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吃点苦头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知道我委屈,就好好珍惜我。”

    “盛瑾天,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我有孩子,你有未婚妻,我们不可能了。”

    “当初我也觉得和你分开是不可能的,但现在,你让我明白,所有的不可能在你身上都可能。

    夏心澄,我再说一遍,兰溪是我的,你也是我的,你不是想知道怎么还钱吗?那就是把你还给我,我今天问了你很多次,你都不愿意留在我身边,既然如此,我就留在你身边。”

    他倒要看看,还有谁敢和他抢夏心澄。

    “你这样有想过温雅吗?如果你真的想和我在一起,为什么不和温雅分开?”

    如果他和温雅分开,夏心澄甚至连恨他的理由都没有了,当初他不爱温雅,对她也非常不留情面,可最后他们分开,不是因为温雅,而是因为夏心澄不想等待,也不相信他们的感情。

    “你不是说了吗?我是渣男。”

    夏心澄无话可说,她不想再见到盛瑾天,就算他对自己再好,也都是一时兴起。

    如果他们之间真像洛忠说的那样有感情,为什么这三年他都没有回来?为什么明知道她不喜欢温雅,还会和她订婚?

    说白了,他不过是喜欢那种占有的感觉,不过是对她的新鲜感还没有过,他有钱,可以得到一切,所以遇到一个不会被他束缚的人,才会觉得更有挑战性。

    夏心澄转身拿起自己的包,走向门口。

    盛瑾天看着她淡淡的开口:“如果你今天出了这个门,我会让你身边的人,都过得很辛苦。”

    夏心澄眼神坚定的转身看他:“就算你把我的朋友们都杀了,我也不会留在你的身边,更不会和你有任何的关系。”

    夏心澄开门离开,和他在一起会忍不住心软,但有些事触碰自己的底线,她不能妥协。

    盛瑾天在楼上看到她立刻,并没有追过去,而是找到围裙后,继续做饭。

    心澄,比起决绝,果然还是你更厉害。

    不过没关系,这一次,不会让你如愿,我已经不是原来的盛瑾天了。

    夏心澄在附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下,并把房门用椅子抵着。

    “知道我委屈,就好好珍惜我。”

    “盛瑾天,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我有孩子,你有未婚妻,我们不可能了。”

    “当初我也觉得和你分开是不可能的,但现在,你让我明白,所有的不可能在你身上都可能。

    夏心澄,我再说一遍,兰溪是我的,你也是我的,你不是想知道怎么还钱吗?那就是把你还给我,我今天问了你很多次,你都不愿意留在我身边,既然如此,我就留在你身边。”

    他倒要看看,还有谁敢和他抢夏心澄。

    “你这样有想过温雅吗?如果你真的想和我在一起,为什么不和温雅分开?”

    如果他和温雅分开,夏心澄甚至连恨他的理由都没有了,当初他不爱温雅,对她也非常不留情面,可最后他们分开,不是因为温雅,而是因为夏心澄不想等待,也不相信他们的感情。

    “你不是说了吗?我是渣男。”

    夏心澄无话可说,她不想再见到盛瑾天,就算他对自己再好,也都是一时兴起。

    如果他们之间真像洛忠说的那样有感情,为什么这三年他都没有回来?为什么明知道她不喜欢温雅,还会和她订婚?

    说白了,他不过是喜欢那种占有的感觉,不过是对她的新鲜感还没有过,他有钱,可以得到一切,所以遇到一个不会被他束缚的人,才会觉得更有挑战性。

    夏心澄转身拿起自己的包,走向门口。

    盛瑾天看着她淡淡的开口:“如果你今天出了这个门,我会让你身边的人,都过得很辛苦。”

    夏心澄眼神坚定的转身看他:“就算你把我的朋友们都杀了,我也不会留在你的身边,更不会和你有任何的关系。”

    夏心澄开门离开,和他在一起会忍不住心软,但有些事触碰自己的底线,她不能妥协。

    盛瑾天在楼上看到她立刻,并没有追过去,而是找到围裙后,继续做饭。

    心澄,比起决绝,果然还是你更厉害。

    不过没关系,这一次,不会让你如愿,我已经不是原来的盛瑾天了。

    夏心澄在附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下,并把房门用椅子抵着。

    “知道我委屈,就好好珍惜我。”

    “盛瑾天,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我有孩子,你有未婚妻,我们不可能了。”

    “当初我也觉得和你分开是不可能的,但现在,你让我明白,所有的不可能在你身上都可能。

    夏心澄,我再说一遍,兰溪是我的,你也是我的,你不是想知道怎么还钱吗?那就是把你还给我,我今天问了你很多次,你都不愿意留在我身边,既然如此,我就留在你身边。”

    他倒要看看,还有谁敢和他抢夏心澄。

    “你这样有想过温雅吗?如果你真的想和我在一起,为什么不和温雅分开?”

    如果他和温雅分开,夏心澄甚至连恨他的理由都没有了,当初他不爱温雅,对她也非常不留情面,可最后他们分开,不是因为温雅,而是因为夏心澄不想等待,也不相信他们的感情。

    “你不是说了吗?我是渣男。”

    夏心澄无话可说,她不想再见到盛瑾天,就算他对自己再好,也都是一时兴起。

    如果他们之间真像洛忠说的那样有感情,为什么这三年他都没有回来?为什么明知道她不喜欢温雅,还会和她订婚?

    说白了,他不过是喜欢那种占有的感觉,不过是对她的新鲜感还没有过,他有钱,可以得到一切,所以遇到一个不会被他束缚的人,才会觉得更有挑战性。

    夏心澄转身拿起自己的包,走向门口。

    盛瑾天看着她淡淡的开口:“如果你今天出了这个门,我会让你身边的人,都过得很辛苦。”

    夏心澄眼神坚定的转身看他:“就算你把我的朋友们都杀了,我也不会留在你的身边,更不会和你有任何的关系。”

    夏心澄开门离开,和他在一起会忍不住心软,但有些事触碰自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