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67章 闷酒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第1667章 闷酒

    淡淡的一句话之后,使团的人才敢正眼看着地上的包裹。都想着既然是太子送的回礼,那就不会有什么问题,有一人走到了包裹前面,正当把包裹捡起来的时候,却又感觉到了的一丝丝不对劲,一股浓烈的腥味儿扑面而来,加上又是在夜晚,看得不是很清楚,感觉却不是那么美好。

    “怎么?连我们太子送的礼物都没人敢收下?”拦路的老人冷冰冰地又说了一句。

    出列的倭国人这才将包裹拿起来,慢慢打开。

    其实还没有打开的时候大家都已经猜到了这包裹里面装的是什么。

    他们倭国使团的一行人来参加婚礼,最后只有秘密会见太子殿下的张良没有出现,肯定是遭到了什么不测。

    这包裹里面装的,应该就是张良的人头。

    使团的人想的和实际情况一样,当包裹被打开,所有人都看到包裹里面那个血粼粼的人头后,全都不经意地抽了一口凉气。这是所有人都有所预料的情况下才有的表现,没有那么大的惊骇,以至于并没有吓得拿着人头的人丢了包裹。

    这时候,老人已经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前,但他的声音却如鬼魅一般出现在每个倭国人的耳边。

    “带好你们的人赶紧滚出京城,在你们面前的是太子,而不是当初的皇子,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跟太子谈合作的。不要高估了你们的能力……”

    ……

    夜深了,太子府里的灯还亮着。

    李向阳没有着急去新房,依旧停留在偏僻的阁楼之中。

    一杯酒喝到一半,李向阳又重新放下,眉头轻轻皱起。

    “殿下,这一杯酒怎么喝了一半却又不喝了?”一个轻柔的女声从外面传来,然后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桌前。

    这个女人是跟随李向阳多年的瑾娘。

    对方依旧保持着自己雍容华贵的姿态,看似冰清玉洁,但过分妖娆的身段儿使其的一颦一笑,一步一动都有着一种别样的风味。

    今日的瑾娘知道太子有些不悦,见对方没有丝毫回应,便故意到了跟前,看似漫不经心地围着阁楼内的桌子走动,实则却是在李向阳的视线之中,不经意地展现出自己的姿态。

    借着楼中火盆的点点热气,瑾娘顺势退了自己的披风,留下一件有些单薄的贴身短衫,就这么径直地站在了先前张良站过的地方。

    一伸手,一条光洁的玉臂在火光的映照下透着点儿火红,看着水灵灵的,没有丝毫岁月的痕迹。

    “殿下这是怎么了?这是殿下大喜的日子的,为何总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

    李向阳瞪了瑾娘一眼:“收起这些动作,本太子不吃这一套。”

    瑾娘也不为太子的排斥恼火,依旧保持着自己的姿态,只是轻轻的收回手,从桌上拿走了殿下没喝完的半杯酒,一口饮下,然后才说:“属下不也是想让殿下快活一些。”

    李向阳还是沉闷着,没有丝毫回应。

    瑾娘好奇地托起了下巴:“太子殿下,您是什么身份的人物?怎么可能因为这一点点小事就如此沉闷?这真真假假的又有什么重要?只要那个真公主死了,现在这位的身份不立刻没有任何怀疑了吗?不过……看殿下这般反常,莫不是真的对这位假公主有了感情吧?”

    瑾娘说着说着,自己忽然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又一本正经地跟自己分析起来:“这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公主不管真假,总是长得一副绝世容颜,又是异国少女,味道自然跟大华的用庸脂俗粉不一样。”

    瑾娘的话没有说完,李向阳轻轻地瞥了一眼,瑾娘立刻停止了自己的声音,那短暂的天真烂漫很快被一脸的冰霜和沉默所取代。

    在场的两个人都清楚,刚才的不是瑾娘的真实面貌,李向阳不喜欢的这样嬉皮笑脸的状态,瑾娘自己也知道这不是熟悉的自己。

    冷下脸来,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瑾娘声音沉了些,将酒杯倒扣在桌上:“若太子真的动心了,便不会把这半杯酒留下,这五粮液的确是好物,但终归是太醉人了,不能喝太多。殿下现在气色如常,根本没有丝毫醉意,殿下还是很清醒的才是,既然是清醒的,那殿下就没有任何问题,依旧充满了斗志。”

    李向阳终于抬起头,嘴角难得扬了扬:“好了,说说吧,你觉得倭国人有什么目的,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说了这些事?”

    “因为……”瑾娘刚一开口,忽然感觉有一丝丝不对劲,左右看了看,“殿下,今夜就属下一人?那个马道长……”

    李向阳不耐烦地摆摆手:“本殿下只是问你,你如实回答就好了。”

    一直跟着太子的马道长忽然没了人影,这可是个意外之喜。

    瑾娘脸上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但这才是她内心真实的情绪。

    想着刚才太子的问题,瑾娘的回答额很有自信:“殿下是知道的,属下一贯不善于猜测这样的问题,但属下对调查事情很有兴趣,就在属下得到公主是假的之后,就已经开始调查的倭国使团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已经基本清楚,综合所有的事情来看,最直观的可能应该是倭国人想挑拨太子和夏商的关系,希望借助太子的力量去打压夏商。毕竟自大倭国使团来了京城,这个夏商跟倭国使团之间就像是干上了似的,双方是互相盯着,经过了好多场博弈。”

    “为什么是在这个的时间点?”

    “因为现在告诉殿下公主是假的,殿下也没有任何反悔的可能。即便殿下知道是个假公主,但所有的礼仪已经完成,为了照顾太子和朝廷的体面,即便是个假的,太子也要硬着头皮咽下这一口气。”

    “倭国使团这么做就不怕本太子报复?”

    “现在的报复对于倭国使团已经无关紧要了。倭国使团来大华的主要目的已经达成,天书总纲的大部分残卷都落在使团手中,那个使团首领至今都杳无音讯。使团唯一想要的,估计就是真公主了。如果太子想要报复,也找不到使团的头上,而应该是把真公主找回来,作为威胁倭国的筹码。”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