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九七章 迟到两千年(5.门开了)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随着夜幕降临,考古现场周围的灯光全开,整个遗迹被照得宛若白昼。

    “薛教授,这里发现一块碑文。”下面有个年轻女孩高声喊道。

    营地里几乎所有人都围拢上去,连缘行都忍不住往前纵跃,凑近了些。因为年代真的太过久远,石碑上面的字迹已极难辨认,依他的眼力,都只能隐约认出零星的几个字。

    “这是勒石记功啊,原来这座石像就是传说中以身镇压妖魔界的怀真圣僧……”人群中,有个老者蹲在石碑之前,用手细细抚摸,过了许久,才站起身皱眉说道。

    他身后的中年人,先用手机给石碑拍了几张照,才问道:“薛教授,怀真镇妖的故事不是神话传说么?怎么会真的有人给他立碑记功?”

    “时间太过久远,也许传说之中的事情真的发生过呢?明明一个寸草不生的坡地,一夜之间出现这么巨大的一个祭坛,这还不够离奇吗?”有人反驳。

    “这可能是故人设计的一个机关,你一个科学工作者这么迷信,还相信什么鬼神?”

    “什么机关能存在两千多年?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你连这句话都不理解吗?”

    得,因为观点不同,人群中竟然开始吵起来。

    缘行在竹枝上蹲了下来,他其实对底下文人吵架的内容一点兴趣没有,只想等着这些人休息了,好偷偷过去看看。

    黑夜中,冲天而起的灵气在缘行的眼中变得更为明显,虽然越来越弱,可这么突然的灵气爆发,总觉得不是什么好迹象。

    “按照石碑上内容看,这里恐怕真的是怀真当年封禁妖魔界通道的地方。”金色文字在眼前浮现。

    缘行没有做出回答,如果真是怀真埋骨之地,虽然眼前的只能算是“衣冠冢”,可亲眼看着一帮人挖“自己”的坟,感觉还真挺诡异。

    一时间,他也形容不出自己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儿……

    --------------

    因为经过探测,这片遗迹的范围非常的大,考古队不得不加派人手,并且在周边村镇上招些民工参与发掘工作。

    这里眼下已经成了一个大营地,帐篷林立,各种设备已经全部安装完毕,安保力量也得到了加强,四处都有警员巡视。

    一帮工人,在考古队员的指导下开始进入发掘现场,蹲下来用小刷子对地面一点一点的进行着清理工作。

    其中,一个穿着僧衣的光头尤为显眼。

    其实距离灵气爆发已经过去三天了,缘行也在竹枝上观察了三天,可惜发掘现场二十四小时有人工作值守,根本无法让他在不惊动任何的情况下靠近,只能另想办法。

    刚巧考古队说招工,消息传出后附近不少的村民都来了,缘行也大大方方的现身,直接对招工负责人说自己是云游的僧人,因为行李丢了,只能靠打工赚点伙食费,自己别的都不会,就是有膀子力气。

    许是因为面相好,看着和善,负责人直接聘用了他。

    考古工作是单调且繁重的,每天的工作量都不小。其他民工早上来报道,天黑前拿了工作结伴回家,考古队的正式成员往往要工作到很晚,缘行独自做完晚课,没事的时候也会去打个下手,夜里挤在临时充当仓库的帐篷内睡一宿,倒也算有了安身之处。

    一来二去,随着日子长了,上到领队的薛教授,下到负责安保工作的警员,混得也算熟悉,俨然成了编外的考古实习队员。

    其实,对于这个秉持戒律、每日只吃一顿素餐、早晚课从不耽搁的僧人加入,不少人在心里暗骂招人的小徐不着调。

    因为随着发掘工作的开展,已经有证据表明这里属于传说中怀真圣僧的陵寝。你说让一个正八经的佛子来挖佛门一派祖师的坟,这像话吗?

    后来接触久了,他们没有在缘行脸上看到任何的不满,才渐渐放下心来。有人也问他的真实想法,缘行只是笑笑,并不言语。

    怀真是在两界通道内坐化的,金身都粉碎了,这里除了挖出一些文献资料,其余一无所有,他能介意什么?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在外界苦苦寻觅缘行的安保局众人在这期间再没有发现他的影踪,均认为他是被李衡那个电话“吓”住,特意找了地方隐藏了起来。

    这话其实不算错,因为缘行真的老老实实呆在考古队里干活,期间哪里都没去。安保局再是手眼通天,也不可能找到这里,所以,他才得以清净。

    这日,天上阴云密布,从凌晨开始就下起了雨,周围的竹子被雨水击打着,沙沙声响成了一片,这世间的一切都被笼罩在一个大帘子之中,远山,竹海,帐篷都变得朦朦胧胧的,水墨画一样,有种缥缈虚幻的美感。

    露天作业没法继续了,考古队所有的成员都留在帐篷里,将发掘处的文物古籍进行整理登记,或是坐在桌前撰写论文。而外围成员,有的在一起闲聊打牌,更多的则聚在一起靠酒水美食打发着闲适的一天。

    缘行哪都靠不上去,只能回到自己帐篷独处,原想打坐念经,可四周雨水的响动实在太大,索性在心里呼叫金蝉,讨论起目前的情况。

    “还有一天,我就可以开门了,你真的决定暂时不回去吗?”金蝉问道。

    缘行摇头,坚定说道:“需要看明白情况再说。”

    现在的灵气已经越来越弱,冲天而起的气势早就荡然无存,对此情况,缘行着实松了口气,他还真怕时间长了会搞出个夏国版的灵气复苏出来。

    可唯一让人放心不下的是,尽管灵气不再向外发散,却始终徘徊在怀真塑像前,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但没有消减,反而越发凝聚,这恐怕不是什么好兆头。

    所以,缘行在此地一刻不敢离,甚至已经下定决心留到挖掘工作结束,考古队撤离,毕竟,事关到自己的前世,他倒要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难得来这个世界一次,你不想见见故人?”金蝉再次发问。

    缘行沉默良久,正打算说什么的时候,突然面色一变,猛地站起冲出了帐篷。

    他两步到了祭台前面,这时的雨比之前更大了,随着阵阵的雷声,瓢泼一般倾洒下来。

    只片刻,缘行身上的衣袍便湿透了,可眼下他已完全顾不得这些,因为在祭坛中央,原本徘徊在此的灵气快速收缩凝聚,汇成了一个椭圆的形状,道道闪电长了眼睛一般从乌云中落下,好巧不巧的击打在灵气之上,渐渐的,椭圆形的灵气发起了淡淡的光华。

    这真的是一道门。缘行看着眼前无比熟悉的景象,心中叹息。可紧接着又眉头深锁,因为光圈里面透出的气息实在有些熟悉。

    “门里有妖气,很淡,真没想到还有妖怪能在通道内存活这么多年……”一排金色的文字在眼前浮现。

    “直接关门还是进去看看?”缘行问道。

    “如果任务描述没有错误,里面的妖怪十有八九是这次的任务目标。”

    缘行低头想了想,又确认一遍:“咱们明天就可以开门回去是吧?”

    “不错。不过依照推测,里面的空间应该已被怀真分割成了独立的空间,如今灵气能泄露,说明其状态已经不再稳定了。你真要进去?”金蝉显然已经十分了解缘行了,见他如此问,便快速的回答。

    缘行扫视左右,见众人都在帐篷内躲雨,根本无人注意到这里,才下了决定,脚尖轻点地面,身子如离弦之箭般窜过了光圈,同时,在心里大吼了一声:“关门……”

    一天后,横城安保局。

    李衡对着小镜子照呀照,想继续寻找隐藏在头上的白发。

    这么长时间,寻找缘行的工作毫无进展,无论是上面的不满还是长辈给与的压力,都让他老了不少,连白头发都生出来了。

    这个释先生,到底去哪里了呢?

    他正自唏嘘感慨呢,办公室的门便被撞开了。

    助手气喘吁吁的进来,手中扬着一张纸,急声道:“队长,有和尚的消息了。”

    李衡腾地一声站起来,结果纸张看了眼,然后面色古怪的看着助手:“上面说,这段时间缘行和尚根本哪都没去,就猫在横山下的竹海,甚至参与了考古发掘的工作?”

    “是的,当地接到报案,考古队有个僧人员工离奇失踪了,按照他们描述和登记的名字,应该就是咱们一直寻找的目标。亏得调动那么多人力排查周边省份的所有监控,没想到他就在咱们眼皮子底下,这还真是灯下黑。”助手喘了喘,才抚平了情绪,道:“据说和尚失踪的十分诡异,昨天下大雨,人们明明看他进了帐篷,可到吃午饭时却没了踪影,他们冒雨将方圆几里都找遍了,就连离开的脚印都没有一个……”

    他话音未落,对面的李衡猛地将手中的小镜子砸到了地上,已经气得脸色发青……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