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九八章 迟到两千年(6、想和你生个孩子)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尽管金蝉警告里面有危险,但缘行想到可能有一个“老乡”需要自己的帮助,若袖手旁观,实不是他的作风。

    所以,他根本没多做考虑,毅然冲进了光圈。身边还有金蝉这个外挂呢,值得他拼一把。

    只是,缘行的视线刚刚清晰,便处在发蒙的状态。

    耳边是轰隆隆的铁轨声,四周装饰陈旧,米色的窗帘被染上了大片的污渍,按规格安装的座椅上,破损残缺的痕迹明显,他脚前的地面上,一块彩色的糖纸随着车厢的晃动而颤抖着。车厢顶部的灯光昏暗,只偶尔随着噼啪电流声变得明亮一些。

    “这是哪里?难道又穿越到陌生的世界了?”他在心中询问金蝉,却久久得不到任何回应。

    缘行皱紧了眉,朝窗子的方向望了过去,这是一座奔驰在黑夜中的老式火车,一会穿过隧道,一会又穿过被朦胧月色渲染的田野,一会又从灯火通明的城市边缘通过。可外面的景色始终是概念化的,犹如被打上了马赛克,模糊至极,只能感受到强弱各异的光。

    他深吸一口气,慢慢的向车厢连接处行去,他的脚步很轻,整个车厢内,除了咣当咣当的声响,四周安静的可怕。

    用了很长时间,他才通过这节车厢,可拉开门的瞬间,又愣住了。

    老旧的座椅,昏黄的灯光,以及地上熟悉的糖纸……

    缘行忍不住加快了脚步,路过一节一节的车厢,但无论他朝前走还是转身向后行,眼前的景物始终一成不变、

    “好厉害的幻境。”既然走不出去,他索性不再白费力气,而是找了个座椅坐下,脑中开始思索破解困局的办法。

    没想到,他刚一入座,空荡的环境就产生了变化,后方连接处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着列车员服饰,却看不清面目的女人推着小推车走了进来。

    “来,腿让一让,啤酒饮料矿泉水。”女人面无表情,已一种古怪的频率说着这句话,慢悠悠的推着小车从身旁路过。

    缘行冷眼看着她进了前面的车厢,接着后方的门再次传出响动,那女人如方才般重新出现。

    “来,腿让一让,啤酒饮料矿泉水。”

    仍是这句话,仍是面无表情,仍是慢悠悠的推着小车经过……

    如此这般反复了几次,最后缘行终于忍不住,站到女人身后,等她说完一句后立刻接上:“花生瓜子八宝粥。”

    然后,整个空间为之一静,灯不闪,糖纸不动,连车窗外的景物都凝滞了。

    这种诡异的状态只持续了片刻,紧接着又似恢复了正常,那女列车员也只是呆了一下,此推车继续向前走着,诡异的是,她嘴巴蠕动,似乎在说什么,却根本没有声音传出来。

    终于有了变化,缘行自不会如之前那样旁观,而是紧紧跟随在她身后,跨过了连接处的门,而就在他离开的那一刻,四周的景物如同破碎的水晶般炸裂开来,面前的列车员,火车车厢全部化作点点的碎片,最终消失不见。

    等他再次回神,自己正身处一个诡异的空间,天空昏暗混沌,地面上别说青草等植被,连块大点的石头都看不见,放眼过去光秃秃一片,只有远处的山丘上,有一棵参天的大树,在发散着淡淡的光辉。

    “你刚才不知为何,呆在原地好久没有反应。”

    看到了眼前快速浮现出的金色文字,缘行才意识到自己终于从幻境中脱身出来了。

    他没有回答金蝉的问题,而是快步向大树的方向走去。

    这是棵非常高大的树木,因为距离那么远,他也只能看到大树的半身,顶上部分直通天际,完全被混沌笼罩住了。

    等走进一些,更能体会到其身形的庞大,不算裸在外的根系,单单枝叶覆盖的范围,就与一座古代城池相当了。

    这是一种缘行从未见过的树木,枝干笔直,树叶呈红黄色的菱形,正无风自动,微微摇晃着。

    “妖气是从这棵树上面散发出来的。”缘行细细感受了一番,才开口说。

    “很淡,没有什么戾气,也不知有没有产生神智,你怎么看?”金蝉问道。

    “一定能沟通的。”缘行想到方才的幻境,不由翘起了嘴角,若他推测无措,任务描述中的倒霉老乡,应该就是眼前这棵树了。

    他刚刚在心里做出回答,身周突然传来嘭嘭的声音,一根腰粗的根茎破土而出,在缘行的面前人立而起,摆动间成了一个身材纤细,五官分明的人形。

    对方好奇的歪着脑袋,腰下的根茎如蛇般滑动,绕着缘行转了一圈,小嘴巴张开着,如幻境中的列车员一般,无声诉说着什么。

    “贫僧缘行,见过女施主。”缘行微微皱眉,合十说道。

    树人伸出一只手,朝着和尚的脸探去,被躲避开也不见生气,而是咧开嘴,无声的笑了起来,过了好久后,它后退了一些,重又将和尚上下打量一番。

    似乎又要准备开口说话,可嘴巴刚刚张开,拧在一起的根茎分散开又瞬间恢复,树人面色扭曲一阵,然后一个俯冲,整个身子瞬间没入地面。

    这是什么情况?缘行顿感不妙,按理说能施展那种幻境,又可以凝聚树根成人型的妖怪,应该可以沟通才是,可为什么对方说不出话来?

    想到此,他加快的脚步,快速朝大树奔去。

    到了近前才发现,大树笼罩的范围内,地面上铺满了枯黄的落叶,脚踩上去直接没到膝盖。

    仰起头,上面看似枝丫纵横,看似繁茂,可缘行总觉得上面的叶子稀疏了些。

    这时,大树突然剧烈的抖动起来,这一动作,又有大片大片的树叶飘落下来,树人再次出现,盯着缘行开口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语速非常缓慢,嗓子里好像被塞了什么东西,腔调干涩得厉害。

    “贫僧也来自地球,此次是来救施主的。”缘行在脸上挤出一抹笑,缓缓答道。

    “地球?救……”树人明显愣了一下,然后低下头,许久后才又开口道:“你来晚了,我、我在这里住了好久,现在快死了。”

    缘行吃惊的看着对方。

    树人晃了晃脑袋,突然伸展前臂,在半空中画了一道圆,接着,一副影像出现在缘行的面前。

    影像中初时是一片朦胧,连天空呈现出一种诡异的血红色,蓦地,一道金色的光辉自大地升起,直冲天际。接着,原本血红色的天空出现了无数的裂痕,整个天空,不,应该说是整个空间都在崩塌碎裂,而那道金光也隐没了。

    可下一刻,又是一道金光升腾,这次是沿着大地蔓延。无数形状古怪的妖兽被金光扫中,无不在哀嚎中倒地化为尸骸。

    “这就是我刚来时的见到的场景。”树人又是一挥手,影像消失。然后她转身向远处滑去。

    缘行紧紧跟在后面,等绕过大树,眼前的景象简直让他说不出话来,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到处是巨大的尸骨,满眼都是。

    “这……”

    “这里只剩我一个了,好久……”树人低喃着说。

    “哎……”金蝉的文字再次出现:“我明白了,这里是一方小世界,被妖魔界征服后做了跳板,成了入侵大黎世界的通道。当年怀真所做的,就是将这方小世界与妖魔界分离开,并镇杀所有残存妖魔。你这个老乡在怀真分割世界的前一刻进入,也不知是幸运还是倒霉,原本的树妖死后被她占据身体,也幸好这是个生命力顽强的树妖,她才存活至今。只是,这里虽然灵气充裕,恐怕也无法支撑这么大一棵树的损耗,眼下已经神魂不稳,即将消散了。”

    “有解决的办法吗?”缘行突然想到来之前看到的任务描述,沉重的在心里发问。

    “即便是我完整之时,对这种情况也束手无策。”金蝉回答。

    “既然能下发任务,是不是说,咱们可以去往她刚刚附身大树的时候。”

    “不可能的,怀真以自身为代价封禁这方小世界,是绝对不会让谁侵入的。就算提前进来挨到你老乡附身,咱们恐怕也要被困死在这里。想来,若不是封禁的力量即将好近,这里空间已然稳定,她求援的信念怕是也传不出去……”

    缘行看着面前的文字,心中百味陈杂。良久后,他长叹一声,重新对着树人躬身合十:“对不起,我来晚了。”

    谁知,面前的树人的反应却变得极为怪异,她歪着脑袋,又是在和尚身周绕了一圈:“人?”

    缘行古怪的点头,她又问:“你是怎么来的?”

    可没等缘行做出回答,她又如之前般,身子解体成几个树根,抽动着缩回到地下。

    金蝉说道:“她的神智并不清醒。想问什么尽快去问吧,看她的样子,恐怕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缘行快步走近树干,对着大树喊道:“施主有什么心愿吗?若有,贫僧必定帮您完成。”

    过了很久,树干上终于有了变化,一个巨大的人脸出现在缘行面前。

    “我死后,希望你能将我的种子带出去。”这一刻,对方似乎是清醒的,起码说话的语气比之前要通顺不少,声音也清脆许多。

    缘行没有犹豫直接点头:“贫僧保证找一个好地方将您的种子种下。”

    “还有……”人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扭捏了起来:“还有一件小事请你帮忙……”

    “施主但说无妨。”缘行微笑以对,可下一刻听到对方的要求后,他的脸都绿了。

    “我、我想和你生个孩子……”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