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35章 护界魔神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罗刹的翼,是骨质,纹理各有不同。

    修为越高,骨翼越多。

    飞到姑射静面前的罗刹,为首的一位,背上长有四对骨翼,显示出拥有大圣境界的修为。

    他名叫左临,躬身向姑射静行礼:“拜见天阁目。”

    “拜见天阁目。”

    左临身后的罗刹,尽皆跪在虚空,神情敬畏。

    姑射静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左临看向远处,大群罗刹飞去的方向,道:“血命狱渡神劫,他们是去观摩。”

    “知道了,你们去吧!”

    姑射静挥了挥手。

    这群罗刹,身上压力大减,神情轻松了一些,展开骨翼,向血命狱渡神劫的地方飞去。

    罗乷低声对张若尘说道:“天阁目,是一种尊称。意思类似命运神殿的神女,或者天罗神宫的神皇子。”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既然有人渡神劫,不如去看看?”

    渡神劫,是无比凶险的事。

    死在这一步的绝代英杰不计其数。

    张若尘已经踏入无上境,距离成神,只差一步,自然是对众人谈而色变的神劫,很是好奇。他见过冥王渡神劫,可是,冥王的神劫是心劫,轻轻松松就渡了过去。

    以张若尘当时的修为境界,根本没有看出什么玄妙。

    对神劫,依旧知之甚少。

    姑射静轻哼一声:“你不是要走吗?”

    “不急在一时。”张若尘道。

    张若尘和罗乷飞出神舰,化为两道流光,飞向罗祖云山界罗刹修士聚集的星空。

    姑射静明白了过来,张若尘先前所说的不去罗祖云山界,其实是在骗她,或者说是在试探她,心中不禁生出一股恼意。

    她对张若尘的厌恶,更增了一分。

    “你现在是很强,但,能不能成神,还是未知数呢!我若先成神,必要好好收拾你一番。”

    姑射静飞上去,追上他们二人。

    罗祖云山界的修士,见张若尘和罗乷是与天阁目同行,因此用着猩红色的眼睛,看了他们一眼,就收回目光。

    远处。

    空旷的宇宙空间中,站有一位背上长有五对骨翼的罗刹半神,脚下魔气,化为绯红色的海洋,浩荡而强横。

    他正是即将渡神劫的血命狱。

    血命狱已积累八千年,是罗祖云山界万年来,最有机会,踏入神境的真神种子之一,在《神储卷》上,位列丙等。

    一旦破境成神,就能拥有一个元会的寿元,得到俯看天地众生的强大力量。

    此刻,血命狱的心绪,自然是激动滂湃,却又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

    张若尘道:“这个血命狱修为不弱,敢冲击神境,显然融合出来的圣意,达到了五品以上。罗祖云山界还真是人才济济,让人不敢小觑。”

    姑射静没有开口说话,脸色凝冷。

    渡神劫,是一件很严肃的事,稍有不慎,便会身死道消。

    星空中的能量波动,变得沸腾起来,向血命狱汇聚过去。

    “哧哧!”

    漆黑的宇宙中,蓦地,凝出一条长达数千里的火焰长河,如鞭子一般蜿蜒,冲击在了血命狱的身上。

    血命狱长啸一声,全身圣道规则尽数涌出,与火焰长河对抗。

    “哧哧!”

    他的下方,出现一个个山岳大小的火球。

    神火组成的火球。

    火球凝合在一起,变成一朵星空中的奇花,温度灼热,将血命狱的身体笼罩。

    “此人,引来的神劫,乃是火劫。”罗乷道。

    张若尘道:“这倒是比心劫、情劫,要容易一些。”

    “容易一些?”

    姑射静道:“神劫,是怕什么,来什么。血命狱修炼的乃是《十刹寒魔典》,最忌惮的,就是神火。”

    血命狱没能抵挡多久,大概一刻钟过去,便是在劫火中惨叫。

    身体燃烧,血肉不断化为黑灰。

    没人敢去营救。

    越救,劫越大,自己也会陷进去。

    半个时辰后。

    血命狱被劫火烧得神形俱灭,虚空中,火焰渐渐散去,沸腾的能量波动平息,什么都没有留下。他修炼出来的圣道规则,全部都散回天地间,变成天地规则的一部分。

    一尊半神,从无到有。

    又从有,归于无。

    生前的强大修为,移山倒海的力量,受无数修士尊敬的身份地位,顷刻间,烟消云散。

    姑射静很平静,显然已是司空见惯,道:“走吧!你到底敢不敢进罗祖云山界?”

    张若尘心绪,反倒有些沉重,道:“我听说,命运神殿的星落,也没能渡过神劫?”

    罗乷点了点头,道:“能成神者,终究是凤毛麟角。修为强大,神劫越强。渡神劫之前,修士最好多做准备,不要有任何弱点,无论是心境上的弱点,还是修为上的弱点。”

    都到了这里,张若尘怎么可能不进罗祖云山界?

    以他现在的修为,再凶恶的地方,都是可以去闯一闯。

    进入界门。

    张若尘感应到天地规则的剧烈变化,魔道规则数之不尽。

    黑暗规则、死亡规则充斥于空间之中,形成魔云、死亡古山,黑暗深潭。

    与昆仑界那种鸟语花香的环境比起来,这里,是另一个极端。

    在距离界门不远的一座数万里黑海中,张若尘看见一具无头神尸从海中走出,浑身散发恐怖的魔神力量。

    天地间,雷鸣闪电。

    “拜见护界魔神。”

    姑射静飞落到黑海之畔,向无头神尸行礼,低声讲述。

    这尊神尸,张若尘在本源神殿见过一次,

    当时,便是它,持着盾斧,打穿本源神殿的阵法。战力之强,震撼人心。

    张若尘自然知道他是谁。

    昔日,昆仑界九黎神殿的青黎王,蚩刑天。

    十万年前,为了阻止黄泉星河撞击昆仑界,为了切断黄泉星河的能量之源。蚩刑天等等一众昆仑界的神灵,随十劫问天君杀入地狱界。

    那一战,虽然成功阻止了黄泉星河。

    但,因为消息提前走漏,有人出卖了十劫问天君他们。前去的昆仑界神灵,无一人活着回来,全部葬身地狱界。

    蚩刑天的头颅被斩断,被冥殿,炼成了刑天罐。

    无头的身躯,化身为没有理智和思维的巨魔,被罗祖云山界的主人收服,做了护界魔将。

    张若尘看着站在黑海中的蚩刑天,便是不禁思考,十万年前,昆仑界诸神征战地狱界时是何等豪气冲天?

    诸神陨落之时,又是何等悲壮?

    都是为了给昆仑界,争一条活路。

    就像现在的古文明派系,神灵若是都不争,必然就得亡。

    修为越强,责任越大。

    蚩刑天的无头神躯,重新沉入黑海。

    姑射静飞了回来,盯了张若尘一眼,道:“看到没有,若非有我同行,刚才你已经被护界魔将一斧劈杀。闯入罗祖云山界的修士,都得死,护界魔将不会讲任何情面。”

    “知道了,天阁目。”

    张若尘调侃了一句,正要随姑射静离去,忽的,脑海中,响起一道声音:“月圆夜,来见我。”

    声音,很微弱。

    罗乷看出张若尘神态有异,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

    张若尘抬头看了看,红色的天空,问道:“罗祖云山界有昼夜之分吗?有太阳和月亮吗?”

    “当然有,你问这个干什么?”姑射静道。

    “好奇而已。”

    ……

    九魔洞窟,是罗祖云山界中成千上万个洞窟之一。

    其实,也不能叫洞窟。

    因为站在高空俯看,才能看出洞窟的形态。洞口的直径,得有数千里,可以装下一颗行星。

    站在地面,只觉得地域辽阔,魔气蒸腾,根本不知自己位于洞窟之中。

    九魔洞窟的主人,乃是罗祖云山界的大魔神之一,姑射云琉。

    姑射云琉有一头神兽坐骑,七翅魔螣。

    七翅魔螣极其凶厉,每月都得进食十万生灵血肉,寻常修士不敢靠近。因为,已经有多位喂饲它的修士,被它吞食。

    其中甚至有大圣。

    但,最近千年,九魔洞窟的罗刹族修士,都轻松了下来,不再担心被琉神点名,饲养七翅魔螣。

    因为这件事,现在由琉神的十四弟子负责,而且一直没被魔螣吃掉。

    ……

    木灵希穿一身宽大的血袍,带着一支罗刹族修士,向魔螣谷走去。

    这些罗刹族修士,个个都是半圣境界的修为,修炼魔功,眼神冷厉,显然都是桀骜残酷之辈。可是,来到魔螣谷外,他们一个个却都胆颤心惊,双腿发软,停下脚步,不敢继续前行。

    “怎么了?你们怎么又停下了?”

    木灵希黑色长发,垂在脸颊两旁,肌肤白如瓷器,眉心有着一道红色的凤凰印记,一双冷酷的眼眸中,藏有不为人察的一丝灵动。

    “木大人,这……还是你自己进去吧!”

    “对啊,喂饲的事,我们进去也是多余的。”

    ……

    她一双玉手,拎在身后,眼皮上翻,睫毛上翘,道:“有我和你们同行,你们有什么好怕?魔螣现在已经改吃素,不会吃你们。相信我!”

    “万一又改吃荤了呢?”

    “魔螣大人吃了这么多年的血肉,怎么可能突然一下完全改吃素?万一看见我们,就想尝一尝血肉?”

    “木大人,放过我们吧!”

    那些罗刹族修士,使劲摇头,不愿再走一步。

    木灵希也跟着摇头,道:“你们如此胆小怕事,也配称魔道修士?罗刹族第一凶地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今后,你们想要冲击大圣境界,乃至于神境,希望简直微乎其微。好吧,不为难你们,把这几天采摘的翠榄果留下,走吧!”

    那些罗刹族修士如蒙大赦,纷纷将身上的空间布带,放到木灵希身前。

    然后,快速逃离。

    ……

    微信公众号上,神境之下最强的二十位修士的排名,已经全部更新完,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看看。微信搜索“飞天鱼”,添加关注就行。

    接下来,应该是更新后宫的排名。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