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六章白首为谁雄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第一零六章白首为谁雄

    很多人都知晓云昭今天的工作是什么。

    大家看似漠不关心,其实都把耳朵竖的跟驴耳朵一样在等待这场重要的审判。

    自从蓝田县的强盗把其余的强盗全部都弄死之后,能在蓝田县为非作歹的就只剩下云氏强盗了。

    这句话听起来非常的古怪,却是活生生的现实。

    云昭一般不理睬刑名的,这一点全关中的百姓都知道,想要告状,就去找獬豸,找蓝田法司。

    蓝田法司在面对云氏盗匪显得有些无力,终于,云昭这个蓝田主人终于亲自出马了。

    如果这一次,连云昭都不能处理这些贼心不改的家伙们,关中的百姓就准备绕着云氏走。

    云昭在汤峪的所做所为,很快就传遍了蓝田县。

    县尊要清理蓝田县的律法死角了。

    县尊把恶人洞里的恶人全部枭首。

    县尊原本要处死那些为非作歹的老贼……却没有杀人的根据——没有苦主!

    县尊在听说背后为这些老贼开脱的人是云氏族长……也无回天之力。

    县尊将恶人洞里的人头摆在这些老贼的面前警告——下不为例。

    然后,云氏族长的位置将在三天后落在县尊的头上,从此,彻底堵死了蓝田律法最后一个漏洞。

    以后,再有云氏老贼违法乱纪,必将难逃法网!

    这就是云昭想要百姓们,以及云氏老贼们知道的消息。

    也是他今天走汤峪的全部目的。

    杀云氏老贼容易动摇根本。

    不杀,难以树立起蓝田律法的威严。

    两难之下,族长云娘出马,替儿子解决了这个难题。

    回到后宅见到了母亲,云昭愧疚的道:“孩儿无能,累母亲身名受损。”

    云娘停下手里的木鱼锤子瞅着儿子笑道:“我要那么多的好名声做什么?”

    “总之,是孩儿无能。”

    云娘摸摸儿子的面颊道:“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这件事也做的有情有义,有理有据的,算是给全天下有了一个交代。

    虽然说对不起那些苦主,可是,那些苦主也算不得苦主,只能说对不起那些遭难的人。

    我平生最恨奸邪之徒,可是,那个遭殃的闺女在见到一千个银元的聘礼之后,居然羞答答的说了一句‘全凭父兄做主’。

    听了这句话,她就活该配薛良才这样的混账。

    死了人的人家,为娘赔偿了,被劫掠的商户,为娘赔偿了,虽说钱这个东西在律法面前什么都不是,可是呢,大家喜欢要钱,不喜欢要公道。

    这就是你这个关中主人的责任了。

    关中人本来性子刚烈,宁折不弯,为求一个公道不惜一死。

    可是,这些年下来,大家变得更加看重钱财一些,‘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雄风不再。

    儿啊,这不是好事情,你要主意。”

    云昭叹口气道:“都说骄奢淫逸坏风气,这句话非常有道理,可是呢,大家伙总不能穷的只剩下骨气的活着吧?

    日子过的富裕了,人命就金贵,没人肯把这条注定要过好日子的命丢掉,自然就没有了仗义执言的人。

    我以前以为那些腐朽的朝廷们,总喜欢弄什么,孝廉,贞洁烈妇的门道,完全是一种骗人的把戏,现在看来,人家那样做是有道理的。

    倒是我,显得浅薄了。”

    云娘笑道:“为娘与卢老夫人曾经商谈过,她从教子的方面跟为娘说明了如何为云氏老贼们如此开脱的后果,她认为这种事,一次都多,二次成害,三次成祸!

    为娘会召集那些老贼们来家里,告诉他们,这是为娘唯一一次为他们说话,以后不会再有。”

    云昭道:“我也会告诉他们,这是我唯一一次在这种事情上顺从母亲,以后不会了。”

    云娘笑道:“如此甚好。”

    云昭又冷笑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云娘道:“这件事交给云旗去办,依旧是我下的令。”

    云昭嘿嘿笑道:“您是我亲娘。”

    “本来就是!”

    云氏后宅母慈子孝的场面自然不能为外人所知,这本身就是一出戏剧。

    是给那些看不清楚戏剧深层问题的人看的。

    至于那些聪明人,本身就不相信什么律法的绝对公正。

    他们反而觉得,云昭能为那些可怜的百姓们搭上母亲的声誉演上这么一场,就已经是对百姓们最大程度的怜悯。

    一连三天,云氏高大的祠堂内惨叫连天……

    每一个从祠堂里出来的云氏老贼都说只是小小的惩戒,可是,从他们被血黏住的裤子,衣衫,以及蹒跚的步履都知道这是一次严厉的惩罚。

    云昭再见獬豸的时候,两人相顾无言,最终长叹一声,直到钱少少这个监察司最高官拿来《官告条例初稿》后,两人才匆匆的进入了工作状态。

    洛阳福王派来了信使,送来了一万两黄金。

    云昭收了钱,然后继续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李洪基攻打洛阳这件事他知道,没什么好说的。

    洛阳守军如果扛住了,福王就能继续逍遥快活,如果扛不住,他就很可能被李洪基加上鹿肉,煮成一锅美味的福禄肉汤。

    人,只能靠自己!

    “福王想来关中!”钱少少在云昭耳边低声道。

    “他不会来的,他宁可去南京,也不会来关中,尤其是发现秦王只剩下一千亩地之后,他就更加的不愿意来了,毕竟,洛阳附近有两个县的土地都是他的。”

    “他想从我们这里雇佣一支大军,帮他守城,如果城池守不住,他希望这支大军能保证他的安危。”

    “是不是还想让这支大军完全听他指挥?”

    “是这样的,为此,他愿意出黄金五万两。”

    “你是怎么想的?听你的意思,你好像赞成把我们的兄弟派给福王糟蹋?”

    “怎么可能,我只是想着,把这群云氏老贼派给福王,且不设军纪。”

    云昭摇摇头道:“既然我们已经赦免了他们的罪责,就不能再把他们送进火坑里去,忘了这件事吧,福王的生死不关我们的事情。

    李洪基这时候拿下洛阳,对我们刮分河南地是很有好处的,没必要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节外生枝。”

    钱少少不解的道:“五万两黄金啊!”

    云昭怒道:“你的心窍被驴毛塞住了吗?

    我只是不愿意派人,不愿意救福王,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要五万两黄金了?”

    钱少少惊讶的道:“你的意思是你不派人,也不帮福王,但是,你还要五万两黄金?”

    云昭瞅着钱少少,表情非常的愤怒,却一言不发。

    钱少少捋一下自己的胸口,好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过了片刻道:“你的意思是,要我去骗是吧?”

    云昭道:“九月二十一日的时候,宁夏镇的最后一笔拨款就要派下去,银元二十六万枚,我的库房已经空了,你的职责确定了你必须把我的库房用金子,或者银子装满,别的,我不问。”

    钱少少狂怒的揪着头发走了。

    “从今往后,蓝田县除过我之外,不能有强盗存在。”

    杨雄抱着一摞文书安静的放在云昭的桌面上,指着最上面一份文书道:“这是张秉忠的派人送来的购粮文书,他这一次需要粮食二十万担,希望我们能以五十万担的价格对待。”

    云昭扯过文书,在上面批阅了几个字之后交给了杨雄。

    杨雄看过批示之后吃惊的道:“五两银子一担粮,且不全是麦子?”

    云昭冷笑道:“他在蜀中抢劫了那么多的钱财,害得无数蜀中百姓流离失所,家破人亡,我要把他们抢走的钱财抢回来,好让云虎在白帝城帮助那些蜀中流民。”

    “可是,五两银子一担,张秉忠无论如何都不肯答应。”

    云昭怒道:“他要是不答应,就让云福军团出紫荆关!

    现在,我还肯允许他用五两银子购买一担粮食,要是给脸不要脸,我们就明抢!”

    杨雄见自家县尊不知为何怒气冲天的,也不敢多问,连忙拿着文书去回复张秉忠的使者去了。

    处理完毕公事,云昭终于松弛了下来,偏过头看看白雪皑皑的玉山,叹口气道:“白首为谁雄呢?”

    钱多多这些天一直表现的非常乖巧,这个女人只要故意装起来,装什么样的人都很像,就像她说的一样,她一个人就兼具两千九百九十九个美人的风韵。

    今天,钱多多装的是贤惠美人儿。

    穿着素素的衣衫,还用一块青布帕包住了头发,手里拿着一件云昭的衣服在认真的缝补,脚下,云显躺在摇篮里,双手握拳放在脑袋边上睡得香甜。

    她缝制一会衣衫,就低下头看看白白胖胖的儿子,是不是将针在头发上划一下,沾一点头油,好让针线更加顺利的穿过布帛。

    见云昭进来了,就迅速的放下手中的针线笑吟吟的迎上来道:“夫君劳累一日,快快坐下歇息一阵,妾身给您晾的凉茶,正好入口。”

    云昭看过儿子,刚刚在躺椅上坐定,他的茶壶就被钱多多放在了手上。

    轻啜一口,茶水温凉,正好入口。

    “你骂架会输给冯英那个闷嘴葫芦?”

    钱多多皱眉道:“以后不跟她骂架了。”

    云昭挑挑眼皮看着她道:“她出手了是吧?”

    “她把我举起来要丢井里。”

    “你想让我帮你报仇?”

    钱多多叹息一声道:“我们两个加起来也打不过那个野婆娘,妾身只好扮一会受气的小媳妇,好让夫君多疼惜一下。”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