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六十九 南下的准备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一月初十当晚,京城四大巨贾惨遭灭门,整座城市一片哗然。

    得知此消息的卫冉立刻命人调查,但宫中暗卫尚未出宫,顾谦就主动进宫向卫冉禀报。

    顾谦一见到卫冉,当即说道:“皇上,不必再察了,昨夜之事,是微臣所为”

    “顾谦!你好大的胆子!”卫冉闻言当下拍案而起,“枉费朕如此信任与你,将指挥新军的重任全权托付与你,可真没想到,新军所杀的第一个人居然不是敌人,而是朕的子民!你实在是太让朕失望了!”

    卫炯也立马出列说道:“皇上,顾谦身为大周重臣,居然做出这等天怒人怨之事,断不可轻饶,否则怕是难以平息民愤呐”

    京城四大商贾都与卫炯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自己现在暗中扩充实力的资金很大一部分由他们提供,现在这么四尊财神爷被顾谦杀了,他自然是恨之入骨,迫切想让顾谦就地正法。

    李宿温也马上出列说道:“皇上,顾谦所作所为,已严重违反我大周律法,若皇上不加以惩罚,定会让天下百姓难以归心”

    他同样憎恨顾谦,雷富几人的死他自然是不会去关心,只恨那答应借自己的钱未到手,就发生这样的大事,将自己心中盘算全部打乱,岂能不恨顾谦?

    当然,自己妻子卫璎一夜未归,他反而不怎么关心,也没和卫冉提及过,是打算继续隐瞒下去了

    “顾谦,你还有何话可说?”卫冉指着顾谦大声质问道。

    顾谦却是淡然说道:“敢问皇上,奸商以劣质米粮充当军粮,按我大周律,该当何罪?”

    卫冉想都不想说道:“自然是罪诛九族”

    顾谦拱手说道:“既然皇上您都这样说了,那微臣所为又有何罪之有?雷、童、赵、岳四家巨贾以掺杂六成沙土的米粮以高价卖与军中,

    此以犯诛杀九族之罪,微臣只是按大周律法严办,何来有罪之说?镇国公和宁王之言又何从谈起?”

    “顾谦,你休要狡辩!”卫炯大声喝斥道,“就算你所言属实,也该有廷尉府定罪,如何能私自带兵行凶?你眼里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朝廷?”

    顾谦冷冷一笑:“雷府等人负隅顽抗,微臣的军队只是出于自卫不得已为之,宁王何故危言耸听?”

    “你”卫炯一时语塞,竟是指着顾谦说不出话来。

    卫冉稍一思索,凝视了一圈整个大殿,最后又望向顾谦说道:“顾谦,朕知道你是稳重之人,也明白你的一片拳拳报国之心,只是你做事太不计后果了,你可知你如此做会给朝廷惹来多少争议么?”

    顾谦说道:“微臣知道此举触犯大周律法,但大军出征在即,微臣不能带着饿兵去与敌人厮杀,

    若经廷尉府会审,等处理完雷富等奸商的案件,怕是黃覆早就要兵临城下了,所以微臣这才铤而走险,特事特办!”

    卫冉闻言,心下点点头,抬手说道:“顾爱卿先起来吧,你之罪行就等击败黃覆之后再行发落”

    “皇上不可!”李宿温连忙出声阻止,“如若不对顾谦加以严惩,以后朝中人人效仿,那将视朝廷威严和大周律法与何在?”

    “够了!镇国公!朕不需要你来提醒朕!”卫冉忽然冲李宿温大发雷霆,“黃覆都快打到京畿了,若不能将他击败,朕还留着这朝廷威严跟大周律法有何用?难道你真想看着我大周江山社稷毁于一旦么?”

    李宿温心头一怔,脸上一抹阴霾闪过,沉默片刻后,拱手对卫冉说道:“皇上息怒,微臣知错了”

    话毕,他极其怨毒的盯了顾谦一眼,眼角余光若隐若现的瞥过卫冉,忿忿不平的回到官列之中。

    卫冉罕见的发火彻底震慑住了还欲出列说话的百官,大家纷纷将到嘴边弹劾顾谦的话硬生生憋回到肚子里去,卫炯也自然识趣的退下,不会选在这个时候前去触怒龙颜。

    见整个太极殿平静下来后,他又对顾谦说道:“顾爱卿,朕想问你,新军何时能出征,长河传来消息,黃覆大军已在庆州集结,战事不能再拖了”

    顾谦说道:“启禀皇上,军中装备尚有偌大缺口,请皇上再给微臣月余时间,等准备充足之后方能安心出征与黃覆决战。”

    “那到底要多久?”卫冉问道,“就算朕肯等你,黃覆不愿意等啊”

    顾谦说道:“二月,只要到了二月,微臣就能带军南下,以微臣估算,黃覆大军军用所需粮草尚需时日筹集,三月之前,长河定能安然无恙”

    卫冉点头说道:“好,朕就给你一个月时间,一个月后,朕亲自为你和新军将士送行!”

    “多谢皇上信任!”

    顾谦闻言,俯身跪拜,而后在一阵退朝声中,结束了今晨的朝议。

    在京师为了黃覆的事忙的焦头烂额之际,刘策掌控的北地各省也开始为南下京师调兵遣将,忙碌了起来。

    “这次南下,本军督有新的想法”

    刘策和许静走在上陵新兵军营内,在视察军中操练的情形时,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次南下京师,本军督只打算带少股远东精锐部队,大股部队则是如同眼前这些入伍一年的乙级将士,本军督想问问你,对此你有什么建议?”

    许静笑着说道:“军督大人,既然您都决定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京畿各军武备驰废,这些新军虽然多未经战事,但取下京畿则是绰绰有余”

    刘策摇摇头:“军师,你误会本军督但是意思了,本军督这次并不打算强迫新兵各营随我出征,而是完全自愿形式”

    “自愿形式?”许静一怔,“这打仗还有自愿的?”

    刘策反问道:“为什么不能自愿?是本军督给他们的待遇不够高么?”

    许静忙道:“不是,军督大人,那战争可是会死人的啊,若不强逼他们冲锋陷阵,谁都迈不出临阵的第一步”

    “试试不就知道了么?”刘策随口说了一句,然后抬头看看天色,“反正时间还算充裕,如果这条不行的话,还能及时做出调整策略”

    许静无语,只好说道:“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做呢?”

    刘策道:“登报,让本军督整个治下的乙级士兵都知道这个消息,凡是愿意跟随本军督南下的,立下军功全按正兵待遇计算,另外,记功的待遇和方式也该改一改了”

    许静拱手说道:“一切就听凭军督大人吩咐吧”

    “嗯”刘策应了一声,又道,“事不宜迟就早些做准备吧,各地登报起始之日算,一个月为期限,三十万名额为上限,务必在四月之前集中到虞州地界”

    许静暗暗记下刘策的话,又不无担忧的说道:“就怕军督大人您这政策会招来老营将士的不满啊”

    刘策却洒然一笑:“你错了,老营精锐之师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北面的强敌必须要时刻留意才行啊,不要以为现在双方关系缓和就忘了根本,蒙洛与中原之间,迟早有一场无法避免的血战!”

    一月十二日,宁安城,保安司府邸

    王宗嗣坐在主案之前,翻看着一张刚出售的军报,上面所书写的内容中,那条随军出征引起了他的注意。

    “即登报日起,一月为限,有意随军出征的乙级军官、士兵,务必至虞州大营集合,凡是战场立功者,一律按正兵营待遇结算,

    这不是我王宗嗣大展拳脚的机会么,太好了”

    王宗嗣兴奋的丢下报纸,起身来回在府厅踱步。

    “我本就是冀州初级军校毕业,目前拿到的就是乙级士官凭证,完全有资格去报名啊,这种机会绝对不能错过,得赶紧准备,名额就三十万,我可不能落下了”

    打定主意后,王宗嗣立刻拿着报纸前去城内军务处报名了。

    这王宗嗣在冀州初级军校内各项指标十分突出,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拿到了乙级军官证明,被军督府分配到北地黔州宁安城暂任保安司司长一务。

    其实,这并非王宗嗣本意,他的目标是要跟陈庆、霍青那样驰骋沙场,跟随刘策建功立业,安逸的条件根本不是他想要的。

    男儿在世,志在沙场,王宗嗣自认为决不输与军中任何一人,包括霍青和陈庆,缺的是一个机会。

    如今,机会就在眼前,他又怎么肯放过?看着军督府内那些久经沙场的将领一个个统御精锐四处征伐,王宗嗣心中是相当的羡慕和神往

    怀揣火热的心思,王宗嗣终于抵达到了军务处,可一看眼前排着长龙般的队伍时,他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看样子,有王宗嗣这种想法的乙级军士,不是只有他一个。

    “不行,如果不插队的话,怕是今天要白跑一趟了”

    很快王宗嗣来到前排位置,趁一名虎头虎脑的士兵在和边上的同伴闲聊分神功夫,一下插到了他的前头。

    那名士兵见有人插队,立刻恶声恶气地拍拍王宗嗣的肩膀说道:“喂,兄弟,你干啥呢?”

    王宗嗣回头白了他一眼,淡淡说道:“报名”

    “报名?”那士兵眉头一皱,然后一把拉住他的衣领,“不懂规矩是吧?滚后面排队去,没教养的东西”

    王宗嗣脸色一黑,自然不愿意吃这种亏,一把甩开他的手,转身说道:“你嘴巴最好放干净些,今天这队我是排定了”

    “呀哈”那士兵冷笑一声,指着王宗嗣说道,“插队还敢这么横?你当我刘虎吓大的么?我数三声,立马滚蛋,不然非把你屎揍出来不可!”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