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21章 古今多少事(最后求一次月票了)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这种无与伦比的强大感是如此的强烈,这种权势和威能,非任何一道权势可以比拟万一,它让人迷醉,也让人迷失,甚至让人变得淡漠,变得冰冷,明知众生疾苦,但计缘却发现自己竟然心无波动。

    转头看向身边,计缘只一个眼神,就骇得獬豸都仓皇后退。

    “计缘,清醒一些!”

    “咕咚~”

    心脏强劲得跳动了一下,原来刚刚的一切感觉,仅仅是一个心跳的时间,而计缘的念头陷入一种迷茫之中,站在黑荒大地上,看着妖气魔焰升腾,却愣愣不动。

    獬豸一直想要接近计缘,却根本难以靠近,之前是怕,后来是怎么走怎么飞都无法拉近和计缘的距离,怎么喊,对方都好似听不见。

    ……

    一月,两月,三月……足足五个多月过去,天下各方乱战毫无平息的迹象,两荒之地的正邪交锋也异常激烈,或者说从一开始就十分激烈,从没有减弱过。

    但在无量山处,一切却变得诡异地安静,自两个月之前,无量山中就不时会变得安静一些,一个月之前开始,这份安静更是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但也并非没有声响,只是这声响,都是从荒域之地传来的嘶吼和咆哮,却没有什么妖物敢翻越无量山。

    左无极以扁杖杵地,静静站在无量山的一座山峰处,目光平视前方一片浑浊的荒域,身如高山巍然不动。

    “唔呜——”

    一阵嘹亮的鸣叫声从无量山后方的明亮之处传来,随后是一道道璀璨的法光飞遁而来,而这些光一到无量山,就有不少因为这猝不及防的恐怖重力而直接坠落,只有一部分高人才能稳稳降落。

    “咚咚咚咚咚咚……”

    远方响起一阵声音如雷的鼓声,不断由远及近,天水之光都随着鼓声的接近化为红色,更有一股淡淡的铁锈气弥漫过来。

    左无极微微动了一下,缓缓转头,以侧目余光扫向后方,见到有庞然大物贴着两界山飞来,见到有仙光接近身后。

    “左武圣!”

    江雪凌落到了左无极所立的山峦之上,随后视线向前,微微张嘴,她看到了前方的两界山尽数化为血红,山间沟壑处处流淌血河,凶兽古妖尸骸堆积漫山遍野,甚至很多地方已经快要将山填平……

    “嗬……”

    左无极长长出了一口气,也将江雪凌的注意力重新拉回到这一位人间武圣身上,后者以略显沙哑的嗓音开口,语速很慢。

    “你们来了?那我,就能休息一下了……左某今生,有此尽兴一战,足矣!”

    “左武圣……武圣……大人……”

    江雪凌伸出手,指尖微微颤抖,最终也没有触摸左无极,她不敢亵渎这一位武与道皆至强之人!

    龙女和老龙慢一步到达这里,在落下的这一刻,也看到了这最后一幕。

    “哎!”

    老龙叹了口气,龙女眼神复杂,微微闭上眼睛。

    “武圣大人走好!”

    后方传来黎丰歇斯底里的叫喊,身子却被沉默的金甲拦着,那是一声声迟来的“师父”……

    似乎感应到那个可怕之人已死,荒域之中的气息再度暴躁起来……

    不过这一次,两界山同样还在!

    ……

    黑荒中,一只咬着自己锦囊系带的小纸鹤忽然出现,避过了不知道多少妖魔,疯狂扇动着翅膀,从远方冲来,冲向计缘,却无法接近计缘。

    “啾——啾——大老爷,大老爷——”

    “大老爷!”“大老爷快醒醒,大老爷!”

    “大老爷快醒醒啊!”

    小纸鹤鹤鸣和尖声大喊,之前被天道气息震慑得不敢有动作的小字们,也纷纷在计缘袖中大喊起来。

    计缘眉头皱了一下,看向一侧,随后小纸鹤一下就冲到了计缘面前,飞到了计缘的肩头。

    看到小纸鹤的这一瞬间,计缘愣了一下,甩了甩头,渐渐恢复了清明。

    计缘长长出了一口气,伸手轻轻抚摸肩头的小纸鹤,然后看向不远处大松一口气的獬豸。

    “这掌控天地之威,确实容易让人迷失啊,难怪月苍他们总觉得我是要独领天地,呵呵……”

    计缘这自嘲一笑,带个獬豸的压力顿时消失无踪,后者狠狠喘息几口气,飞回了计缘身边。

    “你他娘的刚刚吓死我了,你看我一眼差点把我瞧得真灵出窍,奶奶滴,太夸张了,我心神一定遭受了重创,非灵根之果不能治也!”

    计缘只是向着獬豸点了点头,却并未多说什么,那种天道的感觉虽然被他压下去了,但那股汇聚天地气数脉络于一身的道感却在一直增强,他毕生修为,能压住几时也是个未知数。

    “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连左无极都……哎!”

    计缘惋惜一叹,但心中信念也愈发坚定。

    “没有多少时间了,计某还有最后一子可落,定鼎天元则再造天地!”

    “最后一子?”

    计缘只是看了獬豸一眼,下一个刹那,身形已经变得模糊,獬豸微微一愣,发觉计缘要走,却没有带上他的意思,下意识伸手一抓,却只抓到一股清风。

    几乎在计缘消失在黑荒中的同一刻,天地中央,四大洋斜角交汇的中心位置,计缘的身形再次显现。

    海中波浪托举而上,垫在计缘脚下,带着他不断升向高空,他先是看向南荒大地,以天道之音开口。

    “紫玉道友,还请现身。”

    计缘的声音传来,南荒正道都为之一静,且明明没多做说明,但正在南荒厮杀的紫玉真人却忽然明白了什么,心中交织着难受和恐惧,却并没有太多犹豫,而是缓缓飞向高空。

    “放心,计某会保住你一点元灵,会有来生的。”

    话音落下,天空的紫玉真人身上浮现五彩光芒,慢慢化为一块巨大的五彩岩石,然后如同一颗升天彗心,飞向了天际。

    “砰……”

    天顶之上,被邪阳星砸出的窟窿正在愈合。

    云洲附近,两只交战的金乌纷纷发出鸣叫,其中那只金乌神鸟忽然飞向高空,而另一只独眼的金乌邪鸟则向它追去。

    二者一前一后,竟然直接飞出了正在愈合的天顶,但这一刻,一声蟾鸣震天响。

    “咕呱——”

    一道覆盖天际的红色大舌头骤然飞来,直接卷住了金乌邪鸟。

    “呜哇——”

    太阳真火腾腾而起,灼烧银蟾的舌头,但另一只金乌神鸟却折身飞回,落在银蟾巨大的舌头上,对着另一只金乌头顶一啄而下。

    “噗……”

    金乌烈焰挥洒天空之外,将天色化为一片金焰,随后又被银蟾巨舌拉向月亮,渐渐焰光消散……

    而天顶也在此刻彻底愈合。

    计缘面色平静,再看向无量山所在,左无极死后屹立不倒目视前方,荒域凶兽古妖竟然无一敢冲向左无极正面,仿佛怕这人突然又醒了,所以风流无量山两侧,而正道修士和兵家大军正在两侧同妖魔厮杀。

    只是没有第二块五彩石了,无法填补海中缺口,计缘如今时间不多,不敢多做犹豫,再次开口。

    “天界映星辉,无量分两界,正气长存,两界不倒!”

    无穷流光在天空汇聚,崩溃的天河之界慢慢恢复,两界山中的重力也变得越来越大,黄兴业渐渐苏醒过来,虽没恢复,却再度统御山势,将荒域阻隔在外。

    计缘微微闭眼,压下一种淡淡的炫目感,以前他心神之力强悍无比,法力总有尽头,如今他法力无边无际,心神却难以为继了。

    “嗬……”

    计缘微微咬牙,从袖中取出千斗壶,侧靠水波,一口酒水下肚,酒味刺激之下,变得更加清醒了一些,他看了一眼两荒之地,没有再多牵扯精力,而是扫向天地各方,再次开口道。

    “天地,气数尽归于此,汇仙道气数、佛门气数、妖修气数、精怪气数、人道文运,人道武运、灵道气数……”

    计缘每说出一段话,天地间就有一股气数汇聚呼应其言,这汇聚气数的过程,也是理顺天地气机的过程,将天地间紊乱的元气逐渐平复下来。

    “融天下气数,于黄泉尽头,化天地轮回,生轮回之道——”

    轰隆隆隆……

    阴间地府,黄泉河畔,天地气数疯狂涌入,一股浩荡的感觉从中生出,有无穷迷幻也有无穷光辉……

    而在轮回化出的第一时间,就有一道道元灵汇入,紫玉真人的一缕元灵也瞬间飞入了阴间,进入了轮回之内。

    阴间的这种变化,使得正在交战的阴间鬼神和恶鬼都愣了一下,然后前者越发神勇,后者却因为天地间的暴躁气息消融,而开始慑于鬼神之力……

    和阴间恶鬼有差不多感觉的,还有两荒之地的妖魔,月苍等人已死,妖王大妖陨灭无算,一些妖魔鬼怪开始恢复理智,面对正道的压力,纷纷开始逃窜,而失去了数量庞大的底部和中坚力量支持,一些大妖大魔也变得难以支撑,心中升起惧意……

    最后计缘看向海中一处,仿佛能看到阿泽站在那边。

    “阿泽,记住先生和你说的话。”

    这声音只有阿泽听得到,但他却找不到计缘在哪,只能大声对天喊叫。

    “先生,阿泽铭记于心,阿泽不会忘记的!”

    计缘再看了一眼天地各方,仿佛能看到天下间诸多精彩,看到了陆山君、龙女、老龙、老乞丐等亲密之人,看到了屹立不倒的左无极,也看到了尹兆先位于文庙的牌位,看到了天地众生和万物……

    而和计缘亲密的人,无一不感受到那种注视。

    最后,计缘看向宁安县,看向居安小阁,看到枣娘站在树下发呆,看到大枣树下,有一片美丽的凤凰之羽,而灵根之果已经彻底成熟,当能救回不少人。

    计缘露出笑容喃喃自语。

    “这天道,我计某人可不想当,哪怕当个凡人,也比这强,不过这世间还是不能没有天道的!”

    话音落下,计缘毫无留恋,散去顶上三华,洒脱地看着这华光几乎带走他全部修为,一阵强烈的虚弱感袭来,一阵难以形容的痛苦也袭来,此生所经历的事仿佛不断在脑海中回溯……

    计缘从袖中甩出一只小船,却发现此刻的他,连控制自己落到船上的这份力气都没有了,水波逐渐落下,身体也随着波涛缓缓沉入了海中,空余小舟在海上飘荡。

    海水无色倒影蓝天,计缘慢慢下沉,看着水面方向随着波光流动的白色天光,心情却很放松。

    小纸鹤飞出,抓住计缘的衣衫,将他往水面上带,计缘闭上眼睛,意识有些模糊了,好似陷入了一种游梦的状态。

    渐渐的,计缘觉得好似穿过了一层充满气泡的水,身上的力气也恢复了不少,虽然虚弱,却不再虚浮,也能自由呼吸了,他当缓缓睁开眼,能觉出背后的坚实感,似乎是躺在什么石板上。

    计缘看向两边,模糊的视线中,能看到一个个立起的石碑,他支撑着站起来,心中明悟,知道自己处于何方了。

    这是一个墓园,上辈子那种公墓。

    顺着心中的某种感觉,计缘顺着这条石板园道走向前方,星丝羽衣上的灰尘缓缓滑落,身上一尘不染。

    最终,计缘的步伐在一处墓碑前停下,模糊的视线看着石碑,伸手轻轻触摸碑刻之文,明白这是自己父母骨灰合葬之墓。

    “爸爸,妈妈,孩儿不孝……”

    计缘慢慢屈膝跪下,在墓碑边一待就是半日,耳中听到有声音由远及近,片刻之后计缘转头看去,有一个老人提着篮子牵着一个孩童过来。

    “呃,你是?”

    穿一身古装来扫墓?墓园可是严肃之所,老人觉得极为诧异,但对方的神态却如此自然,和那些玩古装秀的完全是两种感觉,而且他为什么跪在这里?

    再一看,老人居然觉得对方有那么一丝眼熟……

    边上的孩子则显得极为兴奋,竟然能看到一个穿这么好看衣服的叔叔,他甚至忍不住伸手捏了捏计缘的衣角,发现十分丝滑,比桑蚕丝还舒服。

    但孙儿的动作被老人发现,然后赶紧拉了回来,对计缘报以歉意的微笑。

    计缘掐了掐指,慢慢站起身来,对着老人点了点头。

    “原来是清明了啊,你们请便。”

    说完,计缘已经转身从另一个方向离去,他知道这老人是谁,是他小叔的孙子,曾经每年过年都会来缠他。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计缘脚步逐渐加快,行走之间的那一股古韵风度,再次让老人确认绝对不是那些玩古装的人能有的,身边孩童忽然揉了揉眼睛,因为他好像看到有一只红顶的小白鸟从那叔叔肩膀出探出来看了一下,又快速缩了回去。

    计德淼看着这个古装男子离去,看其背影,一种莫名的亲切在加强,有淡淡的声音顺着那古装背影传来。

    “生来双目苍茫,却依此见人间冷暖,初醒由衷彷徨,未明晰前路迷茫,吼天地不得声,哭苍生不闻泣,既如此,笑又何妨。

    平心,静气,且看壶中烟波浩渺,豁然开朗!呵呵呵呵……”

    跳出天地,他人拼死欲得,计缘却不觉得有如何神奇。

    声音远去,在计德淼眼中那人影也渐渐淡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老花眼犯了。

    “爷爷,爷爷,那个人是谁啊,他是在玩角色扮演吗?”

    “呃,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些熟悉……”

    计缘回头一笑,已经走出墓园,眼前光晕弥漫又散去,他正躺在那一艘海中小舟之上。

    轮回已经化出,一切已经安定,而计缘也不再是那个法力无边的仙人,近乎失去了通天彻地之能。

    计缘拍拍小纸鹤,低声说了几句,等直起身子看着小纸鹤飞向云洲,他又躺回了小舟上,前所未有的疲惫,却也前所未有的轻松。

    ……

    几年后的一个黄昏,也不知在天下何处的一艘江面小舟上。

    两鬓霜白却反倒更显沧桑魅力的计缘抬头看着天空,日月依旧挂天。

    计缘回到小舟舱中,提起一坛酒,将其上的封泥打开,顿时有一股淡淡的酒香溢出,这是计缘自己酿造的酒,名曰“人间醉”。

    “计先生可叫人好找啊!”

    熟悉的声音从天而来,计缘出舱看向一侧天空,老龙和龙女落到了小舟上,前者笑容满面,后者笑意轻柔,都难掩喜色。

    “计叔叔,可是开什么好酒呢?”

    没人提这几年的寻找,也没人提最初以为计缘已死的伤感,只显露一次巧遇的喜悦。

    “来得正好,这一坛酒是计某自酿,如今一身轻松,快来舱内炭炉旁小酌一杯。”

    三人在舱内坐下,计缘亲自倒上酒水,这酒香气宜人,但看起来却有些浑浊,再观酒中浑浊所在,又似乎是种种景象,好似见到尘世内外,不知多少事。

    “好酒!”

    “请用!”

    “请!”

    “谢计叔叔!”

    三人交谈甚欢,无需心系天地,无需心系苍生,只聊曾经过往,只聊天下趣闻。

    两鬓沧桑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

    PS:本书正式完结,最后求一次月票哈,或者29号投也行,毕竟双倍活动。

    还有本书卡牌活动也在进行中,感兴趣的书友可以参加,都很用心雕琢的。

    最后的最后,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完本感言和番外会在完本活动中放出!

    烂柯棋缘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