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〇二章 渣男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因为身体机能非常强,练武之人的睡眠其实很轻,外界稍有风吹草动,都会被及时发现。

    尽管非常的疲惫,缘行还是很轻易被孩子的哭声惊醒了。

    这时,东边的天上刚刚透下点光,竟比做早课的时间还要早。

    他撑着身子,一边哄着孩子,一边将尿不湿脱下来,随手扔到旁边的垃圾桶。又重新将那件已经干了的内衣给孩子包上。现在没有条件,只能先应付着。

    可能是因为刚出生的关系,虽然孩子已经长到一岁多大,这时却仍贪睡,舒服了立刻就安静。

    缘行则睡意全无,打了个哈欠,又暗骂了句自己真傻,昨晚该找个旅店睡的,起码比露宿要方便些。

    他坐在长椅上,挨到了天边太阳升起,街上的早点摊已经开张,他又看了时间,七点半,这时候应该起床了吧?

    他沿着街道开始闲逛起来,一边寻找早开门的孕婴店,一边犹豫着用手机拨出了一串无比熟悉的电话号码。

    这个时间点,大多数人已经起床洗漱,准备吃早饭上班了。

    可偏偏向灵不属于一般人,因为缘行的突然失踪,一起前来的向灵自然被调查组搞得头大,好在刘一手虽然总被手下人骂,可真遇到事还是比较靠谱的。也不知怎么做的沟通,昨晚调查组连夜撤走了,对缘行的调查自然戛然而止。

    想到调查组长临走时那黑成锅底的脸,向灵当然无比舒坦,昨晚猫在营房里,利用官方的光纤网络跟朋友开黑,大杀四方到后半夜才睡下。

    身为外围高手的专职联络人,向灵其实也经常跟随外勤人员参加训练,在睡梦中被惊醒也不是一次两次,半夜跑去给人擦屁股的事也没少干。

    别看她平日大大咧咧,其实脾气完全称不上好,表面上当然不会说什么,可背地里骂骂咧咧也属常事。

    但今天,在看到上面来电显示的刹那,她整个人惊得坐了起来,先前的不耐烦与对美梦的眷恋早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她急忙按下接听键……

    等向灵带着临时雇佣来的育婴师走进某某孕婴店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坐在角落处的缘行。

    最显眼的出了那颗标志性的大光头,还有他怀中正手舞足蹈的可爱孩子。

    听到了脚步声,这一大一小两个人同时望了过来。

    向灵能明显的感觉到,往日里总是表现得从容淡定的和尚明显松了一口气,而他抱着的孩子则睁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好奇的眨了几下,然后竟如同打招呼一般咿咿呀呀的叫唤起来。

    向灵瞄了眼和尚脚前那一大包的婴幼儿用品,接着将目光投向眉眼相似的一大一小两长脸上,看到和尚光脑头上密布的汗水和苦大仇深的表情,

    尽管有些不厚道,可还是没忍住“噗呲”笑了出来,然后她毫不犹豫的取出手机,“咔嚓”一声,嗯,这么难得的场面,当然要拍照留念……

    --------------

    越野车奔驰在国道上,两旁的竹林树木飞快的向后退去。

    向灵与抱着孩子的育婴师坐在后座,保姆很尽责,正拿着个橡胶玩具逗弄着孩子。

    睡饱的幼儿非常活泼好动,玩得不亦乐乎,不时还会发出开心的笑声,声音软糯,光听着就感觉可爱。

    向灵则缩在一边,一会儿看眼孩子,一会儿又将视线转移到前方缘行的后脑勺上。

    缘行不用回头,凭他的直觉也能察觉到向灵的注目,可他有苦难言,谁让这孩子长得就是一个缩小版的自己呢?

    这都什么事儿?他一向少与外人接触,更不在意什么名声,可这孩子来的突然,让他一点准备都没有,他清净的修行生活被完全扰乱了。

    是的,荣升奶爸的第一天,他就觉得苦不堪言,照顾一个小孩简直比在外苦行数月还要身心疲惫。再加上这次出门太急,根本没有携带证件,所以才厚着脸皮跟向灵求助。

    越想越郁闷,他按了按钮,车窗缓缓降下,他实在需要让自己透透气。

    “你搞啥子?山里风凉,孩子这么小吹风会得病的,赶紧关掉。”谁知前车窗刚刚放下,缘行身后就传来育婴师的呵斥声。

    “哦。”他一惊,连忙又将车窗升了上去。

    暗暗叹了口气,只能望着前方的路面发呆。没多久,可能因为景物单调,也可能真是几天没休息好太过疲惫,他也沉沉的睡了过去。

    与之相反,同样只睡了几个小时的向灵却格外精神。她偷偷在孩子娇嫩的手脚和脸蛋儿上摸一把,受到孩子抗议的拍打或是听到小嘴里发出的哼哼声,才嬉笑着收回爪子。

    “太好玩了。”她眯着眼睛,感觉这种乐趣不能自己一人独享,便打开手机微微,点了一个熟悉的头像,发了段留言过去。

    火灵:“楠姐,你猜我今天遇到了什么稀奇事?卖萌jpg”

    很快,对面就出来了信息。

    楠木可依:“跟我打什么哑谜?三藏习惯性失踪,你在湘南的工作是不是了结了?”

    火灵:“你说三藏是不是真对调查组有意见?这边调查组刚走,他就重新出现了。而且还带回来一个儿子,好可爱。”

    楠木可依:“你这死丫头,怎么敢背后编排出家人。”

    火灵:“有证据。”

    向灵瞄了眼缘行的后脑勺,抿着嘴上传了一张照片。

    楠木可依:“目瞪口呆jpg,这是真的?”

    “三藏没有直接承认,可也没否认啊!你看这孩子的鼻子眼睛,是不是同他一模一样?”

    楠木可依:“好个和尚,平日里表现得道貌岸然,没想到也会犯戒,连孩子都有了,真是衣冠禽兽的假正经。亏我对他还曾有过那么一丢丢的好感。”

    火灵:“对,就是假正经!不过这个小和尚真的好可爱!星星眼jpg。”

    其实,如果是一个不认识的犯戒和尚,向灵就算不口诛笔伐一番,也会控制不住的产生鄙视心理。

    可若犯戒的是自己熟悉的朋友,那又完全是另外一种心态了。

    平日里严守戒律,一脸禁欲犯的缘行突然破了规矩,竟然连儿子都有了?嗯,刺激。

    这就如男人两大爱好,拉良家妇女下水,劝风尘女子从良。

    拥有七情六欲的人啊,总是如此双标。

    火灵:“也不知这孩子的母亲是哪个?连那么一个古板沉闷的和尚竟然也能勾搭到手。”

    对面过了一段时间,才回了消息:“我身在东瀛,目前无法插手国内的事,如果你真想知道孩子的母亲是谁,不如从缘行两年前在南方行脚的经历查起……”

    “有道理,按照孩子的年龄推断,真的刚好与那段时间吻合。”

    乘车的旅途过于单调,东瀛的夏晓楠似乎也非常的闲,于是同样无聊的两人通过微微,竟然用文字构思出了各种版本的爱情故事。

    故事的女主角,要么是银衣盛装的多情苗女,要么是温柔可人的俏佳人,不是雷厉风行的职场女性,就是对爱情充满幻想,贪图和尚美色的单纯少女。

    而男主人公,永远是一个破衣烂衫满身的落魄,有时光风霁月,有时神志不清的英俊和尚。

    可浓浓的爱意完全感化不了一心向佛的僧人,于是女主角只能黯然离场,偷偷躲在家中生下了两个人的孩子。

    而不论这些故事如何的曲折又离奇,虐心且狗血。

    到了最后,她们无一例外都用两个字作为收尾。

    渣男!

    -----------------

    与来时的路线一致,越野车抵达军用机场后,吃了顿还算丰盛的午饭后,直接飞回了岛城。

    向灵很细心,让司机先将车开到市里,在保姆的建议下购置了满满一后备箱的东西,才将缘行父子送回到银山镇的小庙。

    这时天已经黑了,可新晋奶爸缘行还不得不暂时放弃晚课,跟着育婴师学习照顾幼儿。

    包括正确抱孩子的姿势,给孩子换尿布,这个年纪的孩子需要吃什么,怎样保证孩子的营养均衡,怎么选择合适的奶粉,又怎么去冲泡,如何与孩子互动,外出应该注意什么等等等等。

    天可怜见,遇到再晦涩难懂的经文,缘行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可一遇到这种从未接触过的育儿知识,他却觉得自己脑袋都大了,他真没想到,养活一个孩子竟然有这么复杂。

    尽责的育婴师嘱咐了半天,见他每一条每一分类都用小本子做了详细的笔记,又当场做了运用,这才算满意的点头。

    然后,领了丰厚报酬的育婴师才跟着哈欠连天的向灵,在缘行的千恩万谢中下了山。

    关上车门后,五十多岁的专业育婴师回头望了眼已经隐在夜色中的小庙:“作孽啊,没想到真是和尚,孩子这么小就要住在庙里……”说到这里,她一个劲地摇头叹气。

    一旁的向灵目光闪了闪,却也是无奈,她见缘行有独立抚养孩子的打算,似乎没有打算告诉父母的意思。

    作为朋友,她感觉对方这样做并不妥当。可身为督卫府与缘行之间的联络人,这个消息可以上报,更能与远在千里之外的夏晓楠沟通,却唯独不能向普通人的秦家夫妇透漏。

    莫名的,她有些同情缘行的父母,不孝的儿子一心出家为僧,好不容易有了孙子,也要跟着住在寺院里,官方一帮人却只能依照缘行的意愿替他瞒着,也太可怜了些。

    -------------

    其实,向灵误会了。

    早在回来的路上,缘行已经做好了决定,三天后就找个机会带孩子回父母家,到时看老人的意思,愿意帮忙照顾最好,不愿意他就将孩子留在老宅。

    反正,先天后他已不用服用药物,省下的钱雇个全职保姆还是足够的。

    嗯,这话其实只是他自我的心里安慰,父母看到亲孙子会是个什么反应?

    想想他刚回来时那些经常上门的漂亮姑娘……

    至于为什么是三天,因为孩子身上还有些残存的魔气,必须呆在他的身旁,金蝉才能进行化解。

    三天,还只是保守估计。

    所以,必须先瞒着,否则若要父母得知消息,这孩子能在身边多留几个小时都算万幸。

    缘行苦修受得,粗茶淡饭吃得,操心照顾一个小孩子看上去也没什么。

    一岁大的孩子正是最可爱的时候,这孩子也是,成天咧着嘴傻乐,嘴里咿咿呀呀冒出来的都是婴语,好玩极了。

    这是在不哭的时候,因为不能沟通,你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突然会哭,又为什么要哭。

    短时间内肯定不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奶爸,不过这样过了一两天,缘行认真总结出了一些经验,无非几句话:注意通风,温水冲奶,多洗手,勤消毒,戴口罩,不扎堆……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咳!这年纪的孩子好奇心已经加重,片刻不得安稳。白天跟在满地乱爬的孩子后面收拾残局,还需时刻盯着以防他磕了碰了,稍有疏忽,轻则短泣,重则大哭。

    半夜,更是免不了要多醒上几次。

    如此而已嘛。

    第三天一早,缘行看着镜子中自己眼睛周围的黑眼圈,有气无力的叹了口气。

    这时候,孩子还在熟睡,他默默做了早课。然后就开始给孩子准备冲牛奶的温水。

    谁知,他刚将电水壶灌满,还没等插电,便听到由远而近的脚步声,没多久,院子的大门便被敲响。

    “这么早会是谁?难道又出事儿了?”缘行暗自皱眉,连忙跑去开门。

    等大门一开,见到来人,他微微一愣:“爸、妈,你们怎么来了?”来人正是秦父秦母。

    他这句话等于白问,秦母根本看都不看和尚,一把将他推开,从他侧面进了院子,然后直奔卧室。

    缘行心头一跳,立即察觉不妙,求助的看向父亲。

    秦父的身子也已经进了门,在经过他身旁时停住了,一根手指差一点就戳到他鼻子上:“你啊……”说着又狠狠地瞪了一眼,才快步朝里走去。

    缘行这时哪里还不明白?孩子的存在肯定是暴露了。

    暗叫一声苦也,他搓了搓脸,也急忙跟了上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