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玄幻魔法>从走路开始修炼> 第四百二十三章 梁庆松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四百二十三章 梁庆松(1 / 1)

姑娘如何取信于我,若是姑娘骗我,我岂不是亏大了。

秦霜儿看到苏洵如此,心知有戏,脸上的神情也是稍稍的放松。

咒文,我本就不想毁去,只是你苦苦相逼,为了表示我的诚意,咒文,你我各一半……

撕成两半,苏洵眉头紧紧一皱,倒是不失为一个好的方法。

姑娘既然如此说,我便信姑娘一次,但是姑娘切莫要耍什么心机。

以我的实力,姑娘明白的,若是骗我,我只怕会辣手催花。

苏洵的掌心之中蓦地出现了火焰。

好,你我各退百步,你将咒文交于我。

苏洵心意一动,手中的咒文立刹飞向秦霜儿的手中。

秦霜儿深深的看了一眼手中的咒文,向着后方退出百步之遥。

她心念一动,立刹将咒文上的红绳解除,也就在一瞬间,她将咒文撕成两半。

1200ksw.net

一半收入纳戒内,一半朝着苏洵的方向扔去。

做完一切,她的身子急速的朝着后方退去。

也就在一刹那,苏洵没有去接那一半咒文,而是赤霄剑紧握在手中,他的身子快速的朝着秦霜儿所在的位置奔去。

他想要一剑将秦霜儿斩杀……

你……,看到苏洵朝着自己杀奔而来,秦霜儿有些狼狈的脸上蓦地浮现出一丝愤怒,你果然是个无情无义的卑鄙小人。

哈哈,姑娘还是留在这里。

这里山清水秀,又有庙宇与你为伴,倒是在下为姑娘寻的好地方,苏洵大笑一声,手中赤霄剑刺入秦霜儿的心窝。

秦霜儿闷哼一声,倒退数步,吐血不止,她深深的看了一眼胸口处滴出的鲜血。

苏洵,今日之仇,他日我必然十倍还给你,秦霜儿娇躯一颤。

她心念一动,身前立刹出现一道传送石门,她的身躯立刹闪入其中,眨眼间,便已不见。

不愧是烟都城主,竟然为了女儿,连传送石门那种珍贵的东西都拿出手,苏洵看到传送石门的刹那,也是神色微动。

可惜,若是能够杀了秦霜儿,我便可以得到一整卷咒文。苏洵神色阴晴不定。

这次秦霜儿逃脱了,苏洵日后必然会与烟都城主结下梁子。

将心念收回,苏洵立刻将地面上的咒文拾了起来,是整个咒文的后半部,只是我没有咒文的前半部分,若是强行修炼,只怕会误入歧途,走火入魔。

将咒文放入纳戒中,苏洵方才缓缓的走出庙宇。

我在此地已经耽误了数十日,须得快速的赶往星月秘境的深处。

需要去找到通天铠甲、通天镜才行。

苏洵心念一动,赤霄剑已然被他背在后背。

飞行了整整三日的光景,苏洵来到一处铁索桥处。

看到地面有着一些倒下的尸体,空气中释放着腐烂的味道,苏洵眉头稍皱。

看来他们已经进入秘境的深处了,他眯着眼睛,看向前方。

他的目光朝着铁索桥前的石碑看去。

“星月!”

两道通体泛着白芒的大字出现在石碑上,字体看在苏洵的眼中,极为震惊。

因为星月二字并非用毛笔书写在石碑上,也并非能工巧匠雕刻在上面。

而是以剑意释放的威能,刻在石碑上。

石碑上的两字,龙飞凤舞,苍劲有力,宛如高山一般,蜿蜒曲折。

这字,究竟是何人的剑意直入其中,苏洵疑惑万分,他的神情也被字中的剑意所吸引。

只是看了几眼,苏洵便觉气血翻腾。

不好,剑意中尽是杀机,苏洵当即收回心神,不再看着石碑上的二字。

此人所刻之字,太过霸道,若是深陷其中,必定会疯癫,苏洵心中一凛。

好碑文,好字!

体势飞动不拘,极尽云雷变化之妙,字好,意更好。

陡然间,在苏洵的身后,出现了一道人影。

苏洵转过身躯,看了一眼身后说话的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梁庆松!

是你……苏洵瞪着眼睛看着面前穿着黑袍男子。

想不到你也在此地,梁庆松淡淡的开口。

梁兄,以你的脚力,只怕早已经进入此地,为何今日才到此地,苏洵疑惑。

也正是我要问苏兄的事情,以苏兄的脚力,只怕早就应该到了此地,为何姗姗来迟。

苏洵别有意味的看了一眼梁庆松,哈哈一笑,却没有再说什么。

苏兄想必一路上也有不少际遇。

梁兄想必运气也是不差,一路恐怕收获也是不少。

我记得梁兄好像是魔宗的首席大弟子,苏洵淡淡一笑。

是又如何!

那梁兄可要小心一点,世家大阀,最是讨厌邪门歪道,只怕容不得梁兄!

各凭本事而已,若是他们能够杀得动我,我便活该被他们杀死,只不过苏兄是否也要与我为敌,梁庆松看了一眼苏洵。

苏某是读书人,读书人只讲理,我……不喜欢打打杀杀。

那苏兄可要多加小心,多多注意一些。

苏洵眉头微皱,看向梁庆松。

进入这里的世家弟子,最讨厌的是邪魔怪道,但最喜欢杀的则是像苏兄般老实的人。

苏兄若是与他们理论,只怕早晚成了别人的刀下亡魂。

为兄甚是担心你的安危,梁庆松悻悻然。

苏洵看了一眼梁庆松的表情,心中冷哼一声,只怕你是最想杀我的一个。

苏洵杀了不少魔道魔宗的弟子,梁庆松可谓和他有着莫大的仇恨。

但两人都没有出手,是因为他们没有把握战胜对方。

他与梁庆松迟早要交手,只是……不是此时。

苏洵没有看清楚梁庆松的实力有多强,但同样的,梁庆松也没有看出苏洵的实力有多强。

两人至今也只是表面上客气几句,但是在他们的心中都已视对方为强敌。

有了梁庆松这样的磨刀石,我在修行一途上才会有更大的动力,才能够成为更强的修士,苏洵想到这里,脸上露出兴奋之色。

但像苏洵和梁庆松般,他们身体内的沉淀的真气,早已经超出普通修士不知几何。

力量凝结的越是集中,质量便越高,想要突破,便需要更多的机缘,也需要更多的能量才能突破下一个境界。

两人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铁索桥。

铁索桥上,雾气环绕,铁索环环相扣,铁索连接铁索桥的另一端……

雾气遮住了铁索的另一端,令人看不真实。

雾气之中隐约传出噼里啪啦的响声,轻微的响声,却让人更加忌惮。

苏兄,此地可不一般,梁庆松眯着眼睛,盯着铁索的另一端看去。

即使他并没有看清楚铁索另一端究竟有什么,但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

苏洵深深的呼了口气,雾气之中着实有些诡异,莫不是雷电,亦或者是有人作祟……

这些,他全然不知,那细微的噼里啪啦的响声,不仅梁庆松听到,他也听得真切。

既然怕了,梁兄还是回去吧!

苏洵嗤笑一声,玩味的看了一眼梁庆松。

哈哈,我会怕吗?

倒是苏兄,你修为低下,若是乱进入此地,怕是有性命之忧。

言罢,梁庆松大手一挥,御剑飞行,朝着那铁索急速的飞去,在天边只留下一道残影。

这厮果真胆子极大,看着梁庆松如此动作,苏洵眉头紧皱。

苏洵明白,雾气中颇为诡异。

但梁庆松竟然还敢御剑飞行,可见此人要么极为自负,要么就是他已经知晓雾气中……

想到此处,苏洵的叹了口气,我与梁庆松终究还是差了一线,他也不再停留,身子朝着铁索桥飞去。

数十息后,两人已经穿过铁索中央,正要向前飞去。

陡然间,苏洵的身子猛地不稳,掉落到铁索上。

好奇怪!

果然有些门道,苏洵身躯站立,目光灼灼的盯着前方看去。

就在刚才,他突然觉得整个铁索桥上有着一股极强的吸扯之力,将他从虚空之中生生的吸扯下来。

这股吸扯力的束缚极强。

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苏洵并不清楚。

此刻,他不敢轻易踏出脚步,而是打量四周。

他的眉心,不断跳动。

这是一种危险的警觉信号,苏洵不敢有丝毫的分心,警惕的看着周围。

梁庆松落在苏洵的不远处,相比于苏洵的谨慎,他倒是有几分淡定。

此刻,云雾在铁索上缭绕、聚集、簇拥,极大的影响着两人的视野。

四周的云雾越来越密集,空气中传出阵阵噼里啪啦的响声。

陡然间,云涌而出,朝着两人袭来,这一幕,就好似云雾如同海浪一般被推动着。

阵阵雷鸣之声自云雾之中响起,伴随着云雾的涌入,传出更为强烈的响声,几乎是眨眼工夫,两人已经被云雾笼罩住身躯。

“不好!”

苏洵感受到云雾将自己的身躯笼罩住,瞳孔猛地一缩,他的双目一片泛红,身体剧烈颤抖。

云雾之中,一只洁白的双手缓缓的朝着苏洵的胸口靠近。

芊芊玉指白里透着一丝红润,纤长的指甲如同锋利的匕首,五指舒展开,如同一张巨大的网,将苏洵锁住。

若是让一只玉手抓住苏洵,苏洵丝毫不怀疑,那锋利的指甲会直接刺破自己的心脏。

一念至此,苏洵的打了个寒颤。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