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经典就是经典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经典就是经典

    一个大一统的国家,并不是国土统一了,就能被称之为大一统。

    一个国家大一统的前提是——思想上有高度的认同感,情感上有强烈的归属感,方能称之为大一统。

    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能被称之为大一统的时代很少,能被大一统的地域也很小。

    其中,被史书提及过无数次的中原,关中,才堪堪被称之为大一统。

    即便是在大汉最强大的时候,云昭现在身处的汉中都不算大一统的区域,他们总是不断地叛乱,不断地自我割据。

    云昭要的大一统跟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们是不同的。

    他一直在打造一个概念,一个叫做“中华”的概念,只有这个概念彻底形成了,被认同了,云昭才会认为自己完成了大一统。

    认同感,归属感,才是一个王朝,或者国家的立国之基础。

    毫无疑问,这个基础越是牢靠,那么,这个王朝,或者国家存续的时间就越长。

    对国家这个概念,即便是徐五想这种高端人才,也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

    所以,他对云昭吹毛求疵一般的追求多少有些不理解。

    教育百姓哪里有教育徐五想这种人来的有效果。

    因此,云昭跟徐五想视察了汉中一路,也交谈了一路。

    他们从最早的五斗米教开始谈起,最后谈论到汉中百姓的务实性,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汉中百姓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一个自主的地域概念。

    这需要引导,而且,最好从娃娃抓起。

    对于这一代人,云昭的看法不好,他甚至认为,经历过黑暗时代的人,心灵很难变得纯洁,纯粹,而被贼寇屡屡肆虐过的汉中,人性之光早就崩塌了。

    在这些人身上重新塑造人性,难度太大了。

    好在,时间这东西才是最好的疗伤圣药。

    所有的灾难都会过去,这就是人活着的最后希望。

    汉中将近四百名里长都来了。

    有些人见到云昭很激动,甚至热泪盈眶,有些人见到云昭则显得很是淡漠。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激动地人都是从汉中本地被提拔起来的里长,淡漠的都是那些从蓝田,乃至于从玉山书院出来的家伙。

    这两群人泾渭分明的厉害。

    那些从蓝田过来的家伙们,主动把前面的位置让给了那些狂热者,且露出一副看乡巴佬的表情。

    云昭对待这两种人,自然也是两种态度。

    对待狂热者绝对是笑容满面且热情非凡,用高度的热情来回复这些人的热情,没有批评,只问是否平安,家人身体是否康健,在里长的位置上干的是不是顺心,是不是有什么需要解决的困难,可以大胆地提出来。

    这些本地里长们,纷纷坚决表示没有困难,即便是有困难也能克服,只要有县尊在,天下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云昭一点都没有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凡是能从徐五想前一天准备的名单上记住的名字,云昭都一一提到,并感激他们的工作,感谢他们在汉中百姓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挺身而出,勇挑重担。

    本地里长们也纷纷发誓赌咒,一定要把自己的命献给蓝田的伟大事业。

    等招待完了本地里长,将他们送出门,云昭回头瞅着那些蓝田来的里长们,面色立刻就阴沉下来了。

    “我把汉中交给你们,我把汉中百姓交给你们……三年了,这就是你们的给我交的答卷?

    一年前就告诉我说山上的野人已经全部下山安置,刘佩,你来告诉我,我在秦岭见到的野人不是人,是猴子是吧?

    还有,汉中土地肥沃,直到现在,你们开垦了多少土地?

    宁夏镇,蓝田城的同僚从牙缝里抠出来的牲畜,粮食,工具,资金,你们真正的用到刀刃上了吗?

    连关中到汉中这段道路上的流寇都清理不干净,你们一个个都是干什么吃的?

    三年时间,宁夏镇已经做到了自给自足且有余粮供应蓝田,汉中呢?

    我们在汉中投入的资金,甚至超过了对宁夏镇的投入,可是,产出呢……”

    徐五想抬头看天,其余里长们也纷纷抬头看天,有没有功绩先挨一顿骂,这是云昭的基本习惯,众人现在就当自己在梦游,等到云昭说“但是”这两个字的时候魂魄再回归身体也不迟。

    这就是官油子的行径了。

    不过,这一番话被等候在门外准备参加酒宴的本地官员们听到之后,一个个面如土色,他们的功绩远不如这些蓝田来的官员。

    这时候,他们受到了县尊的夸奖,而这些干了更大功绩,更多事情的同僚们却在挨骂……

    当然,也有人更加希望此时此刻能跟这些蓝田来的里长们一起挨骂。

    “但是……”

    云昭的话语终于开始转折了,这一干人纷纷伸长了耳朵开始认真倾听。

    听县尊空口白牙的夸奖了很久,都没有听到县尊让大家摆出困难,他好支援的话,每个人都很失望。

    就在刚才,县尊还问那些愚蠢的本地里长们,是不是有困难需要他来解决,那些蠢货们却把大好的机会给放弃了,真是愚不可及!

    现在,县尊不说这话了,就说明,大家得不到更加有力的支援。

    “你们是成熟的官员,要有成熟官员的觉悟跟自觉!

    发展一地民生,要尽量的使用手头现有的资源,不能一味地向上级求援……想当年,我在蓝田启动政务的时候,我手里有什么?

    我们那一批人手里有什么?

    除过一群贫穷的强盗之外我什么都没有……发动你们的脑子……汉中是一片富饶之地……你们争取在明年,至少要达到自给自足,并争取有盈余……

    襄阳,武昌的局面比你们差的多,我希望你们能够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明确我们的理想……汉中平定了,你们又要奔赴新的征程。

    如果你们现在连汉中这点事情都弄不好,搞不定,我怎么指望你们去开拓新的世界呢?”

    云昭讲的很激动,底下的油皮官员们却并没有激动起来。

    他们当初就是被云昭忽悠的离开富饶的关中,背上简单的行礼,辞别亲人义无反顾的踏上了拯救万民的道路,经过两年多的磨炼。

    他们的热情已经被消耗的差不多了,只剩下脚踏实地干活的责任感。

    汉中与关中最大的不同就在于百姓对官府的认同感。

    在关中只要打一声招呼就能聚集起成千上万人参与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在汉中,百姓们在干活之前首先要问的就是他们工钱的下落。

    修水库,在蓝田县根本就不用给百姓工钱,百姓们明白水库是给自己修的,是会增加自己家水浇地数量的……

    在汉中,那些百姓们不这么看,他们觉得修水库是官府的事情,与他们无关,如果官府需要他们出力,就一定要给钱。

    当初这些里长们核算过的钱粮数目,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被消耗一空。

    如果不是徐五想在汉中剿匪的时候展现了蓝田强悍无匹的武力,又把土地分配给了农民,在城市里大肆的出让国有土地,这才勉强维系住了汉中的局面。

    现在,县尊要求大家要努力生产,还要在明年的时候产生盈余,很多里长认为这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不过,云昭既然来了,自然是带着支援来的。

    对这一点,汉中的官员们心知肚明。

    所以,当云昭开始向徐五想转交物资的时候,这些官员们的脸上才有了一丝笑意。

    大而化之的工作做完了,接下来就是个别谈话。

    听了里长代表们的诉苦之后,云昭才明白,多年的战乱,已经把汉中这片土地糟蹋的一穷二白。

    想要在白地上组织生产,只有蓝田能做到,但是,想要在很短的时间里迅速恢复汉中的生机,那是神仙才能做到的事情。

    汉中府地域广袤,且山地众多,好好地百姓被流寇们给祸害成了野人,蓝田人要把这些野人重新引导成农夫,工匠,渔夫,确实需要时间。

    “襄阳不会比汉中更好,如果说汉中被贼寇们搜刮的一穷二白,那么,襄阳的地皮至少被流寇们搜刮走了三尺,杨雄的日子并不好过。”

    武昌的局面多少会好一些,那里原本就是鱼米之乡,加上靠近大湖,生存容易一些。

    县尊,你去襄阳,武昌的时候,还请多多鼓励那里的军民。

    您要的思想上的大统一,应该先缓缓。”

    云昭道“关于思想统一的文书,我已经下发过不止一次了,总觉得你们的糊弄,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这是你工作上的大失误。”

    徐五想苦笑道“您说的事情我们研究过,可是,从哪里下手呢?”

    云昭瞅着徐五想道“你也是书院里的才子,怎么就不懂变通一下呢?”

    徐五想道“人心隔肚皮,我们怎么变通呢?不可能把我的心装进他们的肚子吧,即便是能成,我的一颗心能装几个肚皮?”

    云昭点着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道“一个贫穷的佃户名叫——杨白劳,依靠种田为生,妻子去世的早,只给他留下一个相依为命的女儿……他欠了土豪劣绅黄世仁家的债……

    可怜的杨白劳被地主家的管家穆仁智逼迫的悬梁自尽,可怜的喜儿也被黄世仁抢进家里百般折磨,最后在一个大风雪的夜里逃遁进了深山……短短时间就全身发白……

    幸好你带着人来了……无意中发现了这个可怜的女子,这个女子要求你为她伸冤,你就带着百姓们捉到了黄世仁,穆仁智明正典刑……”

    “咕咚!”

    徐五想狠狠地吞咽了一口口水道“有这样的事?”

    云昭吐一口烟雾道“那些野人难道就比喜儿过的好?”

    “那倒不至于,县尊,你说这个故事是什么意思?”

    “明月楼的舞者顾横波正在以这个故事为主线,打造一部歌舞,名曰——白毛女。”

    “在明月楼演?”

    “不,她现在明月楼演,然后她们会出钱教会无数个舞女出演白毛女,最后,把这个舞跳给所有百姓看!”

    “目的呢?”

    “百姓目前被贼寇们祸害成这个样子了,总要找一个宣泄口子吧?我们不能当受气包,那就只好是大明官府跟流寇们了。

    徐五想,激发百姓心中的仇恨,激发他们对新生活的热爱,这就是我说的统一思想的开端。”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