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再见面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沙龙每个月定期举办一次聚会,无论聚会的主题还是费用、陈设,都轮流由会员来主持,轮到谁就是谁。如果有谁想要增加一期,愿意张罗主持,大家也表示有空参加,也完全没问题。

    经大家提议投票,这个沙龙被取名为北画一派。

    京城地处北边,按大晋的分法,他们本就属于北方派系;再加上聚会的地点就是画院,画院又位于北宁,他们多多少少受素描和赵如熙的新创画法影响,算是自成一流派,所以就有了这个名字。

    北宁一派初始只有十四个人。这十四个人中不光出了康时霖、赵如熙、周文柏等极为有名的大画师,其他人都有建树,在绘画史上留下了自己浓墨重彩的一笔。当然,这是后话了。

    话说赵如熙收到青枫收到的信,第二天散学后就去了萧令衍临时租的一处宅子。

    萧令衍献宝似的把他从宫里带来的点心往赵如熙面前推了推,还贴心地给赵如熙斟了一杯茶,问道:“你近来可好?”

    赵如熙吃着点心喝着茶,却毫不客气地给萧令衍一个白眼:“我就不信你没派人盯着我。”

    虽然这是事实,但萧令衍打死是不会承认的。

    他一本正经地斜睨了赵如熙一眼:“我盯着你干嘛?我是绝对信任你的。”

    “真没有?”赵如熙盯着他。

    “真没有!”萧令衍斩钉截铁地摇摇头。

    赵如熙看了他一会儿,收回目光,长叹一声:“那我也太不值了。我冒着大险,辛辛苦苦地替你赚钱,你却一点儿也不关心我。我要是遇到了什么危险,被人欺负被人暗算,等你知道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我死也白死。”

    萧令衍:“……”女人心,海底针。

    他揉了一把脸:“我的姑奶奶,那你到底是想让我盯着,还是不盯着?你说,我一定照你的指示办。”

    赵如熙挑了一下眉。

    按着以前,她这样说,萧令衍定然要跟她斗嘴斗上几个回合。可现在他不顶嘴了吧,她反而有点不习惯。

    她一摆手:“算了,那还是不盯着吧。只要你我不扯上关系,我暂时还是很安全的。”

    就知道会这样。

    萧令衍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距咱们穿越,已经过去半年了。危险离咱们越来越近了。”

    “离你,不是离我。”赵如熙更正道。

    “对,是离我。”他可怜巴巴地望着赵如熙,“许熙,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他这身皮囊实在是好,现在做出这副样子,把赵如熙看得愣了一愣。

    不过也就一瞬,赵如熙就收回了目光,无情地拒绝:“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其他的我可帮不了你。”

    萧令衍摸了摸脸。

    他这张脸挺帅的啊,施展美男计怎么就一点用都没有呢?这女人的心果然是铁做的的。

    他从怀里掏出一张图,递给赵如熙:“让你的铁匠帮我做两个零件,总没问题吧?”

    赵如熙接过图纸一看,问道:“这是什么东西的零件?”

    “神臂弩和豆寸子弩。”

    弩赵如熙知道,但这两种陌生的弩名她连听都没听说过。

    她不由看他一眼:“你还精通武器?”

    “我在现代也算是军事迷,常泡在论坛上,多少懂一点。我这段时间一直在研究这时代的武器,发现都不怎么样。发明几种弩,再改进一下投石机,打起仗来几乎没什么难度。”

    他指了指赵如熙手里拿的图纸:“不过除了你,我谁也不相信,因此每种弩最关键的部件,我还得托你替我做。”

    这倒没问题。赵如熙的铁匠坊和木匠坊,为防止泄密,她都是几种东西的零件夹杂着一起做的。即便工匠把所有的零件做法都学会做出来,也完全拼凑不出东西来。

    甚至为了保密,她还不是一次性给图纸,而是做完一样,把图纸和零件收回,再给另一件零件图纸。如此一来,次数一多,即便原先还能记住一点最初零件做法的,到后面就得绕晕。

    比如李老四,因为他手艺好,被安排单独做一样零件。现在他手里做完的零件已有四五样了。最初做的什么零件,想来他的记忆已有些模糊了。

    至于偷偷复制图纸,一来这些工匠的文化层次不高,识字的都没有几个;二来赵如熙的图纸,虽能让工匠看懂,但说起绘图,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有本事把赵如熙那么复杂的图纸给完全复制起来,那也只有某些人特意派来的潜伏者才能办到的事了。

    而她开作坊时,就是个小虾米,谁也不知道她开作坊要做什么。不会有人那时候就盯上她,处心积虑派人来做卧底。因此潜伏者什么的,几乎排除了这种可能。

    因为这样的加工机制,现在让工匠们多做几样零件,完全引不起他们的注意。

    说起投石机,赵如熙就联想到了霹雳炮。这玩意她知道,是宋朝所使用的热武器。

    她好奇地问道:“那你干嘛直接不造木仓炮?”

    萧令衍拿给她的那几样钢材都不错,想来也能达到做热武器的要求。

    萧令衍摇摇头:“我不想打破平衡。那玩意一旦造出来,杀伤力太大。我相信凭着这些,再加上咱们有心算无心,应该能扭转那场战争的结局。”

    他把怀疑郭季同,又追查了他一番的事说了。

    “虽然他行事极为小心,我拿不出证据证明他是萧令恒的人。但直觉里,我觉得他就是。我会派人盯着他,同时也会派人盯着户部的人。”

    赵如熙皱了皱眉。

    她问道:“这么久过去了,你对一年半和两年后发生的事如何应对,心里有谱了吗?”

    不等萧令衍开口,她就一摆手:“具体不用跟我说,你只需要说你有没有谱就成了。”

    萧令衍原先坐着还挺放松的,这会儿却坐直了身体,表情也十分严肃:“可这世界上,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你的脑子又好使。除了你,我再没有能商量的人。万一我的计谋不妥当,你也受累不是?起码日子不会有我在的时候好过,对吧?”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