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五章好一个民不告,官不究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第一零五章好一个民不告,官不究

    农民起义最大的特点就是混乱!

    指望一群因为活不下去,只想求活的一群人有组织,有纪律这是完全不可行的。

    这就是为什么历史上很多农民起义在初期往往能如火如荼,到了中后期之后,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最后导致起义成果被人剽窃。

    在大明所有的起义者中间,如果说李洪基是一头猛虎,张秉忠是一条毒蛇,那么,云昭就是一头潜伏在沼泽中只露出一双眼睛观察世界的巨鳄。

    他希望自己能够剽窃一下李洪基跟张秉忠的起义果实。

    所以,蓝田县最讲究的就是纪律。

    从云昭决心推翻旧有的社会体系的时候,他就把纪律的种子种在蓝田县所有人的心中。

    为此,他不惜将强大的云氏强盗拆解的七零八落,唯一的原因就是纪律对这些人不怎么起作用。

    想要平息这些盗匪们因为被排除在云氏体系之外而产生的愤怒,云昭不得不加大对他们年轻子弟的培训,而且全部收录在自己的护卫中间。

    至于老一辈的盗匪全部放下手中的武器,变成了农夫。

    对于这些人云昭使用的是家法约束。

    做完这些事情之后,云昭终于松了一口气。

    今天,他就要去汤峪处理一批违反了家法的云氏老人,这将是蓝田县律法整顿的最后一个环节。

    出门的时候,钱多多小声告诉云昭,对这些人可以仁慈一些,却被冯英一巴掌拍在背上,看的出来,这一巴掌拍的很重。

    陪云昭去汤峪处理事情的人是云旗,云杨父子。

    一路上几个人都很沉默,没有什么说话的心思。

    关在汤峪里的云氏老贼,每一个他们都认识,曾经甚至非常的亲密。

    他们并没有背叛云氏,只是违反了蓝田县的律法——杀人,抢夺,奸淫……恶习难改。

    路过恶人洞的时候,云昭停下脚步,对看守恶人洞的护卫首领云辉道:“提出所有人犯,一体斩决。”

    云辉连忙道:“一个不留吗?”

    云昭瞅着山壁上巨大的恶人洞三个字,摇摇头道:“一个不留,这里是蓝田县律法管制的阴影处,必须消除。”

    恶人洞的副管事刘春达揉搓着双手有些激动地道:“县尊,可否容晚生亲自动手?”

    云昭有些厌恶的瞅着刘春达道:“你一个读书人怎么会变得如此疯狂?”

    刘春达对云昭厌恶的眼神视而不见,继续搓着双手道:“晚生这辈子已经完蛋了,您就当我的书读进狗肚子里去了。

    每天晚上,我都能梦见妻女祈求我为她们复仇,既然能得偿所愿,我很欢喜。”

    云昭叹口气道:“准了,大仇得报之后,我希望你走出恶人洞,过正常的日子。”

    刘春达嘿嘿笑道:“晚生喜欢住在恶人洞里,只求县尊在捉到罪大恶极之徒,就送到这个恶人洞里,晚生会在这里等他!”

    云昭道:“这里会被废弃,不会再有恶人。”

    刘春达拱手道:“县尊,恶人会有的,一定会有超出你容忍范围之外的恶人,刘春达愿意一辈子守在这里,等您送恶人过来。

    这里由我守着,世间会少一些恶人。

    起码,那些恶人们在做恶的时候,说不定会想起世上还有我这么一个人,会少做些恶事。”

    云昭摇摇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出现,钱多多总是说玉山书院多出变态,多负心人人,蓝田县出这种家伙的概率也很高啊。

    目送刘春达欢天喜地的冲进了恶人洞,云辉的脸皮都有些抽搐,犹豫一下道:“毁尸灭迹吗?”

    云杨在一边道:“一会把人头送过来。”

    云昭沿着山涧小路继续向前走,短短的一段路他走的很是吃力,甚至一度想要回家。

    他还记得这些老土匪们当初是如何欢迎他的,是如何卑微的将自己最值钱的东西放在他的脚下,承认他是自己首领的。

    身为强盗,土匪,杀人,抢劫,奸淫不过是日常……现在,云昭这个强盗头子却要用官府的律法来惩罚自己的手下,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

    这件事莫说这些老强盗们想不通,云昭自己都没办法找一个合适的说辞来说服自己。

    总不能告诉这些目不识丁靠杀人越货过了一生的家伙们——我们已经是官府了,以后谁当强盗就砍掉谁的脑袋。

    云昭走进圈禁这些家伙的废弃宫殿的时候,这些人表现的很是平静,一个个笑吟吟的瞅着自己的寨主老大,就像往常一样。似乎正在等着自己老大告诉自己哪里有肥羊,大家该做一票了。

    看守这些人的是云氏老贼中的梁老大。

    吼了一嗓子之后,这些家伙们就排成一个乱糟糟的方阵。

    云昭坐在椅子上沉默了良久之后低声道:“裴雄,为什么要杀人啊?”

    一个五十来岁的老贼跨前一步道:“他羞辱我。”

    云昭无言以对,按照绿林规矩,他的兄弟受辱了,该是他这个老大带着大家伙一起去把羞辱裴雄的家伙给灭门,才算是绿林好汉的作风。

    “人家苦主现在告发你了。”

    裴雄沉默不语。

    “少爷,没有人控告裴雄,张良是自己跌死的,这是张良的长子,兄弟出具的文书,不关裴雄的事。”

    云昭死死的盯着说话的云旗,取过文书看了一遍道:“你是花钱了,还是威胁恐吓人家了。”

    声音不高,却冷得惊人。

    “这是獬豸亲自审问后得出来的结果。”云旗说着话又递上来一份具结书,獬豸的大印清晰可辨,上面的结论与云旗说的一般无二。

    云昭不相信,獬豸会在这件事上低头,眉间锁的更加紧密。

    裴雄呵呵笑道:“原来老子没杀人啊,寨主,小的这就出去给族长奶奶磕头问安去。”

    云昭再次朝云旗看过去,云旗脸上毫无表情,甚至还出腿踢了裴雄一脚。

    云昭翻开文书,又看了一眼,问道:“薛良才,你奸女,这可是违反了我山寨的规矩,你如何解释?”

    一个三十来岁的壮硕盗贼笑嘻嘻的走出来单膝跪在云昭面前道:“睡自己老婆,不算犯了咱们山寨的天条吧?”

    听到这个答案,云昭一点都不吃惊,既然是母亲出手了,就不可能给他留下什么可以问罪的地方。

    接下来,他不断地问案子,底下人总有各种各样的合理解释,哪怕是抢劫也能被描述成见义勇为。

    云昭相信,这是权力在作怪。

    而这样的事情,对于母亲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

    云昭心中的愤怒已经难以遏制,不过,他还是按照文书把所有人都问责了一遍。

    结果跟他预料的一样,这些盗贼全他娘的是好人,不是被人误会了,就是被人冤枉了,没有一个是该死的。

    刘春达挑着两个箩筐愉快的走了进来,还以为他挑着两箩筐西瓜,去掉蒙着箩筐的黑布之后,众人才发现箩筐里装着的全是人头。

    人头很干净,看样子是被精心清洗过的,脖子上的断口处,肉色发白,看来被清洗了不止一次,还把血水控的干干净净。

    “县尊,这是大盗草上飞的脑袋,这是淫贼一枝花的脑袋,这是旱天雷的脑袋……”

    眼看着刘春达将这些干净的人头摆西瓜一般的摆在大厅里,即便满屋子都是强盗,看到这么多栩栩如生的人头心底里还是一阵阵的发凉。

    云昭此时如何会不明白,这都是自己老娘一手策划的。

    接下来,该是这群混账东西们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的戏码。

    云昭再次瞅着云旗道:“这些事情都是你经手处理的吧?”

    云旗躬身道:“都是老奴所为。”

    云昭冷声道:“你手头有钱,有权,那些被杀,被奸淫,被劫掠的人难道就是活该吗?”

    云旗低声道:“族长废黜了云氏阴族,以后再有这种事情,按律处置,绝不宽容。”

    云昭的目光从一干老贼脸上扫过,低声道:“你们运气真的很好,有一个偏袒你们的族长。”

    众人跪在地上,一个个耷拉着脑袋不说话了。

    云旗再次施礼道:“三天后,夫人要开族会,以后,她不再是云氏族长,族长之位由少爷接任。”

    云昭淡淡的点点头,站起身就要离开,今天,算是什么都做不了了。

    刘春达连忙道:“请县尊将这些人头赐予属下。”

    云昭此时哪来的心情跟他计较这些,摆摆手,示意随他处置。

    回家的路上,云昭的心里沉重的就像是压上了一块石头。

    云杨递给云昭半根红薯道:“这年头人命不值钱,族长为了救这些混账,用了四万多银元。”

    云昭啃了一口红薯道:“我对獬豸很失望。”

    云杨道:“这是族长跟卢老夫人合计之后做的事情,獬豸也是暴怒,不止一次的询问苦主们是否要告发,如果告发,他一定会主持公道。

    结果,没人告发,被裴雄杀了的那个人的尸体,都被他的儿子跟兄弟连夜挖出来烧成灰烬了。

    在钱面前,没人在意自己老子的性命。

    民不告,官不究,獬豸可是半点法子都没有。”

    云昭怒哼了一声道:“以后,民不告,官必须告,否则有钱,有权的人就能为所欲为!”

    云杨吃红薯永远都是那么贪婪,那么恶心,一口红薯还没有吞下去,就欢喜的对云昭道:“以后你当族长了,我是不是就能不挨家法了。”

    云昭愤怒的道:“你做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