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19章 正气长存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天上的金乌就悬于云洲上空,天顶的破洞同样如此,在无尽乱流和狂风中,连气温都变得忽冷忽热,笼罩在大贞和整个云洲的是一片末日的景象。

    计缘将云洲大贞之处定位天下气数的中枢,竭力护持此地,金乌虽然不能尽知计缘的布置,但一入这天地,自然不难感应处这里的特殊。

    此刻,哪怕是尹青,在抬头看向天上的金乌之刻,也生出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而他身边,一起从官署和朝堂上出来的群臣和兵士都看着天空一脸茫然。

    大贞的一些街道上,一些老百姓不知所措,更有一些人跪下来对天而拜,把天上的金乌当成了天神。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可领!

    “起来!全都起来!这岂是什么正神,分明是魔孽!”

    “不要拜它,不要拜它——”

    街上一些书生见到此景怒从心起,一想平和的书生甚至冲到人群中挥书便打。

    大贞军中,尹重死死握紧手中的钢枪,以极限地咆哮声下达军令。

    “三军之中,但凡有人下跪者,斩首——”

    ……

    金乌俯瞰众生,俯瞰人间,更好似能俯瞰人们的内心,多少年了,现在的感觉让他回想起曾经,金乌过境,众生无敢不拜。

    只是下方不少地方,还是有些碍眼,尤其是那一处!

    浩然书院内,尹兆先走出自己的书屋,负背的双手中抓着一本尚未批注完的书,他抬头看着天空的金乌,是整个云洲之内唯一以平常心态望向天空的人,他甚至隐隐感觉到那金乌也在看向他。

    “金乌,如今已非你的时代,人族和众生非你可奴裔,天地气数也不会就此而绝,我尹兆先虽然是无能之辈,然天地间总有人能对付你!”

    ‘那个人便是计先生!’

    尹兆先心中默默补上一句,心中明志,伴随着一阵疲惫,在书屋前的台阶上坐下,靠着廊柱缓缓闭上了眼睛。

    生来之命由天定,滚落于红尘之中,死去却心得自由,携浩然以游天地!

    这一刻,无穷白光自浩然书院升起,天地正气自地面反照天空,就连天上正准备对大贞出手的金乌都微微受惊,下意识飞开了一些。

    “天地间,正气长存!”

    尹兆先的声音随着浩然正气之光划过天际,随着光传遍天下,这一次的正气之光比上一次强烈了不知道多少,只要心怀正念的人,只要心存正念的人,这一刻心中就犹如天雷滚滚荡除邪祟!

    浩然正气传遍天下,天地气数自相汇聚,天地元气都为之一清。

    这一刻,无数人的注意力都为浩然正气所吸引,哪怕是混战中的阴间也同样能感受到。

    但对于很多人来说,在这一刻也隐隐明白这光意味着什么。

    地藏僧站起身来,双手合十对着天上白光行礼。

    “善哉,愿天下正气长存!”

    尹青含泪死死抓着自己的衣衫,军中的尹重也闭上眼睛。

    天地间数不清的莘莘学子此时此刻同样心有所感,不少人甚至眼中有泪夺眶而出,天下更有数不清的鬼神有所感应,更不用说各方高人了。

    但这浩然正气也激起了天下正道的心气,更是令群魔群妖或者说一切邪祟之物受到震慑,仿佛天威滚滚,仿佛报应不爽。

    这浩然正气自然也照到了黑荒,无视一切阻隔地照入了计缘的剑阵之中,也令计缘慢慢捏紧了拳头。

    “尹夫子……”

    尹兆先愿意信任计缘,相信纵然是这样的情况,计先生一定也有扭转乾坤之策,改天换地之力。

    这份信任,在计缘心中升起的感觉,恰如数十年前宁安县一别,尹兆先收到计缘所留书信的那一刻。

    沉重、激荡、豪气顿生!

    计缘微微抬头,好似能看到天上的白光,更能无视空间限制,看到那一只傲然于天的金乌。

    恍惚间,计缘的意境已经展开,他看到了天,看到了地,也看到了自己顶天立地的法相,三者好似由虚转实同天地相容,又由实转虚化为一片华光,这光以计缘为中心相合,一种更为轻松的感觉慢慢浮现。

    计缘好似明白了什么,又好似本来就该明白,他看向了天空的正阳方位,眼中一阵模糊和刺痛,视线好似彻底失明。

    ……

    “呜啊——”

    天地间,又是一声鸦鸣响起,这一声鸦鸣过后,不论有没有乌云,不论处于何方,大地海洋之上的天空都忽然暗了下来,这是天上那颗太阳星的火光在逐渐暗淡。

    一道金色的光离开太阳星,也冲入了天地。

    “呜啊——”

    鸦鸣声再度响起,而云洲上空的金乌已经不得不将注意力从大贞身上挪开。

    “呜哇——”

    这只金乌也大叫一声,而天空中的金色光芒已经化为一只巨大的金乌神鸟,直接撞向了天空中展翅的那一只金乌。

    “轰……”

    两只金乌带着利爪撞在一起,一触即发的激斗让原本变得昏暗的天空炸起一片光明……

    ……

    剑阵之中计缘已经心无波澜,不论无量山如何,不论天地气数最终是否会断绝,但至少他计缘还没有死,只要他还在,这天地气数就轮不到邪祟来做主。

    “计缘!”

    “计缘你休要错失良机!”

    “我等真心实意,愿立下血誓!”

    “计……”

    计缘打断了月苍等人的话。

    “好了,诸位也算拼过一场,但是非成败对诸位而言已经并无意义,天地究竟如何,计某究竟如何,就算诸位尚有真身,或许也看不到了,计缘送诸位山路!”

    计缘现在就一个念头,要早日解决月苍等人,然后灭除金乌和冲入天地的荒古凶兽及妖物,行再造乾坤之法,全力以赴,不论成败!

    话音落下,计缘绝天剑阵气机再度一变,已然化出真正的天地万物……

    ……

    无量山中,原本坚不可摧的山势已经损毁大半,后半段无量山直接崩塌。

    黄兴业身为山岳正神首当其冲,已经萎靡不振,能维持住一部分山势已经是竭力为之。

    秦子舟接引星光又力抗太阳星,同样无力为继。

    仲平休维系全局倾力施为,冲撞之下自然也身受重创,已经没了多少气息。

    嵩仑心神巨颤,面对眼前的局面不知如何处置,而莫羽以及黎丰两个小辈更是不知所措。

    至于尸九则已经心如死灰,他知道自己死定了。

    无量山前方,荒域之中的恐怖气息已经不再为无量山所隔,那种来自荒古的嘶吼和咆哮恍若已经到达耳边。

    尸九甚至有些自嘲,逃来逃去,最后竟然来到一个十死无生的真正死地,当初留在衡山或许都更有生机,至少有凶焰滔天的陆吾和牛魔王……

    尸九没动过再次逃跑的念头,虽然来得时间不长,但他已经知道对面荒域中的是什么存在,逃不了的,哪怕是此刻浩然正气存于天地,尸九心中也冰冷无比。

    恍惚间,尸九忽然发现,在那一处山上,左无极还盘坐在那,好似从刚刚开始,一切外在的事都无法影响到他,而那铁塔般的金甲神将也站在那棵树旁。

    左无极一直没有动,甚至太阳星坠落他也没有出手,但他不是贪生怕死之人,以前不是,现在也不可能是,他是武圣,是人间的武圣,也是这天地间的武圣。

    来自荒古时代的凶兽妖兽已经踏足无量山,纵然恐怖的重力尚存,纵然越是高处越是重力夸张,这无量山不再不可逾越,不再能分断两界。

    即便大多气息腐朽破败,但如今天地间的绝大多数妖魔,同这些荒古存在都不可同日而语,其中最最兴奋的,正是一只巨大的朱厌,他位于最前方,跳跃在无量山峦之间,发出震动天地的大吼。

    “吼——”

    但这一刻,左无极缓缓睁开了眼睛,并且慢慢站起来了,在他慢慢起身的时刻,身上的气势在顷刻间攀升向极限。

    “左某人曾受指点,武煞元罡威力惊人,但也有巨大缺陷,此后悟出完满之法,但这缺陷左某却没有扫去,而是更悟透其至理……计先生曾说,天道尚有缺陷,世间诸多事岂可尽善尽美……”

    左无极仿佛说给金甲听,又好似喃喃自语着,一步步走向金甲身旁的那棵树。

    这棵古树当年左无极用足了力气都拔不出来,这会他轻轻将手搭在树上,古树居然开始缓缓消散,木屑在风中就化为虚无,但树木并非完全消散而去,最终在左无极手中出现了一根长短合适的扁杖。

    左无极忽然看向一边的金甲,对方已经抓起了自己的混金锤。

    “金兄,几位高人如今虚弱,还望金兄能护住他们,还有墨玉和丰儿。”

    金甲一瞪眼,他准备往前杀去的,但左无极这话一说,他又下意识看向后方,犹豫了一下,才应了声。

    “好,你,小心!”

    左无极闻言一笑,忽然升起促狭之心,上下打量金甲道。

    “金兄,你我相识这么多年,左某从来没见你笑过,今日就笑一个给左某人看看如何?”

    金甲愣了一下,抓着一个混金锤顶着自己的后脑挠着,这是什么要求?

    但微微愣了片刻之后,看到左无极那剔透的眼神,金甲还是咧开了嘴,他有笑容没笑声,左无极此刻却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不绝,左无极却已经点地一脚,纵身跃向前方,也不知道这一跃跃出多远,只知道山峰不断在往身后退去,直到左无极立于荒古妖气邪气蔓延的最前端。

    这一刻,左无极看了一样天边正气之光,将心中武道信念同爆发到极致的武煞元罡相合,这一次的武煞元罡,取的正是曾经被点名的“缺陷”,并且取道极限,将自身一切生机和气数融入其中。

    “两界山在此,左无极在此!”

    左无极扁杖杵地,身形对比妖魔虽小,但气势之盛恍若身形逆转,所立之处如同升起一片不可逾越的屏障。

    “左,无,极——我要你死——”

    朱厌已经冲到了这里,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山巅的左无极,化身真灵被灭却尚有当时的残存记忆浮现,其中就有左无极的身影,这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左无极眯眼看着看似恐怖的朱厌,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当初他见计先生和朱厌斗法深受震撼,早就想要再会会朱厌了。

    “来得好!”

    一踢扁杖,一脚踏得坚胜金刚的无量山山石碎裂,左无极身枪化龙,点向冲来的朱厌。

    “砰……”

    犹如山中响雷鸣,体型渺小的左无极一步都没有退,体魄惊人的朱厌却倒飞而回,砸向后方冲来的荒古妖魔。

    “轰隆……”一声巨响间,妖魔翻滚,而左无极瞬息跟上,扁杖挑在肩上随身旋转,武煞之光无限凝实,扫向视线所及的凶兽、古妖、邪魔和山峦……

    ……

    肩有扁杖挑天地,身负武功荡群魔,独身立此分两界,天下无敌左无极!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