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28章 姐妹情深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真的吗?”

    姑射静杏眸含烟,红唇微翘:“人家倒也没有什么过分的要求,只想借你身上的《天魔石刻》观悟几年。”

    张若尘脸色一肃,体内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劲,将她震退出去,道:“你本该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姑射静倒也没有生气,俏脸依旧笑吟吟。

    “你可知晓,为何木灵希能够拜入罗祖云山界?”

    姑射静身上死灵魔气涌动,形成一座绯红色的魔道界域。一只凶戾的白狼,睁着血红色的眼睛,出现在魔界最高的山峰之巅,发出一道长啸声。

    “天魔贪狼图!”张若尘惊声道。

    姑射静收起浑身魔气,道:“木灵希将天魔贪狼图献给罗祖云山界,换得了一个弟子的身份。”

    “不可能。”

    张若尘眼神冷厉,手掌探爪出去,破空抓住姑射静白嫩的脖颈,道:“灵希在什么地方?我要听真话。”

    姑射静被张若尘捏得窒息。

    张若尘手指爆发出来的力量,更增了几分,有白色净灭神火在指间流动。

    “她说的,都是实话。”

    罗乷从蓝旻石中飞出。

    张若尘缓缓松开姑射静,向罗乷望去,道:“这不可能!”

    姑射静脖颈处,留下了一个红色的五指印,娇哼道:“这有什么不可能?她一个人类女子,在罗刹族无依无靠,若是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早就已经死于非命。你以为她是你,有血后和血绝战神的支持?”

    张若尘眼神沉凝,能够想象木灵希这些年在地狱界,一定不好过。

    罗乷道:“献出天魔贪狼图,拜入罗祖云山界,是她自己做出的选择。我可以发誓,绝没有任何人逼迫过她。”

    “不用了!”

    张若尘眉头紧锁,道:“我要去罗祖云山界。”

    “罗祖云山界,即便是罗刹族的修士,都不是想去就能去,何况是你?木灵希能够拜入罗祖云山界,是因为千年前,地姥和护界魔将恰好前去拜访罗衍大帝,才有如此机缘。而且,借的还是乷乷的情面,否则天魔贪狼图她保不住,命也保不住。”

    姑射静似乎完全忘了刚才勾引了自己蜜友的未婚夫,依旧亲密的称呼她为乷乷。

    罗乷仿佛也浑然没有放在心上的模样。

    张若尘道:“带我去罗祖云山界,欠我的三成魄力,可以一笔勾销,否则,我现在便取回。”

    “你怎么这么凶呢?你本该知道,人家吃软不吃硬的。”姑射静一双大眼楚楚幽怜,轻轻眨巴,就像张若尘刚刚欺负了她一般,只差一点就能哭出来。

    上去安慰她的,却是罗乷。

    罗乷抓住她的手,抚摸她的雪颈,关切的问道:“还疼吗?”

    姑射静轻轻点头。

    罗乷凤眸瞪了张若尘一眼,道:“你可是十界之主,怎么可以对女子下这么重的手?气量岂不是比我那位皇兄,还要小?”

    张若尘的确是自愧不如,论气量,完全没办法与罗乷相比。

    至少若是有另一个男子,敢像刚才姑射静对待张若尘的样子对待罗乷,无论他是谁,张若尘都肯定是要与其不死不休。

    或者,罗乷只是笑里藏刀,实际上马上就会一剑将姑射静的脖颈斩断?

    但是,看她们姐妹情深,眼神真挚,简直比男女之间的情义,还要更深一些的样子。

    这让张若尘心头一跳,她们二人,不会有什么吧?

    特别是想到姑射静喜欢女扮男装,对男人丝毫都不感兴趣的样子,张若尘心中更是不安。

    此刻不是胡思乱想这些的时候,张若尘道:“带我去罗祖云山界,只要让我见到灵希平安无恙,我可以借《天魔石刻》的其中几幅,给你参悟。但,必须在我的视线之内。”

    《天魔石刻》的拓印图,早就已经流传出去。

    没有真迹,很难将《天魔石刻》修炼到极高深的层次。

    因此,若只是姑射静一个人参悟,倒也不算什么大事。

    “好!就这么说定了,多久去罗祖云山界?”姑射静问道。

    “等我安排好十界之事,立即出发。”

    张若尘心中实在是担忧,一刻都不想等。

    木灵希的性格,他十分了解,哪怕是死,都不可能将天魔贪狼图献出去。

    除非,她要做的事,比活着和天魔贪狼图加起来,都更重要。

    张若尘离开后。

    姑射静恢复冰冷如霜的模样,身姿卓然,手指摸了摸还有些疼痛的颈部,目光如刀,道:“真是不能理解,你和欢欢,为何会同时喜欢上他?张若尘此人,太滥情,而且藏有很深的心事,此次回地狱界,必然是想营救弃天。”

    “营救自己的父亲,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他若不去营救,我恐怕反而会对他非常失望。”

    “张若尘就是这么一个情深义重的人,滥情也好,多情也罢,像他这么顶天立地的强者,喜欢他,爱慕他,崇拜他的女子,本就数之不尽。”

    “他能斗战诸天英杰,盖世无双,是我喜欢他的原因。”

    “他能关切木灵希的安危,也是我喜欢他的原因。”

    “若他是一个攀强附会、巧言令色,只想借势天罗神国的奸诈之徒,肯定会各种讨好我,而且还会避谈木灵希,弃她如敝屣。但是,如此薄情且唯利是图的男子,岂能入我的眼?”罗乷巧笑倩兮。

    姑射静道:“终究是一个让人厌恶的男人。”

    “男人,在你眼中,又有谁不是厌恶的?”罗乷道。

    ……

    季炆岛。

    张若尘见到了夏瑜,与她一起出现的,还有齐麟子、青寻云、霍曦。

    三人能够成为血皇神魔营的领袖,修为自然不弱,哪怕是境界最低的霍曦,也是登上了《红尘绝世榜》的红尘卷。

    但,此刻他们三人,却都绷紧神经,屏息凝气。

    张若尘身上释放出来的气息,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三人背后的小动作,张若尘是知道的,其实没有放在心上。以他现在的眼界,放眼的是整个宇宙,不会局限在几个修为远逊色于他的修士身上。

    太浪费时间。

    不过他们三人,既然有赔礼道歉的心思,张若尘当然是要好好利用一番。

    放在张若尘面前的,一共有三件空间宝物,里面都装着神石。

    齐麟子递来的空间宝物中的神石最多,足有二十万枚。

    青寻云和霍曦送来的神石,则是八万枚。

    这可不是小数目,一般的无上境大圣,就算倾家荡产都不一定拿得出来。

    张若尘没有立即收取神石,而是望向齐麟子,道:“听说,你之所以针对我和瑜皇,是想给刀狱皇报仇?你们的关系,很亲近?”

    齐麟子倒也不愧是血皇神魔营的营主,依旧保持最基本的气度,道:“刀狱皇的父神,是齐天部族的一位古神,与我的确是有些关系。但是,还没有达到,我必须听他命令办事的地步。”

    “我的背后,也有古神支持。”

    “当然,若能为刀狱皇报仇,我肯定是可以得到一份好处。”

    “这仇?”张若尘道。

    齐麟子道:“这仇,现在已经与我无关。若尘大圣乃是我不死血族的第一强者,俗世的一切大事,自当由你来主持。”

    “就怕不死血族的其中一些修士,依旧不承认我的身份,所以,还得依仗奇营主多多协助。”张若尘道。

    听到这话,齐麟子三人皆是神情一松,脸上露出笑容。

    “我们自当是唯若尘大圣马首是瞻。”

    “大圣有任何事,都可以吩咐曦曦去做。”

    “大战将起,不死血族有若尘大圣这样的绝代强者率领,必能获取无数好处。”

    张若尘道:“当前倒是的确有一件棘手的事,需要血皇神魔营的帮助。”

    齐麟子猜到张若尘心中所想,道:“大圣指的莫非是十界?”

    “齐营主,果然是聪明人。”

    张若尘肃然道:“我虽然击败了天庭和地狱的诸强,赢得了十界。但是,必然会有一些势力,从中作梗,阻扰我收取十界。若是血皇神魔营能够帮我夺取十界的控制权,应该没有任何势力挡得住。”

    张若尘很清楚,单靠血绝家族的实力和影响力,收取不了十界。

    得借势不死神殿。

    霍曦道:“可是,血皇神魔营接下来的重心,将会是天庭和地狱在古文明派系所在宇宙星空的战场。”

    张若尘笑道:“原来你们根本不愿意帮我,也好,带着你们的神石离开。我张若尘,岂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不会将仇恨,放在心上的,你们多虑了!”

    青寻云和霍曦脸色皆是一变,额头上冒出冷汗。

    齐麟子语气变得低了一些,微微躬身,道:“既然是若尘大圣的事,就算再难办,我们也一定将之办成。不过,万一出手阻扰的是婪婴、鸢、南圣他们,我们却是敌不过。”

    张若尘道:“放心,我会找一位绝顶强者,助你们一臂之力。夏瑜,传讯给血屠,让他过来见我。”

    张若尘当然不会相信齐麟子三人,是真的唯他马首是瞻,但是,在他们踏入神境之前,就算借给他们胆子,他们也不敢违逆张若尘意志。

    而且张若尘也根本不相信,血皇神魔营连区区婪婴、鸢、南圣都收拾不了!之所以,召唤血屠,是有更重要的事,交给他去办。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