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小事一桩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第二十章小事一桩

    云昭的做法堪称石破天惊!

    自古以来的皇帝只有集权的,哪里有分权的,更没有人愚蠢的将自己权力的合法性跟治下的百姓扯上关系。

    历朝历代的皇朝千辛万苦的才将皇帝弄成天之子,弄成代天治理天下,云昭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完全给否定掉了。

    自从看到蓝田日报上的章之后,黄宗羲已经三天没有睡觉了,他一会兴奋地难以自抑,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想要对月长啸。

    一会又站在窗前对月叹息,浑身冰冷

    他一会相信云昭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一会又深深地怀疑云昭在耍政治手段。

    沮丧到极点,他甚至开始不看好蓝田这支政权,他觉得起义者中不能共富贵的毛病,开始在蓝田爆了。

    纵观史书,击败轰轰烈烈的起义军的,不是强大的敌人,而是起义者自己

    背叛,谋杀,欺骗,分裂,最后灭亡数不胜数。

    他急切地渴望云昭能够真正的改变炎黄大地数千年来政体,他渴望这天下不再是一家一人之天下,而是全天下人之天下。

    “云昭啊,你若能身体力行,你必将成为千古一帝,注定流芳万世,而我黄宗羲,也将成为你门下最忠实的走狗,愿意此生此世为你鼓与呼,哪怕刀斧加身也绝不后悔。”

    主意拿定了,黄宗羲终于走出玉山书院那间斗室,他穿上了最好的衣衫,放弃了牛车,一步步的下了玉山。

    徐元寿的双目通红,他也有三天时间没有合眼了。

    他身前的欧阳志,韩度,冯奇,刘章,赵元琪也同样如此。

    “你们说说看,云昭这一次真的是下定了决心要还政于民?”

    韩度叹口气道:“拿不准,你那个弟子从小就鬼心思奇多,不能以常人之心测度。”

    赵元琪摇头道:“若说,这是云昭的政治手段,很有可能,要说这是云昭准备清除异己的开端,我不这么看,蓝田政体,乃是从未有过的一个团结的政体。

    直到现在,云昭本人看似温和,但是,所有人对云昭都是感恩且崇拜的,他的指令可以被畅通无阻的执行,他的意志可以被毫无保留的贯彻。

    直到现在,我没有发现蓝田有什么野心勃勃之人,即便是有,那也是对外野心勃勃,对内,我不认为有谁能动云昭的统制根基。”

    冯奇道:“前几天,钱多多还在强迫张国柱,韩陵山两人与云氏联姻,看的出来,钱多多的目的是在维系云氏的统制,是在收权,是在集权。

    问题是在张国柱,韩陵山两人同意联姻之后,云昭却突然地发布了这样的一道公告。

    三天来,再无第二道解释性质的公告出现,这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

    徐元寿长叹一声道:“我下山一遭,如此重要的事情,还是当面问一个准确的回答,我们才能考虑后续的事情。”

    欧阳志道:“你去吧,我们就在这里等,玉山上下气氛不好,人人都在胡乱猜测,早点正本清源比较好。”

    徐元寿苦笑道:“事到如今,也只有我能从云昭那里问到一些真心话了。”

    说罢,就推开门,坐上一辆牛车去了大书房。

    三天来,这是云昭第一次走进大书房。

    大书房里的人来的很全。

    韩陵山,张国柱,钱少少,高杰,柳城这几个在家的巨头都在。

    见云昭进来了,目光就齐刷刷的落在云昭头上。

    云昭用手指指韩陵山跟张国柱道:“你们两个欺负我老婆这笔账,我们慢慢算。”

    韩陵山抖抖手里的报纸道:“多多的事情你想怎么算都成,你先给我解释一下报纸上的这篇告,为何没有跟我们商量一下。”

    云昭接过柳城递过来的茶壶,就着壶嘴喝了一口热茶道:“跟你们商量?你们的脑袋里可能会出现这样的奇思妙想么?

    以你们的聪明程度,还不足以理解我浩如烟海的心胸,更加不明白我的雄心壮志。

    甚至想不到我们正在进行的事业,对炎黄土地上的人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你们以为的建功立业,就是推翻崇祯,干掉李洪基,张秉忠,干掉全天下压迫百姓个人。

    你们不了解,等我们达成目标之后,就会发现,世上又出现了一个压迫别人的人这个人就是我!

    现在,老子连自己都推翻,我就不信,还有谁敢继续骑在百姓头上拉屎拉尿?

    但凡出现一个,就诛杀一个,斩草除根才是办事的态度。

    好了,现在,你可以五体投地的跪拜我了。”

    韩陵山迅速陷入了沉思,张国柱在一边道:“你这么做对我蓝田的好处是什么,如果仅仅是为了图名,我觉得这没必要,你会是一个好皇帝,这一点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云昭道:“我是一个好皇帝这不用你说,我自己就知道,我甚至能保证我儿子也是一个好皇帝,这可以预期一下,至于孙子,或许,可能也不错,再往后,因为我死掉了,就没法子评论了。

    我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就算云氏出了一个混账子孙,他最多祸祸一下政事堂,没法子祸害天下。

    以后,决定这个国家生死存亡的人是百姓自己。

    坏事了,也怨不到我云氏头上,如此的云氏,才是真正的皇族,也能永久的传承下去。

    这是我的一点私心,现在,你明白了没有?”

    张国柱沉默片刻道:“你让我再想想,再想想,等我想好了,再决定跪拜你赞颂你的伟大,还是咒骂你,鄙视的愚蠢。”

    钱少少面露忧色,半晌才开口道:“不管你怎么做,我都支持你。”

    云昭大笑着揽住钱少少的肩膀道:“放心吧,我的意见不会出错。”

    韩陵山长出了一口气对云昭道:“那天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我朝拜你一下。”

    云昭笑道:“你想通了?”

    韩陵山大笑道:“在我以为你是一个胖胖的地主家少爷的时候,你其实是一个土匪头子,当我以为你就是一个土匪头子的时候,你又变成了官员!

    当我以为你会成为一个好官员的时候,你又办成了巨寇!

    当我以为你这个巨寇能干一番事业的时候,你又成了天下的主人。

    当我以为你这个天下的主人准备将全天下都装进裤裆独占的时候,你又还政于民!

    阿昭,你做的永远超越了我对你的期望。

    不管这个蓝田国民大会是个什么样子,会不会行使你的权力,我都觉得这是千古盛事!

    你没有让我失望过,我们必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对于这些人的反应,云昭多少有些失望。

    韩陵山这种极度痛恨压迫的人,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只是有限度的高兴一下,说找个没人的地方朝拜,这跟说有时间请你吃饭一样没有诚意。

    张国柱面对这样的思想冲击,不但没有崩溃,反而说要沉思一下,还要衡量一下利弊。

    至于钱少少,他只是本能的相信他的姐夫而已。

    在云昭这种当了很久公职人员的人眼中,召集人们开会,商量重大决策,这是一种本能,因为,没有一个官僚敢承担政策性的一些失误。

    大家都希望能够在政治上达成一种风险共担的机制,而蓝田国民大会就是其中的一种。

    在云昭眼中理所当然的一种机制,此时提出来,则是惊天动地的。

    黄宗羲仔细听了云昭讲述了关于蓝田国民大会的构想之后,他就自动请缨,愿意协助办这件事情,并希望能从实践中摸索出来一些好的规律。

    徐元寿跟云昭的谈话则是极为私密的。

    等他跟云昭谈论了三个时辰之后,忧心尽去。

    他不管云昭是不是要还政于民,他担心的是蓝田是不是要开始大清洗了。

    当他从云昭嘴里知晓,没有这样的打算跟准备之后,他就重新恢复成了那个看什么事情都有些云淡风轻的世外高人。

    蓝田日报也推出了云昭这些天制定的大会代表遴选办法。

    这本该是一个非常繁琐的工作,云昭一人却在三天内就独立完成了,然后就信心满满的交给了柳城去发表在报纸上。

    制定遴选办法本身应该是非常艰难的可是,这对云昭来说不算事情,他以前每年都要参与组织一次这种类型的大会。

    代表人选的遴选办法,详实而具有可操作性,柳城,韩陵山,张国柱,黄宗羲研究过后认为,这样的遴选办法几乎没有漏洞。

    从这一点,他们就对云昭为政的水平大为赞赏。

    代表遴选办法出台之后蓝田所属彻底炸锅了。

    官员在休息的时候会谈论,商贾们更是聚集在一起谈论此事谈论的通宵达旦,而那些读书人们更是逐字逐句的研究,蓝田日报上发表的这两篇通告。

    就连农夫,工匠们,也在劳作之余,那这件事说笑两句,他们不太相信。

    就连云昭自己都想不到蓝田百姓居然会对这件事情重视到了如此地步。

    将天捅了一个大窟窿的云昭,此时却销声匿迹了。

    他在家里静静的等待,等待这件事迅速发酵,他不仅仅想看蓝田百姓的反应,他更想看看外界的反应,尤其是,崇祯,李洪基,张秉忠,以及快要死掉的黄台吉的反应。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