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18章 各奔东西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又是数年过去,因为两人各自都处于一种凝神潜思的状态,命运之道也不像其他大道那样表现的惊天动地,而是着重于一些冥冥中的东西,所以,也没人来刻意打扰。

    一日,一人一鸟同时睁开眼,时间快到了,

    命运大道碑位于一个叫晁的国度,距离这里还很远,有至少数月的行程,等他们飞过去,大概正逢资格竞争开始的时段,

    这一次,光十一娘没让李绩扛着,终究不过是个玩笑,而且作为众鸟之王,她对李绩的飞行很是瞧不上眼,哪怕速度也并不比她慢多少,却失之僵硬勉强,一点优雅风姿都没有,

    一路无事,只是纵身前行,也没有什么太古凶兽埋伏袭击,但他们两个都很清楚,如果天择大陆的太古兽想要有所动作,那么就一定是在晁国等待,因为凤凰根本不可能选择其他的先天大道。

    这是必须要过的一关,像他们两个这样的,虽然互相挖苦看不上,但那只是互相尊重的另一种奇怪的表现方式,对天择大陆的土著半仙,他们可从来也没有真正的放在心上!

    凤凰是万鸟之王,从定道之战开始就建立了对其他太古血脉兽的碾压心态;李绩则是人修巅峰,所处的层次不同,自然有关他人境界的看法就不同。

    这里的半仙,无论是人类还是太古凶兽,放在主世界中也就是外景天的水平,都远远比不上以精英为主的内景天,更别说在内景天中都鹤立鸡群的李绩。

    当然,这是总体来看的比较,也不排除有极个别的异类,主世界有像李绩这样的变态,天择大陆就不能有真正的出类拔萃之士了?

    数月之后,在接近晁国时他们留意到了头顶之上有窥觑的神识,那是明显属于太古凶兽的神识,很霸道,却少了精细,

    李绩一反常态,迎着那道神识就上,但对方显然很小心,在意识到李绩的接近后就立刻后撤,理论上他能最终追上它,但这需要时间,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

    光十一娘皱皱眉,“你无需为我扫清障碍!没必要,也扫不清!

    这里是他们的老巢,能杀的完么?”

    李绩叹了口气,显然,太古凶兽们对局势把握的很清楚,一是因为和凤凰同行的人类太过凶残,二来凤凰在开阔空间的速度优势无与伦比,想在大陆上对凤凰展开追杀,无异于痴人说梦,最好的办法就是,在竞争命运大道碑的进入资格时,在命运空间之内使用手段!

    对光十一娘来说,如果她在命运空间内感觉不是对手,当然可以脱离出去,但进入命运空间是她绕不过去的一个坎,不在这里体悟这里的命运大道,她就永远看不到天择大陆的出口在哪里!

    太古凶兽只要死死的守住杳国的命运大道碑,就能扼住凤凰的軟肋,一次不行就等下一次,总有一天把凤凰扼杀在天择大陆!

    “你这一次必须进去,越往后拖,就越是麻烦,凶兽会越来越多……”

    光十一娘目露寒光,“我管它来多少,杀了便是,又能怎样?”

    李绩心中暗暗叫苦,他发现自己出的这个主意有些鲁莽,这凤凰明显是个骄傲不肯退缩的,如果真的在命运空间和一众太古凶兽血战,再不肯脱离空间的话,一旦有个闪失,他也得跟着倒霉!

    怎么处理这件麻烦呢?

    两人顺利的赶到了晁国,光十一娘也顺利的报了名,然后便大摇大摆的等待,一点低调的意思也没有,看起来这是和太古凶兽们卯上了。

    还有数日时间,李绩觉的自己得做点什么,可不能让这光鸟栽在里面。

    “我去逛逛街景,享受些美食,一起?”

    光十一娘习惯性拒绝,正好給了他独自活动的空间。

    在这地方,他也是两眼一摸瞎,没有人脉,没有朋友,想做点什么都无处下手;当初把这只光鸟拉进来真的是一个错误,不过细想起来,有所失也有所得,知道了很多真正的仙界密辛,又学到了最纯粹的命运之道,得失之间,谁又说的清楚呢?

    ……晁国,是天择大陆有数的大国,作为一个拥有先天大道碑的国度,他们的整体实力在所有的国度中都是排在前列的,简单的说,半仙层次的长老就有十八名,还有数位客卿半仙长老,这就是底蕴,来自命运大道玄奥而又令人捉摸不定的神秘。

    长老们现在聚集在光谷,这里也是命运大道碑的位置,等待数日后的群英荟萃;相对于杀戮大道碑,从历史结果来看,历次在命运空间参加竞争名额的结果,死伤很少,大都以修士之间命运大道的比拼而结束,这是大道本身的性质所决定,倒不是修士们就比他处的修士来的善良。

    每个大道碑考验修士的方向都不同,有的比的直接,就是活的留死的走,比如杀戮,生死,毁灭;但也有的比的却是道境的运用,比如命运,道德,造化等等,各有其妙,各遵其理。

    所以来这里看热闹的就几乎没有什么闲人,一群人在命运空间中赌命运,也没什么看头,甚至都看不出结果,忒般无趣。

    但这一次命运大道碑的开启,却有些不同!

    “太古凶兽参与的有些多,这就根本不是它们的大道,来这里的目的不言而喻,无非是要在竞争时搞事情,我以为,此风不可涨!

    拿我们这里当什么地方了?它们太古血脉兽之间的矛盾,大可在外面解决,现在想通过命运空间来杀人,是视我们人修于无物么?”

    一名年轻的长老不满道,

    众人皆沉默不语,道理是这个道理,但问题是怎么管?不让太古凶兽们参加?这违背了鸿茅大道的基本原则,不可行。

    一个年长长老淡声道:“千安,慎言!你与太古兽有隙,那是私事,不可公器私用,妄改规则!

    这次的状况,明摆着是它们太古兽之间的私人恩怨,其实于我人类无干!

    领头的陆大先生也和我打过招呼,它们此行,只为解决恩怨,不参加人类命运大道比拼,自然也不抢占名额,事成即走,绝不留恋!

    如果我们拒绝,就是把太古兽之间的仇怨拉到自己身上,虽然我人类也不怕它太古兽,但真正较真起来,我晁国先吃亏却是一定的,又是何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