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 她很危险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同样来自通天商会的朱沛凝,因虞渊此话,神色惊愕。

    “没,没被天魔附体?”

    她脸上的褶皱,因疑惑震惊而堆积起来。

    “不可能吧?”她眼睛深处,同样透出浓浓的困惑,“不是被天魔附体,那位出自寒阴宗,名声不显的丫头,凭什么和郑銮杰,和齐灵芋正面抗衡?即便有星空巨兽暗中协助,也断然不能吧!”

    郑銮杰,就是那位驾驭金色燕子,令海水固若金汤,却被太阳神电重创者。

    齐灵芋,则是不久前,手持银白三叉戟,修水之灵诀,阻扰蔺竹筠的女子。

    两人,都是和冯钟一般的通天岛镇守。

    她很难想象,以那蔺竹筠的现今修为,没有被天魔附体的话,能具备如此惊人战力,能如此夸张地,横行裂衍群岛?

    “我去过外域星河,和天魔有过长期战斗经验,能嗅出他们身上的气息。”

    冯钟笑容依旧,不过神色还是稍稍正经了一点,“那位叫蔺竹筠的丫头,灵智怎么看,都不是被附体夺舍。反倒是眼瞳至深,连接灵魂识海的窗户口,能隐隐看出天魔的挣扎。”

    “天魔挣扎?”朱沛凝轻呼。

    冯钟点头,道:“两眼如深井,囚禁着外域天魔。”

    “她凭什么?”朱沛凝再道。

    “凭星空巨兽的施手相助,凭那一轮月魄凝做的寒月,凭那些极寒冰焰,已被她炼化在体。”冯钟道出自己的猜测,“那丫头,受星空巨兽的蛊惑,被溟沌鲲许诺了什么。她是铁了心,要和我们浩漭天地为敌了。”

    两人讲话时,虞渊没有开口说话,只是认真聆听。

    身为通天岛,那位最神秘镇守的冯钟,猜测出来的事情,和他不谋而合。

    “她很危险。”

    冯钟看着他,轻声一叹,“歇斯底里的女人,在短时间内,得到了和心境,和经验 不相当的强大力量。这样的女人,一旦被仇恨蒙蔽了心智,也将会是最疯狂的。”

    话到这里,冯钟表情怪异,像是想起了什么过往,还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颤。

    “虞老弟,商会必须要知道缘由。”停顿了一下,冯钟继续说,“我们要弄明白,她为何盯着你不放。她还活着,只是又潜隐了起来。她,还有那溟沌鲲,我们要找出来,要将他们铲除干净才安心。”

    “你说的,因爱生恨。”虞渊道。

    朱沛凝哼了一声,“别再胡说。”

    冯钟道:“她是必须要死的。”

    “原因是吧?”

    虞渊收敛笑容,琢磨了一下,道:“商会应该知道,我在芜没遗地待过,该知道芜没遗地有一暗域修罗的白金头骨。”

    冯钟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暗域修罗的那颗白金头骨,被凿开,修罗残魂爆灭。”虞渊思索着,缓缓道来:“有一股极寒之力,该是被暗域修罗,在孕育他们的幽寒暗域凝炼。那股寒力,在暗域修罗彻底死亡之后,融入此剑鞘底部。”

    从芥子手镯,唤出那剑鞘,他说道:“如今的寒流,已经被炼化了,并没有被其得到。除此之外,在星烬海域的海岛,我误入溟沌鲲体内,从他另外一只炎日之瞳内,炼化了八簇太阳精火。”

    “还有就是,我有他的巨兽精珀。在他重创时,从血灵祭坛的底部混浊魔胎收集了不少。这一点,你们商会也该知道。”

    “我在海底,连番坏过溟沌鲲的好事,他会身陷重围,未能冲离星烬海域,我和莫砚出力较多。”

    “我觉得,溟沌鲲必然对我怀恨在心,一心想杀我。”

    “”

    和通天商会打过交道,对他们极为熟悉的虞渊,捡一部分,说了出来。

    “暗域寒流,巨兽精珀,太阳精火”

    朱沛凝呢喃着,以看妖怪般的眼神,看着面前的虞渊,“你这家伙,还真是令人吃惊啊。哎,我当初就不该领你来裂衍群岛,瘟神之名,果然不是吹的。”

    “什么瘟神?”虞渊奇道。

    “没什么,没什么。”朱沛凝略显尴尬。

    商会内部,仔细调查虞渊之后,给他起的绰号,实在不好拿出来当面去说。

    “多谢!”冯钟霍然而起,微笑着说:“虞老弟,尽管在岛上入住,随意活动应该也无妨。你告知的消息,非常有用,我们会铭记于心。”

    没有继续追问,他和朱沛凝两人,匆匆离开。

    通天岛西南角。

    一身鲜艳红裙的辕莲瑶,在一栋陈列各类丹丸的殿堂内,见到了方耀,还有她父亲辕秋舫。

    时隔两年,辕秋舫踏入到阴神境中期,走火入魔的症状早就没了。

    看着和自己一样,也凝炼出阴神的女儿,他老怀宽慰,笑容满脸,“我就知道你这丫头,比我有出息!我入了赤魔宗,不过才阴神境中期而已,你都凝结阴神了。”

    三丈外,独臂方耀站在一橱窗,向商会一位侍女,询问着什么。

    “赤魔宗,极为看重你!”

    辕秋舫脸上红光闪烁,指着方耀说,“大人正在为你挑选一些,适合你安魂的丹药。炼药呢,药神宗最为擅长,这里大多数的丹丸,也出自药神宗。待会儿,大人将丹丸给你,会问你一些事情。”

    顿了顿,他话锋一转,“虞渊呢?”

    “在商会安排的庭院。”辕莲瑶脸微红,黑眸看脚尖,“他暂时不太方便。”

    “丫头,你俩?”辕秋舫轻声说。

    “没什么的。”辕莲瑶赶忙说。

    “咦!”

    正要再次询问的辕秋舫,轻呼一声,突看向门口,看着突然闯进来的另外两人,咧嘴一笑,“巧的很啊!”

    辕莲瑶顺势一看,也惊住了。

    出自同一帝国,本为皇族的李玉蟾,还有李禹两人,居然在这个时候,也踏入这一出售丹丸的殿堂。

    一贯清冷的李玉蟾,脸色泛白,发丝凌乱,仿佛刚经过一战。

    身旁的李禹,衣衫褴褛,袖口处,似被利刃撕扯割裂了。

    李禹的胸襟部位,有残留血迹。

    两人一同进来,习惯性地,以警惕眼神四顾张望。

    李玉蟾轰然一震,扯了一下李禹,道:“我们走。”

    李禹顺从地,才进来,就向外走去。

    “他们?”辕莲瑶轻轻一叹,心情有些复杂,“他们在裂衍群岛的境况,看着不算特别好。”

    “李家完了,他们能过得好,才奇怪。”辕秋舫神情冷漠,“李禹,本被玄天岛的那位镇守相中。早年,那位就留下一封信,只待李禹跨入破玄境,便可得到玄天宗的接纳。玄天宗没人来,他拿着那封信,也能进入宗派。”

    摇了摇头,辕秋舫说:“可惜啊,今日不同往日。”

    “发生了什么?”辕莲瑶道。

    “听说,李禹去过玄天岛,将那封信递过去了。”辕秋舫解释,“只是早年相中他的人,并没有见他,而是让侍从,将李禹驱逐了。”

    “怎如此无情?”辕莲瑶轻叹。

    “李家勾结邪魔,这件事坐实了,众人皆知。”辕秋舫冷哼一声,“女皇陛下自己作死,敢和那位女子军长携手,想要唤醒暗域修罗,不是活该吗?你亲身经历,如果给她们成事了,真不知要死多少人呢。”

    此言一出,辕莲瑶沉默了。

    殿外。

    李禹一出去,就看到一棵枣树下,站着一位银发披肩的男子。

    男子双手持剑,剑鞘触地,一双阴沉的眸子,刀子般,看着他和李玉蟾,“之前是我疏忽了,竟然给你们成功进入通天岛。”

    他舔了舔唇角,笑容狰狞,“你们姑侄两人,千万不要离开此岛。不然,你们前脚出岛,后脚就死!”

    “你有完没完?”李玉蟾喝道。

    “没完。”男子大笑,“我就喜欢痛打落水狗,李家完了,当年银月女皇给我的耻辱,就要你们偿还!你姐,不知所踪,我是找不到,只好拿你们两个泄愤了!”

    “那好,我们就耗着吧,反正我们不离开通天岛。”李玉蟾冷声说。

    “嘿嘿,我倒要看看,我们谁耗的起!”男子继续大笑。

    “姑姑,虞渊在岛上。”李禹轻声说。

    “不要提他!”李玉蟾脸色冰冷,“我们不欠他什么!如果传言所属,李家有今日,他居功至伟!不要觉得,在暗月城,他救过我们,就安了什么好心!”

    闻言,李禹垂头,不吭声了。

    “记得,当初在芜没遗地的那些人,都是我们的敌人!”李玉蟾寒着脸,“里面的辕莲瑶,岛上的虞渊,还有那什么赤魔宗的周苍旻!是他们,害了我们李家,害了姐姐!”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