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弃道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就在众人心中纷纷震撼于韩立举手投足间的莫大神通之际,异变突生!

    数十个金色漩涡骤然合而为一,化为一个遮天蔽日的巨大漩涡,猛地朝着众人罩下。

    李元究等人面色大变,立刻想要催动法则抵挡,但一股庞大无匹的时间法则已经率先笼罩了所有人,他们的身体,还有体内的法则之力尽数动弹不得,只能乖乖看着眼前的一切。

    但遮天蔽日的金色漩涡突然一闪,泡沫般飘散而开。

    众人身上禁锢的时间法则也一样,倏的消失不见。

    天空恢复了清朗,附近碎裂的虚空也飞快恢复如初,一切的一切,就如同一场梦。

    只是,在场众人却没法把刚刚发生的一切,真当做是梦幻一场。

    金色漩涡强大无匹的时间法则,碾压一切可怖威能,都深深印刻在了他们的脑海之中,甚至铭刻于灵魂深处。

    那似乎就是最本源的天道!

    韩立随手施展出的神通,早已不是当年的古或今可比。

    他们相信,只要那一刻,心中稍有忤逆,便会被这天道无情的碾碎,连一丝一毫的残渣都不会在世间留下。

    李元究等道祖看向韩立的眼神,已带着一种由衷的敬畏。

    “你们各自带着自己的人离开吧。”韩立再次开口,语气无喜无悲。

    白裙胖妇闻言面色一松,朝韩立深深施了一礼,立刻带着惶恐的魔域之人朝远处飞去,很快消失无踪。

    干尸男子也没敢说什么,紧随魔域众人离开。

    “遵命。”白泽和那个光头大汉也朝韩立行了一礼,带着蛮荒界域残存之人离开。

    柳乐儿望了韩立一眼,没有过去和他说话。

    两人虽然相距不过百丈,却仿佛有一个巨大鸿沟相隔。

    “哥哥,你等着我,我会继续努力,有朝一日光明正大走到你面前。”柳乐儿转身随着白泽二人离开,默默的在心中说道。

    白云道祖带着手下之人,来到韩立面前。

    “多谢韩道友方才出口相助。”白云道祖躬身行礼,其他天庭之人也都一样。

    “大乱刚止,不过是不想再徒增杀戮罢了,并非相助你们。”韩立平静的说道。

    “无论如何,韩道友今日的恩情,在下将铭记于心,日后和任何差遣,吩咐一声就是,在下定然全力相助,以报今日之恩。”白云道祖诚恳的说道,然后带着天庭残留之人很快离开。

    “你们怎么不走?莫非还有什么事情吗?”韩立看向一旁的李元究,赤融,陈如烟三人,说道。

    “韩道友此番挽救真仙界于水火,对天下苍生几有再造之德,如今古或今已死,天庭至尊之位空缺,不知韩道友可有兴趣担任?我们三人可以鼎力相助于你。”李元究三人互望了一眼,迟疑了一下后,开口说道。

    韩某闻言眉梢一动,知道自己刚刚出手救下白云道祖,给了三人一种错误的暗示。

    “我对于权力并无追求,你们不要误会。”韩立抬手一挥,断然说道。

    李元究三人闻言一怔,愣在那里。

    “此次大劫,真仙界众多道祖陨落,各大仙域恐怕要纷乱一阵,你们三位都是本源道祖,为众所瞩目,快些各自返回自己的宗门,稳定局面去吧。”韩立拂袖说道。

    李元究三人闻言,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来如释重负之感,齐声答应一声,也转身飞遁离开。

    李元究身形刚刚腾空而起,忽然似有所感的回转身形,却见韩立正冲自己遥遥拱了拱手,其微微一怔,继而也冲韩立拱手回了一礼,这才转身,化为一道流光,朝着远处疾射而去。

    天地间,很快便只剩下韩立一人。

    “韩道友,为何要如此急切的将那些人打发走?”金童走了过来,大眼睛一动的问道。

    韩立没有说话,挥手带着金童朝着高空射去,转眼间来到了天外域内。

    他又朝天外域深处飞了一阵才停下,面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

    “你这是要做什么?”金童急忙问道。

    韩立头顶虚空隆隆震动,一道道金光投射而出,笼罩住他的身体。

    他的身体在金光之中,隐隐有融化的趋势。

    好一会,虚空震动才停止,金光也随之消失,韩立的身体这才恢复如初。

    “天道已经开始侵蚀你的身体?”金童面色凝重的说道。

    “和古或今一战,动用的法则之力太多,可能下次和人稍一动手,就会被天道直接相融。”韩立苦笑的说道。

    “怎么会这么快?”金童大吃一惊。

    她进阶道祖已经有些时日,也和人连番争斗过,天道的侵蚀虽然有,目前还不算严重。

    “那你可有什么应对之策?”金童随即将这个疑惑抛诸脑后,问起另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韩立眉头紧锁,默然不语。

    他刚刚进阶道祖,又不像古或今那样对天道侵蚀研究极深,创出道神印这等神通,哪有什么办法。

    古或今如今尸骨无存,整个中土仙域也化为了灰烬,想要去找古或今此前对于避免被天道相融的心得也已经不可能。

    “韩小子,你如果想要摆脱天道的侵蚀,我倒是有办法哦。”瓶灵的声音突然

    响起。

    “瓶灵前辈,你有什么办法?”韩立传音问道。

    “晋升道祖之后,会逐渐被天道侵蚀,这种现象是不可逆,而且无法制止的,那个古或今虽然创出了所谓的道神印,也不过是稍微迟缓一下天道侵蚀罢了,治标不治本。”瓶灵哼了一声,轻蔑的说道。

    “前辈莫非有一劳永逸的办法?”韩立眼睛微微一亮。

    “也算你运气好,有掌天瓶在此。此瓶诞生于混沌之中,可以承载任何法则之力,你若真的想要摆脱天道侵蚀,需得将体内的道祖本源法则注入瓶内,如此一来,你的修为就会跌落回大罗境,自然也就摆脱了天道的侵蚀。只是掌天瓶先前容纳了混沌法则,如今再容纳你的时间法则,恐怕就会超出此瓶的极限。”瓶灵如此说道。

    “超出极限,又会如何?”韩立心中一紧,急忙传音问道。

    “超出极限还会如何?就此消散了呗……也就是说,你用了此法,将永远失去掌天瓶,是否使用此法,你考虑清楚。”瓶灵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韩立听闻此话,默然站立在那,面色阴晴不定。

    自己如今已如愿击杀了作为天庭第一人的古或今,取而代之成为了时间道祖,在大道的追求路上,似乎已没有了任何障碍。

    只要他愿意,他便是真仙界名副其实的第一人,自此真仙界各域,乃至无数下界,都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自己似乎已无限接近于天地同寿。

    这不正是自己少年时初踏修仙界时,所立下的志向吗?

    这一切的一切背后,是无数个岁月的步步惊心,又是无数的机缘造化,再加上无数人的牺牲……

    但紧接着,骨皇,乃至古或今由于动用法则之力而被天道吞噬的场景,一幕幕从其脑海中飞速飘过。

    这一切,与自己少年时代立下的志向不断的交织,拉扯着自己。

    金童并未听到韩立和瓶灵的传音交流,看到韩立面色凝重,以为他在考虑应对之策,静静站在一旁,没有出言打扰。

    良久之后,韩立抬起了眼睛,缓缓开口说道:

    “多谢瓶灵前辈指点,还请前辈助我散去体内道祖法则,我愿意放弃掌天瓶。”

    “你体内时间法则随时可能再次躁动,事不宜迟,我们这便开始吧。”瓶灵声音微微一喜,但立刻又恢复了平静。

    绿光一闪,掌天瓶飞落到韩立眼前,并且涨大到了脸盆大小。

    韩立眼见此景,剑眉一轩,同时拂袖一挥。

    他身旁银色光门一闪而现,南宫婉的身影从里面飞了出来。

    “婉儿,金童,我有些事情要处理,你们退的远些。”韩立平静的说道。

    金童一怔,却没有多问,带着南宫婉飞身后退。

    南宫婉刚刚虽然在花枝空间,却也一直注意着外面的情况。

    她看着韩立,心中有一种预感,此刻的韩立,即将做出一个惊天骇俗的决定,虽然她心中不免有些焦虑,但出于对韩立的信心,没有询问什么。

    韩立单手掐诀,按在掌天瓶上,体内庞大之极的时间法则之力倾泻而出,注入瓶内。

    掌天瓶绽放出明亮之极绿芒,瓶内浮现出一团墨绿光团,雷云般剧烈翻滚。

    瓶内仿佛藏着一片无底深海,无论注入多少时间法则之力,都轻易容纳,没有丝毫阻碍。

    韩立感应到这个情况,眉梢一挑,立刻加大了时间法则的注入,掌天瓶散发出的绿光也为之一浓。

    就在此刻,瓶内云团突然急剧翻滚,然后一道粗大墨绿光芒从瓶口射出,噗嗤一声没入前方虚空。

    轰隆隆!

    附近虚空立刻翻滚,一个金色时空通道浮现而出,将韩立连同掌天瓶一同吞了下去。

    金童眼见此幕,面色微变,立刻闪避开来,躲在一边。

    “南宫道友,韩道友神通广大,定然能克服这个问题,平安无事,你不要担心。”金童对南宫婉说道。

    “我没有担心,夫君既然让我们等在这里,我们等着就好。”南宫婉笑着说道,神情间一派平静。

    金童看到南宫婉神情,暗自钦佩。

    韩立身处时空通道内,周围无尽时空之力在撕扯,只不过掌天瓶此刻散发出盈盈绿光,轻易将周围的时空之力隔绝在外。

    “这是怎么回事?”

    韩立多次穿梭时空,但这次的感觉似乎有些不同。

    “你的时间法则刺激到了掌天瓶穿梭时空的神通,不必理会,接下来是最关键的,我催动掌天瓶之力,开始接纳你的本源道祖法则,千万不可分心!”瓶灵声音传来,极其凝重。

    “好。”韩立双目深处划过一道光芒,点点头,全力运转体内时间法则。

    一团比太阳还要刺目的金光从他掌心涌出,里面是浓郁到难以置信的时间法则之力,融入了瓶内。

    掌天瓶的瓶壁上一闪浮现出一道金痕,非常清晰,仿佛裂纹一般。

    而韩立身上气息立刻衰弱了许多,不过他头顶无时无刻不在的天道威胁似乎也松懈了一些。

    他目光一喜,继续催动体内本源法则注入瓶内。

    随着一团接着一团的金光从他手掌飞出,融入掌天瓶内,掌天瓶上的金痕越来越多,而韩立的气息却飞快降低。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