马背上的人说道:“既然是想娶一房小妾,那自然是应该的,只是里面脏的很,你们这几十号人,又有马怕会招待不周啊”

    马背上的人闻言,又掏出一两银子丢到地痞手中:“那就麻烦这位兄弟带我们去卖鲜货的地儿吧,只要让我们掌柜的尽幸满意,回头好处少不了你们的”

    地痞握着手中一两银子,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和周围其他几个地痞打了声招呼,也没怀疑这些人身份,立刻带着他们向贫民窟内行去:“好的,各位爷跟着我来,只是里面道路狭小,这么多马匹不好走”

    “懂的,你稍等”

    那起初跟地痞说话的人,立马拨转马身来到身后一名头戴黑色兜帽遮住半边脸颊的人身边,小声说道:“掌柜的,已经谈妥了,咱们这就动身。”

    “嗯”兜帽下的脸异常阴沉的应了一声,“记住不要节外生枝,等确定里面的情况再做定夺,一切看我脸色行事”

    “遵好的掌柜的”

    与是,众人就弃马留下数人看顾,缓缓跟着那引路的地痞向贫民窟内贩卖“鲜货”的地点走去。

    依旧是那条狭隘肮脏的小路,只是两侧的贫民见到这一群腰挎刀刃,气势汹汹的来客,都不由自主的避开道路,生怕惹到他们。

    “这路不大好走,几位还请多多担待啊”地痞嬉皮笑脸的对这些“商客”说道。

    众人没有言语,一路跟着地痞穿过几条街道,又经过一片民房后,忍着恶臭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蝗神庙。

    却见蝗神庙外早就人山人海,入目所见到处都是裙脏乱不堪,衣衫褴褛形同乞丐的贫民,正在热切的等候着拍卖会到来。

    地痞粗暴的挤开人群,对身后的贵人笑着说道:“几位,你们跟我来,这里太乱,我带你们到一个宽敞的地儿”

    “嗯”为首的兜帽男子轻轻应了一声,带着众人继续跟了过去。

    辗转来到蝗神庙一处人不多的石桌前,地痞驱散周围几个看热闹的贫民后,笑着将几人迎到石桌前:“几位,你们先将就一下,待会儿就到贩卖的点了”

    说完,那地痞就要离去,忽然兜帽男子开口了:“等等,这位兄弟,你过来”

    地痞闻言,摸着头来到兜帽男身边问道:“爷还有何事么?”

    兜帽男子从衣袖里摸出一颗五钱重的金瓜子,放在石桌之上:“枚金瓜子重五钱,现在它是你的了”

    “哎呦,这这可如何是好”地痞激动的不住把手放到自己衣服上擦拭数下,顿时眉开眼笑,“今日真是见到贵人了,那就多谢了”

    说完,地痞伸手要去拿那颗金瓜子,可不曾想刚要摸到金瓜子的时候,一把被兜帽男遮住金子:“不急,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也免的待会儿出货之时坏了这里的规矩。”

    地痞连连点头:“还是贵人你想的周到,其实这儿也没什么规矩,贵人你既然也是生意人,那么应该知道,所谓价高者得的道理,

    等会儿我们包爷会带着货物到场上一个个给人过目,只要您看上眼的,尽管开口抬价,其实以爷这等出手阔绰的主,全买下来都不在话下。”

    兜帽男子闻言,似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松开遮着金瓜子的手掌,等地痞兴奋的抢过金子,来回观摩一阵后,他又开口说道:“那就麻烦兄弟你待会多多照应了”

    地痞哪还顾得了那么多,不住打量手中那枚金瓜子,不停说道:“这是应该的,包在小的身上,对了几位贵人要不要热水,我这就给您泡一壶来,你稍等啊,马上就来”

    看着地痞欢天喜地离去,兜帽男嘴角露出一丝不屑冷笑,默默等着拍卖会展开。

    不一会儿功夫,满脸胡须的老包来到了蝗神庙前临时搭建的一座高台上,凝视一圈熙熙攘攘的人群后,清了清嗓子大声说道:

    “诸位,都静一静,拍卖大会现在开始了,还是老规矩,价高者得,一钱一分货,你们都买不了吃亏!好了,不多说了,现在开始吧!”

    “哐”

    话音一落,一声铜锣声起,拍卖大会正式开始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