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幻境!杀人不见血的刀!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第二十五章幻境!杀人不见血的刀!

    具体的事物云昭本来不想插手的。

    可是,年轻的蓝田政权没有深厚的底蕴,还没有来得及总结出自己独特的施政方式,云昭不得不移花接木的使用一些自己脑海深处的经验。

    人的聪明程度取决于接受讯息的广度。

    说句大逆不道的话,此时的大明普通百姓对世界的认知并不比唐宋时期的百姓多多少,甚至可以说是知道的更少了。

    朱氏王朝曾经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无情的限制了百姓的自由移动,除过一些特殊阶层,比如读书人可以带着路引行走天下之外,即便是商人的行动也会受到严格的限制。

    一个人从生下来直到死去,没有走出出生地三十里外的人比比皆是。

    这时候指望这些目不识丁且饱经灾难的人热情的拥抱新世界是不可能的。

    热情的诗人们会赞颂百姓的淳朴,想要带领百姓们向前走的好官员们则会对过于淳朴的百姓感到绝望。

    淳朴,代表着固执,代表着一成不变。

    而此时的大明,已经进入了一个需要脑袋灵活运转的新时代。

    百姓们没有跟上时代的变化,这是最糟糕的一种局面。

    淳朴的百姓们在得知自己最高的领导者来了,就在本地里长们的带领下,用箪食壶浆的方式来欢迎云昭的到来。

    传说中的县尊来了,一般的汤饭,水酒不足以表达百姓的热忱,于是,他们就杀了六头猪……还聪明的请了几个年长者送到云昭下榻的地方。

    普通的猪肉自然是分给了随从的官员跟黑衣众们。

    为了防止官员们把最好的东西——猪头分错,他们特意在一个个肥硕的猪头上做了标记——所以,云昭就很自然的看到了一个以县尊之名命名的猪头。

    云昭很满意,这个猪头最肥大,比冯英的猪头大出来一圈,尤其是那对蒲扇般大小的耳朵是云昭的最爱。

    徐五想是没有猪头分的。

    所以他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其余没有猪头分的蓝田来的里长们的脸色也极为难看,有的已经快要怒不可遏了。

    他们实在是没想到,这些愚蠢的里长们居然会出乎他们预料的干出这种事情。

    在徐五想即将爆发保护性怒火之前,云昭表示这很好,尤其是这颗耳朵上挂着县尊两字的猪头如果烹煮的火候足够,一定是极为美味的。

    至于那颗挂着夫人两字的猪头,最好从中刨开,将猪头煮烂之后,再把肉取下来,一层肉皮,一层头肉一层耳朵舌头的码好,用纱布包裹起来,再用青石板压上一夜……啧啧,配上蘸料之后下酒,那味道绝佳!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徐五想不断地擦着脑门上的汗珠子想要云昭明白,这些百姓们只是愚蠢,绝对没有冒犯县尊的意思在里面,一点都没有——他们就是单纯的淳朴或者愚蠢。

    云昭一笑而过……

    命随军的厨子将这些猪头拿去烹煮了,特意请那些本地里长们一起饮酒。

    酒宴刚刚开始的时候,这些本地里长们一个个战战兢兢的,喝了几杯酒之后,又发现云昭这个人为人和气,还总是笑吟吟的,他们的胆子就逐渐大了起来。

    有的说新粮食不好,土豆长不大,玉米不结棒子,高产荞麦不高产,倒是红薯是个好东西,一亩地产个几千斤稀松平常。

    就是红薯这东西吃多了人容易吐酸水,卖又卖不掉,官府也无能为力,所以,每家每户都存了一地窖的红薯,眼看着今年的红薯又下来了,愁人啊……

    听他们这样说,云昭就横了一眼那个总说粮食不够吃的蓝田来的里长一眼,吓得那个家伙缩着脖子不再说话,只希望那些蠢货土鳖们莫要再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他们在计算粮食产量的时候,早就把红薯算进了蔬菜类。

    在蓝田,红薯这种东西只能按照等重粮食的一成价格来入账。

    可是,蓝田人真的是在拿红薯当蔬菜,他们更加喜欢红薯的叶子,至于生产出来的红薯,基本上除过喂牲口之外,其余的全部拿去磨淀粉作粉条了。

    而淀粉,粉条是要入商业账的……

    只要把红薯的数量算少一些,那么,蓝田在为汉中百姓贴补粮食的时候就会多一些。

    这是隐性的利用政策,只要蓝田不发现,就能一直接受补贴,多出来的粮食就会成为汉中的积蓄,有了积蓄就能开展商业活动……比如,把红薯全部变成粉条……

    云昭决定不扫大家的酒兴,装作不知道,继续与那些第一次当里长的本地人把酒言欢。

    汉中府有人家十一万三千六百七十一户!

    贼寇们没有在汉中肆虐之前,仅仅是南郑一个县,就有丁口六万七千余,而汉中府下辖南郑、城固、洋县、沔县、西乡、镇巴、宁羌、略阳、留坝、佛坪、褒城十一个县。

    也就是说,贼寇肆虐的十余年时间里,汉中损失了超过六成以上的人口。

    “情况我在文书中已经说得很清楚,汉中之地想要真正的恢复昔日的活力,不仅仅需要蓝田的支持,同时,人口稀少也是一个大问题。”

    送走了里长们之后,云昭跟徐五想沿着府衙后花园的小径上漫步,徐五想说话的时候声音低沉,甚至有一些疲惫之意。

    “你们都做了那些改进?”

    “聚拢人口,吸引人口,之前,杨雄在汉中主管的就是这方面的事情,成效斐然啊。山区的百姓离开了山林,开始逐渐向交通便利,水源充足,土地平坦的地方迁徙。

    就是因为从山林中走出来了太多的赤贫人口,才让汉中的发展裹足不前。

    有些从山林里出来的人,甚至连一块遮羞布都没有,有些从山林里单独存活的人,甚至都忘记了怎么说话。

    我以为,我们的政策出了一些问题。”

    “哦?说说看?”

    “我们不能等贼寇将一些好地方彻底毁灭之后,再从废墟上重建,这样我们需要的时间,金钱,太多了。”

    “这么说,你不赞成周国萍她们在南京做的事情吗?”

    “赞成!”

    “咦,我以为你会反对。”

    “我反对的是放任李洪基,张秉忠这些人继续肆虐大明。”

    云昭瞅着远山道:“肆虐大明的可不仅仅是李洪基,张秉忠,还有皇帝,皇族,官员,地主,豪强,巨贾,以及宗族。

    你的意思是这些人都由我们来亲手毁灭他们?

    无非是打破一些瓶瓶罐罐而已,说实话,我不在乎!”

    徐五想瞅着云昭道:“您这是要亲手打破旧世界,缔造一个新世界吗?”

    云昭笑道:“我连我自己的权力都肯拿出来与天下人共享,你觉得我会允许那些旧有的权力阶层在我们的新世界中继续掌握权力吗?

    凭什么?

    掌权者就该永远掌权?

    该换一换了。

    徐五想,你变得懦弱了。”

    云昭双手按着徐五想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了自己的想法之后,就走了,将呆滞的徐五想留在了当地。

    云昭回到驻跸地之后,心情非常的不好,他敏锐地发现,早先那些意志坚定的人正在慢慢蜕变。

    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徐五想回到家中,同样坐立不安。

    他也突然发现,自己的思维似乎已经跟不上云昭的思想变化了。

    他不承认自己变得懦弱了,他觉得自己似乎没有变化。

    当温柔地妻子阿黛给他端来一杯茶之后,他喝了一口,才要埋怨说今日的茶水不好喝,就听阿黛道:“县尊来了,就莫要喝雀舌了。”

    不知为何,徐五想低头看看自己脚上舒适精美的鞋子,身上的青袍,以及挂在腰间的玉佩,再抬手摸摸精美的发簪,徐五想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此时此刻的徐五想更像是一个知府,而不像是一个蓝田官员……

    徐五想慢慢抬起头看着温顺的妻子道:“等县尊走了,你就带着孩子们回蓝田庄园,照顾好他们。”

    阿黛吃了一惊道:“你怎么办呢?”

    徐五想缓缓从发髻上抽出青玉簪子放在桌子上,又卸下玉佩放在桌子上,平静的瞅着妻子阿黛道:“我已经以身许国,生死都是等闲事。”

    “我,我照顾的不好?”阿黛见丈夫满是麻子坑的脸上痛苦的都要扭曲了,有些害怕。

    徐五想握住阿黛的手道:“能娶到你是我的福分,却是你的倒霉事,徐五想出身贫贱,遇到县尊这才变成了展翅的大鹏。

    我这只大鹏鸟,不能只顾着家里,张开双翅就要庇护人间。

    自我们成亲以来,虽然衣食无缺,终究算不得富贵,就这一点,我欠你良多。”

    阿黛听丈夫这样说,俏脸微红,低声道:“我就是喜欢丑的。”

    徐五想苦笑道:“当年为了靠近你,我确实是用了一些手段的。”

    “你是说那个叫做张若愚的兔儿爷?”

    “他可不是什么兔儿爷,而是一个伟丈夫,如今,正在襄阳谷城县当大里长呢,是我逼着他假装兔儿爷的,要不这样做,我实在是没有半分把握获得你的青睐。”

    阿黛吃吃笑道:“这就是你总是顺着我的缘故?”

    徐五想道:“是我突然发现,我好像还没有从当年的虚假幻境中走出来。”

    “现在走出来了?”

    “走出来了,所以,你从现在起就要学着接受一个真正的徐五想……”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