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29章 大屠战神皇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死亡神宫,对天庭各界的修士而言,乃是命运神殿十二神宫之中最恐怖的殿堂。

    闻之色变。

    千年前,本源神殿之乱,让死亡神宫损失惨重,旗下的亡灵十刹几乎全军覆没。但,并未伤到死亡神宫的根基。

    亡灵十刹,皆是亡灵。

    炼制出来的杀人工具罢了!

    死亡神尊得到本源神殿的大量资源,使得死亡神宫在俗世的实力大涨,更胜千年之前。

    隐隐已有第一神宫的态势!

    死亡神宫新生一代最杰出的天才,佘煌,修炼五百余年,已是达到百枷境大圆满。

    他出身尸族,是冥古地层中,一具古尸,诞生出魂光,孕育出新生。据说,他的尸身中,残留有诸天级强者的印记,战力、悟性、体质皆是出类拔萃。

    是下一个千年,命运神殿新任神子,最有竞争力的人选。

    此刻,载着死亡神宫一众修士的神骨巨舰,飞在无定神海的上空。在海面上,投出一道比山体都庞大的黑色影子,惊得海中水族生灵恐惧不安。

    血屠威武霸气,坐在神骨巨舰最上方的位置,背上披风如战旗一般飘展,手中端着装满神血的青铜盏容器,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似乎心事重重。

    死亡黑袍大祭司、半神、无上境大圣,皆是只能站在他下方,无一人敢坐。

    至于佘煌,区区一个百枷境大圣而已,别说还没成为神子,就算成为了神子,堂堂大屠战神皇岂会将他放在眼里?

    因此,他只能站在无上境大圣的后方,地位还差得远。

    一位无上境大圣,面露讨好的神色,从鼎中倒出神血,给血屠斟满。

    死亡黑袍大祭司好奇的道:“战神皇,我们死亡神宫为何提前离开,不和神女殿下他们同行?”

    血屠瞪目过去,道:“我们死亡神宫做事,何需看命运神女的脸色?”

    “战神皇所言甚是。”

    “说得好,死亡神宫乃是十二神宫之首,我们一切都听战神皇的命令。神女,很快就得退位了!”

    死亡黑袍大祭司倒是没有想到大屠战神皇突然如此动怒,老脸一变,连忙低声告罪。

    佘煌走了出来,道:“十界之战已经结束,接下来,修罗星柱界和古文明派系所在的战场,才是我们死亡神宫大展拳脚的时候。留在无定神海有什么意思?不如先去战场,占据先机。”

    血屠脸色稍霁,笑道:“看到没有,佘师侄才是真的明白本皇的意图。本皇必定全力助他,登上新任神子之位。”

    佘煌脸色不变,却连忙躬身行礼,道:“多谢师叔。”

    “哗——”

    一道传讯光符,破空而来,追上神骨巨舰。

    血屠接住光符,凝目一看,那张威严冷肃的脸,略微抽动一下。

    佘煌聪慧绝顶,懂得察言观色,道:“师叔,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血屠脸色阴晴不定,将光符捏碎,下令道:“将赤甲神骨舰的速度,催动到最快,前去修罗星柱界。”

    死亡神宫的一众大圣强者,皆是哗然议论,都猜测,是天庭和地狱界的战争大规模爆发。不然,大屠战神皇这样的强者,不可能如此紧张和慎重。

    赤甲神骨舰急速赶路,穿过虫洞,借道空间传送阵,终于渡过无定神海,看到远处由一颗颗星球堆砌而成的海岸线。

    赤甲神骨舰飞过的地方,防御阵法自动打开,军队纷纷退避,彰显出死亡神宫在地狱界强大的威慑力。

    血屠暗暗松了一口气之时。

    海岸线的其中一颗星球上,飞出一道血芒,凝化成夏瑜的身影,拦在赤甲神骨舰前方,语气颇冷,道:“大屠战神皇,有不死血族的故人,邀你一叙。”

    血屠差一点骂出声,怎么还是被堵住了?

    他已经感应到张若尘的气息。

    想遛,看来是遛不掉。

    血屠硬着头皮,随夏瑜一起,飞落到一座赤黄岩石星球上。

    这颗星球,此时被食圣花的藤蔓,包裹了大半。

    而食圣花,扎根在五彩功德碑的上,正在吞噬吸收。

    张若尘背负双手,身形笔直如剑,感叹一声:“商子烆也算是一代强者,集商丘和功德神殿两家之长,可惜现在,只能做食圣花的养料,真是让人感慨万分。数风流人物,皆化尘埃。”

    “血屠,你也是元会级代表人物,修为实力与商子烆相比,谁强谁弱?”

    张若尘转过身,盯向血屠。

    血屠心中猛的一颤,强装镇定,道:“与一个死人,有什么好比?”

    随后,他连忙抱拳行礼,言词恳切道:“师兄,你可算回来了,这些年,我还以为你真遭遇了不测,心中难受得很。”

    张若尘仔细看了看血屠,穿得很素,浑身上下找不到一件值钱的东西。

    不!

    他这具身体,便是最值钱。

    “夏瑜传给你的光符,你收到没有?”张若尘漫不经心的问道。

    血屠一愣,道:“光符?什么光符?”

    他盯向夏瑜,道:“师妹,你多久传讯给我的,为何我浑然不知,难道光符坠落在了无定神海之中?”

    夏瑜眼神冷沉,道:“别叫我师妹。战神皇是死亡神尊的弟子,我哪敢高攀?”

    “这是说的什么话?一日为师终身为师,血后是我师尊,一直都是。我血屠,岂是忘恩负义之徒?”

    血屠连忙又望向张若尘,道:“师兄,你要相信我,我是因为修罗星柱界的军情紧急,不得不立即赶去。至于传讯光符,我是真的没有收到。”

    “天下修士都以为大屠战神皇风光无限,可是,他们哪里知道,身在其位,有太多无奈。”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你现在修为不弱,算得上俗世的顶尖强者。”

    “俗世前十,不在话下。”血屠略显得意的笑道。

    张若尘又道:“你现在的地位也很高,死亡神宫应该都是你说了算吧?”

    “在死亡神宫中,自然是不可能有第二个声音。”血屠道。

    张若尘道:“以你现在的修为和身份,要还一件至尊圣器,应该不是难事吧?”

    血屠心脏狂跳,就知道逃不掉。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夏瑜道。

    血屠努力挤出一道痛苦的神色:“师兄,你别看我现在,在修为上,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成就。但,千年时间,能够进步这么快,都是靠资源堆出来的,耗尽了所有财富。我现在就想靠古文明派系的大战,发一笔横财,还师兄的债。”

    “这样吗?”

    张若尘道:“你身上,总该有神石吧?他们三人,修为不及你,可是却送了我三十六万枚神石。你再怎么穷,也该比他们富有才对。”

    血屠看向齐麟子三人,心口狂呼,这不公平啊!

    做为不死血族的第一高手,怎么以前他就没有收到过这么多的神石孝敬?

    三十六万枚神石,这可以购买多少颗星球领地了?

    血屠当然知道,齐麟子三人为何给张若尘送神石。他心中犹如打开了一扇崭新的大门,原来赚取神石,可以如此简单。

    张若尘指向上空的赤甲神骨舰,道:“若你身上真没有神石,去向死亡神宫的修士借,以你大屠战神皇的脸面,应该可以借到不少。”

    “对啊,以我的身份,向他们借,他们岂敢不借?我若不还,他们岂敢问我索要?”血屠再次犹如醍醐灌顶一般,想到了另一条发财之路。

    但,现在绝对不能去借。

    就算借来,也落不到他的手中。

    血屠心思百转,道:“师兄,以我的身份,怎么可能开口向他们借神石?堂堂死亡神尊的弟子,岂能没有一点傲气?”

    “连死亡神尊的名字,都搬了出来。你这是摆明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不想还债?”

    张若尘眼神一寒,手中正在炼化的赤子剑,涌出覆盖千里的血雾,道:“若我现在斩你双手双脚,神尊大人会不会为你出头?”

    齐麟子三人皆是大骇。

    张若尘也太喜怒无常,刚才还和血屠师兄师弟一副亲切的样子,突然间,就要断其手足,太残暴了!

    血屠哪敢应声?

    死亡神尊这个师尊的大旗,的确好用,使得一些伪神、新神见到他,都得客客气气。

    但,张若尘是什么人啊?

    俗世无敌,当世神话。

    只要不杀了他,以死亡神尊的身份,怎么可能出面对付一个圣境修士?

    而张若尘有的是,让他生不如死的手段。

    况且,大屠战神皇的威名,在天庭和地狱都是如雷贯耳。张若尘要毁他的威名,却是弹指之间的事。

    张若尘道:“将你在本源神殿中得到的那座巨石祭台交出来吧,它倒是一件不错的宝物。”

    “不行啊,本皇……我就只有这么一件强大的战宝,若是失去了他,怎么抵挡别的元会级代表的至尊圣器?”

    “师兄,你就再宽限一些时日吧,大战一起,我指定能够赚到不少神石。运气好,说不定至尊圣器也能夺取到一件。”

    “师兄,你身上都那么多至尊圣器,又得到了数十万枚神石,还有十座大世界,比很多神灵都富有,何必为难师弟我?”

    越说,血屠越是心酸,感觉到巨大的财富差距。

    更觉得张若尘泯灭人性,为富不仁,欺压弱小。

    张若尘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收起赤子剑,向血屠传音,“在场人这么多,死亡神宫的修士也在上面看着,我会给你面子。你欠下的债,可以今后再慢慢还。”

    “多谢师兄,师兄真乃是我的亲师兄。”

    血屠如蒙大赦,连忙就要躬身给张若尘行礼。

    张若尘伸出双手,托出了他,低声道:“面子,我给了你,我有一件重要的事,需要你去帮我做,你总不可能推辞吧?”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