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得了个西洋玩意儿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此时,皇宫里,萧令衍正站在殿前,低着头听傅云朗说话。

    “小子因婚事不谐,去了趟南边散心,没想到碰上了有人贩回来的计时的西洋物件。小子特地带一座来卖予皇上。”

    萧圪听到“计时的西洋物件”,本来还挺感兴趣也挺高兴,也觉得傅家二小子有眼力介儿,知道掂记着他这个皇上。

    可听到“卖”字,他脸上的表情一下子没收住,直接沉了下来。

    萧令衍见状忙上前一步,道:“父皇,傅云朗本想献一座给父皇的,可想到这玩意儿它叫钟,就不好献了。一座钟他打算只收父皇一两银子,算是给父皇您一个大大的优惠价。”

    钟?送一座给他的话,那岂不是送钟?确实不吉利。

    而且才收一两银子,那就是意思意思,明摆着还是送啊呸,大大优惠给他的。

    “也别一两了,这跟白送没区别。还是二十两吧。你爹我穷,但二十两银子还是拿得出来的。”萧圪不忘在儿子面前哭穷。

    “多谢皇上。”傅云朗机灵地磕头谢恩。

    萧圪一摆手:“平身。”

    待傅云朗起身,他感兴趣地问道:“那个钟在哪儿?”

    “就在外面。”萧令衍道,“御卫们刚刚在检查。”

    萧圪转向太监:“让他们拿进来。”

    太监出去,不一会儿便进来了,四个御卫抬着一座一人半高的钟,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

    “嗬,这么大?”萧圪吃了一惊。

    这钟不光有一人半高,还足有一人宽,看御卫的样子,似乎还挺沉。

    想起当初赵如熙振振有词的理由,萧令衍的嘴角就忍不住抽了抽。

    把钟做这么大,固然是因为现在的工艺不行,零件做不了太精细,所以只能往大了做。偏赵如熙还自有一套自己的理论。

    她道:“宅子越大越值钱,猪羊也同样是越大越值钱。咱们这东西不做大一点,怎么好叫高价?外表不做高大一点,怎么显出以后怀表的轻巧精细?第一代钟务必要造大一点,才能显示出它的价值。”

    要不是担心进不去门,没准这钟还能更高大呢。

    等御卫把钟放下,萧圪围着钟转了一圈,嘴里啧啧道:“果然是西洋东西,样子跟咱们的就是不一样。”

    “可不是,儿臣最开始看到的时候,也觉得很奇特。”

    这钟的外形就是照着他们前世见过的西洋钟的样子建造的。为了逼真,还用英刻了个“威廉”的品牌名称在上面,细节上做到了极致的欧化。

    不说没见过多少西洋景的萧圪,便是真正的洋人来了,也丝毫看不出这东西它不是西洋过来的。

    傅云朗虽没怎么见过萧圪,开始的时候有些战战兢兢。但作为一本书的男猪脚,他关键时刻还是挺拿得出手的。

    这会儿他早已恢复了平时的镇静。

    听了萧圪的话,他上前凑趣道:“皇上,您看,这一直不停地走的针,就是代表了昼夜。短针它”

    他把几根时针的作用和代表意义天花乱坠地吹嘘了一通。

    当然,所谓的代表意义也是赵如熙信口胡诌的。几经周折传到了傅云朗这里。

    萧圪看了看这几根针,又回头跟屋里的铜滴漏做了对比,最后迟疑道:“现在是五点二十?”

    “皇上英明。”傅云朗躬身拍马屁。

    “那这玩意儿它就一直自动走吗?”

    “皇上您看,这里有个东西,每日让公公们按逆时针的方向像这样拧几圈,直到拧不动为止,它就会一直走,不停歇。”傅云朗指着后面上发条的地方道。

    “好,好。”萧圪坐回座位上,对太监抬了一下手。

    太监立刻上前:“平南侯府二公子傅云朗忠心可鉴,卖钟一座予以皇上,赏银一百两,宫缎五匹,绢二匹。”

    “谢皇上。”傅云朗跪下谢恩。

    “行了,你先退下吧。我还有事要跟父皇说。”萧令衍道。

    等傅云朗退了出去,萧令衍这才对萧圪道:“父皇,儿臣听说您参与了那个保险柜的买卖。傅云朗这钟运回来成本价是五千两。因为数量不多,除了卖给您这座,只还有三座。他打算弄个拍卖会,邀请有意购买的人争相竞价。父皇您要不要在这买卖里也参上一股?”

    萧圪豪不犹豫地摆了摆手:“小五儿你的心意朕领了,但事不能这么干。朕参与保险柜买卖,是因为这买卖跟你表叔爷有关,朕需得卖他老人家一个人情。另外那东西也算是保了咱们大晋安宁,有了它,衙门的捕快都能清闲一些。”

    “你们这钟不一样。朕要是也往里也参一股,吃相未免太难看,你信不信明儿个就得有御史上折子弹劾朕?”

    这回答并不出乎萧令衍的意料。

    “是儿臣考虑不周,儿臣鲁莽了。”萧令衍一拱手。

    “你也是一片孝心。朕都知道。”

    两人假模假样地演了一番父慈子孝,萧令衍这才告辞出来。

    傅云朗还等在外面。

    见萧令衍出来,他凑上前来问道:“殿下,皇上怎么说?”

    萧令衍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傅云朗却是看懂了,顿时满脸沮丧。

    萧令衍斥道:“你就三个座钟,进价又那么高,能赚多少钱都不知道。皇上的名头难道就那么不值钱,拿出来只赚那三瓜两枣?我早就说了不成不成,你愣是要我进宫一趟,惹得父皇还挺不高兴。”

    他跟赵如熙做这件事,便是连萧令谱和傅云朗都瞒着。

    从赵如熙那做仓库的宅子里把零件挑选出来,他便让灰衣人直接运到了南边,又在其他地方找了最好的木匠,按图纸雕刻好座钟的木头外壳,运到了南边,再把这些东西组装起来。

    做好东西,他们又买通了一个传道士,承诺卖了东西给他好处,让他按吩咐行事。

    前段时间傅云开运粮草去了边关,萧令衍则找了个理由忽悠傅云朗,说只要他能赚大钱,就替他解决婚事上的难题。又让人在他耳边放话说南边有很多西洋的东西,能赚大钱。

    于是傅云朗不顾平南侯夫人的阻拦,兴致勃勃地去了南边。

    然后在那边他认识了一个朋友,这个朋友跟教堂里的传道士相熟,领他去教堂见识时,正好看到了这样的钟。

    于是就有了这笔买卖。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