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云昭的请柬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云昭的请柬

    张春良断开机关连接,正在旋转的水力车床就缓缓停止了转动。

    用刷子刷掉炮筒里面的铁屑,用卡钳测量一下炮筒内径,就卸开卡盘,用粗麻绳吊着炮筒从车床上卸下来。

    端端正正的摆在木头架子上,木头架子有三个支点,他用手挪动一下支点,发现每个支点都在承重,这才放下心来。

    但凡有一个支点不能承重,炮筒在两个支点上摆放的时间长了会微微变形的。

    张春良从来都不允许出自自己之手的炮管有瑕疵。

    以前的两百六十二根炮管没有问题,那么,下一个,乃至以后的炮管都不能出问题。

    工坊里太闷热,才动弹一下,全身就被汗水湿透了。

    提起水壶灌了一统凉开水之后,汗水出的越发多了,这一波热汗出去之后,身体顿时凉爽了好多。

    昨晚一夜没睡,此时刚刚坐下,就困倦的厉害。

    远处的锻锤还在咣咣得响个没完没了,这就说明,还没有新的炮管被锻造好。

    才迷迷糊糊的睡一阵,就被人推醒了,迷迷糊糊的看过去,之间工坊大管事就站在他面前,张春良的睡意顿时就没有了。

    “何管事,有新活了?”

    何亮笑呵呵的瞅着张春良双手抱拳道:“恭喜,恭喜。”

    张春良笑道:“涨工钱了?”

    何亮道:“有点出息啊,你已经拿着最高工匠工钱,家里也过得殷实,怎么就每天钻钱眼里出不来了?”

    张春良道:“没钱你让我喝西北风去啊,我们就是一群下苦力的,除过钱,我们还能指望什么呢?”

    何亮皱眉道:“你的劳动奖章呢?”

    张春良怒道:“铜的,不是金子。”

    何亮惋惜的摇摇头道:“好东西给了狗了。”

    张春良道:“以后别拿破铜烂铁来蒙我,看我干活卖力,涨点工钱都比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好。”

    何亮怒道:“你狗日的就活该当一辈子苦力。”

    张春良道:“老子本来就是苦力。”

    何亮仰天长叹道:“天道不公啊。”

    说着话就把手里的一张请柬塞到张春良手里闷闷不乐的道:“县尊邀请你明年九月入长安城共商大计!”

    何亮的话才出口,张春良的手就哆嗦一下,那张请柬如同烧红的铁块一般从手中跌落。

    瞅着掉在地上的请柬,张春良道:“为何是我,不是你们这些读书人?”

    何亮从地上捡起那张精美的请柬放在张春良的手里道:“你是蓝田劳动奖章获得者,你有资格,我,只是一个管事,一个读书人,没资格登上殿堂,与我蓝田的诸位相公共商大事。”

    说完话之后,何亮就有些失落的离开了工坊。

    张春良瞅着手中精美的请柬喃喃自语道:“让我一个苦力去跟相公们商议国事,这不是害我吗……”

    这样的请柬放在官员手中,自然是妙用无穷,可是,放在工匠,农夫手中,就成了烫手的山芋。

    没人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也没人知道自己见了蓝田政事堂的相公们该说什么话,或者自己该用那只脚先踏进政事堂的大门……

    韩陵山,张国柱这些人早就预料到会有这种状况出现,他们隐晦的提醒了云昭,云昭却显得非常不在乎。

    时时表现出一副预料之中的大气魄。

    蓝田县的麦子已经收割完毕,地里刚刚种下糜子,此时算是农忙的间隙。

    从菜地里回来的彭大,锄头上还挂着一捆番薯叶,他准备拿回家用蒜泥烹煮了,就这新鲜的番薯叶,好好地喝点酒,解解乏。

    从田地里出来,就在水渠里洗了脚,穿上鞋子晃晃悠悠的往家走,见自家的黄牛正在水渠边上吃草,而放牛的小儿子却不见了踪影。

    黄牛已经吃的肚子溜圆,彭大咒骂一声,就拔起牛橛子牵着黄牛回家。

    现如今,像他这样全心全意的侍弄庄稼的蓝田人不多了,他看不起那些为了一点钱就去做工的人家。

    大灾来临的时候,最先饿死的就是这群只认钱不种种庄稼的混蛋。

    为此,他昨天还跟想去跟商队走口外的大儿子争吵了一顿。

    那个不孝子居然说不想在土地里找食吃了,他要去赚大钱。

    天爷爷哟,家里二十六亩地,打了六千斤麦子,一千斤豆子,五千多斤土豆,四百斤油菜籽,糜子这才种下去,这么好的收成,怎么就拴不住他的心哟。

    彭大越想心越是酸楚,忍不住低声唱到:“红萝卜的胳膊,白萝卜的腿,这么好的地方咋就留不住你……”

    大儿子这是拦不住了,他那个不成器的舅舅好些年走口外赚了不少钱,这一次,家里的婆娘也想让儿子走,他彭大的话真是渐渐地不管用了。

    眼看着到家门了,解开牛绳,大黄牛也不用人驱赶,自己就走进了牛圈,乖乖的卧在干草山,继续有一口没一口的吃干草。

    彭大推开家门,一眼就看见一个穿着青衫子的人坐在屋檐底下,摇着扇子跟他大儿子说着话。

    能这么长气的坐在他家屋檐下,让自己老婆娃娃围着伺候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书院派来的娃娃里长。

    婆娘见彭大进来了,就连忙迎上去,从他肩上取走锄头跟红薯叶,指指屋檐下的年轻人道:“周里长已经等你很长时间了。”

    彭大笑呵呵的走过去,坐在台阶上道:“里长咋想起到我家来了,平日里请都请不来。”

    正在跟他大儿子谈论蓝田城的周元笑道:“你家里富裕,平日里日子过的仔细,又不是一个喜欢闹事的人,我来你家岂不是打扰你们过好日子?

    今天不来不成了。”

    说着话站起身,朝彭大施礼道:“县尊有请彭叔于明年九月到长安城共商大事!”

    一边说话,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张漂亮的请柬,双手递给彭大。

    彭大与张春良不同,他可是见过云昭的,云昭也曾经来过他家里,所以,并不惊慌,双手接过请柬疑惑的道:“县尊请我去共商国事?我知道什么?能给县尊出什么主意?”

    周元羡慕的瞅着他手里的描金请柬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啊,咱们蓝田县的农家接到这种帖子的人家不超过十个。

    这一次选拔人物的时候,彭叔各项条件都满足,其一,您是真正的种田人,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好把式。

    其二,您是团练,曾经进入过秦岭跟悍匪作战过。

    其三,您这些年给蓝田贡献的粮食超过了十万斤。

    从这三点来看,您是最符合的人选,别人家基本上都不种田了,算不得农夫。”

    彭大低头瞅瞅自己的请柬,然后横了儿子一眼道:“县尊要请我去长安喝酒?”

    周元呵呵笑道:“会议时间不算短,这中间自然少不了几顿酒宴。”

    “跑商队的县尊请了吗?”

    “据我所知没有,能被县尊邀请的商家都是大商家,一般人家可能不成。”

    彭大大笑一声道:“看看,连县尊都看重我们这些种田的,一个个的都不肯种田,要是遇到灾年,一个个去吃屎都没人给热的。

    这一次我见了县尊,不说别的,就要说说农人不愿意种地这件事。

    让县尊好好收拾一下那些不干好事的混账,最好发配到宁夏镇去种地,就知道在蓝田种地的好处了。

    大灾年的时候,粮食怎么都不够,县尊那么金贵的人,到了我家,一顿油泼辣子蒜拌面吃的县尊都快要哭了。

    这场面老汉我可是一直记着呢。

    没了农夫老老实实种地,天下就是一个屁!”

    拿到了请柬的彭大,顿时就换了一个人,教训起儿子婆娘来也格外的有精神。

    周元见彭大这副模样,不好继续待着,天知道彭大说的起劲了,会不会连他也熊一顿。

    一张小小的请柬,在关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人们通过这一张张请柬,就很轻易的判断出蓝田县尊云昭看重的到底是些什么人。

    很遗憾,有些家财万贯的地主人家并没有收到请柬,倒是一些工匠,农夫,医者,衙役,税吏,办了善事的商家手到了那张漂亮的请柬。

    “共商国事啊——”

    这是多大的荣耀,为什么就便宜了那么多穷鬼,却没有把他们这些富人放在心上呢?

    当这些富人匆匆挤在一起准备商讨一下面临的局面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并不是所有富人都没有被邀请,只是他们没有被邀请而已。

    “比例这两个字听说过没有?”

    拿到请柬的富人小心的从怀里掏出请柬,放在众人面前,摇着扇子跟这些担惊受怕的同伴解释,为什么他们没有拿到请柬。

    “县尊这一次可不是看谁家钱多,就给谁发请柬,知道为什么农夫,工匠,商贾拿到的请柬最多吗?”

    一些聪明的富人马上道:“因为他们人多!”

    拿到请柬的富人“唰”的一下合上折扇,用折扇指点着在座的富人道:“没错,你数数我们的人数,再看看那些农夫,工匠,商贾的人数就明白了。

    县尊这是准备给所有人一个发声的机会,这可是天大的恩德。”

    “如果穷鬼们多了,我们寡不敌众啊。”

    “说的太对了,不过,我也告诉你,现在的蓝田县哪来的穷鬼?早就没有依靠我们施舍才能活下去的人家了。

    这时候,想要好过,以后就不要左一个穷鬼,右一个穷鬼乱喊,把他们喊恼了,联合起来对付我们,到时候你哭都没眼泪。”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