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67章 捆扎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和许多人想象的不一样,用硬质螺母套住的丁丁,因为充血受到紧箍而水肿以后,是不会再像是正常的丁丁一样,软下来的。危险动作请不要尝试!请不要尝试!

    因为丁丁的前部膨大,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往后,根部的螺母就越不好取。

    事实上,就算是找了消防队,正常情况下,以螺母所在的位置和螺母的硬度来看,也是很难切割开来的。

    熊医生显然也知道这点,见凌然处于思考中,就小声道:“我之前也是查了些资料,好像是真的很难弄,你之前有没有碰到过类似的?”

    “没有。”凌然缓缓摇头。

    “你们医院有没有处理这方面比较擅长的医生?或者做过类似的?”

    凌然眼前闪过余媛,旋即还是缓缓摇头。余媛要说有外科上的擅长,目前来看,主要是依靠小手取异物的专精,以及通过小手取异物专精,获得的经验加成,对于眼前这种场景,怕是也没有经验的。

    事实上,一般这么会玩的选手,智商也都是在线的,知道选择非金属物品更安全,常见的比如橡皮带,线,头发,塑料瓶口乃至于玻璃瓶,都要好处理的多。危险动作请不要尝试!

    熊医生叹了口气,无奈的道:“实在不行的话,就打麻药放血吧。”

    “我不要动刀子。”少年一下子跳了起来,并因为重力的原因,甩的自己眼睛都瞪圆了。

    熊医生赶紧压住他,忙道:“现在还是讨论阶段,咱们先商量商量,你别着急。”

    少年刘创洲这才满脸狐疑的坐了下来。但他也没办法,要说丁丁上套了螺母这种事,他第一时间肯定是自己取的,取不下来再取,实在取不下来了再试试,最后的最后,没办法了,才会偷偷摸摸的往小诊所来,想找一看就老的不成样子的熊医生想办法。

    如果稍微有点办法,他才不愿意呆在诊所里呢。

    而从医生的角度看,这种病人只要到医院来,都是相对比较重症了,或者说,常规手段,通常都是不起作用了。

    熊医生感同身受的道:“我以前的同事,现在基本都不在一线工作了,凌然你看还能想到什么办法吗?”

    少年也是期待的看向凌然。

    在下沟这块,凌然的名气还是有的。

    凌然挤了些芦荟味的酒精凝胶,一边涂抹,一边道:“如果不愿意有创的话,就是阴1茎切除也不考虑了。”

    少年刘创洲的脸霎时间变的苍白。

    没等他们有什么反应,凌然又道:“这么来看的话,能用的主要也就是两种方法了。”

    “咦,两种?”熊医生讶然。

    “恩,一种是手持挤压法,这种先不谈。我们可以先试试捆线法。”凌然回答。

    “捆线法好像有点印象。”熊医生是旧式普外科的医生,估计对肠道的形态更熟悉一些。

    凌然向熊医生,同时也是少年病人刘创洲解释道:“捆线法最早是用来解决手指嵌顿,也就是类似戒指卡在手指上这种问题的。后来,应该是1969年,被Browning首先用于铰窄,后来又被收录在了坎贝尔上。”

    熊医生有些释然,坎贝尔骨科手术学是骨科的必读书,凌然做跟腱修补术那么有名,读了此类书籍,也就很正常了。

    熊医生遂问:“那这个捆线法具体怎么做?你说的献,好找吗?”

    “Browning的那篇章吗?章名应该是Amethodoftreatmentforihepenis。”凌然很自然的回答。

    “英的章名都记住了吗?”熊医生喃喃道。

    凌然点头:“每天看那么多篇献,如果记不住章名的话,以后再找就比较困难了。当然,记不住名字,只记关键字也可以。”

    熊医生安静的看着凌然。你是所长的儿子,你说我就信了呗。

    “拿根光滑点的线,用液体石蜡涂一下。”凌然自己在诊疗室里挑了只镊子,等熊医生将东西准备好了,就用镊子夹住线,试了一下牢固程度,再对熊医生道:“你帮忙固定一下。”

    “固定?”熊医生过了几秒钟,才无奈的套了手套,虚虚的捏住少年的丁丁。

    “只有第一步比较痛,所以尽量忍住。”凌然这时对少年道:“我要把这根线穿过螺母。”

    说着,凌然就用镊子夹着线,从螺母下方,使劲的压了进去。

    丁丁本身是具有相当弹性的,即使水肿,也没到彻底僵硬的程度。

    不过,当金属镊子带着线,向下压迫的时候,感官上还是非常粗暴和疼痛的。

    好在凌然的动作快捷,只是几秒钟的功夫,就将这个最困难的动作给完成了。

    紧接着,凌然一直手捏住穿过了螺母的线头,另一只手则抓住线,挨着螺母,做顺时针的旋转缠绕。

    细线一圈挨着一圈,紧出了十几圈以后,凌然才送了一口气,看看被捆扎起来的小丁丁,再在前端打个结,另一只抓着线头的手,则开始了顺时针的旋转缠绕。

    螺母被绳子带着,很轻易的就滑动了出来。

    少年刘创洲望着脱离的螺母,全身放了气似的松弛下来,接着才想到刚才一幕,又道:“好神奇。”

    “想试就用手指试,别再用这个了。”熊医生给涂了些药,并做了简单的包扎,忍不住又教训了两句。

    少年皮实的笑两声,问:“那我就好了?”

    “好了。”凌然又指了一下刚受伤的位置:“短时间内不要用了,过两日来找熊医生换药。”

    “哦,好,那多少钱?”少年将兜里的钱全都掏出来了,总共两张10块的。

    “就给10块吧,算药钱和绷带钱。”熊医生没扯什么治疗费之类的东西,下沟人不认这个,半截身子入土的熊医生更是早就放弃了改变世界的宏伟愿景。

    少年也不知道该多少钱,开心的给了10块钱,再道谢以后,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凌然摇摇头,再跟熊医生说两句话,也就下楼觅食去了。

    半晌无事,就在凌然掏出手机,打开王者荣耀,玩到中段的时间,那少年刘创洲又走了进来。

    “伤口不舒服?”熊医生看到了,赶紧迎了出来。

    少年摇摇头,伸出了左手的食指。

    一根明显偏小的戒指,紧紧的箍在了上面,还有半根线塞在戒指底下,却是没能穿过去。

    熊医生当时就要闭气过去了:“这你这个”

    少年沉默的伸出了右手,上面是一张新崭崭的10块钱。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