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这铺子生意好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边关高级将领从边关回来,到家里梳洗一番后,就应该递折子给皇上,将边关的事情禀报一番。如果皇上有意召见,会宣进宫里询问;如果没有召见,太监传话后便可归家。

    所以傅云开匆匆吃了几口饭,漱了口后就进了宫。

    此时正值下晌,萧圪正在批改奏折,听到傅云开回来,倒是宣召他见了一面。不过问了几句,关心了一下边关将士,便让傅云开退了出去。

    “知道二殿下在哪儿吗?”出了皇宫,傅云开问随从道。

    随从知道傅云开每回从边关回来,在觐见完皇上后,必要去找萧令谱喝喝酒、聊聊天的。

    但将士从边关回来,不能先联系皇子再觐见皇上,因此他是等着傅云开进了宫,这才遣人去打探萧令谱的行踪。

    “爷,刚刚小人派人去二殿下别院打听了,听说二殿下和五殿下现在正在城南的一处茶楼里呢。”他道。

    “茶楼?”傅云开十分诧异。

    萧令谱是一个十分自律和勤勉的人。他从不纵情声色犬马,每日不是处理公事就是看书、练武,对自己的要求十分严格。

    像茶楼、戏院这种地方,他是从不会涉足的。照他的说法,那就是“有那时间,还不如多看几页书,多打两趟拳,多去街市走走看看,了解民生民情”。

    他自己是这样,对弟弟的要求就更严了,生怕萧令衍走了歪路,成了一个皇家纨绔,所以更不许萧令衍去这种地方。

    “城南的茶楼可不少。具体知道在哪儿吗?”他问道。

    “知道。二殿下的门房说了详细地址。”

    随从报了个地址。

    傅云开这下倒是明白了:“这不是云朗给我的请柬上的地址吗?那个西洋滴漏莫不是就在这个茶楼里卖?”

    随从点头:“那应该就是了。”

    傅云开翻身上了马:“走,带路。”

    一行人便去了城南。

    到了城南,又走了一阵,随从指着一个两层楼的铺子对傅云开道:“爷,这是最近买卖十分兴旺的一个铺子,卖的是保险柜,夫人前些日子也买了一个装首饰地契。听说,这铺子还是皇上开的。”

    傅云开看了一眼,只见那铺子门上挂着个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写了三个大字:保宁轩。落款正是萧圪。

    不过此时才下晌,其他铺面都还开着门做生意,这个保宁轩却关着门。

    他问道:“怎的不开门?”

    “生意太好了呗。”随从笑道,“他家店里每日只提供十几个保险柜,买保险柜的天不亮就派了下人来排队。开门不到一刻钟,十几个保险柜就卖光了。没货卖了,掌柜、伙计还守着空铺子干嘛?自然就关门了。”

    傅云开对这些事向来不关心,即便这铺子是皇上开的,母亲还买了一个,他都没在意。

    可听到这里,他也好奇了:“这卖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柜子?怎的这么多人买?”

    “是一个铁柜子,安了一种新式样的锁。当初……”随从绘声绘色地把前段时间大理寺前的开锁盛况说了。

    “虽说价格不便宜,但买一个用上几十、上百年都不成问题。谁家没点值钱的东西要放呢?再加上这买卖还是皇爷的,因此京城的达官贵人都来买。”

    萧令衍回头看了一眼,纳闷道:“照你说的,这柜子也卖了有一段时间了吧?咱们京城有这么多户豪门世家要买这什么保险柜吗?”

    难道京城的豪门世家,都富成这样,每家需要十几个保险柜来装金银珠宝?

    “嘿,这不是攀比么?如果这保险柜敞开来卖倒也罢了。这不是难买么?买到的自然就得意了,总要拿出来说一说。”

    随从笑了起来:“那些世家大族,都是三世、四世同堂的,家中人口众多。老太爷下面几个嫡庶老爷,看到大房买了,二房要不要买?五少奶奶看到三少奶奶买了保险柜装嫁妆,她要不要也买一个,免得别人觉得她没值钱的嫁妆、从而笑话她?”

    “外地人一看,京城豪门权贵都买,自己要是有一个,不光能装东西,还倍儿有面子,那是不是也得想办法买上几个?这铺子的这买卖可不就红火了么?”

    傅云开无语。

    傅云开小时候跟着父母在边关,是吃过几年苦头的。八岁时父亲升官,家里搬迁到京城,他跟着母亲在京城呆了一年,父亲担心他长歪了,不放心他,又把他带到了边关。

    所以傅云开眼睛里看到的,平时接触到的,都是边关的将士和那里穷苦的百姓。对于京城这种奢靡的风气,他是很看不惯了。

    不过看不惯,也不好抨击,毕竟各有各的活法。再者被人听见,也是一件麻烦事。

    他不想说这东西了,朝前望了望,问道:“就是这条街吧?具体是哪一处宅子?”

    另外一个小厮生怕错过地方,一直在往左右打量。

    这会儿他指着前面道:“爷,到了。”

    那处宅子上的匾额蒙着红布,但宅子大门前站着两个护卫,正是平时跟着萧令谱的,傅云开的人对他们都很是熟悉。

    那俩护卫也看到他们了,见傅云开下马,连忙上前行礼:“傅将军,您回来了?”

    傅云开将马绳扔给随从,问道:“二殿下和五殿下在里面?”

    “在的,在的。”一个护卫道,“在下领傅将军进去。”

    傅云开跟着他进去,转过门口的屏风,他一眼就看到了萧令谱和萧令衍。两人正背着门口的方向,指着台子正说着什么。

    傅云开走过去,唤了两人一声。

    “你回来了?”萧令谱很惊喜,“我就猜你这几天也该到家了。”

    三人寒喧了几句,傅云开指着楼上楼下道:“五殿下,你这是做什么?”

    “云朗没跟你说吗?这是我做的一个买卖。”萧令衍笑道。

    萧令谱见好友不清楚,便领着他上楼,找了个包厢坐下,叫人上了茶和点心,便给他细细地解释起这拍卖会来。

    萧令衍有事要张罗,见两人说的热闹,道了一声“失陪”,继续忙自己的事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