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刮目相看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因为这时候的翡翠价格还极低,当地又处于半蛮荒阶段。他的属下花了几百两银子,再送了些瓷器、绸缎之类的东西给当地首领,就把几个富矿都买了下来。

    采出了石头,他的属下又请了当地最有名的赌石高手,把品相最好的、觉得里面最有可能有极品翡翠的石头挑出来,开窗看看。

    发现里面果然跟预计的一样,有极品翡翠,他们便把切割下来的皮重新贴上,卖给赵如熙的人。

    所以萧令衍虽然这样问,但对自己属下开采出来的石头还是有信心的。

    果然,说起这个,赵如熙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哎呀,你的属下真是太能干了。挑的石头,百分之九十几都有极好的翡翠。只有少数里面只有一层皮,或是有斑不能用的。”

    她感慨道:“上辈子没办法拥有的极品翡翠,没想到现在竟然发愁我的保险柜里装不下。所以我只开了五分之一的原石就停下了。”

    她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旋即摇摇头:“我本来还想让你把拍卖会推迟几日,等我的玉匠雕刻出一套翡翠首饰,这样翡翠就能上拍了。不过还是算了,太过刻意。而且容易抢了钟的风头。”

    萧令衍想了想,点头道:“也行。等钟都拍过一轮,再把翡翠拿到江南那边露面吧,这样就不那么刻意了。否则新鲜东西一窝蜂出现,而且还以同样的方式,容易引起大家的怀疑。”

    赵如熙十分赞同。

    京城的人精子那么多,稍有不慎就容易露马脚。还是在江南先出售,再慢慢传到京城来。就跟那钟一样,多转几道弯,总没坏处。

    说完这些,赵如熙就打算走了。

    临走前她问道:“我作坊的产能不足,还要做别的零件。你那弩的零件要的数量太多的话,你得自己想办法办个作坊才成。”

    “不用太多,只需要三十个。我先做出来把我的暗卫装备上,再找机会送一个到萧令谱手上。如果他发现这东西好,自然会找人找地方做的。”

    赵如熙点点头,挥了挥手,率先离开了小院。

    京城下第二场雪的时候,傅云开领着他的亲卫,风尘仆仆地从边关回来了。

    “哥,你回来了?太好了,正好赶上我的钟上拍卖会。”傅云朗见到兄长,很是高兴。

    他不辞辛苦地跑到南边去,把钟运回来,又费了许多精力去帮萧令衍张罗拍卖会,就是想做出一番事业来,让父兄刮目相看。

    可父亲是不可能回家的,他得驻守边关。兄长本在家里,却又揽了往边关运粮草的差事,还没回来,傅云朗很是失落。

    可没想到关键时刻兄长却回来了,傅云朗简直喜出望外。

    傅云朗所说的每一个字傅云开都知道,可合在一起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他疲倦未消,只敷衍道:“好,好。”

    何氏到底还是心疼大儿子的,张罗着让人准备热水给傅云开沐浴。等傅云开从浴室出来,一桌他喜欢吃的饭菜也上桌了。

    “来,多吃些。”何氏给大儿子夹了一筷子菜,看着他吃了,又意思意思地问了一下傅大勇的情况便罢了。

    傅大勇在边关,可不是孤衾独枕,而是带了爱妾和爱妾生的一对儿女在边关的,一家人和和美美,日子过得滋润着呢,用不着何氏太掂记。

    为着这个,傅云开是替母亲抱不平的。因此尽管母亲不靠谱,屡屡做蠢事,可每回父亲和母亲争吵,他还总护着母亲。

    他觉得父亲亏欠母亲良多。

    因此对于何氏问的问题,他也耐着性子答了。

    “你弟弟现在出息了。前段时间去了南边一趟,运回来几个西洋滴漏,献了一个给皇上,还剩的三个,明儿个要上五皇子开的拍卖会拍卖呢。”何氏又絮叨道。

    因着这段时间傅云朗整日念叨拍卖会,何氏也学会了“拍卖”这个新鲜词。

    只是对于“钟”,傅云朗开始介绍的时候,想让母亲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解释说是“西洋滴漏”,后来何氏就记住了这四个字,傅云朗怎么纠正都没用。

    傅云开听到“献给皇上”几个字,夹菜的筷子停了下来,抬起眼来看向傅云朗。

    “皇上怎么说?”他问道。

    傅云朗暗自撇了撇嘴。

    他就知道会这样。父亲和兄长永远只关心政局,从来不关心他和母亲。

    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把详情跟兄长说了。当然,皇上拒绝入股的事除外。

    当初他办错事,兄长说要把他扔到军营,要不是母亲装病,死活不让他去,没准他还真让兄长送到军营里去了。

    跟随兄长的那些亲卫,都是上过战场杀过敌的,一个个凶狠着呢。他们平日里只听兄长的话,便是母亲的话都不好使。

    所以傅云朗并不敢在傅云开面前拿乔搞幺蛾子。

    听到皇上满意,还夸赞了傅云朗,傅云开终于给了弟弟一个赞赏的眼神,道:“不错,云朗长大了,终于能办正事了。”

    傅云朗满心的怨气在听到这句话时,终于平顺了。

    想起五皇子教给自己的话,他忙表态道:“剩下的这三座钟,拍卖后得的银两,如果你们急用,也可以从我这儿拿。反正我跟五皇子一样,都对经商感兴趣。往后我就专心打理家中庶务,努力赚钱。你们在边关缺钱缺粮,我也能出些微薄之力。”

    父兄虽是将军,领着十万军马,但这些军马是朝庭的,并不需要他们私人花钱供养,这也是犯忌讳的事,会被人说成养私兵。

    但一旦边关打起仗来,战况吃紧。而朝庭这边拔粮拔钱又要走程序,几个大臣在朝堂上争来争去,往往就延误了战机。

    所以家中备些钱财粮食,关键时候能顶上。

    皇帝当初给傅家封赏土地时,封赏在离边关极近的地方,除了让他们好好驻守边关,京城也无田地可封赏外,也有大军忽遇紧急情况,丢失了粮草,傅家田庄上收成的粮食能给军队救急的意思。

    果然,听到这话,傅云开很是感动。

    他用力拍了拍傅云朗的肩膀,道:“云朗,你真的长大了。你能这样,我和父亲就放心了。”

    “哥。”看兄长这样,傅云朗也有些酸楚,也越发觉得五皇子说的话都是对的。

    往后,他一定要跟紧五皇子,多向他讨教。以后也能让父亲以他自豪。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