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老不死与复仇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碎石从上方落下,经方才的战斗,苍白宫殿已是千疮百孔。

    苏晓捡起王座前的容器面甲,他不准备直接将面甲交给衔尾蛇石板,就算真的要给,也要分多次给,以免衔尾蛇石板在短时间内蜕变到不可控的程度。

    饮下瓶微苦的药液充斥口腔,苏晓背后的伤势传出丝丝凉意,有了愈合感,他查看方才的击杀提示。

    【提示:你已击杀容器。】

    【你获得2057世界之源。】

    【你获得2940枚灵魂钱币。】

    【你获得不朽级宝箱(60)。】

    【你获得容器核心(特殊物品)。】

    【容器核心】

    产地:暗星世界

    类别:特殊物品

    耐久度:129/530(可修复)

    物品效果:可将装备/道具/材料内含有的特殊超凡能量吸入其中,并转化为无特性超凡能量。

    现储存无特性超凡能量:0/50000点(因长时间封印古神,此上限已大幅度提升)。

    简介:此为容器体内的核心,拥有极强大的适应性,在这苍白的核心上,能看到一道很深的斩痕。

    ……

    苏晓收起平常用不到这东西,但在某些时候或许会很有用,不过这东西的使用代价很高,要消耗装备或高品质道具等。

    穿透胸膛的贯穿伤恢复很多,苏晓从地上起身,羽神·赫格拉退走了,必须尽快找到对方,不能给对方恢复的机会。

    眼下的问题是,羽神到底去哪了,对方能超高速飞行,如果凭借超高速飞行四处躲藏,苏晓的确没什么好办法。

    苏晓感觉这种可能性很低,古神虽都是极恶的代表,但只要不是完全无法战胜的敌人,古神是不会避战的,苏晓见过的所有古神,都有很恐怖的战斗经验,除非是混血或后天转化成古神。

    对于羽神的去向,苏晓不算太担心,眼下的问题是,羽神破封而出,那些投靠它的阵营,此时都会站出来,例如灵魂钟塔与大贤者势力。

    苏晓思索间走进居所内,刚进门,他就看到蛇夫人躺在墙边的小床|上,胸前的伤口打着绷带,她虽脸色苍白,但已从昏迷中醒来。

    “我在回来前占卜过,占卜结果是,一路平安无事。”

    蛇夫人病弱的苦笑着,占卜的很准,一路上的确平安无事,回来后差点去世。

    “羽神·赫格拉的去向,能占卜吗?”

    “当然……不能。”

    蛇夫人虽这样说,但眼中的神情代表,她有办法得知古神的去向。

    “我和大贤者合作了很久,无论是灵魂钟塔还是大贤者,都投靠了古神,我的确不敢占卜古神,但占卜大贤者手下的野兽族还是没问题的。”

    蛇夫人的提议很有价值,大贤者与灵魂钟塔都投靠了羽神,眼下羽神遭到重创,势必将这些愿意追随它的势力收拢起来。

    找一名大贤者手下的野兽族占卜,根据对方的位置,就能得知羽神·赫格拉的去向。

    苏晓梳理现掌握的情报,如果灵魂钟塔与大贤者那边都已集结起来,成为依附古神阵营的附属势力,现在一头撞上去,很可能被围攻。

    想到这些,苏晓决定不冒然追击,但也不能拖太久,单凭己方的战力,不足以对付整个古神阵营,好消息是,己方有一股强援。

    在苏晓思索间,阿姆、巴哈、月灵都返回,异端处刑队的十二人也一同,虽说无人阵亡,但也相当的惨烈。

    月灵快被黑色羽毛钉成刺猬,已半昏迷,巴哈也没好到哪去。

    异端处刑队的十二人,有九人都少了零件,缺胳膊少腿是小伤,有位处刑队成员的头颅已变形,脑袋与金属头盔挤压在一起,白色的脑髓与红色的鲜血混合,他没战死,是因为他体内的某种力量。

    相比以上的伤员,阿姆伤的最重,在异端处刑队的力量还未聚合,战力不够顶的情况下,阿姆站了出来,掩护他人撤退。

    此时阿姆的左臂与部分躯干不翼而飞,看模样像是被硬扯下来,全身的伤口都透出黑色乌光,被古神能量侵蚀。

    “老大,这古神有种领域类能力,能把几百米范围内的所有物质和活物都禁锢……”

    巴哈开始叙述方才的战斗,羽神的那种领域类能力相当无解,只要被那能力禁锢住,根本没有挣脱的可能,每次都会被禁锢3~10秒,一动不能动,就连身处异空间内的巴哈,同样也会被禁锢住,然后被强行拖出异空间。

    他们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羽神之前遭到重创,那种可怕的领域类能力有了缺陷,每次进行大范围封禁,都会有漏网之鱼,有时是异端处刑队的某名成员不被禁锢,有时是阿姆。

    就算如此,他们也被羽神教育的很惨,那种领域类能力过于无解。

    苏晓沉吟片刻,联络了贝妮,询问丹克市那边的情况,没让他等太久,贝妮那边就有了回复。

    相比白色小镇这边,丹克市那边很安定,但科多学派与灵魂钟塔彻底撕破脸皮,科多学派的所有战力集结起来,埋伏在旧王都附近。

    在白色小镇这边开战的同时,科多学派大举进攻了旧王都,也就是攻向灵魂钟塔的老巢。

    双方的混战很惨烈,没打多久,灵魂钟塔那边就放弃了旧王都,有些成员是通过虫塔离开,更多是向旧王都外撤。

    在双方混战时强行撤退,灵魂钟塔付出多惨痛的代价可想而知,他们之所以撤,是要去恭迎他们投靠的古神,羽神·赫格拉。

    这是苏晓与诺厄主教早就计划好的事,科多学派的成员无法直面古神,来多少都是送人头,但他们可以去收拾古神的狗腿子们。

    实际上,无论是科多学派,又或是灵魂钟塔,以及大贤者势力,到了现在的阶段,三方都在赌。

    科多学派赌苏晓更强,能猎伐古神,灵魂钟塔与大贤者则赌古神更强,能将苏晓灭杀。

    通过贝妮作为中间人,苏晓与诺厄主教达成联系,诺厄主教的态度很明确,科多学派要与古神阵营一决生死,他们已在赶往白色小镇的路上,不超五小时,他们集结起来的战力就能赶到。

    包括诺厄主教在内,科多学派一共五名主教,此时已死了三名,对外宣称是遭到了灵魂钟塔的暗杀,实则都是诺厄主教间接弄死的,这老狐狸平时看上去不强势,关键时刻却体现的格外狠辣。

    诺厄主教愿意对付古神,既是顺应局势的发展,也是因为这老家伙要重新拿回大权,如果此战中,白色小镇势力成为最终的胜利者,那么科多学派的崛起将势不可挡。

    ……

    废城·哨光。

    虫塔内不断传出空鸣虫的叫声,一名名男女被传送至此,他们的衣着统一,都是一身暗白色袍,这些都是科多学派的成员。

    一名名科多学派的成员向哨光东侧赶去,被严加把守的虫塔内,随着一次传送的结束,一股格外强烈的波动出现,几名戴着野狗头套,抬着人形金属模具的男人走出。

    他们抬着的东西,整体与棺材有些像,是由铁黑色金属所浇铸而成,这东西名为‘铁铸女’,上面的一个个圆孔,被刺满铁钉,被困在里面的人有绝望可想而知,科多学派在俘虏敌人后,不会用这东西,唯独会对己方的叛徒用,叛徒被敌人更可恨。

    “诺厄,你…不得好死。”

    ‘铁铸女’内传出虚弱的声音,声音略显苍老,被装在这里面的人名叫杜鲁·格费,更多人称他为杜鲁主教。

    “杜鲁·格费,你还是和小时一样,容易被人读懂。”

    走在一旁的诺厄主教神情平静,此时他看上去更加苍老,脸上是沟壑纵|横的皱纹,皮肤还生出老人斑,他穿着一身金红色长袍,这代表他已是科多学派的最高掌权者。

    “诺厄,你也不会有好下场,别忘了,唤神仪式是你着手布置,被猎神者·白夜知道这件事,你也要死。”

    ‘铁铸女’内的杜鲁主教愤怒至极,但他败了,败的彻彻底底。

    杜鲁主教心中很不甘,他从多年就开始布设,将一名名心腹安插在科多学派的重要部门,可以说,从几年前开始,哪怕是他的身份暴露,其他主教也不敢轻举妄动。

    羽神破封而出后,杜鲁主教第一时间就有所感应,开始收网,一切都很顺利,他顺理成章的完成了肃清,将三名主教一并铲除,就在他找上诺厄主教,与这老对手诉说他这些年的艰辛,以及欣赏对方的愤怒与不甘时,事态剧变。

    杜鲁主教‘惊喜’的发现,他的所有心腹,居然全部反叛,将他拿下后,押到诺厄主教面前。

    杜鲁主教想知道,对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诺厄主教的回答很简单,原话是:‘杜鲁,你和小时一样,没任何长进。’

    本世界老不死之一,诺厄主教,他原名为科多·费加曼迪,科多学派的最初创立者之一,以‘脱壳’与‘转嫁再生’技术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因资质问题,他的实力始终到不了最强梯队,但他却一直活到现在。

    科多·费加曼迪,也就是诺厄主教,他其实是光之王那个时代的人,在那时,他算不上大人物,地位有一些,但没实力,他成为科多学派的最初创立者之一,是因为他的亲生弟弟名叫科多·狄。

    诺厄主教选择将自身隐藏起来,和他同一时代的强者不是老死,就是像光之王那般,唯独诺厄主教,以不同的身份,隐藏在科多学派内,见证时代的变迁。

    一直隐忍到现在,他终于等到了崛起的机会,这个时代,终于有他一席之位,他的资质平平,是凭借隐忍与智慧走到今天。

    “躲在黑暗中的终究是臭虫,赌上这把老骨头吧。”

    诺厄主教看着前方的白色小镇,他从怀中掏出一本古旧的日记,这上面记载了他几百年的生平,忽然间,这笔记上燃起火焰。

    大陆北部,野兽族领地,珀湖旁。

    嘀嗒、嘀嗒~

    鲜血滴落在湖边的浅水内,一道身材纤弱的身影跪在湖滩上,她头上的长发垂下,遮住她的脸颊,在她附近,是一具身高在四米以上,穿着全身铠甲的尸体,是老骑士,他死了,整个胸膛被轰碎,断裂的肋骨支出。

    跪在老骑士尸体旁的不是其他人,正是神女·沙塔耶。

    “为什么要来……夺走我们的世界。”

    神女·沙塔耶缓缓起身,她的手抬起,方才激战中落到湖水内的忏罪镰飞起,拖着一缕水花,被她持握在手中,镰刃轻鸣,她现在真的一无所有了。

    赤着脚的沙塔耶走在烂泥中,她的眼底逐渐被侵染成黑色,瞳孔变的苍白,身上的黑焰透出血色,她现在很冷静,不会一个人冲向敌营,她要先去白色小镇,在那之后,她要让古神与大贤者知道,一个一无所有的人,究竟有多么可怕。

    ps:(颈椎恢复了很多,状态也基本恢复,但写的依然慢,不能久坐,后续两章马上来。)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