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〇六章 白大先生(求票、求订阅)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和尚的两个窝头都在中午消耗了,晚上自然没得吃。

    温柯却很满足了,因为今天吃的食物是最近几年最多的,他摸了摸肚子,从未感觉如此充实过,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伤痛也算不得什么了。

    带着这种满足,他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看了眼在一旁静静打坐的和尚,慢慢睡了过去。

    一夜好眠,等他再次醒来,破屋里除了自己没有旁人,篝火依然旺盛,他悚然一惊,连忙坐起,待看到火堆旁的包袱,才悄悄松了口气。

    “你醒了啊。”和尚裹挟着寒风走进破屋,笑着道:“前日进城时看到了一位老朋友,待会儿你跟着贫僧,贫僧求他给你安排个活计,总能有一口吃的。”

    “啊?”温柯先是一喜,接着心头又涌起阵阵失落,神情显得无措。

    换作过去,若能过上安稳能吃饱饭的日子,他可能做梦都会笑醒。

    可他方才在对方的话语中听出了离别的意味,或许是因为那层老乡身份的亲近感,也或者是为了昨天那块窝头而感动,竟有些不舍。

    和尚似乎没看到他复杂的表情,俯身取了一双旧布鞋递给温柯,见他沉默穿了,才背起包袱,率先走出破屋。

    今日无风,进城的路早被冰雪覆盖,在日光的照耀下,远处城墙只剩下隐约的轮廓,两人沿着车辙印,深一脚浅一脚的朝怀庆府行去。

    附近州府时局平稳,城门的守卫未免松懈了些,他们是认识温柯的,对这个说话会讨人喜欢的小乞丐并没有难为的心思,只看了眼他身旁的和尚,也不怎么盘问,就放人进去了。

    进了城,和尚自然而然的走在前面领路,温柯跟在后面,不时低头看着脚上的布鞋。

    这鞋子有点大,并不跟脚,却很新,显然没穿过几次。他又偷偷看了眼前方和尚那满是补丁和雪水的鞋,不觉抿了抿嘴,这是长这么大除了爹娘对自己最好的一个人了。

    蓦地,一个疯狂的念头忍不住的冒了出来。

    “大师,您收徒弟吗?让我当仆从也行啊,我吃的很”他紧走两步,到了和尚身旁。

    缘行转头看了一眼,笑着摇头:“贫僧要仆人做什么?再者如今我麻烦缠身,可照顾不来弟子。”

    温柯失落的叹了口气,只能继续跟在和尚身后,找寻那位故人。

    可没过多久,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这条街刚才刚来过,怎么又转回来了?嗯,难道那位故人是走街串巷的小贩,需要挨个街道寻找吗?他想。

    说实话,怀庆府并不大,但两个人却转了一个上午,也没有遇见要寻找的目标。

    “算了,先吃饭。”缘行有些丧气的说了句,紧了紧包袱,朝街旁一家馆子走去。

    可他身后的温柯却是大惊,连忙上前想要拽住和尚,那家饭馆的伙计可是很凶的,哪会对化缘的和尚客气?

    可他鞋子不跟脚,哪里能追上和尚,等跑到近前,缘行已然站在酒馆门外了。

    “呦,这位大师是要化斋?”伙计堵在门口,用眼睛斜瞅两人,一如温柯印象中那般刻薄。

    缘行也不生气,从袖子里掏出一把铜钱出来晃了晃:“吃饭。”

    “二位里边请。”伙计虽然还是僵着脸,但身子却是让开了。

    缘行笑了下,在伙计耳畔吩咐几句,才拉着目瞪口呆的温柯找了张靠窗的位置坐了。

    开始时温柯还有些拘谨,但等茶水送上来,一口热茶下肚便放松了下来。他左右看了个遍,最后将目光投在对面的和尚身上,面色变得极为古怪。

    温柯只有十三岁,可这些年的流离失所,他也走过不少的地方,自认也算见多识广。

    来来往往的各色出家人见过不少,可就没眼前这和尚这般古怪的。

    怎么说?前几年年景不好的时候,往往寺院道观香火鼎盛。他也曾为了一口吃的动过去出家的心思。

    可惜要出家的人太多,怎会轮到他这个无依无靠的孤儿?

    碰了几次壁便打消了念头,安静的当他的乞丐。

    不过各种僧道见的也多了,有住在庙里片刻不离的,有四处奔走诵经做法的,当然也有修苦行的和尚。

    他们日中一食,露宿荒野坟头,有什么“不捉金钱戒”,是绝对不允许碰触金钱的。

    但眼前的和尚则不然,你说他修苦行吧!人家能光明正大的拿钱下馆子吃饭,方才掏钱的时候,他分明看到对方手里还有一锭银角子的影子。这是个有钱的和尚。

    可你说他有钱吧!住坟场,吃窝头,明明就是苦行僧的做派。

    说他大方,人家破衣烂衫,连鞋子也是千缝万补,对自己那么苛刻。

    说他小气呢?又能把唯一的食物送给萍水相逢的人吃,连新鞋子都不吝啬。

    真是个怪和尚。他心中嘀咕,犹豫一下,他想开口问问,可这时,两大碗面条、一小碟腌萝卜已经被端上桌。

    早已饥肠辘辘的温柯那还能升起旁的心思,眼前只剩下面前盖着肥肉的大骨面了。

    “吃吧。”缘行笑着将筷子递给他。

    温柯当下也顾不得客气,取了筷子便大口吸溜起来。

    面条浓香扑鼻,等吃进去,他便感觉这世上再没有比这更美味的东西了。

    偷瞧了眼对方的碗,清汤寡水的一碗素面,量还不多。不知为何,他吃着吃着,眼眶红了,多年流浪的心酸苦楚随着泪水流淌下来,合着热乎乎的面条,又一起进到嘴中。

    对面的缘行却只细嚼慢咽对付着碗里的面条,头也不抬,似没有看到他的窘况。

    “白大先生自被先皇请进京城,已经两年没有消息了,有传闻他也死在京师地动中了。”

    “怎么可能?那等人物出了事朝廷一定会发讣告的,可能是最近灾祸少,隐居了。”

    “哎,听说大先生曾用法力拘来江河之水浇熄地火,那是何等神仙人物?真恨不能一见啊。”

    “要不是有白大先生,这天下还不知多少人流离失所,依我看,大先生可比朝廷靠谱多了。”

    “有传闻说白大先生因为功劳太大,被朝廷害死了”

    “禁声,这等话万不可说”

    旁边酒桌上的议论声传了过来,温柯一时竟忘记了吃面,凝神听着。

    缘行这时已经吃完了面,见他这般反应,愣了下才问:“怎么?你也对那个白大先生感兴趣?”

    温柯这才回神,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四周,才将身子凑近:“白大先生活人无数,天下谁不敬仰?那是活神仙啊,连皇帝都要请他入京讲学的。”

    “哦?”缘行挑眉,笑着想要说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却忍住了,面上的笑容也转为苦涩,摇头不已。

    温柯不解的看了他一眼,可这里却不方便再问,只低头对付着眼前的食物。

    两人再无交谈。

    下午,又在熟悉的街市上闲逛了几圈,终于,到了一条路口的时候,缘行长出了口气,指着远方的包子铺:“就是那里了。前日只是路过匆匆一撇,只记住是个铺子,却忘了看招牌,否则会快很多,嗯,很多。”

    温柯瞬间无语,古怪的看着缘行,久久说不出话来。

    缘行尴尬的咳嗽了声,带着直奔包子铺。

    他脚步很快,可身后的温柯却是磨磨蹭蹭起来。

    缘行也是个有耐心的,见他跟不上,以为是鞋子不合脚,或是逛了一天累了,便在前方静静等候他,等他靠近才继续前行。

    距离原本就不愿,温柯在不愿意,二人也已经接近了铺子。

    可能因为是下午天快黑了,包子铺很冷清,只有一个黑脸壮汉坐在长条凳上,无聊的打着哈欠。

    等两人靠近,那壮汉正与和尚的视线对上,他明显打了个激灵,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可紧接着,温柯想象中故人相聚的欢喜场面并没有出现,那壮汉指着和尚的鼻子,凶神恶煞的吼道:“哪来的穷酸和尚?化缘化到我这里了,赶紧滚,没东西给你吃。”

    “喂”温柯没想到奔波了一整天,得到的就是这种结果,闻言立刻大怒,就要上前说上几句。他乞丐出身,也被喝骂习惯了,可今日见到有人骂和尚,也不知哪里涌起的勇气,一下子站到了和尚面前,掐着腰便要回骂过去。今儿个就算挨打,也要将气还回去。

    可他刚开口,便被和尚拽住了。

    后者面上带笑,客气的合十一礼:“阿弥陀佛,打扰施主了。”

    “快滚快滚。”壮汉不耐烦的挥手。

    “咱们走。”缘行拖着满脸不乐意的温柯,直接转到了另一条巷子。

    “你带路,咱们回破屋。”他松开了手,对仍旧愤愤不平的少年吩咐道,面上的笑意此时已经完全消失了。

    温柯见他神情郑重,便不敢多说,带着和尚一路往城外走去。

    走在路上,他不时回头看看和尚,却见他没经过一个路口,都会在墙上摸一把,也不知在搞什么

    天黑了,外面再次下起了雪,依旧是破屋,篝火,一僧一俗两人坐的位置都与昨晚相同。

    只是这次,火上烤着从饭馆打包回来的馒头。

    乞丐少年盯着火边的食物,面上全是满足之色。

    “大师要吃吗?”看差不多了,温柯先将串着馒头的树枝递给缘行。

    缘行笑着拒绝:“施主吃吧。贫僧每日只吃一餐。”他话音未落,神情却又转为严肃,目光投在风声呼啸的屋外。

    温柯没注意到他表情的变化,用嘴吹了吹,才乐呵呵的咬住馒头。

    等半个馒头下肚,他也听到了脚步声,转头望去,一下子愣住了。

    只见傍晚时见过的魁梧壮汉正站在破损的屋门外,神色激动的望着他们,不,应该是看着和尚。

    “你来了?”缘行冲外面点头,然后又道:“咱们出去说。”言罢,站起身,领着壮汉投入到风雪当中。

    到了僻静无人处,还没等缘行开口,那壮汉却是屈膝要下跪,可不等膝盖落地,便被一只大手硬搀住了。

    “施主作何?咱们可没这个规矩。”

    壮汉见自己跪不下去,也便不再坚持,抱拳施礼道:先生,鱼武总算再看到您了。”

    “施主不必多礼。”缘行合掌回了一礼,问道:“今日是何情况?”

    这个叫鱼武的壮汉收回手,但腰还是恭敬的弯着:“自您进京后,景程先生归隐,咱们十几个兄弟依照您的吩咐回乡定居。可前几日,我隐约察觉有人监视,这才对您不敬。”说罢,他的腰又低了几分。

    “这是意料中事,朝廷无孔不入,你们的资料早被查的一干二净。只要安分守己,料想不会为难。”缘行想了想,又问:“你们之间可听我的断了联系?”

    鱼武犹豫着说道:“自从京师地动后,您再没消息,兄弟们实在担心,便”

    “糊涂。”他话没说完,缘行已经知道后续了,他皱眉:“之前的嘱咐都忘了吗?若给了朝廷错觉,认为你们私下串联要搞什么小动作,不盯着你盯着谁?”说到这里,他重重叹气,才又道:“如今贫僧你也见着了,一切安好,施主就安心生活,以往种种,就当成一场梦,忘了吧。”

    “怎能忘?我鱼武过去狗一般低贱的人,若不是先生相救,只怕早死在乱葬岗里,如今您被朝廷追杀,咱若袖手旁观,那还是个人吗?”鱼武瞪大眼睛,激动的说道。

    缘行一愣,方才笑道:“你这话说的,贫僧何时被朝廷追杀了?”

    “两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于让您不惜伪装出家躲避?”鱼武也是愕然。

    “躲避为真,只是怕麻烦而已。”缘行摇头,笑了起来:“贫僧确实乃出家人。”

    “您、您怎么出家了?”

    “如今大功告成,也不必再隐瞒了。”缘行盯着对方的眼睛,缓缓说道:“白景程根本没有一个堂哥叫白景行,世上也不存在什么白大先生,所有一切都只是伪装,从始至终,只有一个僧人缘行”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