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九九章 继承(上)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缘行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刚说尽全力满足对方心愿,这就被打脸了。

    问:一个正常的人类如何与超过几百倍体型的大树生下一个人类孩子?

    咳,画面实在太过猎奇惊悚,使得他急忙收摄心神。

    似乎是因为多年后见到了老乡,对方没有如之前那般神智不清醒,也反应过来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名僧人,羞赧的说道:“你误会了。”

    若有问题,也是您说得让人误会好吗?缘行默默吐槽。

    这时,大树的树干再次出现了变化,有道门户凭空出现,随着脚步声,一个穿着绿色长裙的年轻女子缓步走了出来,上空树叶发散着淡淡的光,也映得她身周泛起一层淡淡的光晕,使得眉目不是很清晰。

    “你好,我叫季蔓。”她躬身,学着和尚合十施礼,单手虚引,口中说道:“请入内一叙。”

    缘行挑眉:“季施主刚才说误会了,不知道是怎么个说法?”他却全没有走进去的意思。

    季蔓对于他的戒备并未生气,再一招手,整个树干向两旁分开,里面的情景完全呈现在面前。

    缘行一下子呆住了,只见,出现在眼前的并不如之前设想般的黑洞洞的洞窟,而是一座城市,是的,一座现代化的城市。

    有街道,有商铺,有高楼,有高架桥和停在路边的各种汽车。

    “这、这是……”

    “我在这里活得时间太长了,总会无聊,便会幻化出一些记忆中的东西打发时间,开始只是些投影,后来渐渐能靠游离于天地间的灵气具现出一些,可惜,无论我怎么努力,始终无法造出生物……”季蔓语气中满是遗憾,她背对着缘行,素手又是一挥,大街小巷立即出现了忙忙碌碌的人群,他们或散步交谈,或闲适对饮,或嬉戏玩乐,整个树干空间立即“活”了过来。

    “了不得,这已算虚空造物了。就连怀真鼎盛之时,也做不到这种程度。”金蝉的文字在眼前闪过。

    缘行盯着路边一个酒馆,里面窗明瓦亮,布置的温馨典雅,连桌上餐具的摆放都极具讲究,里面此时坐满了客人,聚在一起举杯畅饮,可在他的眼中,那些餐桌边的人只是些淡淡的影子,到底是有缺陷。

    “但她还是无法达到更高的层侧,更不能从这里突破出去。”他在心里回道。

    “是啊,终于知道你这个老乡的神魂为什么虚弱了,时常运用这种手段,再厉害的大能也支撑不了多久啊。不过,这个空间能这么快崩溃,显然也有它的一番功劳,若再给一点时间……”

    后面的内容金蝉没有说出口,缘行已明了。如果这个空间的灵气再充足些,这棵大树的生命力再顽强些,便不用他跑这一趟了。

    “可惜……”他唏嘘感叹。

    似乎猜到他心中所想,季蔓回眸看了一眼,轻声说:“做这些固然不值,可困居此地太多年,若非如此,我怕早已疯掉了。生命的长久很重要,但孤独对我来说才是最可怕的。其实,现在能这般清醒的与你对话,也是耗费了很多的精力。没看我的叶子都掉了不少?”言罢,她重新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缘行垂眸问道:“施主方才说的孩子是怎么回事?”是的,知道对方手段通天,他更不敢轻易进去了。外面空间开阔,他的神足通足以自保,进入树干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真怂……”金蝉给了他两个字。

    缘行眼皮跳了跳,不为所动。虽然对方都虚成这样了,他仍觉不放心。嗯,相比被人小看,还是贞操更重要些。

    而站在他对面的季蔓见状只笑了下,缓缓说道:“这个空间越来越不稳定,如果你没出现,我只怕会将最后一丝神魂寄在种子上,由我的孩子趁空间破碎的机会突破出去。”

    “孩子?”缘行一愣。

    “孩子,和你们人类一样的孩子。”季蔓歪下脑袋,身后的那座小城镇突然从中间分开,一根粗壮的树枝破土而出,飞快的到了两人跟前。

    然后,树根顶端如花苞绽放,露出里面小小的水晶状物体。

    借着天光,能看到里面蜷曲的小小身体,似乎是个胚胎。

    “我一直想有个人陪伴,可惜撒出去的种子别说进化成妖,竟连正常存活都无法做到。于是,我酝酿了很长时间,才有了这个胚胎。可惜……”季蔓轻轻抚摸着水晶,口中遗憾的说道:“因为缺少你们人类的基因模板,到这里便进行不下去了。”

    “所以……”缘行砸吧砸吧嘴,追问。

    这时,季蔓身上的光晕已经完全消去,露出姣好的面容出来,她嘴角噙着笑,用无比温柔的语气说道:“之前在幻境,你虽然没有敌意,可毕竟是进入这里的第一个人类。若非你也出自地球,还是个好人。说不得,我会将你当做孩子的养料与参照模板。”

    果然,谨慎点还是没错的。早在进入这片空间之前,缘行其实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一个当了两千多年妖怪的人,还能保持多少人性,恐怕只有天知道。眼下对方还能对自己这个同乡保留这份善意,已经殊为难得了。

    不过,听对方出口的“你们人类”这样的话,显然,她此时虽然以人类的外貌同自己见面交流,却已经完全认同了妖怪的身份,根本不当自己是人类了。

    “施主要我如何做?”缘行想了想,还是决定先问明白再考虑后面的事。

    “给我一些你的血。”季蔓眼神飘忽,直直盯着和尚轻声道:“原本我只要将种子给你便好,可这孩子毕竟乃我的心血所系,亦是破釜沉舟之举,这些年我所有的能量都凝聚在这里,轻易舍弃可惜了。还要劳烦你将孩子与种子一同带出去。”

    缘行默然,过了片刻后才又问:“施主对贫僧放心吗?”

    “实不相瞒,这个世界崩坏的速度远远超出预期,除了相信你,已别无他法。况且……”季蔓缘行重新打量了一番,又勾起嘴角,笑着说:“除了施展幻术与造物,我还有一本命神通,直觉非常的准,你一出现,我便知道你是好人。当然,我会在种子上留下禁制,只要你将它种植下去,便会得到我的一门神通,你看如何?”

    被凭白发了一张好人卡的缘行默然良久,才感叹道:“施主不必如此,就算没有好处,贫僧也绝对不会失言。”

    季蔓却是不置可否,对着和尚伸出了一只洁白的手:“你的血。”

    缘行稍作犹豫,便从指间逼出几滴精血,点在对上手中。

    献血在季蔓手心中瞬间隐没,不见一丝痕迹,然后她闭上了眼睛,过了好长时间才长长的出了口气,笑着道:“快好了。”

    随着她话音落下,果然那水晶也有了变化,体积由拳头大小渐渐开始膨胀,没多久便已经大如脸盆了。

    缘行凝神看去,水晶中一个蜷缩的胚胎在快速生长。几乎是眨眼的功夫,便已经成了一个婴儿的模样。

    “这就是咱们的孩子,你的血液中蕴含着神奇的力量,这孩子将继承你我的优点,成为最出色的人类。看着拥有自己血脉的子嗣成长,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季蔓盯着水晶,嘴上说道。

    缘行嘴角一阵抽动,这话说的,太有歧义,也太暧昧了些。

    季蔓转头笑望他:“还有一些时间,我将种子给你。”说着,又是一伸手,一颗绿色、鸽卵大小的椭圆形种子出现在掌心:“到如今我也不知自己属于什么品种,种子的生长条件也非常苛刻,只能找拥有灵气、却已经枯死的树木投入其中,方才能成长。”

    缘行目瞪口呆,他以为只要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将种子一埋便算完成了任务,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要求。

    可能看出他的担心,季蔓安慰:“这颗种子能存活很长时间,你不必着急,慢慢寻找就是。”说到这里,她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开玩笑般的说道:“我的神魂会在新的身体内逐渐成长恢复,如果你活得够长,咱们也许还会见面哦。”

    见识到季蔓神鬼莫测的手段,对方说什么,缘行如今都不会感觉意外了。他伸手接过种子,谁知刚一入手,额头便是一痛。

    “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感受不到另一半舍利的存在,竟然被她嵌在了种子里。”金色文字闪动的速度比以往要快了不止一倍。

    “什么?这里面有你的另一半?”缘行一惊。

    “不错,真是好手段,难怪这棵树能触摸到造物的门槛,有一半的功德舍利在身,即便无法使用,也能从中得了不少好处。”直到现在,金蝉依旧用“它”来称呼树人。

    “既然是功德舍利,需要将你补完整么?”缘行眸光一闪,一边在心中询问,一边取下了脖子上的挂珠,手法熟练的将种子系在弟子珠的末端,然后重新打了记子留。

    他以为金蝉一定会迫不及待的要求他将舍利取出来,谁知对方久久没有言语,过了好长时间才回答:“这时候取出来,种子就死了,还是等等吧。”

    原来金蝉也有顾忌。缘行笑了下,没再说什么。

    季蔓看他将珠子重新挂上了,脸上也多了份轻松,再次将目光投在水晶上,然后,她拍手笑道:“成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