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六十八 卫璎遭难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停下”

    国公府的马车在即将抵达雷府转角处,发现不对劲的护卫立马喝住车夫停下马车。

    卫璎心乱如麻,忽被一阵激烈的颠簸惹的差点从车上摔下,忍不住拉开车帘问道:“发生何事了?”

    护卫长朝雷府方向观望一阵,随即和卫璎说道:“启禀公主,雷府门外似乎有变,请公主在此稍待,属下去去就回”

    说完,护卫长就留下车夫和一名护卫看守,自己带着四名护卫悄悄向雷府摸了过去。

    雷府之内,已成一片人间炼狱,怒火中烧的顾谦命属下大开杀戒,把雷府上上下下百余人全部屠杀殆尽。

    “大人,人已全部诛杀,请您继续示下!”一名亲兵浑身是血来到顾谦身边,向他禀报“战果”。

    顾谦闻言,扫了眼遍地的尸体,瞳孔中依然是决然之色,一点都没见有后悔之色。

    “迅速查点雷府所有财产,尤其粮食,一粒都不能放过!”

    “遵命!”

    顾谦一声令下,亲兵依令而去,很快雷府内到处都是举着火把四处翻箱倒柜的士兵,将雷富存放钱粮的仓库大开后,立马搬出一口口沉重的木箱,以及一袋袋装满粮食的麻袋。

    “站住,干什么的”

    顾谦正在察看搜刮出得粮食之际,府厅门外忽然响起一阵暴喝,不一会儿就传来金玉交触之声。

    “走!”

    一刻钟后,十几名士兵押送着浑身带血的两人来到顾谦跟前。

    这两人正是护送卫璎前来雷府的护卫,五个人在方才交战之中一下折损了三人之多。

    顾谦一眼就认出了那护卫长是李宿温的人,立刻上前问道:“你们为何会出现在此处?说!”

    护卫长刚欲说话,忽然鼻子里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气味,不由朝不远处屋子瞥了一眼。

    “啊”

    这一瞥之下,登时吓的护卫长惊呼一声,背脊溢了一身冷汗。

    “说”

    见护卫长迟迟不说话,顾谦不由加重了语气。

    “我说,我说”护卫长忙说道,“镇国公让我们带公主前来拜访雷富,我等并不知府内发生的事啊”

    顾谦闻言,双眼微颌:“你是说,玉香公主也在雷府门外?”

    护卫长不住点头:“是的,就在门外恭候,正等在下前去禀报府内情况”

    顾谦眼中凶光一闪,拎起护卫长道:“立刻带本官去见公主殿下,带路”

    话毕,顾谦狠狠一推护卫长,向着雷府门外走去。

    “不好,那些人怎么都冲我们来了?”

    雷府大门外,目睹那群士兵气势汹汹的向自己走来,留在马车边上的护卫跟车夫紧张的说道。

    车夫吞咽一下口水:“看样子这些人来者不善啊,趁他们还未发现我们,不如”

    说着,车夫回头望了眼卫璎所在车厢,和护卫用眼神交流一阵。

    护卫很快就明白了车夫的意图,没有过多的疑虑,同时点了点头,然后一起跃下马车,直接弃车而逃。

    听闻车外动静的卫璎心下十分不安,马上拉开车帘,却见车夫和那护卫已然跑远,而顾谦的人正步步紧逼,心中顿时慌了起来。

    “这些人”

    卫璎不知该如何形容,直觉告诉她,如果不趁现在做些什么,自己今夜怕是有血光之灾,与是立刻跳下马车,来到边上门宅前一头石狮后暂避。

    等卫璎刚藏好自己,顾谦的人也到了马车之前,那一支支燃烧的火把让她心中紧张万分。

    顾谦打量一阵马车,回头对护卫长说道:“这就是公主的车驾?”

    护卫长如小鸡啄米般点着头:“是的,这就是公主车驾”

    顾谦点了点头,随后抽剑上前,一把挑开车帘,却发现内中空空如也,未见半个人影。

    “公主,人呢?”

    顾谦回身对护卫长质问道,他身上所散发的杀气让护卫长额头冷汗淋漓。

    “方才就在车上的啊,兴许她发现雷府有异常,就就先离开了”护卫长慌忙争辩道。

    顾谦眼眸微颌,来到护卫长跟前凝视他一阵,忽然提剑,狠狠的洞穿了他的腹腔

    “啊唔”

    在石狮后目睹这一幕的卫璎忍不住就要惊呼出声,好在及时用手捂住嘴巴,这才避免暴露自己踪迹。

    看着护卫长缓缓倒下,顾谦擦拭了下手中染血的长剑,大声说道:“传我军令,立刻封锁住通往镇国公府以及皇宫大门的必经之路,

    其余各官僚之家也务必严加防范,公主车内胭脂味未散,必定跑不了多远,一旦发现公主踪迹,立刻来报,生死勿论!

    另,再去军中调两旗士兵,继续前往童、赵、岳这三个奸商的家中,出发!”

    “遵命!”

    随着顾谦一声声军令示下,军队很快就行动了起来。一直躲在石狮之后的卫璎等确定杂乱的脚步声走远之后,这才稍稍安下心来。

    “得回去告诉夫君”

    这是卫璎的第一个想法,可当她刚迈出脚步之际,脑海里忽然响起顾谦之前所说的话,已开始在回府的途中命人阻截自己,此刻回去怕是九死一生。

    而且,自己临行前,李宿温语气冰冷的说过:“若没有让雷富答应借钱,自己就不用回府了”

    她也感到十分害怕,因为现在自己这个丈夫早已不可以常理来看待,根本就是不可理喻。

    可去往皇宫和其他宗亲家中暂避的路线也被封锁,当务之急,卫璎也只有先找个落脚的地方熬过这一夜,等明早开市再做计较了。

    想到这里,卫璎打定主意,蹑手蹑脚的向内城都尉府走去,也只有在那里,她才能安然渡过这不免之夜,相信以自己的身份,那些士兵也绝对不敢冒犯。

    虽然已是春季,但一月的夜晚还是带着丝丝寒意,卫璎衣衫单薄,款步走在街道之上,借助当空的月光,艰难的向都尉府前行。

    自小到大,活了二十三年的卫璎还是第一次一个人走夜路,心惶恐在所难免,不时小心翼翼打量着四周的环境,生怕有什么可怕的事发生。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卫璎只觉得好像越走越偏僻,越走越不像是去往都尉府的路,心中更是紧张起来。

    “喵”

    一声急促的猫叫,吓的卫璎身体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定睛望去,却见不远处一只双眼散发奇异光芒的夜猫正掂着猫爪望着自己,随后灵敏的顺墙窜上一间民宅的屋檐。

    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之后,卫璎继续前行,等经过一条巷道时,她彻底迷失了方向

    “本宫该怎么办?”

    卫璎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顿时紧张万分,最后索性借着对面一座豪宅门口的灯笼,背贴着一面墙壁,卷缩一团坐了下来,打算等天亮再离开。

    可偏在此刻,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不远处幽暗的火光点点映照,卫璎登时觉得事态不妙,迅速起身向四周摸索,终于在火光逼近之际,找到一处掩体,刚躲好后,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来到了对面的豪宅门前。

    “砰砰砰”

    为首一名军官用力敲着大门,并不时大喊:“开门!再不开门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谁啊,三更半夜的,找死啊”

    不多时,紧闭的豪宅大门被打开了,睡眼惺忪的家丁骂骂咧咧冲门口敲门之人嘀咕一声。

    “这是岳东光府邸么?”军官面无表情地对家丁问道。

    那家丁见门外许多士兵,心中顿感不安,但还是点头说道:“这是我们岳老爷的府邸,敢问你们有何贵干?”

    军官点点头,而后手一挥,蓄势待发的士兵立刻如狼似虎的冲了进去,很快府宅之内响起成片惨绝人寰的喊叫之声。

    卫璎面带恐惧,这是今夜自己第二次遭遇灭门之案,也算是人生中第一次经历这样可怕的事清。

    她站在树后一动都不敢动,生怕稍一疏忽就会被人抓到然后灭口,就连呼吸也都极力的克制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府宅内的凄喊声才逐渐停止,整队士兵步出门外,抬着一口口箱子和军官小声说着些什么,不一会儿,军官便带着那些箱子和士兵火速离开了岳府。

    那队士兵离开后,卫璎直觉浑身虚脱一般,努力挪动已经发麻的脚掌,想要尽快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呕”

    可当他路过岳府大门时,浓厚的血腥味扑鼻而来,让她忍不住向大门内凝望一眼,可不想这一见之下,只觉胃里一阵翻腾,再也忍不住扶住墙跟剧烈干呕起来。

    “不行,本宫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必须要进宫面见皇上把今晚的事都告诉给他”

    卫璎压抑内心恐惧,转身寻找宫门方向,拖着疲惫的身躯继续赶路。

    可就在她离开岳府范围之时,刚步入一条巷道,忽然与一道身影撞了满怀。

    “放肆,什么人胆敢挡本唔”

    卫璎刚要开口摆出公主架子,可下一刻,对面的男人一把捂住她的嘴巴,紧接着暗处又跑出几条黑影,用绳子将她反手捆缚后,又拿布堵住她的嘴,最后被装入一个麻袋之中,动作之娴熟,令人叹为观止

    “看样子是个富家小姐,运出城去应该能卖个好价钱,诶嘿嘿”

    几个黑影窃笑几声,其中一人扛起装着卫璎的麻袋贪婪的说道:“快走吧,这娘们应该是士家妇人,等明早开市就赶紧运出城去,

    免的夜长梦多,到时卖给城外的缺胳膊少腿的富户老汉,拿的钱够咱快活一阵子了”

    这群人是在夜间专挑落单妇女下手的人贩子,朝廷无钱维持治安,由此神都城的秩序是越来越乱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