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73章 拥抱夜空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第1673章 拥抱夜空

    “小妾可以,夫人不行?你在说什么啊?”夏商被搞得一头雾水。

    小月也知道自己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没把事情说清楚,但这事儿哪儿能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她这么一个二十刚到的姑娘家,也没经历过云雨,光是想想都脸红的人,哪儿有那个脸皮说这些?

    小月心里是想着着急,一肚子的话不知道如何开口。

    还没等到小月开口说话呢,夏商注意到街上来了一队人,立刻来了精神,竟然是亲自迎了上去。

    前面,一队四人,穿着统一的服装。

    看制式,像是朝廷的官服,但衣裳绣花太少,不仅是辨不出官职大小,甚至都辨不出是不是当值的官员。

    只有袖摆上的一圈云海交错的绣花倒是打消了的夏商心头的顾虑。

    “几位这是从奇巧监来的?”

    “你是?”

    “在下户部国府库主事夏商。”

    “您就是夏商夏大人,久仰久仰。”

    一听夏商的官职,四个人立刻变了姿态,对着夏商纷纷鞠躬行礼。

    夏商在平日见到的官员之中虽然品级不高,但对于四个奇巧监的官员而言,那已经是天大的官儿了。

    这奇巧监本就是个不入流的机构,在职官员自然也是最卑微的一群人,没见过什么世面,但或多或少都有自己钻研的事业。

    总的来说,还是因为匠人在这个时代的地位太低,以至于让匠人自己都默认自己从事的是一个不入流的职业,所以对待其他正统的官员都有一种天生的尊崇在。

    夏商点头,示意几人不用那么客气。

    随后,夏商把目光投在了四人身后的马儿拖着的板车上。

    一架板车,上面装着东西,但被一块黑布给盖着。

    “这就是你们带来的烟……带来的冲天炮了吗?”

    领头的中年恭恭敬敬回答:“奇巧监监管柴图今夜得令户部主事夏大人需要冲天炮,变带领三位下属连夜前来,听后大人的差遣。这身后的就是出自奇巧监的冲天炮,一共两百八十炮,分十六系七十二种。”

    “这么多?”夏商有些惊讶,“那今夜是有个热闹看了。”

    ……

    春娇以为夏商要这些冲天炮是有什么重要事儿,所以托人下令十分急。

    但夏商只是想让家人都看一场烟花秀,让整个除夕夜过得有点儿年味儿。

    夏商很快交代了自己的想法,就是让这些奇巧监的匠人们在厦府的大院放烟花,让自家人看,让京城的所有人都看看。

    一刻钟后,四位奇巧监的匠人在厦府的院中准备就绪,夏商也坐到了夫人们的中间,一脸期待地看着院中。

    “相公,这是要做什么呀?”秦怀柔小声问着。

    “嘘……看着就行了。”

    这时,下方火起,点燃引线,一人大喊:“冲天一号!”

    嘭!

    随着匠人的声音,随着一声闷响传出,一个指头大小的火球从地面飞出,转瞬消失在雪夜之中。

    当众人还在找寻火球的踪迹时,就在厦府的头顶天际,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发出,整个宅子都为之一颤,一朵绚烂的火花在天际浮现。

    那灿烂的火光像一朵盛开的鲜花,又想一片迅速陨落的星辰,照亮了天,融化了雪,惊醒了沉睡的人。

    夫人们都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望着头顶的天空,自家的天空,看着那闪烁中的光影色彩露出了或震撼或向往或感慨的神采。

    昏昏欲睡的下人们也都回过了神,但又很快失了神,望着头顶的彩霞满天,痴傻得忘掉了睡意,惊骇得忘了语言。

    “冲天二号!冲天三号!”

    嘭!嘭!

    两道火光入空,在冲天一号的光华散尽之前,夜空中又是两朵色彩不一形态不一的火花绽放。

    或许也只有火焰才能幻化出这如梦似幻的画面,天底下绝不会有一朵花能像这天空中绽放的花火一样鲜艳,也不会有一朵花如天空的花火一般转瞬即逝。

    随着一声又一声的烟火入空,似乎打破了整个经常长久以来不能喘息似的寂静,那一朵朵映照天地的花火绽放,是一道道彩色的光芒照亮了每一个看到此情此景的人心。

    这是一场盛开的流星雨,这远比那些所谓的宗师引动的天地异变更加震慑人心。

    因为这烟花带给人的震撼是对美好最真的诠释,绝不是那些天地异变给人带来的不安所能媲美的。

    生活中,任何细小的事情都有着改变人心的力量,更何况这映照天地的画卷。

    天地已经被一片片地轰鸣声所取代,厦府之中那小小的阴霾从这第一发烟花炸开的瞬间就已经消失不见。

    每一位夫人,甚至每一位下人,在头顶的一片花海之中情不自禁地漏出了笑容,这是在场所有人这辈子见过的最美的画面,一副都不可能出现在梦中的美好画面。

    即便是已经看过无数场烟花秀的夏商也是如此,因为他欣赏的不是漫天的烟火,而是烟火下这一个个环绕手边的女人。

    她们一个个本就天姿国色,又在这五光十色的天地间映照出了不同的色彩,烟花是她们身上最美的盛装,让她们成了天地间最美的风景线。

    “少爷!好美!好美!”

    小月在这震慑人心的画面下,激动得冲到了园中,兴奋地手舞足蹈,跳着,仰望着,张开双臂,像是要拥抱天际的美。

    也只有小月能在厦府像一个没有约束的鸟儿一样,不用在意任何人的看法,做自己想做的一切。

    周围的丫鬟下人无不羡艳。

    秦怀柔有些担心,感觉小月离几个匠人的太近了:“相公,让小月快回来,太危险了。”

    头顶的烟花爆炸声太大,即便在耳边的声音也听得不太清楚。

    夏商扯着嗓子喊:“随她去吧,你想想,小月是有多久没有像现在这般了?”

    “相公!”秦怀柔嗔怪地想要责备,却被夏商一把抓住的手,猛地拖着也冲到了的院中。

    “啊!”秦怀柔一声尖叫,还没反应过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到了烟火的中心,一种身临其境的绝妙感受包围着院中的三人,这种参与感不是在屋檐下看看就能体会的。

    “都下来吧!我的女士们!”夏商大笑着,在院中张开双臂,朝着还在屋檐下憧憬的每一个女人大喊,他要拥抱这一刻的美好。

    这才是过年该有的味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