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13章 教育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李绩再次晃身接近,穿过变的有气无力的蛇头,站在蛇身上,也不出飞剑,而是直接掏出一把长剑,挥剑就劈,这样的感觉让他更有杀戮的快感!

    扈九越发的无力,在过去现在未来的互相映照转换中,它的一身核心妖力在飞快的流失中,身体开始变的僵硬,五个普通蛇头也不再喷吐,而是耷拉着,痉挛着,抽搐着……

    一个曾经多么强大的太古血脉凶兽,变成这样凄惨的模样,让旁观者们看着不由的叹息不已,这是最好的收服九婴怪的时机,哪怕现在已经不是九婴,就算八婴,在半仙层次中也不是可以轻侮的存在。

    但那名剑修却没有任何停下挥剑的意思,哪怕现在他已经砍断了数把长剑,似乎对这种斩蛇头行为很是热衷,

    唯一的变化只是,他终于开了口,在杀戮空间的第一次开口,

    “勇气为剑?仁爱为盾?

    不,你错了,人类最爱干的其实是残忍为剑,道德为盾!

    当扶弱者?当撼威强?

    谁说的?真实的世界是当除弱者,当忍威强!

    你不知道么?在修真历史上人类其实只有两种话,一种是说出来让别人听的,一种是不说出来自己做的!

    下辈子少看书吧!尤其是人类的书!那就不是书,那是坑!

    做个快快乐乐的太古兽不好么?饿了吃,饱了睡,危险了就跑,依本能行事才是妖兽本色,你连自己的本色都忘了,你不死,谁死?”

    九婴的过去现在未来,并不是如人类那般真正的前世今生来世,太古血脉在得到天生无比强大的今生中,也就失去了过去未来;九婴的这三个头只不过是对人类过去未来的一种模拟,一种回复的方式,一种对时空大道的属于太古凶兽的初步应用,它存在瑕疵,就像现在,陷入死循欢而无可自拔。

    李绩轻言细语,“很委屈?很不平?很愤怒?这就对了,这就是和人类打交道早晚的下场!

    很伤心?你帮助的那个人类修士别说过来救你,便一句求情的话都不说?觉的英雄末路?觉的壮志未酬?

    要当英雄,要人前显圣,前提条件就得先下去……”

    九婴八个蛇头齐齐流泪,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后悔什么?但李绩却是心硬如铁,他太清楚了,像九婴这种太古戻物,哪怕你现在饶了它,它也绝不会知你情,反而会加倍怀恨,这是早就在人类世界证实了的心态过程,从未错误过。

    扈九的三个过去,现在,未来蛇头,在李绩的交替斩击下依次互为映照,他就像一个指挥家,用剑当指挥棒,奏起了一个让人恐怖的死亡篇章,扈九在这样的指挥下,身不由己的跟着人类的节奏律动,消耗的却是自己实打实的核心妖力。

    蛇泪珠线般流下,碧绿中隐含鲜红,在空间中格外的妖艳,让人绝望的沉默,没有一个修士出口帮求,就连心軟的七夕,以及欠着九婴人情的那第十名修士,都反常的安静!

    一为事不关己,二为不相同族,三为怕得罪那个冷酷的道人,李绩说的一点不错,在修真界,修士门生存下去的很重要的原则就是,不会为了一个死人,却去得罪一个强大的活人,就只为心中那丝幼稚的英雄情节!

    眼看时机已到,李绩在挥剑斩杀这三个头颅时,开始运起飞剑继续依次斩杀耷拉在外面的另外五个蛇头,他现在能做到,可就是不去同时斩杀多个蛇头,而是让九婴的核心妖力在循环中走向枯萎,这让观战的半仙们若有所思。

    当一道磅礴浩大的道消天象终于出现时,杀戮空间里里外外,所有观战的修士都不自觉的长出一口气,这样的残忍磨杀总算结束了,考验的却是大家的神经,

    在修真界,杀戮很常见,但这样的杀戮……

    李绩拍了拍手,负手而立,心中也很是无奈,他杀人从来都是干净利落,从来不以折磨人为目的,但这九婴,速杀不了啊!

    虽然很少和光十一娘讨论这些问题,但在偶尔的闲谈中,凤凰也提过一嘴,像九婴这种生物,同时斩杀它的过去现在未来,就等于是給它翻盘的机会,会造成另一种不可控的走向!

    结果现在就变成,他好像是个杀戮恶魔一样?

    ……衡国半仙长老团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担心起来,一名长老问道:

    “各位师兄,名额已定,咱们现在就开始么?”

    为首的长老想了想,“可!不过在撤去杀戮空间,打开杀戮大道碑通道时,速度不如放慢些,我有些话要和七夕说!”

    有长老就问,“可是关于那剑修?”

    为首长老点头,“此人实力强大,更兼心狠手辣,对我衡国来说恐怕未必是福,还是要提醒小七,我不管她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个人,还是不宜过于接近!”

    众长老皆点头称是,他们活了上万年,人情世故看的很清楚,强大的朋友固然很重要,但这样强大的修士的拉仇恨能力同样重要,就像这次杀久婴,如果太古凶兽伺机报复,找不着正主却拿他衡国出气,就是个大麻烦。

    这个人是来自主世界,终究还会回到主世界,他走了自然轻松,但一屁-股账谁来结?

    都是问题!

    杀戮空间在一众衡国长老的努力下慢慢撤去,与此同时,一个通向杀戮道碑的通道正在形成,只不过进程比较缓慢。

    九个幸运儿就悬在天空中接受他人羡慕的目光,倒是没多少嫉妒的,修士对这一点看的很清楚,实力不够,想也白想。

    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中,李绩是最显眼的那一个,哪怕他开始很低调,中期也不张扬,可是和九婴一战却是万众瞩目,仅此一份,别人不看他看谁?

    一个事实是,在天择大陆上,能独立杀死一头九婴的,细论起来都是数万年前的历史人物,从这一点上来说,他在天择大陆修真界的地位已经一战而定。

    虽然对他来说也没什么用!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