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12章 杀婴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ps:订阅下滑严重,各项数据腰斩,战疫都胜利了,开始复工了,老惰这里却还是一片冰凉,眼看跌出了百名开外。

    盗版朋友们帮个订阅,正版朋友们帮张月票,也让老惰感受一下战疫胜利后的温暖……拜托了!

    ………………

    转眼之间已经过去了数十息,在这数十息中,扈九就是一座炮台,端立杀戮空间中心,不动如山,李绩则是如飞蛾围绕灯塔,穿梭游移不停,观瞻不定,神出鬼没,真正把剑修的一个纵字給发挥到了极处!

    这还是在封闭的杀戮空间之内,如果放在外面,这样的斗战,结果就一点意外也没有,剑修纵不能胜,也很难失败,至多打不动离开就是。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来,扈九看似笨拙的身体,其实也有自己的智慧,面对速度了得敏锐无比的剑修,想要击败杀死他,就只能在这里封闭的空间,才能发挥九婴九座炮台的优势!

    这恐怕才是它为什么一定要在这里挑战剑修,而不是出去之后再挑战的原因!根本就不是看那人类修士可怜,更不是仁慈大度,而是知道去了外面,以它的速度,无论是这个剑修,还是凤凰,它连毛都摸不到,别说九个脑袋,就是九百九千个,够不着,又有何用?

    李绩准备动手,数十息,足够了!如果是在主世界,他本不需要这样麻烦,但在这里,他的实力有所下降,这是他还未真正掌握任何一种鸿茅大道的原因,在天择大陆,天道规则对他有限制!

    最重要的是,对天象剑术的限制也很大,别看他方才能瞬间击杀三人,那可是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在主世界他都没这么出力过,一切并不像外人看的那么轻松。

    他还有一些其他的天象剑术,但这里少了天象星辰,大道规则也不般配,冒然使出来,对像九婴这种皮糙肉厚的太古血脉凶兽来说,未必有效;这些东西和他类不一样,它们原本就是宇宙的宠儿,土著,抗受力要比人类强出太多。

    细数九婴的蛇头轮次攻击,找到固定的那个点,身形一晃,消失处,再见时已进到了九婴防御的内圈,九个蛇头的蛇颈之内!

    他的这个动作,没人会认为他想和九婴这样的肌肉凶兽拼身体,所有旁观者,也包括九婴本身,也认为他的下一步动作就一定是那道几乎可以爆裂杀戮空间的恐怖恒星涅槃力量!

    近身炸剑,对九婴这样的巨兽来说再合适不过!

    对此,扈九早有准备,正是因为它有自己独特的消解方法,它才会选择正面挑衅!

    它的三颗过去现在未来头颅互相缠绕在一起,齐齐张嘴发出无声的咆哮,随之,整个身体便处于一种虚幻状态,这样的状态能让大部分剑爆冲击无处着力,

    一处明亮以李绩为中心迅速闪爆,这更加剧了九婴的虚实转化,

    但是,这只不过是轩辕剑修最基础的爆裂剑而已!

    他的主要精力仍然放在了斩蛇头上!

    空间出现了一道璀璨的剑光长河,数百万道剑光盘旋呼啸,因为道境受限的原因,李绩在这里使用了纯粹的力量,

    剑光在不断的聚合,落下,依次落在各个蛇头上,重水,射波,金风,毒瘟,婴咒,

    他并不着急,明明有能力做到同时斩落数个蛇头,却仍然坚持一次只斩一头,九个蛇头中,就认准了五个,独独留下三个过去未来现在头,以及离火头!

    因为和九婴贴的很近,所以九婴也不敢把自己的虚实状态完全切换成正常,但蛇头的复生异常快捷,完全能跟上李绩斩落的节奏!

    它并不是毫无反击之力,因为对手离的太近,无法用那些特别的水火风波攻击,它的强大力量即使对自己来说也是一种极大的威胁!

    便只有咬合,同时五个蛇头在身前拼命追索那个可恶的剑修,不大的空间内五张充满利齿的巨口开合撕咬,牙齿相撞发出渗人的摩擦碰撞声,

    李绩这种看似毫无意义的刀尖上舞蹈让旁观者看的很是迷惑,不知道这种打法的意义何在?

    不过这样的猜测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十数息后,旁观者们惊讶的发现,那颗一直没被斩落的离火蛇头不正常的越胀越大,红肿异常,似乎内里憋着极大的能量却无处发泄!

    修士们有了一丝的明悟,这大概就是那三颗过去现在未来头在提供复生力量时只能平均供給,或者有残留力量流入离火蛇头,结果就是这个蛇头开始变形失常,

    扈九知道不好,立刻停止了三颗过去现在未来头的缠绕,让身体重新开始凝实,然后这三颗蛇头一起加入对这滑溜的剑修的突咬蛇吻……

    李绩反应极快,再次晃身,骤然拉开距离,不过此时的剑光长河也不再控制斩落节奏,而是尽可能快的斩下,仍然是重水,射波,金风,毒瘟,婴咒等五个蛇头……

    面对李绩的飞剑斩落,全力输出,没出数息,这五个头被依次劈断,九婴下意识的生命力量修复,却不料那颗离火头再也无法容纳如此庞大而又汹涌的生命力量,当空自爆i,被炸成一片血雾!

    这是不可逆的损毁!

    旁观者们尽皆叹服,九婴一头彻底毁灭,败局已定,如果那剑修接着依葫芦画瓢,再以同样的方式毁去几个蛇头,难不成以后就改名叫扈八,扈七,扈六?

    还有逃脱的机会,只要八婴早做决断……这应该不难,因为剑修的这种方式有点耗费时间,对半仙层次的太古凶兽来说,有数息时间就足够它们策划一次拿手的脱离!

    但李绩却改变了目标,他不再斩那几颗喷水吐风的蛇头,而是直接斩落现世之头!

    扈九的九婴循环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瑕疵,现世之头再不复之前的坚不可摧,而是被干脆利落的斩掉,然后马上又被过去之头映照重生,

    李绩随后便斩未来之头,接着被现世之头具现出来;再斩过去之头……

    这形成了一个可怕的闭合循环,虽然他做不到一次同时斩三头,因为这三个头的强韧远在其他六头之上,但依次斩下,却让扈九顾此失彼,只能被动的在过去现在未来中兜圈子……

    这样的消耗造成的致命结果就是,它已经没有足够的多余力量来实施脱离计划,就连剩下的那五个头都开始变的有气无力,喷吐越来越弱,

    就连九婴庞大的身体,都开始收缩,越来越小,直到变成一头巨象般的体形!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