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唐王爷爷(1)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十一月,西北地区的早晨,霜冻很厉害,晨雾弥漫,气温寒冷。但在这个晨雾弥漫的早晨,通向秦州的官道上,却走来一支高唱战歌的队伍。

    “青海长云暗雪山,日暮云沙古战场,黄金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誓不还!”数百年前,王昌龄的从军行,再次唱响在古老的渭河沿岸。

    熟悉的腔调,立刻引来无数人侧目。

    于是,当晨雾渐渐散去后,人们看到了一支身穿红色战袍,着以皮甲,背上背着一个行囊,行囊满满当当,装的严严实实,腰间配着一把长刀的古怪队伍,沿着渭河畔的官道,一路向南。

    说他们古怪,是因为这支队伍的着装,出奇的统一、标准。

    这在大宋,可真的很少见的。

    除了汴京城里的上四军外,恐怕没有几支部队能做到这个标准。

    至于在这西北沿边,能做到这一点的,便是种世衡的部队,怕也没有这个资本。

    更让人看着古怪的,还有他们的精神状态。

    众所周知的一个事情是大宋的军队,除了发饷的时候以外,普遍的士气低落。

    尤其是那些奉命开拔去外地驻屯或者换防的军队,那士气简直是跌落到谷底的。

    然而,这支队伍,却一路行军,一路高唱着唐代的军歌与塞下诗,士气高昂,军容鼎盛。

    上千人的部队,行动一致,队形完整。

    这让人难免想起了数十年前,驻守在秦州的大宋名将曹玮曹公在时的情况。

    以至于,有老人看到这个情况,几乎惊呼出声:“难道官家派曹侍中回来了?”

    曹玮戍边时,大宋西北稳如泰山。

    不管是吐蕃人也好,党项人也罢,都乖乖的听从大宋的号令,对大宋边民不敢有丝毫侵犯。

    哪像现在,兵凶战危,烽火连天。

    于是,人们纷纷从家里走出来,聚集到道路旁,围观着那从远处走来的队伍。

    他们看到了两面仪仗。

    有识字的人,当即念了起来:“皇宋天章阁侍制、钦命秦凤路马步军都总管高”

    “皇宋皇城使、掷弹军指挥使,知春坊事、钦命秦州都钤辖刘”

    “原来是汴京来的老爷啊”有人笑了起来,笑声中满是调侃与无奈,谁不知道,汴京来的老爷兵,除了样子好看,其他的一无是处呢?

    就在这些人调侃的时候,那支队伍,也从远处,走到了面前。

    只是刹那间,所有的调侃消失了。

    因为,每一个人都能清清楚楚的看到这支队伍的军容与精神状态。

    魁梧的身材,恍如巨人一般,最矮的士兵,恐怕也有六尺以上。

    身上穿着的皮甲,被擦的干干净净,脚下的军靴上虽然沾着泥土,但一丝褶皱也没有。

    背后的红色战袍,鲜艳而夺目。

    这些士兵的步调,近乎一致,于是,每一步踏出,前后都是严丝合缝。

    更紧要的是,他们完全无视了周围百姓的种种眼神。

    仿佛没有人存在一样,高唱着他们的战歌,踏步向前。

    整个过程,没有一个士兵,偏离队伍,更没有一个人会因为外界而分神。

    这根本不禁军!

    大宋禁军的军纪,什么时候这么好过?

    无数人疑问着。

    须知,这年月,兵匪是一家。

    特别是那些从外地调来驻防的军队的军纪,简直是无法直视的。

    纵然是在沿边,以军纪严明著称的种世衡所部,换防的时候,也难免出现强抢民女,劫掠商贾财货的事情。

    但现在,却来了一支,视外人于无物,军纪严明,而且看上去似乎精悍无比的部队。

    “难道是上四军?”有些见识比较多的人疑问着。

    恰在此时,附近的几个藩部豪强听到风声,也带着部曲,赶来围观、打探。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秦州地区,自唐末以来,就是藩汉杂居之所。

    甚至,一度此地藩部的人数,远远多于汉人。

    而这些藩部,什么人都有。

    既有吐蕃人,也有党项人,更有羌人。

    这些人和他们青唐、银夏的亲戚相比,除了汉化程度很高外,没有其他区别。

    宋庭也很依赖这些熟谙弓马,善于征战的藩部,经常抽调他们的部曲参与战争。

    自然,这些藩部豪强,都是知兵的。

    “有古怪!”一个四十多岁的藩部豪强,骑在马上,远远的看着那支队伍,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是的很古怪”另一个豪强在旁边轻声道:“大宋官军,从未有过这样的部队”

    “照理来说,这样的官军,起码应该人人有马”

    大宋缺马,但这只是相对全国而言。

    在沿边这里,大宋官家精锐的骑兵很多。

    泾原路的任福、葛怀敏、赵询,环庆路的种世衡、狄青,这些有名的官军大将麾下,都有一支精锐的骑兵。

    而他们眼前的队伍,从单兵素质和整体气势、精神面貌来说,都远胜沿边的所谓精锐。

    讲道理,他们应该是最好的骑兵兵源。

    然而,这支部队却在步行。

    更奇怪的是,一般的官军若是步军,如此精锐的军队,应该人人都是神射手。

    但他们却没有背弓挟弩。

    反倒是在背上背着一个古怪的行囊。

    “皇宋皇城使、掷弹军指挥使,知春坊事刘”一个年轻人远眺着仪仗,念出这个古怪的头衔,他是藩部里的读书人,立志要考中进士,所以,对大宋的官制有过研究,念着这个头衔,他忽然尖叫起来:“知春坊知春坊是唐王爷爷座下的大将来了!”

    轰!

    所有藩部的人都炸开了。

    “你说什么?”

    “春坊,是大宋太子的居所,如今大宋未立太子,能居春坊的除了那位药师王菩萨亲授无上圣法的皇嗣唐王爷爷,还能有谁?”年轻人激动的道:“我早就听说,唐王爷爷身边有大臣姓刘,乃是从前的荣国公之子。允允武,忠心耿耿”

    “如今,仪仗牌匾上,明明白白的写着:皇宋皇城使、掷弹军指挥使、钦命秦州都钤辖刘”

    “除了那位唐王爷爷座下大将,还能是谁?”

    于是,所有藩部豪强浑身战栗,之前的一切不解与疑问,此刻都有了答案这些兵士,定是唐王爷爷亲手调教的精锐,护法卫道的金刚罗汉!

    唐王爷爷,得药师王菩萨授无上圣法,庇佑万民,种痘解难的故事,如今已在这沿边四路的藩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就连青唐的吐蕃赞普,都亲自将自己的世子,送去唐王爷爷座下听讲、教导。

    这个事情,哪里还能有假?

    要知道,赞普可是佛子啊,在世的活佛。

    这等人物,都要心甘情愿,战战兢兢,虔诚不已的遣使叩拜,并送子听教。

    这说明了什么?已是毋庸置疑。

    于是,这些虔信佛教的藩部豪强,立刻毕恭毕敬的带着部曲,迎上那支队伍,接着人人都恭恭敬敬的跪到道路旁,口称:“草民外臣,恭问唐王爷爷圣躬”

    甚至还有人在路边焚香祷告,念念有词。

    而这些藩部豪强的动作,立刻引来了其他百姓的关注。

    百姓们一打探,也都惊呆了。

    “唐王爷爷?唐王爷爷!”

    于是,唐王爷爷派大臣来秦州来了的消息,立刻不胫而走,不过半天,整个秦州上下都知道了。

    当这支队伍在当天下午,抵达秦州城外围的时候。

    整个秦州的商贾、百姓和附近的农民,都拖家带口,在城门口等候了。

    里里外外,人山人海。

    高若讷与刘永年看到这个情况,都有些不知所措。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