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98章 查无此人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闻言,李天快步走到床前抱起孩子,径直的递给夫妻二人。

    孩子左手上的伤痕李天昨晚边发现了,不过身上的薄袄李天给换下了,因为过于单薄了,李天将孩子递给二人的时候解释了一下。

    夫妻二人接过孩子,顿时就哭了出来,李天看着这一家人团聚,心里由衷为他们高兴,然后吩咐玉贝准备了一间客房,又备了些热水和膳食招待二人。

    二人对着李天一阵感谢,然后缓缓说道:

    “我们是住在平城的郊区,离这几十里地,我们是听这的亲戚说有人救下了几个孩子,等着认领,我们俩听到这个消息,一路上赶过来,两天没有休息,我们家境贫寒,之前那件红袄也是补了又补,不过孩子年幼,不小心被针划伤,留下了这个疤痕。

    其实来之前我们就已经最好最坏的打算了,不过现在真的找到孩子了,真是太感谢你了,如果没有你,我们夫妻二人都想一头撞死算了,真的太感谢你了……“

    李天对夫妻俩的境遇感到动容,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些银两递给夫妻二人,二人很是拒绝,不过李天说,这是给孩子的,孩子年幼,需要多添几件衣服,还有食物,最后夫妻二人也没有拒绝,便手下了。

    夜已深,玉贝将夫妻俩带到李天准备的客房后,李天呼了一口气,终于这些小婴儿可以回到家人的怀抱了,心里着实高兴,然后缓缓睡去。

    次日,李天难得睡了一个懒觉,在玉满天大堂喝着小酒,心情舒畅。

    玉贝说那对夫妻一大早就起身回去了,临走之前再三感谢李天的大恩大德,叫玉贝一定要把这些话转告给李天。

    闻言,李天莞尔一笑,继续喝着小酒,余光瞥见玉满天门前有一位乞丐老者,背靠在墙上,看着过往路人。

    兴许是感受到了李天的目光,那位乞丐转身对着李天说道:

    “年轻人,你不该多管闲事的!“

    李天放下手中的酒杯,有些不解的看向乞丐老者。

    这时候,乞丐老者走进了玉满天内,拿起桌上的酒壶接着说道:

    “你是外地来的吧,婴儿失踪案已经有些时候了,官府不管,老百姓无权无势,只能任由事情发展下去,你可知今日这些婴儿被领回去,明日还是会丢,这样反复循环,你又能救得了几时,反而还会引火烧身。“

    乞丐老者说的话不无道理,不过李天却说:

    “其中道理,我自然是明白的,可是既然看见有歹徒出手,那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想来发生这样的事,那些人也不会留在平城了,别的我不知道,不过若是平城多几个这样多管闲事的人,恐怕事情也不会发展成这个样子了。“

    李天话音刚落,便听到老者一声轻笑,不再说话。

    或许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想到这,李天眸子幽深了许多,心里也有一些惊讶,他敢肯定,这背后是一个恶魔,不是炼丹就是武痴,才会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来。

    看来这位老者不简单,了解的事情倒不少,兴许平城之事,可以问上一二,李天想要打听七皇子,乞丐老者却放下酒壶,转身要离开。

    无奈,李天只好先解决眼前事,看着老者离去的背影问道:

    “前辈,那你可是附近有没有出色的炼丹师?“

    老者边走边说道:

    “有没有炼丹师我不知道,不过城北有一个大夫,脾气古怪,因为他从不救人,或许那能找到一点线索,你若想陷入泥潭更深,你便去吧。“

    从不救人的大夫?

    李天有些疑惑,看来平城不必灵城简单,问题也是一个接着一个,婴儿的事凭空而来,凭空笑声。

    附近没有炼丹师,不救人的大夫又是什么鬼,李天真是一头雾水,这件事情算是断了线索,或许找到七皇子一切就好办了,毕竟皇子身份摆在那,要查什么也方便很多。

    说起来,此次前来寻找七皇子确实有些匆忙了,最基本的连七皇子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之前还说七皇子在平城有一府邸,现在看来都是瞎话。

    信物和战功也没有,事情就不太好办了,真的是愁啊,看来要多打探点消息,发愁也帮不了什么忙,李天安慰自己淡定淡定。

    李天将桌上剩余的清酒一饮而尽,便缓缓走出玉满天大堂,站在门外看着过往的行人。

    李天背靠在墙上,双手抱拳,屋檐外不断有雪花飘落,冬日植被较少,硬是显得平城萧瑟凄凉。

    李天心想,难怪皇室会在灵城建立皇宫,灵城的地理优越性可以甩平城好几条街呢,而平城整日病恹恹的,像一座生病了的城市。

    行人匆匆忙忙走过,只是盯着地面,头也不带抬起的,李天向上前打探消息都不知道怎么开口,正在一筹莫展之际,不远处有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

    此人正是上次救下的妇人,李天心里一喜,上前一步,在妇人面前停下。

    “恩人,是你呀,站在这冰天雪地里有什么要紧事吗?“不等李天开口,这位妇人先问出了口。

    李天看向妇人,搓着有些发冷的手缓缓说道:

    “确实有些事情,不过也不是特别要紧,是想在街上打探些消息的。“

    妇人一脸疑惑的说道:

    “消息?恩人要打听什么消息呢?别的什么小道消息我个妇人家不太懂,不过关于这平城的事情我却能说上个一二,不知可否帮上忙。“

    闻言,李天一笑,说道:

    “其实在下是想打听你一个人,不知你可听说过灵城七皇子?“

    听到李天的话,妇人更是惊讶了,回答道:

    “恩人呐,不是奴家不愿意帮您,而是奴家从未听过什么七皇子啊。“

    什么,竟然没有听过?

    看着李天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妇人又说道:

    “对啊,奴家从小在平城长大,对平城的事知道的清清楚楚,但是从来不知道有什么七皇子之说,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公子是不是来错地方了,或者是打探错了。“

    闻言,李天沉思了,看来这位妇人确实不知道关于七皇子之事,接着李天又说道:

    “那这平城是归地方官府和将士统一管辖吗?“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