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69章 觉不承认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这个女人的出现有些意外,据奈美之前的了解,得知这个妇人打扮的女人在太子府中算作管家一类的人物。

    自己也没有在意,毕竟一个倭国女人也不清楚大华的女人能不能作管家。

    之前寥寥无几的几次见面,根本没有多说话,但这会儿见对方匆匆来了,又如此蛮横的做了眼下的这些事情,奈美开始意识到,自己或许把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份想得太简单了。

    “称呼?

    你没必要知道”“那你来这里又有什么目的?

    只是告诉我太子不会来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你大可以在门口就说一声,何必气势汹汹地冲进来?

    又何必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在我面前耍威风?”

    奈美已经冷静下来,她感觉这个女人的行为很多地方都不合逻辑,可以说有些奇怪。

    今天的奈美坐在太子的家中,背地里自然是经过了很多的思想准备,想过很多比眼前的事情还要紧急的情况,如果仅仅是这么一个女人冲进来就能把奈美震慑住,那她也不会走到这一步,更不会在心中种下取而代之的种子。

    奈美这一番回答倒是令瑾娘有些意外,她没有想到如此年轻的小姑娘在这时候会变得如此冷静,而且分析得也很有道理。

    短暂的惊讶之后,转念一想,心说这女人好歹也是从倭国之中精挑细选出来的替代品,如果没几分本事,倭国人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小姑娘,你倒是很聪明。”

    “小姑娘?”

    奈美忽然一声冷笑:“在这里,在太子的府上,除了太子殿下能称呼我小姑娘,没有任何人有这个资格!我不管你是谁,你终归是在太子府中,据我所知,你也不是太子殿下的原配夫人,身份地位在这里也不会比我高。

    如果我没有想错,你至少应该称我一声太子妃。”

    “太子妃?

    咯咯咯”瑾娘掩着小嘴娇俏地笑了起来,“就你?

    太子妃?

    也不对着镜子好好照一照,你这么一个冒牌货居然也敢妄称太子妃?”

    冒牌货这三个字格外刺耳,奈美听了浑身一震!一双眼睛,缓缓地眯了起来。

    “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冒牌货,这你都听不懂?

    你自己是什么身份难道自己心里不清楚?”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里不欢迎你,赶紧出去!”

    “我说你是冒牌货,你根本就不是真公主!这还需要我说得更明白吗?”

    出奇的是,当瑾娘把一切都说得明了之后,奈美反而更安静了,对着奈美笑了笑,低声说:“如果你再这么说,我现在就去找太子殿下当面对峙,要让太子殿下听听,这家里面的人都在说些什么胡话。

    如果太子殿下也如此说,那我就去你们的朝廷问问,如此羞辱倭国的公主,你们大华是不是真的不怕两国开战?”

    “吓唬谁呢?

    你以为到了现在自己的身份还藏得住吗?”

    奈美深吸了一口气,把目光一横,不再搭理瑾娘,撤掉礼服沉重的褂子,脱了头冠,带着一身轻装大不如风地朝门外走去。

    当奈美到了瑾娘的跟前,稍作停顿,偏头轻轻地扫了一眼瑾娘,见对方没有丝毫阻拦之意,然后才朝着大门的方向去了。

    奈美很平静,因为事情已经发展到了最坏的地步,到了整个地步,她根本没什么好怕的,在此之前早就在脑海中预演了这样的情况,只需要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按照计划好的步凑走下去就好了。

    奈美很清楚,事情到了这一步,只要证实了自己的身份是假的,自己就绝无活命的机会,所以,她要活下去的唯一方式便是,打死自己也不能自己是假公主。

    想要成为真公主,首先就是要骗过自己,要让自己在内心深处也相信,自己就是真公主。

    如果连自己都骗不过,又何谈瞒过别人呢?

    在这一点上,奈美是十分聪明的,当她气愤地起身,不顾新娘的身份的,在相公来洞房之前就离开房间,就证明她的内心,估计在这一刻,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是被冤枉的。

    到了门口,奈美大力地推开了房门,没等自己踏出房间一步,一个男人的身影挡在她的面前。

    等了整整一天都不见踪影的李向阳,在这一刻忽然站在门前,穿着一身大红的礼服,昂首挺胸,显得比往日所见年轻了些,此刻正微眯着眼睛底底地扫着奈美。

    “怎么,这时候还要去哪儿?”

    “太子殿下?

    ”看到出现在面前的人,奈美有些吃惊,忽然间有些淡忘了内心的愤怒,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

    李向阳顺势走了进来,然后反手关上了房门,目光有些冷冽地看着奈美,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觉。

    “问你话呢?

    这么晚了,一个人离开想要做什么?

    别忘了自己的身份,现在的你不是什么倭国的公主,而是大华的太子妃。”

    奈美听着,眉头紧皱,额间多了些许细汗,又偏头看了看瑾娘,忽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带着三分哭泣又带着几分愤怒,在太子的面前道:“她质疑妾身身份,对妾身不敬,妾身气不过这才准备离开,正欲找太子殿下评理。”

    “哦?

    你倒是说说看,她怎么污蔑你的?”

    “她说妾身不是真公主!“李向阳顿了顿:“那你自己说说,她说的是真的吗?”

    说着,李向阳的眼神渐渐阴沉下来,仿佛将今日所有的怨气和愤怒都凝聚在了他的眼神之中,目光如同木雕用的刻刀,恨不得在面前女人的心口上一刀一刀划下去。

    被这样的眼神注视着,感觉可不怎么好受。

    奈美可感觉出来了,这不是什么怀疑的眼神,而是对方已经认定了一切。

    难怪太子迟迟不来,原来是已经认定了这一切都是假的。

    现在奈美知道了,为什么先前的女人能对自己如此不客气,原来是早就知道了太子的心事。

    但是,即便如此,奈美还是不能承认,就算是死也不能承认!“太子殿下,您究竟听到了什么传言?

    为什么对妾身如此漠视?

    如果连太子殿下都开始怀疑妾身的身份,那妾身只有以死明志了!”

    说着,奈美头也不回的往身后的屏风边缘立柱撞了过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