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狗哥~~【求收藏,求推荐票】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可离敲敲桌子道:“哎,哥们,再问一个问题。你们这有鬼么?”

    余会非知道,这丫头是想问昨天晚上的事情了。

    余会非眼珠子一转,压低声音道:“有,有人在后山看到过红衣鬼,还看到过牛头马面呢。”

    哐当……

    边上站起来,用筷子在锅里还在努力的寻找鱼肉踪迹的柳歆,筷子直接掉锅里了。

    柳歆瞪着大眼睛问道:“真……真有牛头马面啊?”

    余会非看着她那呆蠢萌的样子,凑过去,压低声音,一字一顿的道:“有,真有!”

    顿时,柳歆和可离都有点坐不住了……

    余会非道:“好了,别害怕,他们也就在后山转转。从没下过山……”

    两人闻言,暗自松了口气。

    吃饱喝足了,可离看着余会非道:“兄弟,这么说吧,你人不错。但是我们两个不来电啊……要不,这个……嗯,你懂得。”

    余会非顿时乐了,笑道:“行,这个相亲的事情就算了吧。”

    可离一听,显得格外高兴,嘿嘿道:“虽然当不了被窝里的人,但是当兄弟还是可以的。这顿饭,我们五五?”

    柳歆立刻举手道:“一人一份,1080除以三,一人三百六。”

    说完,柳歆就掏出三百六递给了余会非。

    可离也是……

    余会非一阵无言,笑道:“这……这是吴姐请的,不用花钱。”

    “那可不行,人家请你,那是人情。人情比钱贵,我们给你钱,也算是人情aa吧。”可离大方的道。

    余会非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也不客气,大方的接了过来。

    他现在手头没几个钱,家里还好几张嘴呢,没必要装什么硬骨头。

    看到余会非一点也不做作的收了钱,可离的眼睛一亮,笑道:“你这性格,我喜欢,就是人……嗯不是我的菜,要不然,咱们两没准还真能拼一对。”

    余会非一阵莞尔,这丫头,还真是直接的可以啊!

    三人又聊了一会后,余会非趁着吴姐不再,赶紧跟她们散了。

    看看手里的几百块钱,余会非乐了,出去吃顿饭,不但没亏钱,还赚了……

    他摸摸下巴后,去买了几斤好肉好酒后,溜溜哒,哼着小曲回家了。

    推门而入,余会非就看到牛头带着个大墨镜躺在一张躺椅上晒太阳呢。

    余会非就纳闷了:“咱们家没这个东西吧?你哪弄的?”

    牛头看也不看余会非一眼,老神在在的指着屋子里道:“刚刚判官做的,我趁热乎,先躺会。别说,这么多年没晒太阳,晒晒还挺舒服。”

    余会非一阵无语,仔细看了看这货的大墨镜,好家伙,就是两个酒瓶子底套了一圈木头支架。

    不用问也知道,这又是崔珏的手笔了。

    这大牛头往那一趟,小平头配上这大墨镜,被说,还真有点黑社会大哥的意思。

    就在这时,牛头鼻子嗅了嗅,然后猛的坐了起来,惊呼道:“哎呦,肉~~啊!”

    说话间,他一把将眼镜推到了脑袋上面……

    余会非看着那绿色的啤酒瓶子底压在他的小平头上,顿时酒瓶子如同放大镜一般,放大了一片毛茸茸的小世界,宛若一片大草原一般,绿油油的,广阔无垠。

    牛头显然没注意这个,一把抢过袋子,看着里面的肉,留着口水道:“小鱼,你哪来的钱买肉啊?不会是卖肉去了吧?”

    余会非白了他一眼道:“滚,我这是相亲的时候,老娘给的相亲费和相亲的妹子给的伙食费。”

    听到这话,牛头的眼睛一亮,嘿嘿道:“小鱼,你……你最近要是没事,就多相几次亲吧。”

    余会非:“滚蛋!你大爷的,你才没事相亲呢。”

    “小鱼,我觉得牛哥说的在理啊。”这时候,马面也出来了。

    余会非对于马面这个脑子不太灵光的家伙是十分的无语,相亲这东西,能师想相亲就相亲的么?

    再说了,指望余会非做出用相亲从老娘那里忽悠钱的事,他颗干不出来。

    而从妹子那再得到伙食费,那几率几乎为零……

    完全没有复制的可能。

    打了个电话给他老妈,汇报了情况后。

    余妈叹息道:“小鱼啊,你这也太不争气了!行了,这次先这样吧,找机会我再给你找个其他的……”

    余会非能说啥,连哄带忽悠的,挂了电话。

    结果才坐下,就听门外咚咚咚的有人敲门。

    余会非纳闷了,他这里基本上一周都不见得有人来,这是谁大白天的敲门啊?

    牛头赶紧扛着椅子去后院了。

    余会非打开大门,一看,外面根本没人!

    低头再看,余会非发现,一封信躺在地上呢。

    拿起来一看,信封上写着:“余老板,亲启!”

    关上大门,坐在院子里,打开那封信,余会非顿时乐了。

    竟然是一个叫狗哥的让平哥给余会非写的信,内容很简单。

    “余老板,我是平哥。

    前阵子咱们结下了梁子,是不是得说道说道?

    你爷爷从们这里借了钱,黑字白纸,还有红手印,这就是事实!

    你总不能赖账吧?

    今天我大哥狗哥过来了,摆下一桌宴席,就在吴姐那。

    晚上,赏个脸,唠唠?”

    最后虽然是疑问句,但是其实已经是在拍板,逼宫了。

    看来这个平哥有了狗哥撑腰后,明显底气足了不少。

    只是当余会非放下信纸的时候,发现后面竟然还有一行字!

    余会非仔细一看,直接一口水喷了出去……

    “不准带那个带头套的大块头!”

    “这尼玛的,这是被牛哥扔出心里阴影了啊。”余会非忍不住笑了。

    “笑什么呢?”黑无常好奇的凑了过来,垫着脚看了看后,眉毛一挑道:“奶奶腿的,告诉我地址,今晚我跟老白去看看他们。保证吓哭他们!”

    余会非摇头,这件事终究是人和人的事情。

    而且就像平哥说的,白纸黑字的欠条写着呢,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事儿光靠武力并不好解决。

    当然,没有武力那就更解决不了了。

    余会非知道这些家伙的性格,这次送上邀请函,说明上次被打出心理阴影了,不打算动武了,这是真的想坐下来说道说道了。

    事情也不是不能缓和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