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三步一疗程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这就是传闻中的天地间第一只孔雀吗?

    李长寿的纸道人站在云上,注视着孔宣带着那少女消失的方向,心底泛起了一个又一个波和浪。

    首先,他在这里,要对大法师郑重的道个歉;

    刚才他稍微用大法师,当了一下下挡箭牌。

    但性质绝对不算恶劣!

    而且绝对没替大法师许诺什么,只是重点介绍了下大法师如今的生活状态委婉提及了老纯阳的感情状况。

    从刚才短暂的交谈中可以得知,孔宣对大法师是有些敬仰的。

    自己在典籍上看到的那段记载,八成只是简略版本,当年的情形,应该会复杂亿点

    这事吧,他这个非正式圣人弟子,也不好多说什么。

    刚才的交谈中,李长寿也没能得到更多有关孔宣本宣的讯息,只是确定了孔宣是凤族出身。

    他总不能直接问人跟脚。

    从孔宣这次现身的表现来看,这位凤族高手对人族并无恶意,当然也谈不上善意。

    这是一个典型的先天生灵,对人族的态度就是站在人族之外的角度,人族对他丝毫不重要,可有可无的那种。

    刚才有琴玄雅有些不忿,要对吃人杀人的孔雀妖施以惩戒,这同样没有错。

    只是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罢了。

    “唉”

    李长寿幽幽地叹了口气,转身落向下方。

    这孔宣如果真的对大法师有点敬仰,那大法师何不牺牲下小我,为人教拉来一位超强的打手?

    哼,大法师天天算计着,让他拐云霄仙子回去,大法师自己却对这种高手拒之于千里之外

    以身作则,才是大师兄真正的担当啊!

    再说,若是不想走男女之情,也可以走兄弟之谊嘛。

    宣还是萱,人那边都可以的

    李长寿心底一笑,突然想到了未来某年某月的洪荒新闻稿的标题。

    惊!爆!天地奇闻!

    紫霄宫第四次讲道,蚊道人与孔宣两位洪荒狠人,竟因玄都大法师身边的座位大打出手!

    玩笑,玩笑。

    李长寿思考问题,一般都会尽量去全面的思考,由此,也经常能得出一些比较有趣的观察角度。

    比如此前的那名孔雀少女。

    孔宣阴阳未定,又是天地间第一只孔雀,那这个孔雀少女咋来的?

    啧,这个问题也相当具有洪荒哲学观。

    白云垂下,月光撒落。

    李长寿看着一侧低头不语的有琴玄雅,心底念头轻转,想着如何让她知道今日有多危险

    顺带一提,此前他对有琴玄雅传声时,因为已发觉孔宣没有打杀了此地这些人族炼气士的打算,故未想露面;

    为了让有琴玄雅不出声,他用了自己的嗓音。

    可没想到的是,自己的仙识传声竟被孔宣截获,在当时极短的时间内,李长寿只能做出损失最小的抉择

    用小法师的身份站出来,事后让有毒保守秘密。

    几名度仙门长老向前对李长寿做道揖,口称:“度仙门炼气士拜见前辈,多谢前辈搭救之恩!”

    “先去将这些凡人安顿下吧。”

    李长寿看了眼铁笼中的那些身影,叮嘱道:“记得对凡俗管事者交代好,他们受了惊吓,需要静养。”

    几名长老齐声答应:“是!”

    他们也不傻,从刚才李长寿和孔宣的谈话中已明白了李长寿人教高手的身份。

    李长寿有交代,这几名长老自会全力以赴、小心处置。

    “玄雅,”李长寿故意端起架子,又道,“随我来,我传你一门法术。”

    有琴玄雅自知她长寿师兄不想被人识破身份,轻轻颔首,道一句:“多谢前辈。”

    李长寿再次驾云,带有琴玄雅去了不远处的一处悬崖上,拿出两只蒲团,做了个请的手势。

    有琴玄雅略微欠身,盘腿坐了下来,低头看着自己的纤指,眸光越发黯淡

    李长寿抬手在周遭布置了一层仙力结界,又将一枚青蓝色的玉符递给了有琴玄雅,叮嘱她道:

    “有琴师妹,将此物贴身带着,提防被人窥探心神。”

    人前称玄雅,是为了突出他小法师身份的高人属性,人后自是不必了。

    “谢师兄。”

    她轻轻一叹,神色满是落寞,低喃道:“长寿师兄我是不是,又做错事了。”

    “哦?”

    李长寿也在旁盘腿坐下,笑道:“做错了何事?”

    “那明明是我们不能敌的存在,”有琴玄雅目光看向一旁,有些话想脱口而出,“可玄雅觉得觉得”

    总归又咽了回去,眼中满是黯然和自责。

    李长寿含笑接道:“觉得哪怕是被打杀了,死在那,也该发出自己需要发出的声音,也要让该被惩处的得到惩处

    是这样吧。”

    疗毒第一步:引发共鸣

    有琴玄雅略微一怔,扭头看向李长寿此时纸道人的侧脸,喃喃道:“师兄”

    李长寿轻轻一叹,注视着夜幕的边缘,嗓音也越发悠远。

    “有琴师妹,你跟我还不太懂事时,性子简直一模一样。”

    有琴玄雅眨眨眼,注视着这张陌生的侧脸,仔细听着。

    李长寿缓声道:

    “但有琴师妹,你跟我又不一样,你哪怕遇到了挫折、遇到了打击,也没放弃自己的坚持。

    我就跟多数人一样了,遇到一两次磨难,就主动收起了棱角,让自己变得圆滑,让自己去思考身周的环境,而渐渐被环境所同化”

    说这些时,他心底划过一幅幅前世的画面,又将这些画面弹指挥散。

    “有琴师妹,其实我刚才想好了该如何说教你。

    我应该让你知道洪荒的险恶,让你知道刚才去触怒这种大能,只是白白赴死,喊的再大声也扭转不了什么,还可能会连累那几位长老的性命。

    我想提醒你弱者的生存法则,提醒你做事需要讲究方法。

    可话到嘴边,突然发现

    我只是不想承认自己曾被环境打败,又去告诉一个敢去挑战环境的人,她也必须跟我一样认输,如此罢了。

    唉听不懂吗?”

    有琴玄雅低头想了想,很快就老老实实点头,“嗯!”

    “在夸你。”

    有琴玄雅俏脸泛起少许红晕,低声道:“师兄是说,我很顽固吗?”

    “不不,你这不是顽固,你只是有些头铁。”

    李长寿摇摇头,“在这件事上,我不会干涉你的决断,同样也不会去承担你造成的因果。

    但师妹,有些事固然是原则上没错,但确实也该考虑周围环境。

    我是化身在此地,死了也无妨,但那几位长老、那些武将,甚至这个洪林国的存在与否,都在刚才那位前辈的一念之间!

    有琴师妹,看这里。”

    切入疗毒第二步:举个栗子

    李长寿反手一招,一只纸道人施展土遁钻出,提来了一筐鸡蛋。

    有琴玄雅皱眉注视着,李长寿摄来一颗大石,摆在面前,拿颗鸡蛋扔了上去。

    啪!

    鸡蛋顿时炸碎,蛋黄蛋清泼洒而出。

    “看,这就是你刚才的行为能导致的后果。”

    有琴玄雅喃喃道:“蛋碎”

    “而且是稀碎,”李长寿又拿了一颗鸡蛋,拿在手中轻轻推了过去,将大石轻轻推的动了下,但鸡蛋并未有半点破损。

    有琴玄雅若有所思状。

    李长寿突然感觉,自己好像一不小心,成了上辈子一些段子中的大师了?

    不过他是正经教学、专业疗毒,必须借今天这件事,让有琴玄雅停止头铁行为。

    “想到了什么?”

    “要讲究方法”

    李长寿笑了笑,将两颗鸡蛋递给了有琴玄雅,道:“给你出个考题。

    还是刚才的环境,你依然选择站出来,要坚持惩处那个孔雀少女,坚持心底的正义,该怎么表达,才能让蛋不碎,石轻移。”

    有琴玄雅抿起嘴唇,纤手分别握住一颗鸡蛋,缓缓闭上双眼。

    李长寿施起心印咒,缥缈的嗓音在她耳旁响起,印入她心海:

    “有琴师妹,你这颗侠义之心,比长生的道果都要珍贵,但要记住,要将它用在合适的地方,让保护它的力量变得足够强大,它才能够绽放出更璀璨的光芒。

    所以,不要被人利用,学会审时度势,不逞一时之勇,懂得有进有退。

    单纯的对于错、是与非,只适合山中修行那般平和的环境,洪荒之中,是非对错反复交织,并不存在绝对的对与错

    为兄希望你能学会如何保护自己,保护身周的人,也希望你能保持这颗珍贵又高尚的心灵。

    为兄已经被环境所污浊,也怕有一天会失去了最初的是非善恶,有师妹你这样的存在,才能随时提醒我、照亮我”

    疗毒第三步:给予认可,赋予使命。

    渐渐的,有琴玄雅握着那两颗鸡蛋,陷入了悟道之境

    李长寿不动声色地,将左手扣着的那枚准备多年的玉符收回宝囊,感受着习习夜风。

    这次,应该有效了吧。

    再不行,当真就只能把有毒留在门内修行,别让她外出乱跑了。

    两个时辰后

    “长寿师兄,我会先点明人教道承,再言说今日之事占住理”

    有琴玄雅睁开双眼,话音不由顿住。

    身周结界还在,挂在束腰玉环上的那枚玉符轻轻闪亮光芒,但身旁的蒲团已经空空荡荡,那道身影不知何时已离去了。

    正此时,一缕传音钻入她心海。

    “记得,人教小法师是人教高人,与度仙门毫无关联。”

    有琴玄雅轻轻呼了口气,重重地点头答应一声,马尾辫轻轻晃动。

    她站起身来,对着东边日出处做了个道揖。

    再起身时,俏脸已没了此前的迷惘,比之前多了几分自信,眸中多了几分思虑,于山崖边静静而立,背影如此出尘。

    周遭结界散去,几位长老向前走来,听到了有琴玄雅所说的那声:

    “玄雅多谢前辈指点迷津。”

    顿时,度仙门几位长老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有琴玄雅看了眼那一筐鸡蛋,将它提了起来,转身迎向各位长老。

    “玄雅啊,咱们去找你师汇合吧。”

    “之前玄雅鲁莽,差些将各位长老置于险地,请长老责罚!”

    “呃”

    几名长老对视一眼,不由面面相觑,立刻互相传声。

    “这孩子怎么了?”

    “被夺舍了?听听,这像是玄雅会说的话吗?”

    “怎么办?要不要控制住,送回门内让掌门检查元神?”

    “先观察观察,快回话了!”

    有琴玄雅略微歪了下头,几位长老连声言说无事,一时竟有些手忙脚乱。

    地下某处,李长寿的纸道人微微一笑。

    继续暗中观察,看看疗效如何。

    太阳星东升时,水神府中已经热闹了起来。

    李长寿驻天庭的纸道人换上了一身洁白的道袍,对着镜子梳理了下白发白须。

    要不要去找大法师言说一声有关孔萱前辈之事?

    这个还是算了,这才跟大法师分开没多久,再去找大法师,也未免太频繁了些。

    而且这事怎么问?

    嘿嘿嘿,大法师,弟子之前遇到一个名为萱萱的姑娘。

    估计会被大法师打一顿。

    至于孔宣所说的结个善缘,李长寿也并未放在心上,毕竟跟这位大佬本就没什么交际。

    虽然仍搞不明白,孔宣为何会参与到封神大劫,但孔宣跟道门交集并不多,现身时也只是个商将。

    将这些琐事都放下,李长寿甩了甩拂尘,驾云出了水神府,朝凌霄宝殿方向飞去。

    刚飞没两步,就突然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呼喊声:

    “水神大人”

    李长寿转身看去,却见一身浅粉色短裙的龙吉公主驾云而来;

    她背着小手,手腕上缠绕着两只彩带,伴着小荷才露尖尖角的青涩与美好,轻盈跃起,跳到了他这个老神仙的云头上。

    危险驾云,扣功德的要!

    “水神您有没有事要外出呀?说好不凶险的,就要带龙吉一起的!”

    能看出,蟠桃宴后,龙吉的性情开朗了不少,比之前活泼了许多。

    李长寿笑道:“殿下你该不会一直在附近埋伏着?”

    “这个,嘻嘻,也不是一直”

    “或许会有事,也或许会无事,”李长寿笑道,“你且在水神府等着,我去面见陛下,若要外出,且没什么凶险,自会喊你一声。”

    龙吉顿时欢喜着答应了下来,像模像样对李长寿抱拳行礼,而后驾云朝水神府而去。

    李长寿径直去了凌霄殿,拜见玉帝言说了一二事。

    经过一番简单的商议,那天帝正德碑,稍后由天将拉去中天门外,就安置在中天门正下方。

    那北洲巫族不孕不育之事

    “天机所显,天道并未降下这般责罚。”

    玉帝给出如此答案,李长寿就顿时明白了问题的所在。

    要么是北洲毒瘴造成的影响,要么就是巫族的死对头暗戳戳搞事。

    不过,稳妥起见,也为了下一步计划顺利进行,他还是要以水神的身份,去地府阴司走一趟,获得有关巫族轮回的第一手资料。

    玉帝笑问:“长庚,这次去地府,可缺人手相助啊?”

    李长寿:

    您还能暗示的再明显一点吗?

    天帝和天帝之女都闲着无聊是吗?

    那王母娘娘咳,不可乱说、不可乱想。

    “缺!”

    李长寿果断点头,“尤其是缺像赵得柱将军这般,善谋善策、能打能遁的天庭栋梁相助!”

    玉帝顿时笑眯了眼,当下颁布旨意,招来二号技技术化身赵得柱,尊口一开,命赵得柱护卫在水神左右。

    待玉帝说完,李长寿才笑道:“陛下,小神来之前也答应了龙吉殿下,说若非凶险之事,就让她一同跟着去。

    陛下,小神是否要失言于龙吉殿下?”

    白衣玉帝顿时眉头一皱,瞪了眼李长寿;

    李长寿淡定一笑,“那小神就失言”

    “带上吧!”

    玉帝瞪了眼李长寿,“爱卿看她看紧一点,莫要让她有失仪之举!”

    “遵,陛下旨意。”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