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26章 公主殿下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无人敢应战!

    今日之前,众人皆以为,十界之战必然是地狱界完胜天庭,彰显强大的俗世实力,以提升接下来宇宙级战争的士气。

    谁能想到,最后却是张若尘一人,赢了整个天庭和地狱?

    这是一人敌天下的气势!

    年纪轻轻却已是十界之主,威震寰宇,初现唯我独尊的霸道气概。

    天庭的修士潮水般退去,离开归墟所在的这片海域。

    海水荡漾。

    海面上,混乱的气劲,怕是千年都不会散尽。

    宝蓝色的古舰,在水涛中轻轻晃动。

    命运神殿的诸圣,议论纷纷。

    有人因张若尘强大的战力,而激动。有人脸色阴沉,眼中鬼火浮现,神情不悦。有人面露忧色,与身边的修士低声细语。

    般若手持命运决杖,或许是元气大伤的原因,略显几分娇弱,道:“走吧!十界之战已经结束,该离开无定神海了!”

    “神女殿下,且等等。”

    距离古舰的百丈开外,空间颤动。

    张若尘从虚空中飞出,降落到古舰的甲板上,落在般若身前。

    古舰上的议论声消失,但,所有命运神殿修士的目光,都落到张若尘身上,眼神忌惮,敬畏,狂热。

    更多的,却是好奇。

    好奇这位战力无双的若尘大圣,与神女殿下,到底是什么关系?

    至于血屠,在四位元会级天才战斗结束的时候,就悄悄溜走。

    卓雨农脸色颇为不自然。

    千年前,他与张若尘有不小的恩怨,担心遭到报复。

    张若尘眼中带有关切的神色,道:“你伤势……”

    “无妨!”

    般若面容冰冷,道:“真我之门已经重新凝聚出来,闭关一些时日,修为应该是可以恢复,不劳若尘神子关心。”

    张若尘本是想要,使用无极圣意再助她疗养几次,同时也想寻找单独的机会,问清楚心中的一些疑惑。

    可是,见她这般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张若尘心中无数言语都说不出口了。

    若她真的无情,为何能够那么果断的舍弃一身修为,助他破境?

    若她只是想要弥补昔日对他的伤害,可是张若尘却早就已经说过,两人已互不相欠。

    张若尘对她,或者说,对曾经的黄烟尘,始终是有愧疚之心和亏欠之情。或许,她也是如此。

    当两个人的感情,有了愧疚和亏欠,其实已经变成沉重,不再那么纯粹。

    更何况,他们都有不可告人的身份和心事,很多话根本没办法说出来。

    般若似乎是觉得,以这样的态度对待张若尘,不太合适,毕竟她先前的所作所为,绝不是两个毫无关系的修士的行为。

    刻意疏远,反而惹人怀疑。

    她道:“恭喜若尘神子千年之后归来,也恭喜若尘神子成为十界之主,般若始终记得黑暗星内部的那段生死交情。若是神子将来前往命运神山,可别忘了我这位友人。”

    站在不远处的命运神殿修士,皆露出恍然之色。

    原来神女殿下和张若尘的交情,是在狩天之战的时候建立起来。

    也不知当时,他们在黑暗星的内部,共处了多少年,都发生了一些什么?

    他们脑海中浮想联翩,甚至联想到当年订婚宴那天,张若尘与阎无神的生死之战。谁敢说,那一战与神女殿下一点关系都没有?

    卓雨农暗暗记下般若的这句话,打算回去之后,禀告裁决司的神灵。

    张若尘心思通透,明白她这么说的原因,眼中神采一转,故意显露出轻挑的样子,笑道:“神女殿下放心,我张若尘便算是忘了天下人,也不会忘了你。”

    地狱界的修士,皆知张若尘生性风流,倒也没有多疑。

    但,也有不少修士嫉恨,心中暗骂:“该死的张若尘,居然与神女殿下有如此亲密的关系,天下的美事,都被你占尽了!”

    也有修士感叹,张若尘携十界之战的辉煌,威震天下,已成当世最炙手可热的神话人物,今后不知多少绝代女子都会被他祸害,真是气人。

    “尘哥!”

    远处,天罗神国的神舰行来,宛若一座晶红色的长条岛屿。

    罗乷高贵典雅,长发摇曳,站在神舰的船头。在她身后,站满一道道气息强大的身影,皆是罗刹族的顶尖大圣。

    般若凤眸平静,道:“公主殿下来找你了!”

    张若尘欲言又止,后退一步,抱拳道:“告辞!”

    命运神殿的那些修士,皆是露出嫉羡的神情。

    命运神女和罗乷公主皆是汇聚美貌、才情、天资于一身的奇女子,能得到其中一位的青睐,已经是天下修士都梦寐以求的事。

    可是张若尘却能在二女之间来回,真是羡煞旁人。

    “哗——”

    神舰的阵法开启。

    张若尘化为一道血光,飞入进去。

    “拜见若尘大圣。”

    一众罗刹族的大圣齐齐拱手,向张若尘行礼。

    他们面带笑容,情绪兴奋。

    显然张若尘的修为实力,赢得了他们尊重和钦佩,加上张若尘和罗乷公主的特殊关系,自然是将张若尘当成了自己人。

    张若尘向他们回礼,并没有表现得太过孤傲。

    罗生天板着一张脸,冷哼一声:“终于舍得来了!在季炆岛上,本皇子去拜访了你好几次,都被拒于谷外。若尘大圣现在不仅修为高了,面子也大了!”

    “皇兄!”

    罗乷眼神幽怨的盯过去。

    张若尘目光落在罗生天身上,笑道:“此事我听夏瑜说过了,当时我真的是在闭关,想要在十界之战前,冲击两个元会数。若有得罪之处,还请神皇子殿下莫要怪罪。”

    罗生天道:“神女殿下去拜访,你就没有闭关。本皇子去,你就在闭关,真是巧得很。”

    “皇兄,大家都看着呢,你堂堂神皇子,气量怎么这么小?”罗乷眼神中,带有责备的意味。

    “本皇子气量小?本皇子这是为了什么……算了……”

    罗生天转身大步而去,气冲冲的。

    张若尘自然知道,罗生天并非没有气量之人,之所以这么大怨气,绝不是因为这样一件小事。肯定是因为,千年后归来,他没有第一时间去见罗乷。

    罗生天是在为自己的妹妹打抱不平。

    如此这般,罗乷还能帮着他说话,张若尘心中颇为触动。

    张若尘盯着罗乷那雪白而又媚俏的脸蛋,与她灵动的眼眸对视,道:“千年不见,公主殿下美貌更胜往昔。”

    “刚才你去和般若神女见面,说的是不是也是这一句话?”罗乷眨巴眼眸,问道。

    张若尘无言以对。

    “跟你开玩笑的。”

    罗乷转身,向一群美艳的罗刹女吩咐,道:“今天若尘大圣败尽天庭、地狱群英众杰,成为十界之主,乃是大喜的日子,得载歌载舞,美酒佳肴,设宴庆祝。”

    张若尘本是想要推拒,可是想到还有重要的事,要和罗乷商谈,于是应了下来。

    “公主殿下,我们这就去办。”

    那些罗刹女,快步退下去。

    ……

    血皇神魔营的军士,一直在远处海域观战。

    见张若尘连战连胜,越强越强,不仅斩了褚犍和商子烆,还将三位元会级天才都击败,一个个都热血沸腾,与有荣焉。

    可是,齐麟子、青寻云、霍曦三人,却浑身一片冰凉。

    霍曦脸色苍白,已经很多年都没生出如此强烈的惧意,道:“据说,张若尘睚眦必报,心狠手辣。”

    “不是据说,这就是事实。没看见,先前若不是般若神女出手,南圣多半已经被他杀死。”青寻云长长一叹:“我们这次招惹了不该招惹的大敌。霍曦还好,张若尘一般不杀美丽的女子,她多半可以保住一条性命。”

    霍曦脸色稍微恢复了一些血色,若张若尘真能看上她,此事未必不能化危为喜。

    齐麟子道:“你们那么惊慌干什么?张若尘就算再强,难道敢杀血皇神魔营的营主?再说,我们虽然得罪了他,却并非死仇,未必没办法化解。”

    “以我之见,要平息这件事,需要分两步走。”

    “第一步,我们主动送上神石,赔礼道歉。而我,可以将营主的位置,交给他或者夏瑜,算是表达足够的诚意。”

    “如果这样他不接受我们的道歉,那么,我们只能立即返回不死神殿,冲击神境。只要踏入神境,自然也就不再惧他。”

    “还是先去找夏瑜吧,她那里,估计好说话一些。”霍曦道。

    青寻云慎重的点了点头,道:“张若尘太强势了,的确不能直接去见他。若能先获得夏瑜的原谅,要化解这段仇怨,应该要容易一些。”

    霍曦和青寻云并不觉得踏入神境,就能高枕无忧,因为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怕是要不了多久也能破入神境。

    况且,仓促破境,非常危险。

    宝蓝色的古舰,急速向离开归墟的方向航行。

    般若回头看了一眼天罗神国的那艘神舰,心中五味陈杂,或有嫉妒,或有羡慕,或有思念。

    她何尝不想与张若尘多一些单独相处的机会,可是,却害怕贪恋现在的快乐,而忘了来到地狱界的目的。

    “你现在是般若,早已不是黄烟尘。”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