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玄幻魔法>从走路开始修炼> 第四百四十一章 击杀残梦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四百四十一章 击杀残梦(1 / 1)

随着短暂而急促的声音传出,两人的身影相互交错。

一股股力量向着四周弥漫开来。

强大的力量,呼啸而出,席卷八方。

这只是两人试探的一击。

试探之后,两人的脸上依旧淡定。

显然他们认为,对方都是值得一战的敌人。

苏洵轻轻的挥动的手中的赤霄剑,他的脑海之中回忆着往昔的一幕幕。

剑由心生,剑气随着他的心意而动。

剑光再次与刀芒碰在一起,这一道剑气似乎比之前的剑气还要粗大许多。

剑气碰撞的时候,如同碗口大小。

但是若是仔细一看,便会发现剑气纤细无比,仿若寒芒。

这些寒芒看似普普通通,却酝酿了一股奇特的力量。

两人所处的位置也在变化。

一时间,刀压着剑,一瞬间,剑压着刀。

两人之间的交手不可谓不精彩。

远远看上去,他们都在竭力一战。

与其说竭力一战,不如说,拼命一搏。

若是谁能够持续的占据上风?无论从气势上的打压还是招式上的胜出,都对最终的胜负有了极大的影响。

简简单单的一剑,实则孕育着苏洵对剑道的感悟。

他的速度,渐渐变快。

他所使出的剑招,力量控制的极为精准微妙。

不多出一丝力量,他只要微微胜过残梦便可。

也从侧面说明了苏洵在剑道上的天赋,以及对力量掌握的可怕程度。

残梦的刀法不弱,但就眼下局势而言,两人看似势均力敌,但其实是苏洵稍稍占了一点上风。

密林深处,栾金四鬼看到眼前的一幕,露出思索之色。

四鬼的身影不断散开,化为四名红衣男子。

红衣男子相互看了一眼,彼此开口道:“这小子似乎并不强。”

还是说他……红衣男子迟疑。

倘若大哥不急着动手,那慢慢观察便是,其中一名红衣男子开口。

另一名红衣男子继续补充道:“二哥说的对,还是谨慎一点的好。”

那就不急着动手,为首的红衣男子若有所思。

还有断刀,他若想立功便让他去试试。

为首的红衣男子嘴角处浮现一抹笑容。

渐渐地,四名红衣男子的身影渐渐重合,最终化为一名红衣男子。

红衣男子的眼中露出一丝冷凝之色,然后消失在密林深处。

此时,苏洵与残梦的战斗已经进入到白热化阶段。

两人的速度越来越快,刀芒和剑芒更加的无情。

“嗤~”

苏洵的一道剑芒劈了下去,一剑刺中了残梦的臂膀。

残梦闷哼一声,身影快速的倒退。

他的目光看向肩膀处,鲜血不断地滴下。

苏洵面无表情,他的身躯一动,剑光闪烁。

趁他病,要他命,这是苏洵一贯的作风,从未有丝毫的改变过。

苏洵的剑气始终压着刀芒,他的每一剑,几乎直刺残梦的要害之处。

“嗡!”

“嗡!”

“嗡!”

伴随着三声惊天的巨响,被逼急的残梦,只能施展刀法。

他擦了擦嘴角处的鲜血,目光冷冷地看向苏洵。

一口血沫子从他的口中吐了出来。

小子,你是我遇到为数不多的敌人。

但是你的好运就此终止。

残梦原本疲弱的气势,在道法的增持下,产生一股压迫感。

在虚空中,两人的身影越来越快。

脚步交错,残梦抡起刀便砍。

苏洵毫不犹豫的使出剑法。

两人的力量堪称恐怖。

他们交手之后,身躯剧震,麻木的感觉传递全身。

打到最后,他们纷纷口吐鲜血,手中的剑和刀也被震得脱离掌心。

两人拾起刀和剑,继续战斗。

一刀使出,大气蓬勃,刀法中,有着一股霸道决绝。

相同的一幕在苏洵的身上也出现了。

他的剑法毫无花哨可言,招式与招式之间,也没有太多的衔接。

但剑法出手后,丝毫不逊色于残梦的剑法。

马车上,小蛮蛮和李傲因也是看得一愣一愣。

这样的战斗不可谓不精彩。

剑与刀再次碰撞在一起,残梦的身子踉跄后退。

苏洵也不好受,体内早已气血翻腾。

即便如此,他们俩人眼中依旧没有畏惧之色。

虚空中两人的身影快速穿梭,忽远忽近。

突然,残梦只觉得胸口一凉。

他低头看去,胸口处已经插了一把剑。

他瞪着大大的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苏洵。

你是怎么做到的……

苏洵没有说话,他取出刺在残梦心窝的那一剑,头也不回离开了。

虚空中,浓浓的血腥味传出,残梦的眼睛依旧睁得大大。

他的身躯栽倒在地。

到死他都没有明白,苏洵究竟如何刺出那一剑。

苏洵落到地面上,他收起赤霄剑。

口中却是咳嗽不止,他的身体各处,也受到了一些刀伤。

他的脸色惨白,毫无气色。

单打独斗,我从来就不怕谁,他淡淡的开口。

他走向马车,得意道:“李兄觉得这一战如何。”

很强,还好你不是我的敌人,我也不是你的敌人。

苏洵有些不解的看向李傲因,李兄这是何意。

李傲因哈哈大笑道:“庆幸我不是你的敌人,更庆幸没有让你成为我的敌人。”

因为你这样的敌人,实在太难对付。

苏洵一听,哑然一笑。

这是李兄对我的赞美吗?

算是吧!

你不知道?一旦进入战斗,没有人比你更疯狂。

因为一旦你确认对方是敌人,你就会兴奋,兴奋后那股狠劲就出来了。

只要你狠起来,就丝毫不给敌人喘息的机会,都是往死里打。

这样的狠人,想起来都是非常可怕的,李傲因心有余悸。

还好你没疯,你清醒的时候都如此可怕,要是疯起来岂不是要人命。

苏洵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李傲因,而后回味着他的那句话。

良久,他才恍然大悟,这该死的李傲因,原来是拐着弯骂我是个疯子。

李傲因,下次有机会,看我不活活打死你,苏洵追着马车,骂骂咧咧。

马车在密林中缓缓地前进。

而在密林深处,男子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冷色。

断兄,你看我们出不出手,一名灰衣男子正色。

断刀神情微微一凝,他的实力不弱。

灰衣男子怔了怔,我看他的剑法虽然不错,但却还差一些火候。

难不成以断兄在刀法上的造诣,还不能杀他,灰衣男子缓缓开口。

断刀叹了口气,非是不能,而是没有希望。

灰衣男子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断刀。

从与断刀相识的时候,他便被断刀的气势所折服,他的脾气虽有些暴躁,但实则却是掩饰他心机的手段。

他只有一只眼睛,但却能够将刀法使得炉火纯青。

与他的刀一样,虽然是断的,但依旧锋芒无比。

对于断刀,灰衣男子眼里只有佩服。

他,究竟是怎么样的人,灰衣男子沉声道。

断刀眼眸中闪过一丝光芒,和我一样,对刀的执着。

那我们直接将樵公夺过来便是,不与他们过多纠缠。

断刀淡然一笑,这个年轻人便如此难缠,更何况还有一个李傲因和一个刀客。

两人若是联起手来,只怕栾金四鬼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栾金四鬼,灰衣男子若有所思道:“莫非是刚才在密林中的那四人的气息。”

断刀点了点头,栾金四鬼在等我出手。

灰衣男子摇了摇头,他们这是想坐收渔人之利。

我有个疑问,灰衣男子看向断刀。

云兄请说,断刀看向云初。

看你的样子,只怕早前便已经知道他们的修为并不差,但我很好奇,即便知晓,你为何还要选择。

断刀神色中闪过一丝黯伤,因为有的恩情,纵然是粉身碎骨,也要去偿还。

是那背后之人对你有恩,云初失声。

断刀点了点头,不错。

云初眼珠转动,他不明白,是什么样的恩情,会让断刀出手。

你想知道吗?断刀轻声道。

若是你愿意的话,我愿意当一个倾听者。

断刀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回忆之色。

这件事情,要从我还未成为修士那一刻开始说起。

当初,我与老母相依为命,饱受颠沛流离之苦。

我们走到任何地方,都被人嫌弃,因为在这世界上,没有人会同情弱者。

是他在危急关头,救了我和我的母亲。

你觉得,一个有良善的人,会不去报恩吗?断刀当即反问。

云初点了点头,即便这样的事情是错误的,你也依旧会去做是吧!

断刀摇头,我不知道大义,但我知道,我这条命是他的,他要拿回去,我便毫不犹豫的给他。

你有没有想过自由的活下去。

自由,断刀自嘲一笑,从他将自己的眼珠子挖出来那一刻,自由便不再属于我。

种菜骷髅的异域开荒

这是你对自己心狠的原因。

这是我想告诉自己,永远用一只眼睛去看别人,这样便可以将人看透。

看透又能如何,云初叹了口气。

云初,这一次,你可愿意帮我,断刀忽然开口。

我若是不帮你,何必跟着你。

断刀点了点头,你若是肯帮我,成功的概率便会大大增大。

可你也要明白,那跟着的四个小鬼也不是善茬,云初善意的提醒道。

他们四人联手,实力很强,但四人没有联手,实力便会大打折扣。

更何况,即便他们联手,我也不会畏惧。

对付他们,你无须太过操心,我自有办法。

那这几人呢?该如何对付。

分而击之,断刀冷冷的开口。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