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掌:论生存力的重要性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白色小镇内,苏晓前行的步伐不算快,容器就在十几米外,对方的速度太快,闪避攻击后,速度还会在短时间内暴涨一大截。

    好消息是,远处的轰鸣停止了,他之前通过各类手段重创羽神,外加通过谋略,让羽神消耗大半的古神能量侦测周边,此时羽神已经退走,去向未知。

    苏晓暂不理会那边,在他的感知锁定下,容器正在废墟间纵跃,容器在离开苍白宫殿后,始终都想冲回去。

    苏晓从缓步前行改为全速突进,容器也从前方迎来。

    刃道刀极。

    苏晓很平常的一刀斩出,刃道刀极是他近距离的最强斩击,没有之一。

    容器手中的刃枪被乌光包裹,它单手持刃枪,前冲几步后就跃起,一记快如奔雷的力劈。

    长刀与刃枪交击,血色与黑黄色光芒对撞。

    咚!

    冲击向周边扩散,地皮被掀起,拖着蛇夫人的布布汪藏在一面断壁后,这断壁上立即遍布裂痕。

    当烟尘散去一些时,苏晓与容器已位于一处巨坑内,长刀与刃枪相抵,刃锋摩擦到咔咔作响。

    当!当!当!

    连番拖出残影的高速斩击后,苏晓与容器各退后几步。

    容器每次闪避攻击,都有大幅度的速度提升,但在这时,苏晓会通过刃道刀时进行抵消,甚至削减敌人的速度。

    容器的刃枪技法,有个难以避免的缺点,那就是判断力,容器处于混乱状态,是在凭借本能战斗,麻烦的是,对方的本能太强,就算意识混乱,也不会显漏出破绽。

    巨坑内,长刀与刃枪接连对斩,金铁脆鸣,周边轰鸣不止,层层气浪扩散。

    一股股反震力传到苏晓的手臂上,容器的力量比自己强,这是难以避免的问题。

    咔吧。

    苏晓斩出一刀后,脚下出现一声脆响,这让他心中有些意外,在白色小镇下方居然有不小的地下空间。

    “吼。”

    容器嘶吼一声,它的左臂抬起,手心中射出一团团腐化能量。

    苏晓接连侧身躲避,挺身上前,一刀上撩斩。

    刷拉一声,长刀切过容器的手臂,如果是之前的斩龙闪,最多就是斩到骨骼,可现在,长刀斩过,直接斩断容器的半条手臂。

    容器根本没在意,它没有痛觉,它另一只手中的刃枪顶端,汇聚出一颗黑色光团,容器将刃枪当做一把长柄大锤,轮圆了向苏晓砸来。

    苏晓急退躲避,面前掠过风压,一声巨震从脚下传来,他感觉到,脚下的地面崩溃,而且还在向下塌陷。

    伴随着下坠感,苏晓周边的光线逐渐变得暗淡,他的瞳孔逐渐放大,快速适应黑暗环境。

    当苏晓脚踏实地时,他已位于一处地下宫殿内,这里的面积在几百平米大小,地面堆有一层白色碎骨。

    周边的墙壁,是由一张张容器面甲堆叠而成,保守估测,面甲的数量在十几万以上,有些黑暗,要永远隐藏在地下,就比如此地。

    这里与苍白宫殿的格局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是,这里没有王座,本应摆放王座的位置有三座石雕,是光之王、大贤者,以及狼蛛女王的石雕。

    滴答、滴答

    鲜血顺着苏晓的下巴滴落,他对面的容器似乎愣在原地,这就是容器诞生的地方。

    容器弓曲身体,轰的一声,它从低下宫殿内跃起,似乎是不愿在此停留哪怕一秒。

    刀芒斩过,当啷一声,跃起的容器向后倒飞,砸在由面甲堆叠成的墙壁上,破碎的骨片四溅。

    容器落地,它居然踉跄了几步,并反握刃枪,一枪刺向自己的胸膛。

    噗嗤一声,亮黄色液体四溅,容器松开手中的刃枪,双臂弓曲,后仰着身体咆哮。

    亮黄色液体四处飞溅,顷刻就将地下宫殿充斥,这是容器的终极能力。

    苏晓没犹豫,他纵身跃起的同时进入空间穿透状态,就算如此,他的左臂依然沾上亮黄色液体,被腐浊到嘶嘶作响,火辣辣的疼。

    重返地面,苏晓后退一步,一根亮黄色的尖刺从他脚前的地面内刺出,竖立起十几米长才停下,不能被这东西刺中,不说被瞬秒,也绝对是重伤。

    战斗这么久,苏晓已经发现,他提升生存力很有用,他的对手都实在太强,提升生存力的好处是,有时必死的伤势,仅需以重伤就能扛下来,至于完全硬抗对手的攻击,那不是不可能的,他面对的这些对手,攻击能力强悍到离谱,杀坦系都特么和杀鸡一样,除非坦系身后有治疗系,才能勉强顶着一会。

    砰、砰。砰!

    一根根亮黄色尖刺从地面刺出,苏晓接连后跃,没一会,他已站上宫殿前的台阶。

    苏晓继续向后纵跃,当他返回苍白宫殿后,亮黄色尖刺终于不再从地面内刺出。

    容器从苍白宫殿的正门走进来,此时它的左臂已再生,这是从母神那遗传的能力。

    容器冲破一道黑色残影,手中刃枪刺来。

    血气在苏晓身后汇聚,构成血之兽,血之兽向容器扑去,容器不闪不避,一枪刺向血之兽。

    啪的一声,血之兽被刺爆,化为大片血气,容器从血气间冲来。

    苏晓迎上前,周边血之兽炸成的血气,最多5秒就会消散,这5秒内,必须创造出一个机会。

    砰的一声,一根亮光色尖刺突然从苏晓脚下刺出,这光刺很短,但将他的右脚刺穿,导致他的速度骤降的同时,也有些失去平衡。

    呼。

    容器掠出一道黑色残影冲过,再次出现时,已位于苏晓身后,在弥漫的血气中,容器的右臂上缭绕起黑烟,手中的刃枪刺出大片残影。

    噗嗤、噗嗤、噗嗤

    四处贯穿伤出现在苏晓的脊背上,鲜血四溅,他的胸膛处也有对应的伤势,苏晓的身躯出现无力感。

    容器又冲出一道黑色残影,它立于苏晓身后,手中刃枪横扫而下,破开蔓延的血气,枪刃直奔苏晓的脖颈斩来。

    就在枪刃距离苏晓的脖颈只剩几公分远时,他的左臂一扯。

    滋!

    加持着魂之丝的界断线收拢,以周边的放逐残片为支撑点,将容器牢牢缠在其中。

    当。

    刃枪依然斩下,但速度慢了很多,被苏晓手中的长刀架住。

    苏晓再次拉扯界断线,所有与界断线相连的放逐残片,都以最大力度向周边扩散,尽可能将界断线绷紧。

    苏晓手中发力,长刀当啷一声弹开刃枪,他单手持刀,几步突袭到容器身前,周边的由血之兽化为的血气聚拢,全部攀附在长刀上。将斩龙闪染成血红色。

    刷拉一声,长刀贯穿容器的头颅,它的身体僵了下,缠在它全身的界断线咔咔作响。

    血色长刀刚刺穿容器的头颅,刀上的血色就快速上涌,没入到容器的头颅内。

    苏晓抽刀而退,同时收起界断线,界断线没入到他的袖口内。

    苏晓纵跃出几米远后,眼中出现红芒,几乎是同时,容器松开手中的刃枪,双手捶打自己的头颅。

    “吼!”

    “吼!”

    两声咆哮几乎同时出现,一声是容器的咆哮,另一声是位于容器头颅内,高度压缩的血之兽,随着这两声咆哮,黑色混合着血气的声浪向周边扩散。

    咚!

    一声闷响从容器的头颅内传出,血之兽在容器头颅内爆炸了,爆炸后,血气顺着容器的眼洞,以及面甲裂痕内喷出,容器踉跄着大步退后,刚捡起的刃枪当啷一声掉落在地。

    最终,容器噗通一声单膝跪地,汩汩鲜血顺着它面甲下方的缝隙内淌出,很快在它身下形成一大滩血迹,它的生命值宛如流水般下滑。

    苏晓之前的大量斩击青钢影的真实伤害,以及刀术招式造成的损伤,最后还有头颅内爆炸的血之兽,这些伤势相加,几近杀死容器,它已无力再战。

    容器倒在地上,它开始在地上费力的爬行,不是要逃,它在爬向不远处的王座。

    苏晓从上方落下,一刀贯穿容器的头颅,又是一刀加持着青钢影能量的致命伤。

    容器的手微颤着抬起,探向近在咫尺的王座,它拿起一块光之王的躯体碎片,很费力的将这残片搂在怀中,从这一刻开始,它不再是完美的容器了,它有了某种情感。

    苏晓拔出刺入容器头颅内的斩龙闪,鲜血喷溅起很高,容器眼中亮黄色的瞳焰退去。

    “并不完美的容器。”

    苏晓说话间坐在地上,手中长刀刺入地面,他抬手擦去下巴的鲜血,容器,已斩。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