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红尘六散,棒灭苍生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王超为了掩饰尴尬,大手一挥,叫道:“那就看茶!”

    曾登科在王超背后冷冷的看了两师兄弟一眼,忽然说道:“原来是六欲红尘刀的传人,怪不得能直入大王亲前。就是不知道六欲红尘刀的:贪、嗔、痴、爱、恨、恶,六大刀意!你修炼了几种?”

    刘峰晖微微一笑,说道:“总管可是要试量某家身手?”

    曾登科轻盈一跃,宛如大鹤,身在半空,浪声长啸道:“正要试演六欲红尘刀传人的身手!”他隔空下击,一双手掌变化万千,犹如满天飞羽,缤纷好看,却又杀意盈然!

    刘峰晖不慌不忙双手捏了刀印,以掌做刀迎空劈出,顿时有一道刀意斩破红尘,直贯九宸。

    双方以快打快,兔起鹘落,顷刻间交手十余招,只有掌劲刀劲交拼的啪啪啪之声,却半点气劲四溢也无。

    曾登科连出十余式杀招,却身子都不曾沾地,一身轻功之登峰造极,简直可怖可骇。刘峰晖能够见招拆招,寸步不让,刀意之凝练也堪称一代大豪。

    王超瞧不明白两人交手有何奥妙,但是他身边的小太监却都是武功高手,一个个瞧得明白,都心头吃惊,暗暗忖道:“曾总管已经是天下有数的高手,这人却半点不落下风,是大王哪里寻来的好手?若是他也净身了入王府,不知会被安排什么职务,我等会不会被调拨此人手下听差……”

    刘峰晖并不知道,他已经被看做未来的太监,不然定会狂喷一口鲜血,掉头就走,宁肯去卖屁股,也不敢斩了小丁丁!

    曾登科凭空借力,再次翩然飞起,断喝一声:“棍来!”

    立刻就有手下小太监,把一根乌木为体两段缠有金丝的大棒掷入空中,被他抄在手中,挽了一个棒花,顿时就有无上凶威浮现,就如一棍捅破了九重天,挑了一座天界灵山砸下来。

    这股凶意威势,让刘峰晖脸色大变,狂喝一声:“如意棒法!”

    他也没有想到,平生引以为傲的刀法,出师之后,行走江湖,几乎从未有遇到过对手,居然在今日连遇两个敌手。

    “商藏花”商道人武功深不可测,虚怀若谷,太上指剑,精微奥妙。

    太上指剑硬撼六欲红尘刀,王超是个棒槌,根本不懂武功,全靠玄清太上剑人自发御敌,还不知道那一指如何惊艳。

    刘峰晖却清楚,他几乎已经出尽全力,但这位自称“北辰王府客卿”的道人,却犹有余力,功力肾不可测,自己实是输了一招。

    如今又遇到了这个俊俏小太监,竟然能使出来,以凶霸闻名天下的如意棒法。

    据传说,前朝失鼎,天下动荡,共有十一七路反王,四十八路尘烟,各自起兵。

    其中就以临安王的兵力最为雄厚,麾下更有一位大将张定远,号为万夫不当,勇冠天下,兵法韬略,亦是一时俊彦,天下罕有其匹。

    只是临安王不听麾下忠臣良士劝阻,连续做了好些昏庸的决定,跟亦是十七路反王之一的大衍王最关键的一场大战,却把张定远闲置,换了一个不懂兵法,只是武勇匹夫的大将。

    大衍王朝的开国皇帝,亲临箭矢,以万金之躯为诱敌,把临安王的大军引诱至死地,以火攻大败。

    临安王的精锐兵马,一战尽丧。

    大衍王朝的开国皇帝,指挥若定,连战二十七场,亲手斩杀临安王手下三十余上将,破十七城,把这路天下最大的反王逼至绝境。

    便是到了绝境,临安王仍旧不信张定远,反而让亲信夺了张定远兵权,以一名亲信的小人为主将,欲跟大衍王决战。

    当时大衍王麾下七路猛将联手,大破敌军,攻下了临安王的老巢,在最后的时刻,张定远孤身出现在战场。

    此人一棒横行,冲破千军万马,连败大衍王手下一十八名大将,杀至了这名大衍王朝的开国皇帝的亲前。

    当时张定远使的便是如意棒法,他豁尽四十年功力,使出了如意棒法的绝命杀法,几乎就一棒打杀了这位天之骄子。

    亏得大衍王有一名为严冬来的总角之交,亲身受棒,替了大衍王一死,让大衍王趁机一掌重创了张定远。

    饶被大衍王打的身负重伤,这位临安王手下的第一大将仍旧全身而退,并且携走了临安王的幼子,突出了战场。

    那一场大战,当真惊心动魄,数百年犹有余烈。

    大衍王心痛好友之死,立国之后,发下大誓愿,必杀张定远和临安王后代。

    大衍王朝几代帝王都追索不休,终于杀尽了张定远和临安王的后裔,并把如意棒法夺取到手。

    大衍王深恨这套棒法,留下过遗诏:“念及此棒法为天下绝学,不该失传,故可以保留,不必毁去,但只许太监修习,不许任何男子女子习练。”

    这路曾凶威天下的武学,人间武极之一,就此成了著名的太监武学。

    只是此棒法凶威无双,太监身体残缺,天生阴柔,互为克制,几乎无法修成。

    大衍王朝立国数百年,修成此棒法的太监,绝不出五人之数。

    刘峰晖面对这路凶名传有数百年的棒法,心头斗志炽烈,腰间长刀在内力的激荡下,自动脱鞘飞出,刀光惊艳,化为一道精虹,拔地而起,从地面劈向了天空。

    这一刀有个名目,叫做:红尘六散!

    乃是六欲红尘刀的无上杀招,斩天裂地,劈山断海!

    刘峰晖已经出尽了全力,再也无丝毫保留。

    曾登科面对六欲红尘刀的绝世杀招,俊俏无双的脸庞,忽然浮现出一丝讥讽的微笑。

    他一棒落下,棒法之中,隐隐有一股高不可攀,九霄神祇俯视大地的苍茫意境。

    这一棒霸意无双,凶威赫赫。

    金丝乌木大棒和六欲红尘刀,一瞬间交击一百三十一次,刀身鸣啸,棒风呜咽,两股绝世无双的霸道内劲,在两件兵刃之间激荡回转,生出无穷变化。

    刘峰晖只觉得,自己平生从未有,把师传刀法发挥至如此巅峰,但就在他刀劲一再拔升,三十二转至三十三转的刹那,却忽然内劲不济,提不上来。

    “死在这样一根巨棒之下,此生也是值了!”这便是刘峰晖被棒势淹没,最后生出的一个念头。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