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七十四 集团指挥官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三月初一,刘策赶到了虞州大营,与他一同随行的武将除了焦络、韦巅这两个寸步不离的护卫之外,还有张义潮跟崔谅二人以及最后六千个名额的玄武关边军,官则是许静以及邬思道还有郭孝儒和诸葛稚四人。

    陈庆带头出来迎接刘策,各级将领按序列阵,在见过刘策之后立刻陪同他开始视察虞州大营。

    “嗯,不错”巡视一圈军营操练场后,刘策满意的点了点头,“照此下去,用不了多久,就能安心南下京师,对了,京城有何动静么?”

    陈庆回道:“根据我军安插在京畿各处的情报司传来消息,顾谦已与二月十三日,在朝廷的催促之下,开始带着两万新军向长河一代出发,

    如属下预料不差,现在差不多也该抵达长河开始与黃覆对峙了,而黃覆在庆州各地大肆铸造兵械,并集结了至少五十万大军,怕是最多一个月之内,长河攻防战就会爆发”

    刘策应了一声,沉思半晌后说道:“看来这次朝廷要用尽最后的国力守住自己这早已风雨飘摇的江山”

    陈庆点头说道:“军督大人,末将以为,大周的实力根本无法同黃覆的楚军相提并论,长河一战基本已成定局,断无半点取胜的可能”

    刘策说道:“所以本军督要让你们都做好充足准备,京畿一旦有变,就是我们南下的最佳契机了,走,带本军督去大帐,我有重要任命宣布”

    “遵命!”

    陈庆应声在前引路,带着刘策和一干众将向自己大帐走去。

    来到陈庆大帐后,望着正中方位摆设着一张巨大的特制沙盘,将神都周遭的情形刻制的一览无遗,尤其几处要点关卡都特意标记了上去。

    刘策观摩一阵后,坐到陈庆的主案上,扫视了众人一眼。

    众将心领神会,立刻排列两侧,等候刘策的任命到来。

    “郭司马,把任命书取出来,念念吧”

    “遵命!”

    郭孝儒闻言,立刻取出打印好的任命书,在他摊开那雪白纸张的一刹那,整个大帐都鸦雀无声。

    “第一军团指挥使任命,吕肃!”

    吕肃闻言,当即出列:“末将领命!”

    郭孝儒点了点头,又把目光瞥向手中纸张上的字。

    “第二军团指挥使任命,张义潮!”

    张义潮闻言一怔,久久没有回过神来,最后还是崔谅推了他一下,才立马出列,激动地说道:“末将领命!”

    这真是一个意外之喜,本以为自己此次随军出征也就是一个锻炼的机会,不想刘策居然直接任命给自己如此重要的职位。

    那可是足足五万人的军团啊,以前是做梦也不敢想。

    郭孝儒瞥了张义潮一眼,继续念道:“第三军团指挥使,崔谅!”

    崔谅闻言也是一呆,如果张义潮有随刘策夺下雍州之功还算可以理解,那自己似乎一直都没有任何过人功绩,怎么也会被选为军团指挥使重职呢?

    不过,能领一支军团随自己调度驰骋沙场,崔谅自然也是万分激动,哪有不授之理?当即出列拱手大声说道:“末将领命!”

    郭孝儒继续念道:“第四军团指挥使,窦隽!”

    “末将领命!”

    窦隽身为楚子俊麾下得力干将,这些年也凭自己的本事引起了刘策的注意,他自然是会给他一次展现能力的机会。

    窦隽退下后,郭孝儒把目光瞥向陈庆身后的一名儒将领,尔后大声念道:“第五军团指挥使,辛弃玄!”

    辛弃玄立马出列拱手,激动地说道:“末将领命!”

    辛弃玄的表现有目共睹,每一次大战都是敢以绝对劣势的兵力去打硬仗,这几年在白袍军中以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指挥将领,这样的将才不该被埋没,更应当给他一个充分发挥的空间。

    等五个军团分完后,就只剩下第六军团还在待定,孟珙和程不识把期盼的目光锁定在郭孝儒手中的纸张上,心情是格外的紧张。

    “第六军团指挥使”

    最后的任命即将下达,整个大帐内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下,静的简直是落针可闻,惟有刘策和许静这群早已知道结果的家伙却是淡定的很,邬思道甚至研究起那沙盘的底色到底是用何种油漆粉刷上去的。

    “孟珙!”

    郭孝儒念完最后一个名额后,顺手将任命册给收了起来,来到刘策跟前恭敬地行了一礼。

    孟珙松了一口气,大步走到刘策跟前,神情坚定的说道:“末将!领命!”

    集团军分权指挥任命完毕后,刘策起身对那六名指挥使说道:“诸位,此战非比寻常,你们虽然已经就任军团指挥使,但这并不是值得什么高兴的事,

    本军督要提醒你们一句,在这整个集团军列之中,未经战事的将士占了绝大多数,本军督不会分配给你们多余的老兵去安定他们的情绪,你们肩上的担子十分沉重,

    至于你们这些为将者该如何跟他们磨合,就得看你们本事了,对了,你们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京畿有变,本军督要你们无条件出征,做不到的立刻提出请辞,趁现在还来得及,

    当然了,军中所需的辎重器械本军督会给你们尽力备齐,如果出征途中要是出了岔子的话,就休要怪本军督铁面无情了!”

    六名指挥使闻言,立刻齐声抱拳说道:“末将决不辜负军督大人信任!”

    刘策点点头:“好了,都下去准备吧,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但出乎意料的,整个大帐竟是无人出帐,众将之间都是相互不停用眼神交流着,尤其许静不断向陈庆使着眼色。

    “怎么了?你们还有事么?”刘策奇道。

    陈庆咬了咬牙,竟是一扬披风带头单膝跪地,拱手说道:“军督大人,末将代表众将士,斗胆向军督大人进言!”

    刘策面色一沉:“陈庆,你这是怎么了?有话不妨起来说!”

    不想,话音一落,整个大帐内所有将领齐齐单膝跪地,抱拳向刘策行礼,让刘策顿感诧异,唯有许静却是站在一旁,脸上露着一丝若隐若现的笑意。

    陈庆继续说道:“军督大人,末将自您起势之日就一直跟随在您身边,如今已经过去八年了,精卫营也从当初百余人的队伍发展到如今拥兵百万,雄居一方的铁血之师,

    末将清楚记得您当初带我们前往远东时说过一句话,那就是生在这乱世当真没得选?要想活下去就得换一个活法!

    这句话末将一直牢记在心,现在精卫营的弟兄们各个都已经换了一个活法,再也没人能欺负我们,我们靠自己的本事活出了希望,活出了未来,

    而在您治下的军民,生活也都同样在一天天发生改变,这一切都是在您理念倡导之下步步实现的”

    “陈庆,你到底想说什么?”刘策握紧拳头,瞪着陈庆,有扫向众人,“还有你们,一个个到底有什么目的?”

    陈庆说道:“军督大人,属下就斗胆直言了!”

    话毕,陈庆冲身后一挥大手,立马有两名小校抱着一面折叠好的旗帜进入帐中。

    下一刻,旗帜展开,鲜红的底色映照在整个大帐,十分的炫彩夺目。

    等两名小校拉开旗面,刘策定睛望去,却见旗帜正中印着一个漆黑的“漢”字。

    陈庆继续说道:“军督大人,您责罚属下也好,撤属下的职也罢,但这都是我全军上下百万将士的心愿,

    精卫营现在的规模已实在无法支撑这个营字了,全军上下和北地各军民都迫切希望有个圣明的君王带他们走出困境回到平和的生活中去,

    大周气数已尽,民心荡失,军督大人,您就莫要推辞,就趁今日在此荣登九五之位吧,就算是为了天下百姓,为了中原的大好河山,听我等将士一句劝吧!”

    话毕,陈庆俯身拜去,身后的众将也是齐齐跪了下去。

    刘策刚想说什么,许静忽然走到陈庆身边,以君臣之礼向刘策俯拜,大声喊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

    “反啦!”

    不等许静行完礼,刘策忽然暴喝一声,拿去桌案上的册一把甩向许静,打断了他的动作。

    刘策冲下主案,指着许静怒道:“许静!我就知道这都是你的主意!你想干什么?嗯?干什么?想权力想疯了么?”

    然后,又走到陈庆和众将领身边,指着他们怒斥道:“还有你们?都想干什么?要陷本军督与不义么?告诉你们,本军督不是赵匡胤,想要逼我就范,门都没有!”

    许静忙道:“军督大人,这是众将士的一番心愿,您就绥了他们的意吧,反正这也是早晚的事,索性就趁现在”

    “你给我闭嘴!”刘策一声怒斥,指着许静鼻子说道,“我说你成天就琢磨着这些玩意儿,能不能干点正事?”

    诸葛稚摇着羽扇忙替许静解围,对刘策说道:“军督大人,这事实也不能怪军师大人,若真要怪,那军督大人您自己才是眼下场面的始作俑者”

    刘策眉头一蹙:“诸葛稚,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诸葛稚洒脱一笑:“军督大人,您待治下的百姓和处理民务的力度远远超过了大周鼎盛时期的极限,

    所颁布的各种措施无一不是针对大周各种陋习弊端,久而久之,无论是百姓还是将士都自然而然的认你为主心骨,

    您就忍心看着治下亿万军民继续在您和大周之间左右摇摆而惶惶不可终日么?所以军督大人,造成今天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当属你不可,您应该要承受这个结果”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