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办个拍卖会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这话一说,傅云朗就不敢吭声了。

    他当初买钟的时候,那传道士死咬着价格不放,非五千两不卖。再加上运费,一座钟光成本就高达五千多两银子了。

    以竞拍的方式售卖,虽说有可能卖出高价,但也有可能六、七千两就到头了。最最重要的是,数量少啊,才三座。就算一座钟能卖到一万两银子,他统共也只能赚一万五千两。

    刨去送……哦不,卖给皇上的那一座,他忙碌了半天,也才赚一万两银子。

    可那什么“保险柜”就不一样了。人家虽然才卖八百两银子一个,但胜在是自己生产出来的,货品源源不断,赚的钱海了去了。

    难怪皇上看不上他这桩买卖。

    萧令衍见他面露沮丧,安慰他道:“你也别嫌这买卖小。你想想你入股裕隆阁,这半年来也没少操心,结果赚了多少银子呢?”

    这话顿时安慰到傅云朗了。

    裕隆阁这半年来,也不过是给傅云朗赚了三千多两银子。可他往南边走了一遭,不光见了世面,还一下子能赚上几千上万两银子,并且刚才还卖了个老大的人情给皇上。

    这个人情作用可大。以后要是父亲和兄长有了什么错处,看在他今天赔本卖了一座钟的份上,皇上没准就能网开一面。

    有了这事,看父亲和兄长还老嫌弃他一事无成不?

    “而且你这门生意也不只是一锤子买卖啊。你下回再去南边,找那传道士,没准还能再买几个座钟,别的西洋来的好东西没准也有。”萧令衍道。

    傅云朗的眼睛亮了起来。

    他停住脚步,对着萧令衍深深作了一揖:“多谢殿下当初带我去了一趟江南。要是那时没跟着您出过远门,这次即便有大机遇,我也是不敢去南边的。云朗多谢五殿下当初的提携之恩。也多谢殿下今日的提点。”

    “无需多礼。”萧令衍扶了他起来,“当初跟我去江南的可不止你一人,但能积极付诸行动、且做出了成就的,唯有你一人。可见是你自身能干,我可不敢居功。”

    他用力拍了拍傅云朗的肩膀:“云朗,世人总嫌弃商人,却不知赚钱乐趣之所在,且也人人离不开钱。你有经商天赋,这份天赋可不能浪费了。只要你手里有钱,你父兄为军中的军饷、粮草发愁时,你能捐助一二,不光你父兄感激,甚至皇上也会嘉奖你。男儿建功立业,也就在此了。”

    这番话说到了傅云朗的心坎里。

    父亲每次回家都不会给他好脸色,总嫌弃他被母亲养坏了。

    一个渴望得到父亲肯定的男孩子,好不容易盼到父亲回来,得到的却永远是父亲的喝斥和嫌弃的眼神,一张嘴永远是叫他向兄长学习,他心里能不憋火么?

    所以他要证明给父兄看,他即便不去边关杀敌,也是能所有建树的。

    想起当有一天父亲和兄长还得求着自己给他们予以物质上的帮助,他心里就爽的不行。

    “殿下说的对。我一定好好干,干出一番大成就,不辜负殿下的指点和开导。”傅云朗跟被打了鸡血一般大声道。

    “成,我就拭目以待。”萧令衍笑了起来。

    两人继续往前走,萧令衍问他道:“那三座钟,你打算怎么竞拍?”

    说起这个,傅云朗就有些茫然。

    他挠挠头:“这个我还得去打听打听。我听说书画大师卖作品时,就是竞拍的。但具体怎么操作,我还不清楚。”

    “这个我知道,你一说竞拍,我就叫人打听了。”萧令衍道。

    傅云朗眼睛一亮,行礼道:“还请殿下告之。”

    “他们一般都是行内人或特别喜欢书画、曾上门求购的,几个人聚在一起,各自用纸写一个价格给主人,主人看过后就把书画卖给出价最高的那一个。其他人的报价则会私下里销毁,不让人看到。”

    “啊?那、那这样的话,咱们的钟岂不是卖不出高价?”

    这钟吧,也就是个稀奇,看时间更准确、更明了。但没有它也无所谓。大家家里都有铜滴漏,没钟也不耽误看时辰。

    他开出五千两底价,在别人看来就已是很高了。出价时大家顶多也就往上涨个一两千,不可能直接涨个五千的。谁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可涨两千他都是亏本的。除了给皇上那座钟,他还有运费呢。

    另外,他就是平南侯府二公子,无钱无权,平时交往的都是跟他一样的、在父兄眼里一事无成的纨绔。他们即便手里有钱也不会很多,五六千两的银子,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拿得出来的。即便能拿,也不会舍得全拿出来买这么一个不当吃不当穿的玩意儿。

    可那些当家的,他又接触不到。即便下帖子邀请,人家也一定不会理他。

    这件事,还真是难啊。

    他求助地看向萧令衍:“殿下,那怎么办?咱们的钟要赔本亏钱了么?”

    傅云朗也不是完全不谙世事之人。他从南边回来之后,就知道凭自己一个人是干不了这件事的,而且平南侯府跟二皇子、五皇子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赚钱的事完全撇开他们很不好。

    二皇子跟兄长是好兄弟,他不乐意合作;反倒是五皇子,打一开始对他就很好,多次提携提点他,还带他去江南,他对五皇子很是感激。

    所以他就找上了萧令衍,送了他一成的干股,央求他带自己进宫晋献座钟给皇上。

    所以这钟被称为“咱们的钟”也不错。

    萧令衍摸了摸下巴,迟疑道:“要不,我开一个拍卖行?”

    “什么拍卖行?”傅云朗好奇地问道。

    “就是稀缺的东西,大家都想要,我把这些东西都收集起来,开个拍卖会,邀请京城一些有钱且对这些东西感兴趣的人来参加,大家当场举牌报价,价高得者。我会收取售价的一成作为酬劳。”

    傅云朗一听眼睛就亮了。

    他邀请不来那些有权有钱的,可萧令衍不一样啊。

    女学霸在古代 9/htl/book/73262/il</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