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74章 繁华散尽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看着园中欢愉放纵的男人,屋檐下的夫人们相互交换着眼神,似乎每个人都在控制着内心的情绪,不想表露出和她们身份不符的表情。

    毕竟这个时代只有夏商是特立独行的那一个,能毫无顾忌地丢掉一家之主的沉稳,像个孩子一样极尽一切融入当下。

    不,准确地说,他应该是个少年。

    还是当初那个初入大华的少年郎。

    所谓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任是少年,估计就该是这般写照吧?

    那烟火下的少年英俊非凡,此刻欢笑展现着这世间所有男子都不曾有的气质,只是看着,对每一个姑娘而言,内心也是享受。

    屋檐下的女人们终于是露出了放松随意地笑容,她们没有进入园中,还是站在屋檐下看着,但她们的心都飞到了夏商身边,把夏商紧紧地围在了中间。

    气氛逐渐热闹,小月围着中央站着的男女欢快地叫着绕圈,欢脱得像个刚刚学会飞行的山雀。

    “刚不是说不好看吗?

    现在怎么又如此兴奋了?”

    “这是自家的烟火,是少爷的烟火,自然是好看的,而且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东西,别人都没得比。”

    “烟火?”

    秦怀柔在夏商身边轻轻皱眉而问出了一句,“烟火是何物?

    为何那些人说的都是冲天”“冲天十七号!”

    前方的匠人又点燃了一支新的烟火,喊出了有些老土的名字。

    夏商早已听得不耐,上前打断:“这不是什么冲天飞地,这是烟火!是烟花!这是巧艺夺天工,燃灯与昼同。

    飞残铺地白,落尽满阶红。

    灿烂如星陨,喧追似火烘。

    后夜花上锦,不愁向东风。”

    嘭!又是一声惊天巨响,又是一朵绚烂的烟火在头顶炸开,灿烂的光华映照天地,瞬间定格短暂而又永恒的美,在黑色天际绽放着的霎那芳华,像极了地上男人拼尽一生也要守住这群女人的一刻灿烂。

    渐渐地,天暗了,头顶的烟火渐渐消失了光彩,剩下的只有飞絮一样飘然下坠的烟尘。

    夏商一回头:“怎么了?

    为什么要停下?

    烟花易冷,朝华凋零,我要让这世界永远都停留在最美的瞬间,不要停,继续放!”

    夏商没有注意到,一直专注于燃放烟花的四位匠人在听了方才那一首诗之后已有些泪光闪动。

    这是他们这一生都没有享受过的称赞,素来被人轻视的匠人头一次有了被认同的感觉。

    受夏商的影响,他们重新打气了精神,重新点起了烟花。

    “冲”“冲个屁!”

    夏商回身骂道,“你们都闭嘴,我来介绍!”

    “嘭!”

    一声惊雷炸响,天空重新变得绚烂。

    “这是姹紫嫣红,火树银花触目红,揭天鼓吹闹春风。”

    “这是刹那芳华,一层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

    “这是碧海连天”“少爷,这哪儿来的海?”

    “闭上眼睛,用心海去感受烟花的味道,这喧闹之中,唯心平静,自是碧海连天了。”

    这是一个的喧闹的夜,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除夕,四更天了,京城从未像今夜一样家家灯火。

    百姓们从一开始的不明所以骂骂咧咧到震撼无比心驰神往,每个人自己都不清楚他们是在什么时候被这漫天的烟火所吸引,而忘记了一起的。

    这一场烟火秀持续了很久很久,直到繁华落幕,一切归于平静时,新年的第一轮太阳逐渐撕开云层照亮了天地。

    雪停了,半天飞舞的是散尽的烟火飞絮,看着逐渐晴朗的天,再也找不到一丝昨夜狂欢的痕迹。

    夏家终于是安静了,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睡觉,那张藏在深院中的大床终归是没有用上。

    夏商睡得很沉,但没有睡得太久。

    一个时辰后,辰时刚过,从户部来了官差,说是宫里面来了人,急招国府库主事上朝议事。

    这消息有些突然,也有些奇怪,一个小小的国府库主事有什么资格上金銮殿去?

    不过既然是急招,那就是临时有事情需要他去一趟。

    对于别的官员而言,能有上朝议事的机会,那是八辈子都求不来的。

    可夏商却对此毫不在意,甚至很是排斥。

    排斥归排斥,该去的时候还是要去的。

    没有办法,夏商只能拖着一身疲惫和困意上了户部车架。

    今天是大年初一,按照传统是不会有上朝,不管是皇帝还是满朝武都有着自己的家庭,这过年本就是大家团圆的时候,早朝的事情天天都可以,不必挤在这一天进行。

    从厦府出发,去到户部,又在户部门口搭上了宫里面的轿子。

    这皇宫里的人换得比厦府还勤,夏商去皇宫也好多次了,今日见到的又是一个新面孔,一个猜不透年级的公公。

    说他二十他就二十,说他四十他就四十,反正就是的那种阴柔得过了的人,感觉不是很协调。

    带头的公公可没有心思跟夏商你看我我看你,见到夏商立刻就让人送往皇宫,往来十分匆忙。

    虽然是坐在马车里,但那马夫的鞭子抽得啪啪作响,马儿一路狂奔,一路颠簸无法形容。

    夏商本身困得不行,想在车里眯一会儿,结果根本没法放平心思。

    “大年初一,怎么还有早朝?”

    夏商没事儿,朝着车外问了一句。

    “太子新婚之日,照礼今日要入宫拜见各位娘娘。

    而且今日是倭国使团离开的时候,先要入宫禀报,然后又大臣们送离京城。

    既然大臣们都要入宫,索性就照例早朝。”

    “原来是这样”夏商点点头,“那公公可知道招我进宫是什么意思?”

    “我?”

    公公听到夏商的这个自称,有些嘲笑地摇摇头,心说难怪是个小小的主事,说话如此随意,如何上得了台面?

    待会儿到了金銮殿上,怕不是一句话说错了丢了脑袋吧?

    想归想,公公还是随意的应了一声:“大人是国府库的人,自然是商议跟国府库有关的事情。

    多的事情大人还是不要问了,等到了殿前,一切自由分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